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8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03 请旨完婚

203 请旨完婚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的声音很是虚弱,眨了眨眼睛,道:“别哭啊!”

    青鸾用力的咬着下唇,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啪啪啪”的掉落,上官绝挂着浅笑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看到青鸾这个样子,他好像将她拥在怀里,可惜身子宛若千斤重,连抬一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青鸾用力的擦掉了汹涌而出的眼泪的,一双眸子泪眼朦胧的瞪着上官绝。

    上官绝好不容易才抬手抚上了青鸾的脸,轻轻的擦掉她残留在脸上的泪水,有气无力的同她保证道:“我不会死的,我还要娶你呢,你别哭,要不然我睡不安稳。”

    青鸾听到这话,鼻子又酸了,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眼泪,手覆上了他的手背,将他的掌心贴着自己的脸道:“你如果死了,我一定会找另外一个比你好一百倍的男人嫁了,往后的岁月我一定会将你忘地干干净净的。”

    要是平日里的上官绝听到这话,指不定要立时就跳起来了,可是这一次他却只是冲着青鸾笑道:“若是这样也好,我舍不得你为我守一辈子。”

    上官绝说完了这话,眼皮却慢慢的耷拉了下来,青鸾心口猛地一滞,那种痛更甚于当初看到林子轩和白双双在书房苟合背叛,原来在不经意间上官绝在她的心中已经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重要到让她觉得往后的人生若是没有上官绝陪伴,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过下去。

    “太医——”青鸾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那微颤的手指怎么都不敢伸到上官绝的鼻下。

    原本退了几步的太医听到这一声叫唤,心头亦是一紧,以皇上对秦王世子的看中,若是他今个儿出了事,他们这一伙人肯定吃不了斗志走。

    太医急急的上前,又是扎针又是灌药的,青鸾只呆呆的立在一边,全身的血液都要冻结了一般,尖利的指甲掐进了掌心,掌心一片血肉模糊。

    她不知道那一刻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好似思绪都不再是自己的了,眼前人来人往,不知道哪一个人推了她一般,青鸾重重的撞到了一边的桌子沿上,可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青鸾。”最后却是跟着皇上一起赶过来的卫欣儿扶起了一身狼狈的青鸾。

    上官绝病危,皇上那边才喝了一口茶,便又急急的赶了过来,冲着太医发火。卫欣儿将青鸾扶到了一边,只觉得她浑身冰凉,目光茫然,心下着急,用力的拍了拍她道:“青鸾,你没事吧?快醒醒。”

    卫欣儿的心下万分的着急,她万万没有想到青鸾对上官绝的情已经深到这个地步了,若是这个时候上官绝没有熬过来,怕是青鸾都要跟着他去了。

    青鸾的耳边是轰隆隆的响声,牙关紧紧的咬在了一起,这个时候她却没有再流泪,她还记得刚才上官绝的话,他说了若是她哭的话,他的心里会不安稳的。

    卫欣儿紧紧的握着青鸾冰冷的手,想要给她支持。

    “快快快,让一让。”营帐外头传来小扇子的声音。1712961

    青鸾的身子猛地一震,是了,从刚才自己便没有看到小扇子,慕容玉桡是上官绝的师兄,小扇子作为他的贴身侍从不可能不知道慕容玉桡的本事,所以刚才不见他的人影,应该是他去找慕容玉桡了。

    青鸾混沌的脑子一下子清晰了起来,目光灼灼的望向门口。

    卫欣儿只觉得青鸾似突然醒悟了过来一般,却见到外头冲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上官绝的贴身侍从小扇子,而另外一个男子一身的红衣,那张绝色的容颜便是生为女子看到了也是自愧不如,眼波流转之间却是带着一股子的邪气,卫欣儿只觉得这张脸分外的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红衣男子自然便是慕容玉桡了,他像是一阵风似的转到了上官绝的床前,原本围着床边的太医一个个都被弹了开去,上官睿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瞪着慕容玉桡问道:“你是谁?”

    慕容玉桡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只是伸手握住了上官绝的手腕探脉。

    小扇子素来知道慕容玉桡目中无人的性子,却不想他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心头一叹,却是主动到了上官睿的跟前解释道:“皇上,这位公子对毒物很有研究,奴才便自主主张的将他请了过来。”19sca。

    上官睿第一次被人忽视了,心里头自是不悦,可是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目下无尘的红衣男子气度不凡,便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冷冷的看着慕容玉桡的动作。

    探了脉,又查看了上官绝的伤势,慕容玉桡快速的掏出一颗药丸来,塞进上官绝的嘴里,手在上官绝的喉咙处一抚,那药丸便顺着进到了食道。

    随即又掏出一个瓷瓶来,洒了些白色的粉末在上官绝背部的伤口上,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上官绝脸上的死气渐渐的散了,青鸾才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似又重新跳动了起来,僵硬的身子一阵阵的发麻,要不是有卫欣儿扶着她,怕是她会摔倒在地上。

    上官睿目光沉沉的盯着慕容玉桡的背影,这样娴熟的手法,如此风姿卓越的人物,上官绝又是如何认识的?

    等到处理好后,慕容玉桡才直起了身子,屋子里的人几乎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刚才都还没有注意,此时才发现这红衣男子的容貌竟是如此的出色,便是上京第一美人也比上这男子的面容,一个男人美成这样,可不是要逆天了。

    慕容玉桡一身的红衣,微微上挑的眉梢透着一股子肆意的张狂,蒋媛的面容沉静,离上官绝受伤还不到一个时辰,小扇子便能请来这样的人物,显然这红衣男子是上官绝的旧识,如此一个人物怎么可能会跟上京第一纨绔熟识?

    蒋媛的目光缓缓的移到床上的上官绝身上,看样子她有必要好好调查上官绝一番,能将上京所有的人都给骗了,上官绝可真是个人物啊。

    小扇子上前问道:“怎么样了?”

    慕容玉桡绝美的脸上难得的正经,“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青鸾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慕容玉桡说的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清楚上官绝体内的毒,若是连慕容玉桡都接不了这毒,这世上又有谁能解上官绝身上的毒?

    “那箭头上的毒并不简单,是有七种毒虫、七种毒草以及七种毒花配置而成的,我手头上还差几味药材,这里面的是解毒丹,可以暂时压制他体内的毒性,还有这役有愈合伤口和清毒的作用,你先拿着,这一个月里好好照看着他,一个月之后我会赶回来的。”慕容玉桡走到青鸾的面前吩咐道。

    青鸾的心里头沉沉的,接过了那些东西,抬头看着慕容玉桡道:“他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慕容玉桡突然绽开了一抹的笑容,营帐里的人顿时有一种百花在眼前盛开的错觉。

    青鸾的目光却是没有丝毫变化,执拗的想要慕容玉桡做出保证,她也知道如果可以的话慕容玉桡定会尽心尽力的救治上官绝的,可是知道归知道,她的心还是忐忑不定的,她急需慕容玉桡的保证,唯有这样她才能自我安慰。

    慕容玉桡伸手揉了揉青鸾的头发,动作亲昵,道:“丫头,好好照顾他,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慕容玉桡说完这句话,红色的身影一闪却已经消失在了营帐里。上官睿和蒋后的脸色同时变地很难看,这样莫测的身手,若是刚才那人想要想要取他们的性命,怕是外头那三千个羽林卫都拦不住他。

    过了好一会,上官睿才回过神来,对着太医吩咐道:“还不快看看秦王世子的情况?”

    那些太医上前为上官睿诊脉,脸色一变再变,好一会才站起身来一脸惭愧的说道:“皇上,秦王世子殿吓体内的毒素虽未清除,但是却已经被压制住了。”

    他们这一群人施针灌药都始终压制不住那汹涌的毒素,可是那红衣公子只是一颗药丸便将那些毒素都压制住了,据脉象显示,上官绝此时的肝脾沉郁,显然那毒素是被压制在肝脾腑脏当中,这若是一旦爆/发起来,怕是片刻之间便能丧命,这可真是兵行险招啊。

    上官睿听了太医们的话没有再说话,蒋后亦是一脸的沉思。

    青鸾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上前一步跪在上官睿的跟前说道:“臣女想向皇上请旨,请求皇上允许臣女和秦王世子即刻完婚。”

    青鸾的话一出口,营帐里的人都惊呆了,卫欣儿一脸的着急,再看到青鸾坚定的目光时,却是心头一酸,这丫头显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便是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她的心意了。

    官弱她眼眨。上官睿也没有想到青鸾会说出这样的请求来,上官绝虽然是皇家人,可是威远侯府亦是大夏朝的百年世家啊,单是身份卫青鸾绝对配得上上官绝,可是上官绝如今生死未卜,又有谁会主动凑上去呢?

    ps:第二更送上,第三更肯定要过凌晨了,大家明天来看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