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6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90 事定(5000+)

190 事定(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听到太后的问话,朗声一笑,青鸾敲抬头望去,她想大概多年过去之后她都不会忘记上官绝这一刻的笑容,那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欢喜,那笑宛若天上的皎皎明月,干净的不带一丝杂质。

    而上官绝仿佛也是心有所感,侧过了头来,两人的目光短暂的交汇,只听得上官绝说道:“太后,臣请求您成全。”

    太后一双眸子认认真真的盯着上官绝看了半晌,最后又对身边的宫人说道:“去,将这画中的姑娘请过来。”

    太后用了一个请字,那身边的宫人便已经明白了太后的意思,快步的走到青鸾这一边,却见这女子脚下匍匐着吊睛白虎,身边却是那只激灵的猴子,即便被这么一虎一猴选中了,即便上京第一纨绔的秦王世子殿下正在请求赐婚,她也是面色淡然,光是这份气度便已经将那一桌子大部分的闺秀给比了下去,秦王世子的眼光到是不错,那宫人暗暗的想道。

    “卫姑娘,太后娘娘请你上前回话。”那宫人恭恭敬敬的说道。

    青鸾应了一声,那猴儿和白虎仿佛知道青鸾这一刻没有空,猴儿冲着青鸾吱吱了几声,便又灵活的跳回了白虎的背上,那白虎一翻刚才的闲适状态,几个跳跃便回到了刚才那个高台上,直把那些人给惊地说不出话来。

    青鸾的心头暗自的低叹,为了今天这么一出,也不知道上官绝打哪里找来这么通人性的猴儿和白虎,还训练的如此乖巧。

    青鸾跟着太后身边的宫人到了最前面的主位上,先是恭恭敬敬给一干人都行了礼。

    刚才在慈宁宫青鸾不过是一个小透明,全程都是跟在老太太和柳芊芊的身后,那宫里头那么多的人,太后自然不会特别的注意她。

    “抬起头来,让哀家看看。”太后见青鸾的礼数还算周到,又知道她是威远侯府的嫡出小姐,这身份到也是配得上,上官绝的猴儿选妃虽然荒唐,可是选出来的姑娘倒也不含糊。

    青鸾抬起了头,三道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她的身上,要知道跟前的这三人可都是大夏朝身份最为尊贵的,便是一个简单的打量,那眼里头也饱含着沉沉的压迫之势,青鸾心中的一根弦猛地绷紧,却始终面带着适宜的微笑,任由那三人打量。

    太后见她一小小的人儿,始终挺直着脊背,那不卑不亢的模样倒是令人赞赏,一时脸上有了淡淡的笑容,一旁的蒋后瞧见太后的神奇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原本想着将蒋瑶嫁进秦亲王府顺便笼络了上官绝,谁知道着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

    “卫姑娘今年几岁了?”太后和善的问道。

    “十三了!”青鸾的声音清清脆脆的,听上去很有活力。

    太后点了点头,年纪虽然小了点,不过这周身的气度到也不凡,再看上官绝,看他笑米米的望着卫青鸾,显然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太后的心头不由得一软,这孩子难得有喜欢的人,她也应该满足他才是。

    蒋后一直都在注意着太后的神情,此时却施施然的开口道:“卫姑娘也是可怜见的,自小就没了父母。本宫听说之前卫蓄爷去西北军营的时候,卫姑娘是跟二房一起住的,不过后来又听闻卫家二房被卫家宗族除了族,这可是怎么一回事啊?”

    蒋后这一句听上去像是关心的话,却是在提醒着太后,卫青鸾虽然是候府养出来的姑娘,可是自小便没了父母亲,身边的长辈只有那卫家二房的叔叔婶婶,偏那两位是个心术不正的,又没卫家宗族除了族,这样的人教养出来的姑娘便是面子上看着好的,骨子里也是烂的,太后若是真心为上官绝考虑便不应该让他娶这么一个女子。

    青鸾心头闪过一丝恼意,蒋后这么直白的点出卫家二房之事,无疑是打了威远侯府一记耳光,可是她偏又不能辩驳什么,卫家二房所做下的事也着实让人鄙视。

    青鸾的小小的身子微微一颤,原本清澈的大眼睛里瞬间盈满了泪水,只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做戏谁不会,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掀别人家的家丑,难道还不许人委屈一下。

    老太太和柳芊芊适时的跪倒在地请罪道:“皇后娘娘教训的是,是老身没有管好那个家。”

    上官绝不乐意了,即便心里头知道青鸾没有那么脆弱,可是看到她那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他的心里头也心疼的紧,直接对上蒋后道:“臣到是不知道皇后娘娘心里头如此的关心臣,娘娘在深宫里头还时时关注着外头的情况,就连人家的家事都打听的一清二楚,这不知道的还以为皇后娘娘是想拿捏住别人家的把柄呢。”

    上官绝一脸的混样,这话却是句句诛心,饶是蒋后城府再深也变了脸色,什么叫做她想拿捏住别人家的把柄,她一个皇后便是身份再尊贵也不得干涉前朝的朝政,而威远侯府又是百年的世家,皇上如今正重用着卫澈呢,她拿捏卫家难免让人想到她有不臣之心。

    这话若是别人说出来她还可以呵斥几句,偏是上官绝这么一个混人说出来的,到让她一时有些不好把握,再看上官睿一脸的沉郁,心里头不由得一凛,忙起身请罪道:“皇上请恕罪,臣妾不过是关心卫家小姑娘,绝无多余的心思。”

    上官睿摆了摆手,示意她起身,却是一句表态的话都没有说,对于皇后拉出卫家二房的事说事他的心里头也是不悦的,毕竟当初为了卫欣儿他也曾掺了一脚进去。

    太后见此心头叹了一声,她也清楚皇后会针对卫青鸾的原因,毕竟刚才在慈宁宫蒋家便表示要跟秦亲王府联姻的意思,这会上官绝却自己看上了卫青鸾啊,让蒋家的主意打了水漂,所以皇后才会故意挖卫家的家丑,想让她厌弃卫家的小姑娘。

    可是太后也明白一个道理,便是再大的家族那家里头也少不了有些毒瘤,若是一个家族齐心协力,人人都是有用之材,若敲那家又是百年世家,这样的家族才真正令皇室忌惮呢。

    再看那卫家老太太和卫家年轻的媳妇,人家一句都未辩驳,只乖乖跪下请罪,再看小姑娘含着眼泪倔强的模样,到是怎么看都是蒋后以势压人。

    “都起来吧。”太后说道,“绝儿你现在的胆子也越发的大了,皇后也是你可以编排的。”

    太后先是斥了上官绝一句,维护皇家的面子,上官绝也清楚太后的性子,这打了一棒,少不得要给颗甜枣补偿,便笑嘻嘻的说道:“是,绝儿错了。”官听朗一杂。

    他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太后最是拿他没辙,只摇了摇头,对着皇上说道:“皇帝,你跟哀家都是答应过绝儿的,既是如此咱们俩也不能说话不算话,绝儿挑中了卫家小姑娘,哀家看着这小姑娘也是懂事的,不如便给二人赐婚吧。”

    皇上对于上官绝娶谁为妻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加上以前自己确实答应过上官绝的,便点头应允道:“既是如此,母后给他们赐婚吧,朕没有意见。”

    上官绝闻言脸上已经露出了喜色。

    蒋后此时也已经明白了过来,今日这猴儿选世子妃的一出戏都是上官绝弄出来的,他早已经便看中了卫青鸾,这便是不想让肖侧妃拿捏住自己的婚事,她即便是心里再不愿意,这个时候也不能再说出什么反对的话来,那锐利的目光不由得扫上了青鸾的身上。

    青鸾却是微微垂着头避过了蒋后的目光,好吧,这梁子是越结越大了。

    太后听到上官睿的话,便直接下了懿旨。上官绝,卫青鸾,以及卫家的几位都跪下谢恩。

    大皇子的满月宴在这么一道懿旨下结束了。

    这一日,又让大夏朝的局势发生了改变,大皇子满月之日便被册封为太子,又被皇上送进了坤宁宫由蒋后亲自教养,如此一来大皇子不但是占了一个长,也占了一个嫡,而宫宴结束后,蒋家的几位支柱便齐聚书房,安排谋划蒋家未来的出路,是安安分分的遵从皇上的意思辅佐不是蒋后所出的大皇子呢,还是等着蒋后生出嫡子后再辅佐有这蒋家血脉的皇子呢,这条二选一的路也要好好的谋划。

    而对于秦家来说,这大皇子的满月宴几乎是秦家的一场灾难,便是那大皇子是惠妃所出,可是如今他尚在襁褓便被送到了坤宁宫,这孩子以后大了也只会亲皇后,而另一方面便是秦采在满月宴上被白虎吓地尿失禁的事,秦家的姑娘纷纷以秦采为耻,秦家的姑娘更足足三个月不敢出门应酬,就怕被人提起这事。

    秦采只会回过神来,一想到那一幕,便恨不得那跟面条来吊死,她把这一切都怪罪到了青鸾的头上,原因无他,因为满月宴后,上官绝跟卫青鸾的亲事也定了下来,她跟蒋瑶争破了头了,最后却便宜了卫青鸾这不声不响的,秦采的心里又如何咽下这口气。

    当然对于这件事不满的还有卫澈,理智告诉他青鸾嫁给上官绝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从二人的相处卫澈也看出来了,自家妹妹将上官绝吃的死死的,可是情感上他却依旧有些接受不了。

    他心目中理想的妹婿是那种身份不需要很高,身家清白,家里人口简单,自家妹妹嫁进去能够轻轻松松的人家,而秦亲王府虽说上官绝是名义上的继承人,可是肖侧妃所出的那一房人虎视眈眈的,卫澈还真担心自家的妹妹顶不住啊。

    当然上官绝这一招釜底抽薪可没有知会过卫家一声,还弄这么一出猴儿选妃的戏码来,外头不明就里的人可有不少人暗地嘲笑自家妹妹,就算是秦王世子请旨赐婚又怎么样,她只不过是被一只猴儿选中的,秦王世子如此的胡闹,这卫家姑娘嫁进去能幸福那才奇怪呢!

    卫澈虽然接受了懿旨,却忍不住的将气撒在了上官绝的头上,满月宴后,上官绝几次上门拜访都被他推了,就来他送进来给青鸾的几封信都被他扣了下来。谁让他给自家妹妹委屈受了,先冷上他一段时间再说。

    柳芊芊有些无奈的看着卫澈将上官绝命人送进来的信给放到了木匣子里,道:“相公这又是何必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秦王世子不是故意给阿鸾委屈受的,当时在慈宁宫的时候,蒋家和秦家可是都提出了联姻的要求,想必秦王世子也是知道了这两家打了主意,这才弄出了这么一出的。”

    卫澈恨恨的说道:“那他也应该先征得我的同意才是。”

    柳芊芊笑着摇了摇头,嘴里却是有一句话没说出口,若是上官绝事先问他愿不愿意将妹妹嫁给他,他会怎么做?当然是被他打出去了,卫澈将卫青鸾当成是眼珠子一般的护着,若是有男人敢当面说这种话,不管这男人多么的优秀,卫澈都不可能一口便答应下来的。

    卫澈现在的心态就像是宝贝女儿要被其他男人抢走的准岳父心态,那些个敢觊觎“自己女儿”的男人都是他的敌人。

    柳芊芊摸了摸肚子,叹了一口气道:“也不知道这肚子里的是男是女?”13acv。

    卫澈一愣,到没想着柳芊芊会突然转了话题,看她一脸惆怅的样子,几步走到她的身边,用手覆住她的手背道:“不管男女都是好的。”

    “我到是希望这肚子里的是个儿子。”柳芊芊道。

    “为什么啊?女儿也停好的。”卫澈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缩小版的柳芊芊,软软糯糯的抱着他喊着爹爹,这么一幕光是想想就觉得心里头欢喜。

    柳芊芊睨了一眼卫澈,道:“秦王世子只是妹婿你便看人家各种不顺眼,这若是生出个女儿来,未来的女婿还不得给你打断腿。”

    卫澈满头的黑线,不过一想到若是生出个女儿来,自己娇养了十几年,最后却要送给不认识的男人做妻子,立时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是,还是生儿子的好。”

    这下轮到柳芊芊满头黑线了,她本意不过是为了调侃卫澈,却没想到他还真的赞同她的意思。

    太后下了懿旨给上官绝和卫青鸾赐婚,婚期却是定在青鸾及笄以后。想着青鸾还有两年才及笄,上官绝便满心的悲愤,恨不得这两年的时光一转眼便过了。

    赐婚后的一个月,上官绝都没有见到青鸾,便是自己写给她的信都没有见她回一封,上官绝的心头便有些惴惴的,当然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那些信是被卫澈这个大舅子给扣下来。

    “小扇子,你说卫姑娘是不是生气了?”这一日,上官绝依旧没有收到卫青鸾的回信,忍不住的问身旁的小扇子。

    小扇子点了点头道:“爷,您又不是不知道卫姑娘的性子,她不像一般的女子,是个有主见的,你却连问都没有问她一声,就擅自搞这么一出猴子选妃的戏码,你知道现在外头传地有多难听,你的名声却是如你所愿又坏了不少,可是连带着卫姑娘也受了委屈啊,她肯定以为你不尊重她,就算她要生气那也是应该的。”

    小扇子这话一出,上官绝的脸色立时黑了下来,那猴儿选妃也是不得已为之的,要知道自己培养这么一只猴儿和白虎出来也是不容易的啊。

    “爷,算起来这一个月你也给卫姑娘写了十来封的信了,可是卫姑娘一封都没有回,奴才想着以卫姑娘的骄傲,她肯定是不待见你了……”小扇子滔滔不绝的数落着上官绝,上官绝的神色顿时越来越僵硬了。

    听到后头,便是他自己都觉得糟糕了,冲着小扇子吼道:“你闭嘴!”

    小扇子立时闭了嘴,眨巴眼睛无辜的望着上官绝,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上官绝见到小扇子这副模样,恨不得一掌就把这讨人厌的娃娃脸给拍飞了,人家奴才都会说主子爱听的话,就他一天到晚拆他的台。

    上官绝气闷的站起身来,推开书房的窗外,外头月朗星稀,阵阵凉风吹进来,让他浮躁的心平静了不少,抬头看天空,偌大的天空浮现的是青鸾那张清清淡淡的笑脸,上官绝顿时觉得心口一紧,不行,他不能这么任由她误会下去。

    小扇子见到自家爷转身进到内室,再出来的时候却是换上了一身夜行衣,不由得撇了撇嘴道:“爷这是要去哪里做贼啊!”

    上官绝瞪了他一记,足下一点,却是出了秦亲王府。小扇子摇了摇头,赶紧关了窗户,坐在灯下,从外头看见来,那身板却跟上官绝的有几分相似。

    ps:如你们所愿,亲事定下来了,大家快出来撒花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