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4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81 脱险(4000+为过2000)

181 脱险(4000+为过2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然而这个土方子对于青鸾来说却没有什么作用,高烧迟迟不退,上官绝看着她痛苦的嘤咛却无能为力,心头乱成了一片。

    夜已经渐渐的深了,外头的雨势却没有小下去的趋势,噼噼啪啪的砸在屋顶上,宛若一记记的重锤砸在上官绝的心头。白昼端了一碗糖水鸡蛋进来,迟疑了片刻才开口道:“姑娘需要吃点东西。”

    上官绝抬头看了她一眼,双眸却是布满了血丝。

    “我来吧!”上官绝接过白昼手里的那个碗,一手抱起青鸾,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另一手却是舀了一勺的汤,吹凉了,小心翼翼的放到青鸾的唇边。

    因为高热出汗,青鸾红润的唇干地有些脱上官绝看在眼里,心里头沉地难受。

    汤勺里的汤很大一部分却是顺着嘴角留了下来,上官绝拿过一旁放着的帕子擦了擦流下来的汤水。神色极为的认真,如此小心翼翼的喂食,过了半个时辰才将一碗糖水鸡蛋吃下去了一小半。

    白昼立在一旁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能吃下去便是好的。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上官绝会怎么样?白昼拿着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瞄上官绝,总觉得着一切好不真实啊,原来这就是庄主一直戴这面具的原因吗?连她都不知道那面具后面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孔。

    上官绝像是没有注意到白昼的打量只沉声说道:“你先出去休息吧!”

    白昼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是,退出去后,还带上了门。

    上官绝低头看着青鸾,抬手将粘在脸上的那一缕湿发拨到了她的脑后,微微垂下头去,在青鸾的脑门上印下了一吻:“阿鸾,你要好起来啊!”

    上官绝将青鸾放回床上,目光却突然落在了枕边的一个荷包,眼睛不由得一亮,这个荷包,上官绝几乎是颤着手倒出了荷包里的东西,里头一个行子里果然放了上次慕容玉桡送给青鸾的药丸。

    上官绝神色不由得一松,赶紧将那药丸塞到青鸾的嘴里,好在这药丸在,这一下应该没事了。

    若是慕容玉桡在的话少不得要骂上官绝浪费,要知道他的这颗药,里头放了多少珍贵的药材啊,便是只剩下一口气都能救地回来,上官绝居然用了退烧,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慕容玉桡的东西却是效果不错,吃下去才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上官绝便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掌下的温度退了,就连那脸上的红也稍稍的退了点。

    上官绝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肚子里。

    青鸾一直觉得脑袋像是灌了铅一般沉沉的,喉咙更是干地想要冒火,高烧退下来后,身体格外的虚弱,不适的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自己好似被一只大火炉给包围着,青鸾不由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努力的睁开那沉重的眼

    昨夜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刚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的灰暗,头顶是一顶灰扑扑的蚊帐,屋子里的光线很暗,外头似乎还在下着大雨,大雨?那生病的前的记忆一点点的回笼,青鸾的心头突然涌上了一股子的心慌,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上官绝,若是上官绝出事了怎么办?

    青鸾下意识的想要起身,腰间的大手却是一紧,耳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嗓音:“阿鸾!”

    那一声“阿鸾”让青鸾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她没有听错吧?青鸾猛地抬起头来,却因为动作过猛,眼前出现了一阵黑懵,好不容易揪住身下那结实的胳膊,稳住身体,等到那一阵的眩晕过去后,对上的便是一双闪闪发亮的眸子。

    青鸾却有一种如坠梦中的感觉,怎么会是上官绝呢?青鸾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抬起酸软的手想要触碰上官绝,上官绝却是一把握住了青鸾的手。

    温热干燥的手心紧紧的覆在她微冷的手背上,那种感觉是真实的,青鸾张了张嘴,“上官绝?”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让她的嗓子却似刀割过的一样疼,青鸾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头,嘴唇处却是递上了一盏温水。

    “阿鸾,是我,你不是做梦,你先别说话,喝点睡润润嗓子。”上官绝只一眼便看出了青鸾心头的疑惑,他不知道青鸾为何这么着急的想要找到他,可是一想到青鸾为了找他不惜冒着雨出行心里头便很是心疼,这丫头实在是太不爱惜自己了。今个儿好在遇到了他,若是没有遇上,她是不是还要这么傻乎乎淋着雨去找他,若是她因为这场雨出了事,她要让他怎么办。

    上官绝一想到昨夜那高烧不退的样子,心头不由一阵阵的扯紧,拦着青鸾的手亦下意识的收紧了。

    青鸾喝了一碗温水,那几乎冒烟的嗓子终于好受了些,她犹自不敢相信此刻在她身边的就是活生生的上官绝,没有像梦里一眼被洪水给淹没,更没有像上一世那样消失在坍塌的泥石流当中。

    青鸾怔怔的望着上官绝的面容,此刻他的脸上没有那惯常的痞子般的笑容,只定定的回望着她,满目都是浓浓的深情。青鸾觉得心头一松,眼泪却是不由自主的留了下来。

    上官绝见青鸾好好的突然掉起了累,一时慌了手脚,伸出手指擦拭着不断落下来的泪珠子,心疼的问道:“怎么哭了?可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再忍忍啊,小扇子已经去请大夫了,别……别哭啊!”

    上官绝越是这样的安慰,青鸾便哭地越凶,手却是紧紧的扯住他的衣衫,就怕下一秒他会失踪似的,即便是心里不想承认,她也知道眼前这个死皮赖脸的痞子已经驻进了自己的心里头,要不然自己不会如此的失控,她清晰的记得当那马车的车轮陷进水坑的时候,心头涌起的那一股子浓浓的绝望感,那种感觉她再不想经历一次。

    上官绝不由得傻眼了,哪里知道底下的人越哄哭地越凶,他虽自诩口才了得,可是这一刻在面对青鸾的眼泪时,心里头慌地不知所措,只得紧紧的闭了嘴,一手却是一下一下拍着青鸾的后背安抚着。

    青鸾才大病了一场,身子到底还是虚的,哭着哭着便有些气力不济了,只偎在上官绝的怀里一抽一抽的,等到心头渐渐的平静下来后,却又觉得有些丢脸,两世加起来她都没有做过在人前嚎啕大哭这么丢脸的事呢。

    上官绝见青鸾慢慢的止了哭声,才稍稍的放下心来,低头一看,却看到青鸾的鼻子红红的,脸颊上还残留着眼泪,那可怜的模样显得无比的孩子气。

    上官绝心头微哂,却是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随即正了脸色道:“阿鸾,这样的天气你居然还敢跑出来,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要……”没命了,后面的三个字,上官绝自觉太过晦气,又重新咽了回去。

    两人相识以来,上官绝在青鸾面前一直都是死皮赖脸的模样,而大多数时候都是青鸾义正言辞的教训他,如今这个反过来的状况让青鸾的面色有些讪讪的。

    心头却是想着该如何解释这个局面,总不可能告诉上官绝她是重生一次的人,知道他即将面临危险所以过来阻止吗?

    青鸾默了片刻才问道:“那这么大的雨你又要上哪里去,我会有危险难道你不会?”

    上官绝微微怔了怔,却不想青鸾会说出这么一句听上去有些蛮不讲理的话来。

    青鸾又放软了声音道:“我饿了!”

    上官绝明白青鸾这是有意要避开话题,可是对上她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后,心头不由得一软,威远侯府的嫡出小姐便是病了也有十几个丫鬟伺候的,绝不会缺医少药的,哪会像现在这样身上穿的是粗布衣衫,便是躺的也是破木床,她也着实受了苦了,便是要怪责也该等她养好了身子。

    “白昼!”上官绝微微提高了声音。

    白昼却是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推门走了进来。白昼见青鸾不仅退了烧,人也清醒了,心里头也很高兴,只是在对上上官绝的时候不由得露出了恭敬的神色。

    青鸾见白昼二话没说便将手中的小米粥交给了上官绝,心下不由得惊讶,白昼可从来都是看不起上官绝这个纨绔的,怎么这下突然转了性了,该不会在她昏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吧?

    上官绝却是神色不变的开始给青鸾喂食,那一勺温热的小米粥到了肚子里青鸾的思绪才回笼了,醒过来之后,乍惊乍喜,之后便是放松后的一场发泄,青鸾一直都没有发现自己是被上官绝抱在怀里,此刻猛然间回过神来,却发现二人的动作格外的亲密。上官绝几乎是同她一起缩在这张不算宽敞的破木床上。

    而自己则是坐在上官绝的怀里,她的后背紧紧的贴在他的胸膛,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炙热的温度。

    青鸾的脸一下子红了,推了推上官绝道:“我可以自己来。”

    从昨夜开始上官绝的一颗心便是悬在半空的,高烧不退便是有大夫在的情况下都有可能丧命,更何况是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里,那样的情况下上官绝的心里哪里还生的出旖旎的心思,便是青鸾会在他的怀里也是因为后半夜青鸾的烧退下去后手脚冰冷的缘故。

    “听话,这一夜都是我照顾你的,你这会来跟我计较这个。”上官绝也不给青鸾拒绝的机会,又舀了一勺子的粥,细心的吹凉了,才喂进青鸾的嘴里。

    青鸾顿时有些凌乱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裳,不会这衣裳也是他换的吧?再看白昼毕恭毕敬的站在一边,连个眼神回应都不给她,青鸾的心中不由得郁闷,这到底谁才是她的主子啊,难不成上官绝的气场真有这么强大,才一夜便征服了白昼?

    青鸾胡思乱想之际,上官绝已然将那碗小米粥给搞定了,又伸手探了探青鸾的额头,发现已经没了热度,心里头总算松了一口气。

    院子门口又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却是去了大半夜的小扇子折返了,去的时候是骑马,回来的时候因为拎了一位大夫只能改换马车,这速度自然慢了很多。

    上官绝这才放下了青鸾,经过了一夜,身上的衣衫早已经皱成了一团,便是下巴处也有青青的胡茬子冒了出来,看上去很落拓。而个鸾说去。

    “爷,大晚上的不好请太医,只能请了保和堂的大夫。”小扇子一把将那惊魂未定的大夫给提溜了上来。

    上官绝朝着那老大夫点了点头,小扇子便冲着那大夫笑道:“周大夫,请给我们家姑娘把把脉吧!”

    那周大夫惊了一大跳,小扇子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在他的眼里恐怖无比,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个看上去才十来岁的孩童一掌便砸开了他们保和堂的大门,直接将他从床上提溜起来,也不管自己说什么就将他塞进了马车里便一路的出了城。

    下过雨的路坑坑洼洼的几乎要把他这把老骨头颠散了,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神来呢。13acv。

    小扇子见周大夫没什么反应不由的凑到了他的跟前,那周大夫几乎是一个激灵,便冲到了青鸾的跟前,说了一声得罪了,便搭上了她的手腕。

    周大夫这一诊脉脸色便越发的难看了,这大晚上的疾行几十里的夜路,冒着生命危险,原本以为是什么样的重患,可是这一诊脉才发现不过是体虚而已,周大夫的心情能好那才奇怪呢。

    好一会周大夫才青着一张脸说道:“姑娘的身子已经没有什么了,这烧也退下去了,也没有转为风寒,只需静养几天就成了。”

    ps:第一更先送上,今天还有的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