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7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194 恶心(为零散打赏过5000)

194 恶心(为零散打赏过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相较于林家人的激动,林子轩的面色却是出气的平静,那古井无波般的眸子落在身上,产生一股子彻骨的寒意。8

    卫青玉的笑容凝在了唇边,半年不见,她突然发现林子轩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原本他的温润有礼,好似一块美玉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可是如今的他却给人一种阴寒的感觉,那淡漠的神色丝毫看不出亲人相逢的喜悦,有的只是那无尽的冷。

    “轩儿,你这脸上是怎么回事?哪个杀千刀的竟敢打我儿子,我的儿子可是堂堂的探花郎……”高氏一看到林子轩脸上的那道血印子又忍不住干嚎了起来,她的心思还沉浸在儿子回来的惊喜之中,完全没有察觉到林子轩的不对劲,直到自己探花郎三个字说出口,林子轩那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高氏赶紧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子,轩儿身上的探花功名早已经被朝廷收回去了,她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活该遭轩儿的冷眼。

    “总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高氏连忙打着哈哈,一干人拥着林子轩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那些像样的东西早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几件破旧的家具,林子轩瞧着那一屋子的破败,唇角划过一抹讽刺的笑容。

    高氏从荷包里掏出十来个铜钱来交给林父道:“快去,今天轩儿回来了,快去割点肉来。”

    林父哎了一声,接了钱微颤颤的离开了。

    从京兆伊的牢里出来已经有五天了,这段日子林子轩一步都没有离开自己的房间。

    林家的人从林子轩出狱的狂喜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曾经那个精彩卓绝的林子轩已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就连高氏都有些不敢直视林子轩的目光,更别说林家的其他人了。

    “去,你去给轩儿送吃的。”高氏将托盘交给卫青玉。

    卫青玉抚上自己那大如皮球的肚子哀嚎了一声道:“哎呦,不行啊,您的宝贝孙子在肚子里踢我呢,让我坐一会缓缓气。”卫青玉当然不愿意给林子轩送饭了,如今的林子轩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便是对上他的目光都让人心头忍不住的发毛。

    高氏啐了她一口骂道:“就你事儿多。”

    卫青玉也不管高氏的谩骂,只赖在座位上不肯起来,高氏无法,只得自己亲自端了给林子轩送去,才走到房间门口,那关了整整五天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林子轩从里头走了出来,相较于之前的面无表情,此时的林子轩却是堆上惯常的微笑,身上穿着干净的粗布衫,显得分为的俊朗。

    “娘!”林子轩微微眯着眼睛,像是有些受不了外头的阳光。

    高氏足足愣怔了一盏茶的时间,才猛然间跳了起来:“轩儿,你终于好了,前两天,你可吓死娘了,还以为你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给附身了,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林子轩弯了弯嘴角道:“儿子让娘担心了。”

    高氏连忙抹了抹脸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已经中午了,来来,先吃点东西吧!”

    高氏的托盘上放着一碗面条,上面有一块的排骨并几根小白菜。林子轩到也没有嫌弃,乖乖的跟着高氏进了堂屋吃了起来。19sk9。

    那林家的院子本就不大,高氏的嗓门又尖利,她这一嗓子又将卫青玉、林翩翩等人给吼了出来。

    眼看着林子轩似恢复了正常,大家才都放下心来。

    用过那中午饭后,林子轩再一次跨出了林家的那座小院子。

    巷子有好几个人见到林子轩的身影便凑到一块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林子轩却像是没察觉似的,出了那条狭窄的巷子,巷子口一架青色的小马车,马车边上立着的那个人赫然便是那一日带着林家的人去京兆伊的牢里探望林子轩的那一位公公。

    林子轩朝着那人行了一礼,一副君子之姿。

    那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道:“林公子也该去见一见你的恩人了。”

    “舒公公说的是。”林子轩朗声说道,随即一撩袍子便上了马车。

    这辆不起眼的马车最后驶进了端敏公主府的角门,去见公主前,舒公公却是先带着林子轩换下了那一声粗布衣衫,墨兰色的锦袍,青玉发冠束发,舒公公啧啧赞叹道:“也难怪皇上会钦点林公子为探花郎,这一身风姿果然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

    林子轩脸色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公公说笑了。”

    舒公公却是拍了拍林子轩的肩膀,笑着说道:“端敏长公主可是皇上的胞姐,若是林公子得了公主的青眼,便是那状元的前程也是比不上林公子的。”

    林子轩道:“承公公吉言。”

    较子发古子。说话间,舒公公领路,二人在经过了重重的院落后,终于在一处装饰精美的院落停下了。

    才进到院子便听到那淙淙的琴声,舒公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林子轩跟着他走了进去,宽阔的大厅,氤氲着兰花的香气,层层的幔帘飞舞着,大最中央是一个穿着红色衣衫的美貌少年正在抚琴。

    那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唇红齿白,那宽大的薄衫几乎是搭在身上,露出一大片白希的胸膛,那少年的琴声虽谈不上绝妙,可是这一副场景却显得香/艳/无/比。

    端敏长公主囤养面首的事情在上京并不是什么秘密,林子轩微微垂了垂眸,跟着舒公公一起站在一边,并没有打断少年的琴声。

    而少年的前面却是放着一架软榻,端敏长公主慵懒的躺在软榻上,那榻前跪坐着两个少年,手里捧着水晶盘子,上头装了时鲜的水果。

    同样的容貌,同样的衣着,林子轩这才发现那跪坐着的两个少年跟中央抚琴的那位少年长地一模一样。17130113

    而端敏长公主则微微闭着眼睛,似是沉浸在这美妙的琴音之中。

    林子轩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端敏长公主,四十多岁的人,保养的却如三十岁的妇人,那肌骨匀称的身材处处透着一股子成熟的韵味。林子轩的眼底闪过一丝光亮,原本以为端敏长公主只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显然他错了,她的容貌很是艳丽张扬,若是伺候她倒也不算亏。

    一曲谈罢,端敏长公主才睁开了眼睛,舒公公弓着身子上前说道:“公主,林公子到了。”

    端敏长公主微微的抬了抬眸,挥了挥那如玉般的手,底下的那三个少年安静的退了下去。

    “过来,让本宫瞧瞧。”等到那三位少年退下去后,端敏长公主才冲着林子轩招了招手。

    林子轩上前行了一礼:“多谢公主相救之恩。”

    端敏长公主盯着林子轩看了好一会,方才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长地到是不错,再凑近些。”

    林子轩闻言又上前了两步,此时他已经到了刚才那两个少年跪坐的毯子上,因为端敏长公主睡着的榻并不高,林子轩便学着那两个少年一样,跪坐在了软榻前。

    端敏长公主涂着大红色丹寇的手却是抵上了林子轩的下巴,“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你这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又有谁会想到这一副皮相下面有一颗黑了的心,那一出连环计算计自己的老师,要胆量有胆量,要野心有野心,果然是不错的。”

    这一番褒贬不一的话让林子轩露出了笑容,他的手顺势的握住了端敏长公主抵在他下巴上的玉手,轻轻的握住,放在唇边,印下一个吻,“子轩愿为公主效犬马之劳。”

    端敏长公主哈哈一笑道:“嘴巴到是甜,本宫喜欢,你若将本宫伺候舒爽了,你想要的本宫自然会给你。”

    原本立在一旁的舒公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退下去了。

    林子轩已然凑到端敏长公主的耳边,蛊惑的问道:“公主想要子轩如何伺候?”凑地近了,端敏长公主眼角的那些细纹便无所遁形了,不过这些问题爱林子轩的眼里都不是什么问题,见公主闭上了眼睛,林子轩张嘴含住了公主的耳垂,在她的耳畔微微的吹着气。

    空气之中兰花的香气似乎越发的浓郁的,过了一会屋子里头却是传来一阵阵暧/昧的喘息声。舒公公站在院子里,白净的脸色闪过一丝笑容,这林子轩果然是个聪明人,懂地什么才是最好的选择。

    林子轩进了端敏公主府的事没过多久便传遍了上京,当青鸾从卫澈的嘴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眼里却是闪过一阵厌恶,林子轩又再一次刷新了她心目中无耻之辈的下限,如今他为了荣华富贵出卖肉/体的行为跟那些妓/女又有什么区别,也不知道端敏长公主看上了林子轩什么,难不成看上了他的狠毒以及阴险?

    ps:过十二点就是28号了,传说中月票翻倍的日子啊,大家还等什么,那**辣的月票赶紧投给小鱼吧,小鱼爱你们啊,月底这几天小鱼都会尽力多多更新的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