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6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91 我喜欢你(5000+)

191 我喜欢你(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姑娘,时候不早了,您也早点睡吧!”夏至看了一眼那博古架上的沙漏,便走进房里劝道。

    青鸾此时正歪靠在床头,边上点了一盏灯,手上却是抱着一本书。揉了揉微微有些酸涩的眼睛,青鸾这才将手上的书放到了一边,对着夏至吩咐道:“这天气还有些热,将窗户打开吧。”

    夏至应了一声,给青鸾放下了帐子,又将那窗户开了一条缝,这才熄了灯转身去了外间。

    屋子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唯有窗户外头有那么一丝的月光透进来,青鸾一时还没有睡意,睁着眼睛看着头顶上那顶水墨淡色帐子。距离上一次大皇子的满月宴已经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她竟然都没有收到上官绝的任何解释。

    外头的那戌言风语,青鸾亦有所耳闻,前两天大晒一脸心事重重的过来安慰她,说实话外头怎么传她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上官绝的态度。

    当初在满月宴上,上官绝弄出猴儿选妃,这若是换成其他家的姑娘少不得要认为这是一种侮辱,但是青鸾并非刚刚认识上官绝,上官绝对她的好自己也是看在眼里的,便是她自己内心深处其实也已经认定了上官绝。

    但是自从太后下了懿旨后,外头那么多的传言,上官绝却是连个影都没有露,这让青鸾的心里头又有些不舒服了,既然当初拿猴儿选妃有不得已之处,那么事情过之后也该同她解释,更何况当初上官绝亦是擅自决定这个事的,她可从来没有答应要嫁给他。

    虽说是两世为人,不过再干脆利落的女人一旦遇上爱情都会变地患得患失,便是青鸾也不例外。

    以前都还时不时的出现在她跟前,现在到好了,一个月都不见人影,该不会想着定亲的懿旨都下了便不用再继续讨好她了吧,青鸾如此一想,心里头便有些恨恨的,卷着薄被的手不由得用力揪紧,好似揪着的是上官绝那张讨人厌的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鸾渐渐的有了困意,眼睛不由自主的闭了起来,沉入黑暗前,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上官绝那招牌似的痞笑。

    青鸾睡地不是很熟,迷迷糊糊中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拔步床的帐子被撩开了,黑暗中隐隐的有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哪里,青鸾腾的一下子坐了起来,那个身影却比她更快一步的蒙住了她的嘴巴。

    娘候睡夏睛。“别怕,是我!”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嗓音,青鸾心头却是一松,随即想到自己还在生上官绝的气,这混蛋却大半夜的翻墙爬进了她的闺房。

    青鸾忍不纵狠的瞪了一眼上官绝。

    屋子里很暗,上官绝却将青鸾那含羞带怒的表情看地一清二楚,心头蓦的一颤,挨着青鸾的脖子低低的喊了一声:“阿鸾!”

    为了不吵醒外头睡着的夏至,上官绝刻意压低了嗓音,那低沉的男声却像是一阵清风钻进青鸾的心头,痒痒的。

    青鸾面色不由得一红,这厮胆子越发的大了,不但敢半夜爬墙,这会都发展到爬床了,青鸾伸手抵上上官绝不断靠近的脑袋,低声斥道:“你干什么?”

    上官绝冲着青鸾露出了一个笑,道:“阿鸾,我想你。”

    上官绝的厚脸皮青鸾不是没有见识过,可是他似乎每一次都能刷新她的承受力。上官绝靠地很近,她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里衣,里头是葱绿色的兜肚,那雪白的肌肤,惑人的香气,上官绝的眸色微沉。

    青鸾顺着他的目光才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胸前,一张脸绯红,手下意识的拍了上官绝一记,嘴里骂道:“流氓!”青鸾的力道不是很大,只那清脆的声音在暗夜里显得格外的响亮。

    “姑娘,怎么了?”外头的夏至似是听到了里头的动静,开口问道。

    青鸾清了清嗓子,掩饰住声音里的心虚:“没什么,刚才就是有一只蚊子。”

    “怎么会有蚊子呢,要不奴婢点上驱蚊香吧?”夏至说着就要起床。

    青鸾睨了一眼上官绝,却见他似乎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不由得恨地牙痒痒,却又不得不说道:“你别进来了,我要睡觉了。”

    上官绝听到青鸾这么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青鸾心头一阵气闷,伸手狠狠的在上官绝的胳膊上拧了一记,上官绝的那个笑容瞬间变地有些扭曲。

    即便如此两个人却是谁都没有发出声音,不一会外头又安静了下来,上官绝才凑近青鸾道:“阿鸾快穿衣服,我带你出去。”

    这缀锦阁里里外外都是丫鬟婆子,实在不是什么说话的地方,上官绝一个月没见到青鸾,心里那是有一肚子的话要同她讲,偏青鸾心头正气他呢,对他的话无动于衷。

    上官绝一咬牙,拉过那床头的外套披在青鸾的身上,又随手拿了一件披风整个盖在青鸾的身上,强势的抱起青鸾,从窗户越了出去。青鸾到不妨上官绝会来这么一招,她的力气又敌不过上官绝,又不能随口喊叫,她相信若是让自家哥哥发现上官绝夜闯她的闺房,怕是会直接打断上官绝的腿。

    此时已是深夜,上官绝抱着青鸾掠出威远侯府的后墙,正好落坐在等在墙角的坐骑上。

    “你要带我去哪里?”青鸾忍不住瞪了上官绝一眼,他也太过胡闹了,即便是两人的名分已经定了下来,也不能做出深夜掳人的事来啊,若是等一下夏至醒过来进到房间又没有看到她,那威远侯府还不得大乱。

    “阿鸾,我就是想见见你。”上官绝一脸的委屈,他们两个人之间似乎一直都是他一个人一头热的,若不是上次青鸾不顾自己的安危出城去找她,他甚至都不敢弄出猴儿选妃的戏码。

    饶是现在他的心里头也是忐忑的,唯恐青鸾因为这件事心里头不痛快。

    “那你也不能大半夜的闯进来啊。”青鸾的语气不由得软了几分。

    上官绝见青鸾的神色松了下来,便打蛇随棍上的说道:“就一会,天亮之前我会送你回来的,保证不会让别人发现。”他自己也得悠着点啊,万一被卫澈发现了,那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说话间,上官绝已经将披风给青鸾披上来,都已经到了外头了,青鸾若是再反对那也显得矫情了。上官绝见她不再说话,心头一喜,一扯缰绳疾驶出去了。

    马儿直接驶出了城,离北城门不远的地方有一方小山丘,上官绝直接策马上了山,那山丘并不是很高,不过半刻钟的时间便到了顶。上官绝这才直接抱着青鸾下了马。

    已经是夏末了,林间的秋虫“叽叽”的叫着,天上的是半轮新月,垂挂在那天空,浩瀚的天空零星的分布着点点的星辰,习习凉风吹在身上,分外的舒爽。

    青鸾站在山头,皎洁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像是覆上了一层莹润的光芒,上官绝侧过头去看着她,只觉得这一刻心里头无比的平静,无比的满足。

    “阿鸾!”那微微的叹息的声音,上官绝伸手握住了青鸾的手,“阿鸾,这样真好!你是我的了。”

    青鸾因为心里头恼他,不由得拆台道:“那可不一定,还有两年的时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上官绝面色一紧,那看青鸾的目光不由得多了几分小心翼翼,“阿鸾,你不愿意吗?”

    上官绝紧张的盯着青鸾,那漆黑的眸子宛若那最为幽深的深潭,青鸾的心头一颤,脑海中浮现的是相识之初的画面。她的印象里,上官绝一直是恣意张扬的,什么时候又有如此小心翼翼的神情?

    青鸾心头的怒气突然间随风去了,微微的转过头去,道:“上官绝,我爹爹这一生只有娘亲一个女人,虽然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可是我的印象里,爹和娘那种一世一双人的感情是我最为期盼的,女戒教我们三从四德,女人便是嫁了人也必须做到不娇不妒,打理好内宅,管好相公的诸多小妾。上官绝,我的心眼很小,我要求我的相公只有我一个女人,那种大大方方给自家相公纳妾的主母我做不了……”

    上官绝听到这里已然明白了青鸾的心思,他伸手将青鸾的身子转了过来,神色认真的盯着她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阿鸾,我保证我的生命里只有你一个。”

    青鸾的身子微微的一震,一世一双人,这世上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当她从上一世的噩梦惊醒的那一刻便决定,这一世她不会再轻易交付自己的这颗心,即便注定一世孤独,她也不愿意成为这芸芸众生当中的一个。

    然而世事难料,眼前这个男人在不知不觉当中走进了她的心底,他的无赖,他的霸道,他的死皮赖脸,让她无法拒绝,也无从拒绝。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鸾突然踮起了脚尖。

    上官绝只觉得唇上一暖,紧接着耳畔便传来青鸾的声音:“我相信你!”

    上官绝的瞳孔猛地一缩,双手下意识的牢牢的禁锢住了想要退开的青鸾,他的心头很是兴奋,一时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嘴里喃喃的念叨着青鸾的名字。

    青鸾见他乱了方寸的样子,脸上慢慢的浮现了一个笑容。

    “阿鸾,你是喜欢的对不对?”上官绝盯着青鸾的脸,语气微微有些激动。

    青鸾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绯红,却是坚定的点了点头,上官绝那张清俊的脸上绽开了一抹傻笑,心头的喜悦像是一朵朵的礼花绽放了开了,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只紧紧的抱着青鸾道:“阿鸾,阿鸾……”13acv。

    过了好一会,上官绝激动的心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想到之前自己送出的十几封信,封封石沉大海,这才让他如此的患得患失。

    “阿鸾,我真怕你不高兴,我给你写了那么多的信,你都没有回,我真怕你信了外头的那些传言。”上官绝心有余悸的说道。

    “什么信啊?”青鸾听的一头雾水。

    上官绝道:“我之前给你写了十几封信你都没有收到吗?”

    青鸾摇了摇头,下一瞬间,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这各中的关节,上官绝不由得咬牙切齿的说道:“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帮他,忘恩负义的家伙。”

    青鸾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讪笑,毕竟上官绝那口中的忘恩负义的家伙是她的亲哥哥,不过哥哥也真是的,居然还扣下了上官绝的信,害地这一个月自己白白生了好几场的闷气。

    上官绝拉着青鸾直接坐在了一块岩石上,“阿鸾,秦亲王府看着风光无限,其实里头并不干净,那老太婆把持内院三十年,嫡系一脉只剩下了我一个,也难怪阿澈他不放心。”

    这亲事如今定下来,虽然打破了那老太婆的计划,可是难保那老太婆不会对阿鸾出手,上官绝觉得自己还是将秦亲王府的情况给青鸾说上一说,好让她有所准备。

    “你应该知道我是父亲的遗腹子,当初母亲还怀着我的时候,父亲便战死了,那个时候西北的战事不断,祖父只是命人将父亲的灵柩抬回了上京,自己却还镇守在西北。父亲的死对母亲打击很大,若不是当时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我,她恐怕立时就要跟着父亲去了。”上官绝握着青鸾的手,目光却是遥遥的望着天际,人人都只看到他秦王世子的荣华,却从来没有人了解过那份荣华里头的悲哀。

    青鸾心头酸涩,算起来上官绝比她还要悲惨,至少她还享受过几年父母的疼爱,可是上官绝却是一出生便都没了父母。

    “我出生不到三日,母亲便也跟着父亲走了,满月的时候,老头子才从西北回到了上京,给我取名为绝,大概是怪我克死了他的儿子跟媳妇,所以他便给我取了一个这么不吉利的名字。”

    上官绝称秦亲王为老头子,青鸾可以想象这一对祖孙的关系,作为西北军的领军人物,青鸾佩服这位几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镇守在西北的元帅,可是做为上官绝的祖父,青鸾却真的不明白,秦亲王怎么可以对上官绝如此的绝情。

    “那个时候皇上还只是一个皇子,母亲临终前却是将我拖给了元后,我想如过不是元后和皇上,我怕是也不存在这个世上了。”上官绝的语气带着一丝丝的自嘲,青鸾甚至都看见了他眼底闪过的自我厌恶。

    青鸾的心头微微的痛,上官绝的这一份难受藏了有多久,如果不是因为要让她了解秦亲王府的状况,怕是他都不会说出来吧。

    “五岁之前是我印象当中最快乐的日子,那个时候皇上和元后亲自教养我,元后没有孩子,将我当成了亲生的一般,可惜后头皇子之间的争斗日益的剧烈,我不只只是上官绝,我还是秦亲王府唯一的嫡支,其他的几位皇子又如何愿意让我一直生活在元后和皇上的膝下,在遇到过几次危险后,元后和皇上也没有办法只好将我送回了秦亲王府。”

    “那个时候整个秦亲王府根本就没有一个亲人,六岁那一年我有两次跌进了湖里,两次因为吃错了东西差点死掉。”

    青鸾咬了咬唇,她根本就没法想象当初小小的上官绝是如何在狼窝里生存下来的,才六岁,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却要面对这世间最险恶的人心,青鸾的心一阵阵的发闷,眼眶微微有孝热。

    她反手抱住了上官绝,“你别说了,我都知道。”

    秦亲王子嗣不盛,一嫡一庶,嫡长子战死沙场,虽然留下了遗腹子,可是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娃娃,又如何斗得过那些豺狼一般的亲人,甚至连他唯一的亲祖父都不怎么在意他的安危,他该有一颗多么的坚强的心才能承受着所有的一切。

    秦亲王将儿子儿媳的死都归罪到上官绝的身上,他又是多么的无辜,从小便背负着克父克母的名声,他又该多么的自我厌弃啊。

    青鸾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抱着上官绝,上官绝那遥远的毫无焦距的瞳孔微微的缩了缩,青鸾却是猛然抬起了头,双手捧住上官绝的脸说道:“他们不喜欢你不要紧,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

    那小小的人偎在他的怀里,当她说出我喜欢你就够了的话时,上官绝只觉得似有一道暖流划过了心头,那微微有些僵硬的脸浮上了一抹暖色,那被自己扯地血淋淋的心似乎也没有那么痛了。

    “上官绝,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秦王世子,也不是因为你有一个大夏朝号称为战神的祖父,而是因为你是上官绝。”即便是上一世,青鸾也从未说过如此直白的告白,可是这一刻她又何其的庆幸,庆幸还有一个自己能够陪在上官绝的身边,让他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

    ps:磨死我了,昨天时速2000,今天瞬间就只有800了,这感情戏就是我的死穴啊,求安慰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