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8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02 相守(4000+)

202 相守(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欣儿进去的时候,太监通报了一声。蒋后挑了挑眉头,果然看到进来的是卫欣儿和卫青鸾二人,看这卫欣儿平日里一副冷冷淡淡,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居然还真将威远侯府当成自己的家了,就是不知道她们这是真的感情好呢,还是互利互惠达成了协议?

    并不小的营帐里挤了不少的人,上官睿同蒋后坐在一边,上官睿的面色微沉,右手下意识的转动着自己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卫欣儿的眼皮子一跳,这是上官睿心情很不好的时候的习惯性动作,这上官绝真伤地那么的重?

    青鸾深吸了两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跟着卫欣儿一起上前给帝后行礼。

    “起来吧!”上官睿的语气淡淡的,看了一眼卫欣儿,又看了一眼卫青鸾,说了一句,“有心了!”

    卫欣儿领着青鸾站到了蒋后的身边,心里头也知道上官睿大抵心里头烦,将她们看成是来添乱的,所以这神色不是很好。

    青鸾虽然很想上去看一看上官绝的情况,他的床榻周围围了好几个太医,青鸾连他的脸都看不到,心头一颤颤的,可是她的最后一丝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不要再上去了,今天卫欣儿领着她来看上官绝已经是出格了,不能再给她添麻烦了。

    上官绝,这都是假的对不对?你一定是骗我的,你快点起来啊,就算你是骗我的我也不会怪你的,青鸾心里头默念着,眼眶却是不由自主的红了。

    此时,一个太医上前道:“皇上,臣无能,臣诊不出秦王世子是中了什么毒?”

    青鸾拢在袖子底下的手猛地一颤,听得上官睿随手将自己手上的那盏茶盏砸到了太医的身上,褐色的茶渍溅了太医满头满脸,那人却是不敢擦拭一下,惶恐的跪了下来喊到:“皇上恕罪啊。”

    上官睿怒不可遏的说道:“恕罪,连一点小小的伤都看不好,简直妄为太医。”

    那床边围着的一拨人闻言纷纷跪了下来,青鸾这才看清了床上的上官绝,那箭正中上官绝的背部,此时已经拔除了,只那包裹着的纱布上印出来的却是黑色的血液。

    青鸾的心猛地一扯,再去看上官绝,却见他的面色透着一股子的青灰之色,双眼紧紧的闭着,好看的眉头蹙成了一团,显然是难受至极。青鸾紧紧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不出声,卫欣儿见她这个样子,伸出手去握住了青鸾冰冷的手心。

    上官睿此时已经站了起来,恨恨的说道:“你们只会恕罪恕罪,这秦王世子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谁都不用活了。”

    屋子里太医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又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起上官绝的病情来。17129618

    青鸾只觉得耳边一阵阵的轰鸣,中毒,中毒,该怎么办?青鸾的脑海里猛然间蹦出一张妖娆的脸,对了,慕容玉桡,慕容玉桡连陈碧玉身上那种极为罕见的毒都能解,他一定能解上官绝身上的毒。

    蒋后上前扶住上官睿道:“皇上先消消气,您的雷霆之怒可不是什么人都承受的起的,您越是生气,太医的心里便是越慌张,这心里一急,那便是有什么主意都给吓没了。”

    上官睿脸上的神情依旧沉郁,却没有挥开蒋后的手,只道:“若是绝儿有个三长两短,朕怎么同皇叔交代啊,还有死去的秦王夫妇,朕答应过他们会好好照顾绝儿的。”

    蒋媛道:“秦王世子吉人自有天相,皇上您先放宽了心,若是您都这么紧张,底下的人更干不好事情了。”

    青鸾同白昼使了个眼神,营帐里头正乱着呢,白昼趁乱走了出去,倒也没有人发现。

    约莫又过了一刻钟,那被上官睿砸了一头茶水的太医又上来禀报,他们几个暂时用药和针将毒给压制住了,但是这毒很凶猛,要去毒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而且他们谁都没法预料到这毒何时会爆/发出来。

    眼见着上官睿又要发怒,一屋子的人顿时又跪了下来。

    上官睿脸色很是难看,他总不能真将这些太医给砍了,凝神了片刻冲着外头吼道:“卫澈,进来。”

    下一刻守着在外头的卫澈走了进来。

    “那放箭之人可已经查到了?”上官睿问道,这狩猎虽然难免会有流箭,可是不过就是打个猎,有谁会在箭头上抹上毒药,恐怕这流箭一说只是个借口,真正却是想要上官绝的命。

    “属下赶到的时候,那人便已经服毒自尽。”卫澈当然也很想拿到那放箭之人,可他毕竟不是三头六臂,当时守在上官睿的身边,等到他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那个放箭的人早已经咬碎了藏在牙齿间的毒药。

    上官睿气地脸色铁青,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骂了一声:“混账!”也不知道这声混账是在骂那个放冷箭的杀手,还是卫澈。

    青鸾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这边担忧着上官绝的情况,另一边还要担心卫澈被皇上责罚,一颗心硬生生的要被扯成了两瓣。

    “就没有其他的线索了?”上官睿又问。这秋狩的队伍从一开始便已经定好的,每一家带多少人,皇家有多少的守卫,皇上身边跟着的太监宫女都是有定例的,怎么可能回i突然多出了一个杀手。

    “皇上,那人名叫秦超,是秦家的护卫,当时他是跟随秦枫一同去的。”这秋狩的队伍当然不会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人,要不然他这羽林卫统领也不用做了。

    上官睿目光蓦的一冷:“将秦利群和秦枫给我带进来。”

    昨日上官绝和秦枫的冲突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上官绝一连戏耍了秦枫,秦采,已经惠妃,难道是秦家人携怨以报。青鸾微微皱起了眉头,说实话,她真没有想过秦家人会怎么样,最最主要的是秦家人一个个都只会欺善怕恶,秦采和秦枫会来找她麻烦,却不敢真对上官绝怎么样,秦家人敢买杀手暗害上官绝,她还真有些不太敢相信。

    卫澈在事情发生之后,便将一干人都扣押了下来,这当然也包括秦枫以及秦家的当家秦利群,毕竟他们秦家的嫌疑是最大的。

    秦利群和秦枫二人是被羽林卫的侍卫给压进来的,这秦利群便是惠妃的亲生父亲,卫家老太太的哥哥,看上去有些瘦弱,蓄着山羊胡子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而秦枫更是整个人都惊呆了,他原本只是想看看上官绝出丑而已,他哪里知道一直在他身后的护卫会突然放出暗箭,还是一连三支,当时上官绝正跟另外一个公子比试马术。

    谁会知道作为上京第一纨绔还有如此精湛的骑术,而那秦超也很会选时机,正是上官绝半个身子倾下马,只有一只脚勾住马镫子的时候,秦超一连放出了三箭,第一箭,是冲着上官绝的马而去的,第二、三箭却是冲着上官绝而却的。

    当时围观的人可都不少,秦超一连放出三箭后,便对秦枫说了一句:“少爷,我为你报仇了。”随即嘴里便流出了毒血。

    秦枫虽时候蛮横,可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一时间吓傻了,原本跟他一起的人都立时离他远远的,直到羽林卫的人将他扣下,他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成了谋害秦王世子的凶手。

    他承认他是恨毒了上官绝,恨他让他出丑,他的心里头也正在谋划着如何让上官绝出一回丑出气,可是这是谋害啊,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谋害秦王世子啊。

    “皇上,臣冤枉啊!”秦利群一进来,便直接跪下喊冤了,这上官绝可是秦亲王府唯一的嫡系,如今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被他们秦家的护卫所伤,这真是有一千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上官睿冷岩看着祖孙二人,冷声问道:“那秦超难不成不是你们秦家的人?”

    “皇上,臣真的不知道秦超为何会动手啊。”秦利群想哭的心思都有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收留这么一个祸害。

    秦枫亦是哭丧着一张脸道:“皇上,那秦超是两年前来投靠的远方亲戚,祖父看他有一身的好功夫才留在秦家做了个护卫,可是这秦超是谁家的人真的是不好说啊。”

    上官睿冷着脸说道:“是与不是朕自会调查,不过这秦超是你们带来的人,如今绝儿这个样子,你们谁都讨不了好,卫澈将人拉下去各打四十大板,关押了起来,你立即派人去秦家搜查证据。”

    “是!”卫澈领了命,一挥手又让人上来将瘫软在地的秦利群和秦枫给拖了下去,说实话他也不相信这是出自秦家的手笔,毕竟秦家就算再愚蠢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要上官绝的命,再看秦利群和秦枫的怂样,他也不相信他们有这个胆子。

    处置了秦家的人,又看了一回上官绝,上官睿只觉得满身的疲惫,蒋后适时的上前道:“皇上,您也要保重身体啊,这里有太医守着,您先下去歇一会吧。”

    上官睿摆了摆手,目光却是移到了卫青鸾的身上,“卫姑娘跟绝儿是旧识?”欣监当了通。

    上一次上官绝弄出猴儿选世子妃的荒唐事,看上去极为荒诞,若是换上一般的姑娘怕是恼羞成怒了,可是这卫青鸾显然是极为关心上官绝的,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不顾各方的眼光执意进营帐来。

    青鸾知道自己跟上官绝的关系稍一打听便能打听出来,便也不打算瞒着皇上,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是。

    上官睿的目光攸地一下子变地锐利无比,直直的盯着青鸾看。

    青鸾一时之间有些弄不清上官睿的心思,只得硬着头皮顶着,背脊却是沁出了一层汗水。卫欣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正想着要不要开口为青鸾解围,却听到上官睿说道:“既是如此,那么卫姑娘便在这里陪着绝儿吧。”

    上官睿收回了目光,青鸾心头松了一大口气,虽然觉得上官睿此举有些奇怪,可是此时她的心里头也只有上官绝,分不出多余的心思去思量上官睿的心思。

    “臣女遵旨。”青鸾弯膝行礼。19sca。

    上官睿对着蒋瑶和卫欣儿说道:“皇后和贤昭容陪着朕回吧!”

    卫欣儿虽然也想陪着青鸾,可是她毕竟是皇上的女人,上官绝也已经是成年男子了,这怎么都应该避嫌的。

    青鸾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目送着皇上,蒋后以及卫欣儿离开。

    这边皇上离开后,太医的情绪明显比刚才好了很多,这该处理的也已经处理,如今剩下的也只能看天了。

    上官绝的上半身没有穿衣服,包了一层厚厚的纱布,他的脸色很是难看,脸上印透出中毒之后的青灰之色,额头泌出一层细汗,青鸾走到一边,绞了帕子替他拭汗。

    过了一会又有太医端了熬好的药进来。

    “这是一般的清毒药剂,现在世子殿下内体的毒并不清楚,我们也不敢随便用药,只能用这药试试看。”

    青鸾点了点头,接过那一碗冒着热气的药,花了半个时辰才喂了一小半进去,可是没一会,上官绝便“哇”的一声全都吐了出来。青鸾的脸色微变,顾不得收拾那一身的污迹,轻轻的拍了拍上官绝的脸喊着他的名字。

    上官绝的这一吐到是让压着的胸口好受了些,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了好一会,才认出眼前的人是青鸾,便冲着她用力的弯了弯唇角道:“你怎么来了?”

    青鸾眼眶一惹,隐忍了很久的泪水“啪”的一下子滴落在了上官绝的脸上,嘴里却是恶狠狠的说道:“上官绝,你不准死,你若是死了,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上官绝用力的抬了抬手,只这简单的动作,却像是花费了巨大的力气,青鸾一把握住他的手,哭骂道:“你要干什么啊,你还嫌自己不够虚弱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