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8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06 互相试探(5000+)

206 互相试探(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虽然能将这些人一一的对上号来,小扇子还是机灵的上前一一作了介绍,直接将那楚氏给晾了起来,楚氏的面皮微微有孝紧,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说实话这声大嫂喊的还真是梗喉咙,跟前这姑娘比她还小上两岁呢。

    等到小扇子介绍完后,青鸾才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原来是二婶娘来了。”这情形跟他们家原来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似,野心勃勃的二房,人丁单薄的大房,只不过这秦亲王府的二房跟上官绝可没有那么亲厚的血缘关系。

    冯氏的到底是五个孩子的娘了,身体看上去有嗅腴,皮肤白希,双眸含着精明的光,虽说她身上的诰命等级没有青鸾这个世子妃来的高,可是她好歹也是长辈,更何况按着上官绝现在的情况恐怕这世子妃都还没有直接请旨下来吧?

    “静儿,柔儿,去见过你们大嫂。”冯氏说了一声,虽然很不想承认卫青鸾的身份,可这婚事到底是皇上亲自下的旨,他们这一边若是公然的不认,可能会惹地皇上不高兴。

    上官静和上官柔听到冯氏的话都站了起来,上官静人如其名,看上去娴静温和,一双眼睛几乎就是肖侧妃的翻版,当然若是她竟眼中的不屑和嘲讽掩饰好了,那会更像。

    “娘啊,为什么柔儿要叫这位大姐姐大嫂啊?”上官柔奶声奶气的问道。

    “因为这位大姐姐向皇上请旨嫁给了你大哥哥。”冯氏侧过头去耐性的解释道。

    “是不是就是成亲啊?可是之前二哥哥成亲的时候家里可热闹了,二哥哥还骑着白马去接二嫂呢,怎么这次大哥哥成亲柔儿都不知道啊。”上官柔眨着一双格外天真的眼睛的问道。

    青鸾闻言不由得挑了挑眉头,挑了七岁的小姑娘来打她的脸,这冯氏还真做的出来。

    青鸾身后的夏至不由得握紧了拳头,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姑爷中箭昏迷不醒,她们进来之后一句问候都没有,还卑鄙的让一个七岁的小姑娘问这话,这自家小姐又怎么同一个小姑娘计较?

    冯氏揉了揉上官柔的脑袋,“这事娘也不知道,不如柔儿去问问大嫂吧?”冯氏笑吟吟的放出一箭,威远侯府的嫡出姑娘没有花轿,没有仪式,甚至连新郎都还是昏迷的,这外头可是传什么的都有,她就不信一个十三岁的姑娘心性如此的坚定。

    上官柔听话的“蹬蹬”跑到青鸾的面前,拉住青鸾的手道:“大嫂,为什么你的成亲这么不一样啊?柔儿记得二缮亲的那一天可漂亮了,整个王府都很漂亮,人也来了很多。”

    小姑娘掰着手指数着不同之处,苹果一般的脸满满的都是疑问。

    此时冯氏却是抬手饮了一口茶,而上官静则是一脸看笑话的样子,这话由柔儿问出来显得更加的讽刺啊,若是这大嫂恼羞成怒了可不是有好戏瞧了。

    青鸾微微笑了笑,这冯氏还真是小瞧她了,她既然都主动请旨了,那便不会惧外头的那戌言风语,被别人说几句嘲笑一番又不会少块肉,这种事情单看你能不能想开,不过既然冯氏都出招了,她自然得回击一下了,来而不往非礼也。

    青鸾抱起上官柔,神情和善的问道:“你叫柔儿是不是?”

    上官柔傻傻的点了点头,怎么跟娘说的不一样,娘不是说自己若是说了这邪大舍冲着她发火,到时候她只要大声的哭,哭地越凶越好,回头就会给她做糕点吃吗?可是大嫂明明笑米米的样子啊。

    青鸾从夏至的手上接过一套玉制的九连环,递给上官柔道:“这是大嫂送给你的见面礼。”

    那九连环做地很小巧,玉色莹润,看上去很是不错,上官柔一见便喜欢了,拿在手里头喜滋滋的开始把玩了起来。

    上官静见到自家妹妹如此没有出息的样子,一副九连环便把她收买了,不由得脸色有些难看。就连冯氏都抬起了头,这卫氏到底是心性坚韧还是故作无知啊?

    上官柔一玩上便有些忘记了出门的时候交给她的东西,上官静一着急便道:“柔儿,别尽顾着玩啊,大嫂都还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呢?”

    上官静这话一出,青鸾脸上的笑容便更加盛了,抬起头来笑意吟吟的望了上官静一眼,如果说上官柔原本故意提起青鸾和上官绝的亲事还可以用年纪小单纯做借口,那么上官静这回便显得有刑意了,如此一来到是落了下乘。

    上官静对上青鸾那双眸子,明明是含着笑的,可是那眼角的锋芒凌厉冰寒,让她不由自主的心头一颤。

    冯氏看在眼里,脸上多了几分忌惮之色,这威远侯府的姑娘并不好对付啊。

    上官柔得了上官静的提醒,又巴巴的望向青鸾。

    青鸾的脸色丝毫没有尴尬的神色,摸了摸上官柔的脸蛋,说道:“柔儿这么聪明,那大嫂便给你讲个故事吧……”青鸾将秦亲王府的事编成了一个故事,掰碎了一字一顿的讲给了上官柔听。

    当然这故事听在上官柔的耳朵里是故事,听着冯氏等人的耳朵里又是另外一回事,加上青鸾那似笑非笑的神色,冯氏只觉得脸上的笑容都快撑不住了。

    这肖侧妃继续上官绝的世子之位不是一天两天了,偏她还总是要做出一副好长辈好祖母的样子,二房这边对上上官绝自然也得装出一副关怀备至的样子,这是第一次被人赤/裸/裸的挑破了,挑破了他们二房的野心,挑破了他们二房的不怀好意,偏青鸾口中的那一家子是森林里的老虎王,她连为自己辩驳一句都不能,若是自己说上一句什么倒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了。

    还以为自己利用小女儿能够瞧一瞧卫青鸾的笑话,殊不知反被人家打了一巴掌。

    上官柔听的义愤填膺,气呼呼的说道:“它们一大家子,欺负一只无父无母的孝崽,实在是太可恶了,真希望那虎王能够看清楚它们一大家子,然后好好的教训它们一顿。”

    青鸾“噗嗤”一声笑了笑,摸着上官柔的脑袋说道:“柔儿真是善良,不过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恶事做多了总会有报应的,老天爷长着眼睛呢。”青鸾说这话的时候还扫了一眼其他三个人,那三人的神情看上去可是有些精彩啊。

    冯氏深吸了一口气,朝着上官柔招了招手道:“柔儿,快下来,别累着了你大嫂。”

    上官柔显然又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听到冯氏的话,便从青鸾的膝头下来了,咚咚的跑回了冯氏的身边。

    然将上来咙。上官静的脸色微沉,上前草草的同青鸾行了一个礼,青鸾让给了她一个荷包算是见面礼。接着便是楚氏同青鸾见礼,青鸾同秦家二房的第一次不算交锋的交锋,让秦家二房明白上官绝娶的这个妻子除了有高贵的出身,还有出色的头脑。

    “绝儿的情况我们也知道了,老侧妃心里头急的不得了,出来的时候还叮嘱让我一定要看看他。”互相试探了一番后,冯氏终于提出要去看上官绝了。

    青鸾倒没有拦着她们,主动带着她们去了主屋。

    上官绝躺在床上,安静的样子倒像是睡着了。冯氏问了一些上官绝的情况,洒了几滴眼泪,又表达了一番肖侧妃的关怀之情,这才又道:“老侧妃来的时候也让我带了几个绝儿用惯了的人,我看这别庄里伺候的人也不是很多,便让她们留在这里伺候吧。”

    冯氏说着便让跟来的四个丫鬟上来给青鸾行礼,那四个丫鬟,一娇媚,一端庄,一秀丽,一文静,到是什么类型都有,青鸾当然也知道那肖侧妃疼爱上官绝的方式了,那便是不断的往他身边塞美婢。

    这四个丫鬟的容貌都不俗,若是换成别的女人少不得要跟上官绝生了嫌隙,加上上官绝又是昏迷的,连句解释的话都不能说。可惜这些事情上官绝早就跟青鸾解释过了,就连他红袖楼里的那些女人是怎么回事,她又如何会同这四个丫鬟生气,青鸾笑吟吟的收下了这四个丫鬟,冯氏等人这才告辞离开了千月山庄。

    等到送走了冯氏一行人,青鸾转手便将那四个丫鬟关进了柴房,笑话,这千月山庄又不是秦亲王府,还轮的到他们做主塞人,更何况那老太婆的人青鸾根本就不会放心让她们近上官绝的身。

    夏至气呼呼的给青鸾倒了一杯茶,道:“奴婢算是看清楚了,这天下间的二房就没有几个是好东西。”卫家有个卫延怀,这秦亲王府也是这么一个情况,为了的权利富贵,可以迷了自己的心,连亲人都可以坑害。

    想想姑爷也真是可怜,她们家姑娘好歹还有个哥哥,小的时候也算是享受过几年悠然的生活,可是姑爷还在襁褓的时候便是父母双亡,在秦亲王府也只有他一个人,这情况可比她家姑娘惨多了。

    青鸾微微垂下眼眸,功名利禄,金钱权利,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抵挡的了这些东西的you惑。

    “姑娘,按着奴婢看那些个亲戚不认也罢,利用一个小女孩,亏她们做的出来。”想到刚才那一幕,夏至的心里头还是觉得气不过。

    “这认不认不是我说了算,如今咱们便先应付着,等到上官绝醒过来后再听他的。”那些人并不是关键,她知道上官绝最最在意的是秦亲王,那个有着赫赫战功的老战神。

    另外一边,冯氏等人坐上了回程的马车,上了马车后,上官柔一心一意的玩着青鸾送给她的那个九连环。上官静看她这副样子不由得怒从中来,一把夺过她的九连环,骂道:“玩玩玩,你就知道玩,一天一点用都没有。”

    上官柔被自家姐姐这么没头没脑的教训了一顿,不由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冯氏瞪了一眼上官静道:“把东西还给你妹妹。”

    “娘”上官静气地跺了跺脚,在冯氏的眼神逼迫下,到底还是将东西还给了上官柔。

    “以后若没有我的吩咐,你不准主动去惹她。”冯氏口里的这个她自然指的便是卫青鸾,自家女儿有几斤几两她清楚,这心机城府不是一个档次的,便是撞上去也就只有吃亏的份。

    上官绝沉着一张脸,不再说话,马车里一下子又陷入了安静。

    三日之后,除了上官柔外,冯氏、楚氏以及上官静都出现了拉肚子的现象,三人吃了一回小苦头,虽然冯氏想着可能是千月山庄的茶水有问题,可是手头上没有证据,加上到了三日后才起效的泻夜真没有见过,一时拿不住青鸾的把柄,也只能默默的吃下这个暗亏。

    时间过去了二十几天,上官绝的箭伤几乎都要愈合了,可是人都没有醒过来。

    青鸾虽然相信慕容玉桡的本事,可是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焦躁了起来,事关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人,这心里头难免会想东想西,唯恐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二十多天下来,病着的上官绝因为每天都有喂食倒没有什么变化,青鸾这个照顾他的人脸却瘦了一大圈,本就不胖的身子也显得越发的瘦弱了。

    卫澈看到妹妹这个样子,真的是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的,沉着一张脸说道:“你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了,还谈何照顾他。”

    青鸾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她当然不是故意作践自己的身体,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慕容玉桡那边杳无音讯,她这心便也越来越沉,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哥哥,你别这个样子。”青鸾知道卫澈心里的怒气还没有消散,“若是换成大嫂受了伤,你也会一样的。”

    卫澈不由得一噎,实在是拿自家妹妹没有办法。

    “哥哥,秋狩那天的事究竟调查的怎么样了?”相较与从来只会当面叫嚣的秦家,青鸾更相信那想要上官绝的命的人另有其人,这当中最应该怀疑的自然是秦亲王府的那帮牛鬼蛇神。

    “那秦超在这世上没有任何的亲人,我怀疑他很有可能是死士,那个幕后主使很聪明,懂地利用秦家,而且扫尾工作也做地很干净,从秦超那一边查无可查,不过上官绝所中的那种毒比较特殊,是大夏所没有的,是位于大夏南面的苗疆所独有,我已经派人前去那边调查了。”卫澈将这几天的调查结果都说了出来。

    青鸾微微有些诧异,说实话这个世上多的是见血封喉的毒药,这人为何要选择这种毒药呢,既然这药如此的难得,为何不选择一种比较易得的呢,苗疆?

    对于青鸾来说,这苗疆只是地理志上那一洼小地,听说那个地方蛇虫鼠蚁多有毒,更有瘴气横生,一般人进入那是很难活着出来的,怎么会跟那么一个地方有关呢?

    “鸾儿,并非哥哥要说丧气话,如果万一慕容公子没有找到解药,你要怎么办?”这段日子煎熬的并不是只有青鸾一个人,威远侯府上上下下都在煎熬。

    就连老太太的一颗心都是熬着的,可以说青鸾为了上官绝什么都不顾了,如是上官绝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青鸾会不会支撑不下去。13acv。

    青鸾听到卫澈的问话沉默了,卫澈把她一直不愿意去想的问题摆了出来,如果没有了上官绝,她要怎么办?她自问自己不是一个轻易会动心的人,当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活的机会,她便发誓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她没有预料到她的生命里会出现一个叫做上官绝的男人,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再一次深陷下去,人生就是有那么多的不能预料。

    青鸾侧过头去,望了一眼上官绝,抿了抿唇道:“哥哥,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不过你们大可以放心,我是不会自残身体的,就算他去了,我也不会自残的,只是这一辈子我的心里都会装着这么一个人,哥哥要养着我一辈子。”

    卫澈看自家妹妹红着眼眶说着这邪,不由得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一把将青鸾揉进了怀里道:“鸾儿,哥哥在这里呢,你想哭便哭吧!”

    这些日子不管自己的心里如何焦灼,如何的着急她都没有掉下一滴眼泪,如今有了一堵肩膀让她依靠,青鸾的身子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她真的很害怕,这份害怕随着时间的过去越积越高,终于在卫澈的安慰声中坍塌了。

    卫澈一手拍着妹妹的背,无声的安抚着,只希望慕容玉桡那边能够快快归来。

    哭了大半个时辰,青鸾才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卫澈道:“我已经跟上司请了假,这段时间哥哥会留在这千月山庄陪你的。”这个时候卫澈是真的不放心让青鸾一个人陪上官绝。

    青鸾抬起红通通哭地红通通的眼睛,点了点头,似乎哥哥在身边,她的心里有了主心骨了。

    ps:我不是坏人啊,真心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