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6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93 兄妹过招

193 兄妹过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怎么没惹他了,以前自家妹妹可不会为了一个外人吼他,卫澈的心里头暗自腹诽着。8脸色一沉道:“他配不上你!”

    “那哥哥觉得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我?”青鸾反问道。

    这一下到真把卫澈给问倒了,在他的心目中这天下间根本就没有一个男人配得上自家的妹妹。

    青鸾见卫澈的神色便已经猜到他心中所想,自家的孩子总是好的,自家在哥哥的心目中那便是明珠一般,说到底也只是哥哥舍不得她而已,青鸾不由得歇了气,神色微软的说道:“哥哥明明知道外头的那些传言只是传言而已,上官绝他不是那样的人,哥哥又为何不喜欢他呢?”

    卫澈对上自家妹妹清澈的眸子,稍稍有些心虚的别开了头,他哪里好意思说自己纯粹只是因为见不得上官绝在青鸾的心中占那么的分量,娇养着长大的妹妹有了别的男人,以后将会有另外一个男人守护她,便是在她的心中那最重要的位置也逐渐的会被那个男人所取代,这种惆怅根本就不会有人明白的。

    沉默了片刻,卫澈才说道:“鸾儿,你可曾想过他为何会如此自污自己的名声?”一个连自家的名声都维护不了的男人,又如何相信他能保护好自家妹妹。

    青鸾明白哥哥心中的想法,归根结底哥哥就是太过紧张自己了,可是上官绝的出生并不是他自己可以选择的。

    “可是哥哥你也找不到一个人会像上官绝那样愿意为我挡刀的啊?”青鸾叹道,在知道了上官绝的成长经历后,青鸾的心中盈满了对这个男人的疼惜,那个时候她便告诉过自己,一定要让他忘掉曾经的那些伤害。

    卫澈气呼呼的说道:“挡刀?按着他的功夫压根不需要这么做便能解决到那杀手,他只是为了博取同情而已。”

    青鸾神色一僵,卫澈这话到是说的没错,后来在知道上官绝的身后之后她也明白过来当初在温泉庄子上官绝压根就不需要挨那么一刀。若是按着自己原来的性子那少不得要生上官绝的气,可是后来又一想,那刀毕竟实实在在的砍在了上官绝的身上,就算只是苦肉计,可也是自己那个时候冷冷淡淡总是对他没有好脸色才逼地他不得不出此下策,更何况他同慕容玉桡救下她跟卫欣儿却是不争的事实。

    青鸾想了想才诚恳的说道:“可是哥哥我喜欢他,其他人就算再好,就算再出色那也不是他啊,哥哥,你不是说过吗但凡只要我喜欢的,你都会支持的,可是你总是这样针对他,我会很难过的。”

    特别是每每看到上官绝一个天子骄子为了她不得不放下身段去讨好卫澈的时候,青鸾便觉得心头软成了一片。

    青鸾的脸色微微有孝红,显然说出那些类似于告白的话让她心里头有些羞涩,可是她的目光却是不闪不避的直视着卫澈的,便是为了让他看清她眼里的坚定。17130113

    果然是女生外向啊,当初那个娇娇柔柔跟在他身后,总是说着哥哥最好的话的妹妹如今却是为了另外的男人开始同他吵架了。卫澈心下酸涩,可是他也清楚自己不可能真留着妹妹一辈子的,沉默了半晌,才说道:“行了,顶多我以后不为难他了。”好歹上官绝为了自己妹妹肯挨刀子,又肯放下身段讨好他这个未来大舅子,看他在妹妹的身上花了那么多心思的份上便算了。

    青鸾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上前挽住卫澈的手,软声撒娇道:“哥哥最好了。”

    卫澈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道:“那是哥哥好还是上官绝好?”

    妹控的哥哥永远都会看那个抢走自家妹妹的男人不顺眼的,这跟岳父永远都会看那个抢走自家女儿的男人不顺眼一个道理。

    “自然是哥哥好了。”看这哥哥酸溜溜的表情,青鸾哪里会连这份眼力界都没有啊,更何况上官绝又不再这里,她哄哄吃醋的哥哥也无妨。

    卫澈心头明白妹妹话中的哄骗成分居多,可是依旧忍不住的露出了笑容。

    青鸾又笑着说道:“哥哥,现在可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吧?”

    卫澈的笑容僵住,敢情这丫头哄了他半天就是为了问他要那些信?19sk9。

    屋子外头柳芊芊听着这对兄妹一来一往,心头觉得好笑,若是自己肚子里的是个女儿,怕是卫澈也会将她当成眼珠子一般的疼护。

    么家给卫家。因为大皇子的降生,皇上大赦天下,林子轩原本三年的刑期一下子被减的只剩下一年了,又因为端敏公主的干涉,到了秋天的时候他便出了京兆伊的大牢。

    林子轩跨出那黑暗的牢房,抬头望了一眼那阳光灿烂的天空。他的身上穿着一件靛青色的粗布衫,半年的牢狱之灾让他的身体瘦了不少,原本英挺的五官削瘦,显得棱角分明。

    “好不快滚,难道还想在进去待上几天。”耳边传来衙役毫不客气的呵斥声。

    林子轩侧过头去,阴冷的目光好似那吐着信的毒蛇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打颤。

    那衙役生生的被林子轩这个目光给看地打了个寒颤,随即反应过来后,心头恼羞成怒,手上的鞭子“啪”的一下子抽了过去:“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挖了你一双眼珠子。”

    衙役的这一鞭子正好落在林子轩的右脸上,那苍白的脸上被抽出了一道血印子,他的神色漠然,那鞭子抽在他的脸色好似察觉不到痛一般,那目光却是越发的冷了。

    那衙役惊住了,真心没看过这样的人,在那刀子一般的目光下第二鞭却是怎么都抽不下去了,只得甩了甩手,骂骂咧咧的转身回到里头。

    林子轩回过身去,那京兆伊牢房五个大字挂在门框边上,那黑沉沉的大门最终阖上了,林子轩盯着那大门看了好一会,才提步离开了。

    半年了,原本破落的小院子显得越发的破落了。

    林子轩推门进去的时候,里头却是传来高氏的骂声:“赶快绣荷包,这荷包不绣完,今个儿便不要吃饭了。”

    “娘,我肚子不舒服,您就让我歇一会吧。”另外一个声音却是卫青玉的。

    只见那廊下摆着一张桌子,周围却是坐了三个人,高氏、林翩翩还有卫青玉都围坐在桌子边上,桌子上摆放的是各色的针线荷包,而院墙边上林父正抡着一把斧头劈着柴。

    这半年来对于林家的几口人来说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当初从陈家骗来的两万两银子被京兆伊的人搜走了,林父的四十大板又养了将近一个月,没有任何的进项,一家四口却还要过活,当初卖地卖屋子的钱也用得差不多了,到了最后林家的人都快揭不开锅了。

    高氏没有法子,逼着林父出去找活计,可惜林子轩的事在京里闹地沸沸扬扬,当初京兆伊公审的时候,整个衙门都被围个水泄不通,林父自是也被人唾弃,这样的人又有谁会雇佣呢。

    最后还是卫青玉出面,求着一家绣楼给了这绣荷包的伙计,四人不至于饿死,可是那日子便过地苦哈哈了,还时不时的要去当铺当东西,先是那些头上戴的,后头便是衣服,直至当无可当。

    林子轩立在门边一眼不发的看着里头情形,还是林父最先察觉到了林子轩的目光,抬起头来。

    “轩儿——”林父扔掉了手头上的斧子,几步跑到了林子轩的跟前,原本一身的肥肉因为这半年的困苦生活到是去了不少,身体也比之前灵活很多了。

    林父颤抖着双手钳住林子轩的肩膀,上上下下的打量。

    那边高氏林翩翩等人听到林父的声音都抬起了头,三人几乎是丢下手中的东西跑到了过来。

    “轩儿,轩儿,真的是你吗?”高氏有些不敢置信,这半年来她也不是没想去京兆伊的牢里看林子轩,可是没有了之前那个人的带路,那京兆伊的衙役压根就翻脸不认人,银子塞进去不少,林子轩的面却一次都没有见到。

    后来手头上越来越紧,想着林子轩三年后总是能出来的,高氏才歇了那份心思,可是这才半年的时间,林子轩便出来了,这是高氏完全没有预料到的,简直是又惊又喜。

    林翩翩已然落下了眼泪,嘴里不断的喊着哥哥。

    卫青玉的脸色也有了笑容,如今她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虽说林家落魄成了这个样子,可是卫青玉也实在是没有地方去了,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林子轩的孩子,便是要走又能走去哪里,这院子尽管破败不堪,但是好歹也算是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卫青玉相信林子轩,以他的聪明才智就算不走科举的路子应该也饿不死她们娘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