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9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07 幸好(6000+)

207 幸好(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来地格外的早,十月中旬的时候,穴便稀稀落落的飘了下来,今冬的第一场雪,天空阴沉沉的,青鸾仰起了头,那丝冰冷落在脸上很快便化成了水珠子。

    距离上官绝中箭已经整整一个月来,青鸾刚刚将慕容玉桡留下的最后一颗药丸喂进上官绝的嘴里。

    路边的一棵树,光秃秃的,就顶上还有几片枯叶苟延残喘,风稍稍一大,便又能卷落好几片。青鸾的目光有些遥远,即便是披着厚厚的大耄,那背影看上去依旧显得有些单薄。

    “夏至姐姐,怎么办,姑娘在院子都快站了小半个时辰了,这雪都开始下了,这再站下去便要得风寒了。”俏儿忧心忡忡的说道。

    夏至叹了一口气,两天前小扇子便再待不住,直接骑了马出去探慕容玉桡去了,今早上就连侯爷也骑了马儿出去了,这千月山庄上上下下都陷入了一股焦躁,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如果慕容玉桡再不回来,那维持上官绝生命的药已经用磬了,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呼吸。

    夏至盯着青鸾的背影看了好一会,才撑了一把油纸伞走了过去。

    头上的风雪被遮挡住了,青鸾却都没有回头。

    “姑娘,回去吧。”夏至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又是一阵冷风起,卷起的风雪迷了眼睛,让她的眼睛刺痛的流下了眼泪。

    青鸾缓缓的回过了头,看到泪流满面的夏至,嘴角却是浮现一抹笑,冰凉的手指抹去夏至脸上的泪,“傻丫头,别哭了,有些事是天注定的。”

    夏至却是因为青鸾的这句话哭地越发的凶了。

    青鸾却是越过了她,缓步走回了屋子,屋子里温暖如春,青鸾脱下了身上的大耄披风,去了身上的寒,才进到房间。

    整整一个月,上官绝一次都没有睁眼,青鸾走到他的跟前,专注的盯着他的脸,他的皮肤似乎更加的白了,青鸾伸手细细的描绘着他脸上的轮廓,像是要将这一张脸印刻进自己的心底。

    “上官绝,你真是个混蛋。”红唇微张,吐出口的却是骂语。

    青鸾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情,好像有些木然,心底的最深处却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期盼,不是还有好几个时辰吗?只要慕容玉桡赶回来,上官绝就会有救了不是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鸾坐着的动作一点都没有改变,看着那个僵硬的背影,夏至甚至都不敢上前去打扰。

    “嘭”的一声巨响,大概是心之所至,青鸾在那声巨响响起的时候几乎是同一时间站了起来,双脚却因为同一个动作麻木了,身子踉跄了一下,却是死死的盯着门口。

    当那个红色的身影出现的时候,青鸾干涸的眼睛却是滴下了泪来。

    慕容玉桡脸上依旧带着倾国倾城的笑,在看到青鸾的眼泪的时候,不由得挑眉道:“丫头,哭什么,大师兄说过的话从来都没有黄牛过。放心,那小子是祸害,祸害不是遗千年吗?”

    青鸾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几乎在她心头最后一丝希望之灯都要熄灭的时候,慕容玉桡却出现了,他说上官绝不会死的,他真的回来了,那种心脏都要炸裂的喜悦,那种失而复得的欢喜,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各种情绪充斥在她的心头,此刻却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慕容玉桡虽然看上去依旧俊美无铸,可是身上却是风尘仆仆的,就连那件红色的衣衫都有好几处的破裂,显然这一趟的行程并非是一帆风顺的。

    “夏至,把你家姑娘带出去。”慕容玉桡倒也没再说什么,对着夏至吩咐了一声。

    夏至应了一声“哎”,便将说不出话来的青鸾给带出了内间。

    那外头还有小扇子和卫澈,二人身上的衣衫都是脏兮兮的,身上还带着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两人都像是脱了力一般的倒在椅子上。

    青鸾此时已经从狂喜当中回过神来,见他二人这副样子,脸便沉静了下来。

    卫澈重重的吁出一口气,摸了摸脸上的血污道:“好歹赶了回来。”

    “哥哥,你们先下去洗漱一下吧。”青鸾没有急着问他们情况,有些事情不着急,上官绝受的这份苦总是要慢慢讨回来的。

    卫澈和小扇子两个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后,又重新回到了这里。青鸾目光灼灼的盯着内室,她到是想进去,却又怕影响了慕容玉桡的救治,只能在外头焦心的等待。

    卫澈走到青鸾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青鸾回过头来望了他一眼,道:“我没事。”慕容玉桡能在最后一刻赶回来,她已经很感激上苍了。

    天色大暗的时候,里头才有了动静。

    青鸾站了起来,紧紧的握住了身边夏至的手,就连夏至亦是一脸的严正以待,神情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只见慕容玉桡缓缓的从里头走出来,他的脸上依旧噙着那点子漫不经心的笑,只眉宇间透着一股子沉沉的疲惫。青鸾松了一口气,上前道:“师兄,上官绝什么时候会醒?”

    慕容玉桡挑眉笑道:“你这丫头刚才还一副天要塌下来的表情,现在就这么笃定我能清了他的毒。”

    青鸾暗道,这平日里虽然一个喜欢欺负一个,一个总是骂着另一个,可论起亲疏感情来,可比亲兄弟,她又不是没长眼睛,连这么简单的事都看不清楚。

    “师兄用毒功夫出神入化,鸾儿自然是对你有信心的。”青鸾端详慕容玉桡的神情,便顺着他的心意夸了一句。

    慕容玉桡闻言果然露出满足的笑,摆了摆手道:“那是自然,虽说那苗疆的毒多废了些心神,不过对我来说当然是小菜一碟,放心吧,那小子明天定能醒过来了。”

    卫澈和小扇子等人听到这话,纷纷露出了笑容,到是小扇子机灵,上前说道:“大爷,这一路上辛苦了,已经为大爷准备好了热水和干净的衣衫,小扇子为您引路吧。”

    青鸾见小扇子一脸狗腿的样子,嘴角不由得翘了翘,若是上官绝这会子看见了定又要同她抱怨,小扇子对他这个主子总是怠慢,对慕容玉桡那个外人却是奉若神明。

    慕容玉桡“嗯”了一声,跟着小扇子走了。

    卫澈也没有进去,只对着青鸾说道:“现在总算是雨过天晴了,哥哥明日再来看他吧。”

    青鸾点点头道:“哥哥辛苦了,早点去休息吧。”

    送走了其他人,青鸾才进到内室。

    上官绝似乎都没什么改变,只心口淤积的那团黑气已然退了下去。青鸾安安静静的盯着他的眉眼,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欢喜,只差一点点,他就要要离开她了,那种心都要裂开的感觉她再不想经历第二次。

    上官绝的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全身的骨头都在隐隐的作痛。

    睁开沉重的眼第一眼却是看到青鸾的睡颜,上官绝有些愣怔,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默默的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般,忍不住“嘶”了一声,真疼,那就不是做梦了。

    那张朝思暮想的脸就在自己的边上,隔的很近,她的呼气几乎是喷在他的脸上,热热的,香香的,上官绝的脑袋有那么一瞬间的晕眩,她的手甚至还紧紧的握着他一侧的胳膊,怎么一觉醒来,阿鸾居然睡在了他的身边,那么近,那么近,上官绝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贪婪的死死的盯着青鸾如玉般的容颜。

    青鸾睡地很熟,整整一个月,这是她睡地最为舒爽的一晚,即便上官绝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她也没有察觉,红唇微微嘟着,长睫犹如振翅的蝴蝶,小巧的鼻头冒出了一点点的细汗。

    上官绝心头一动,伸出手指轻轻的点了点她的鼻头,青鸾微微皱了皱鼻,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一声什么,翻了个身,兀自睡地香甜。

    上官绝的唇角渐渐的浮上了一抹笑,虽然他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这一刻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却是在他的怀里,没有一丝的防备,心头油然而生的幸福感让他不忍打扰这一刻,上官绝笑了笑,一手搭上青鸾的腰,重新闭上了眼睛。

    青鸾是被饿醒的,那种饥肠辘辘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睁开眼睛,很不文雅的打了个哈欠,随即身子一僵,赶紧又转过了身去。见到上官绝的眼睛依旧闭着,青鸾微微有些失望,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道:“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

    上官绝脸上的肉比较有弹性,青鸾忍不住用手指戳他,嘴里碎碎念道:“快起来了,你都睡了一个月了。”

    上官绝其实早就醒了,不过就是像要看看青鸾的反应,比方说会不会偷偷的亲他。(小鱼:你真是想多了谁知道青鸾居然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欺负他。

    上官绝一手抓住青鸾那调皮的手指,另一手却是一把将人抱住,青鸾一时不查,被他抱了个满怀,脸上满满的震惊,身子更是动都不敢动,呆呆的抬起头来,却是对上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整整一个月,那种焦躁,那种在等待中慢慢的绝望,到这一刻的双目相对,青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熬过来的,心里头有很多的话,可是到了这一刻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这么呆呆的望着这张脸。

    “怎么傻了?”过了好半晌,上官绝才哑着嗓子调侃,因为有慕容玉桡的救命药丸,加上青鸾的细心照顾,这一个月里上官绝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抱着青鸾才发现她瘦了一圈,几乎有些硌手,上官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怎么瘦了,一定是没有好好吃饭。”

    听着他理所当然的话语,青鸾的眼里突然落下了泪了,一手握拳用力的捶了他几下道:“你都这个样子了,我怎么会不瘦,你到是好眼睛一闭就算完事了,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像是发泄一般,这一个月心里头的恐惧以及所受的委屈,全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上官绝哪里知道自己一句话会惹来青鸾的眼泪的决堤。顿时慌了手脚,哄着说道:“好了好了,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你别哭了,我错了,你打吧……”

    门口小扇子侧着耳朵听了一会,才对早上便赶过来的几个人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可以安心去吃饭了,顺便在心里头又鄙视了自家主子一番,这都被世子妃吃的死死的,看样子以后府里头只要好好的跟着世子妃便能吃香喝辣的了。

    青鸾哭地上气不接下气,这一个月来她流的眼泪比过去十三年加起来更多,想起来心里头便有羞愤的,少不得又垂了上官绝两下。

    上官绝却是一手握住她的拳头,心疼的说道:“你打我到是没有关系,你看这手都红了,结果疼的还是自己。”

    青鸾瞪了他一眼,那拳头到底再舍不得落下了。上官绝见她情绪似乎恢复了,便将她箍在胸前,愧疚的说道:“对不起,让你害怕了。”他昏睡了一个月,想想若是这事翻过来,躺在床上的是青鸾,以他的脾气还不得把天给捅出个窟窿来。

    青鸾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的双臂用力的抱着她,感受着这一切的真实,他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在经历过生与死,这一刻的拥抱显得格外的珍贵的。

    过了好一会,上官绝才开口打破了一室的静谧。

    一的格早已。“阿鸾,是谁救的我?”他已经从和青鸾同床共枕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想起了秋狩前中箭的那一刻。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在自己和别人赛马之时,偏那人的箭术高超,自己已经避开了身体的要害,那箭头上却是染了毒。

    “是大师兄,他说你这毒是苗疆传出来的,极为难解。”青鸾撑着双手想要起来,上官绝却是双手微微用力,一脸的固执。

    青鸾见他这个样子倒也不在挣扎,二人如今已经是夫妻了,这一个月,每一晚她都是睡在他的身边,这个时候还说什么男女大防也就太矫情了些。

    上官绝难得遇到青鸾如此顺他意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甚,掌心轻轻的抚着她如丝绸般的发丝,手感甚好啊,上官绝微微眯了眯眼睛。

    “当时我看着那人像是秦枫背后的侍卫,秦家能有这么大的胆?”上官绝的语气微微上扬,带着一股子的轻视,不是他看不起秦家,而是秦家那欺软怕硬的性子谁都清楚,而且上官绝也不相信按着秦家的底蕴能培养出如此的死士来。

    要知道一个死士的培养那是要花费巨大的金钱和精力的,这上京当中有能力培养死士的也就屈指可数的那几家有着百年底蕴的世家,秦家一个靠着宠妃起家的暴/发户真心没有这个能力。

    青鸾道:“我看着秦利群和秦枫的样子也不像是他们主使的,那侍卫是秦家很远的旁支,两年前才来上京投靠秦家,那个时候秦家秦琴甚至还没有进宫,秦家甚至都还没有发际,那幕后之人便已经在秦家安插棋子了,如今这棋子用在了你的身上,总不至于那人从两年前就等着这一天了吧?”

    上官绝明白青鸾的意思,那幕后之人安插人手进秦家,也许一开始并不是针对他,只是见他同秦家的人屡有龃龉,而后才决定伤他顺便拉秦家下水。

    “那人连两年前的秦家都没有放过安插人手,恐怕这上京许多人家都有他的棋子,这人的图谋定是不小,苗疆地处大夏之南,偏僻排外,那边的人对大夏之人素来防备,能得到那苗疆奇毒,这许是突破点。”上官绝略一沉吟说道,那安插在秦家的棋子不用说也知道已经是废了的,他们只能从其他的地方着手。

    青鸾揪着上官绝的衣衫道:“还有就是那人想要置你于死地,这大夏又有谁想要你的命?”13acv。

    上官绝面色一怔,随即笑道:“呵,那可就多了,从小到大,我遇到的刺杀意外不计其数,那老头子一身威名镇守边关,一生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外族之人,那些人恨不得喝他的血寝他的以前也不是没有外族人的探子对我动过手。还有秦亲王府的那些人想着掌握我的亲事,最后却被我毁来了,难保不会动那狗急跳墙的念头。还有老头子,我可是克死了他的佳儿佳媳的,或许他想了这么些年,终于觉得我若是再继续活着这个世上,还会克了他的命,心头一恼便要……”

    上官绝后面的话都被青鸾给堵了回去,她的双目圆瞪,一手捂着他的嘴,气冲冲的说道:“行了,不准再说了。”她不许他说这种自轻自贱的话,更不想看到他眼里透着悲伤的笑容。

    上官绝见青鸾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心头不由得一暖,是他太过激愤了,每每一提到秦亲王,他的心底总是止不住的生出怨气来。或许他该看卡了,以前他是没人心疼的野孩子,现在有人心疼他了,他又何必因为那些不重视自己的人而伤了心疼自己的人呢。

    如此一想,上官绝心境登时开阔了不少,轻轻的拉开青鸾的手道:“好,我以后不再说这邪了。”

    青鸾露出了一个浅笑,眉眼一片温柔。

    上官绝被那一笑给迷的七晕八素的,心口一热,按着青鸾后脑勺的大手微微的用力,晶亮的眸子明亮而又灼热。

    青鸾几乎是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阵煞风景的“咕噜”声,青鸾面色一红,几乎是立时的睁开了眼睛,又是一阵肚子的干叫声,青鸾脸露尴尬,赶紧起身,摸了摸鼻子道:“我饿了。”

    青鸾难得会有这样的窘态,上官绝不由得“哈哈”大笑,手指轻轻的抚过自己的唇,可惜的说道:“就只差了一步。”就只差一步就偷香成功了。

    青鸾的脸色红地都要滴出血来,瞪了上官绝一眼,便匆匆的下床穿戴。

    上官绝这才发现了房间的不同,雕花的梳妆台,还有床上没有变过的龙凤喜被,再看青鸾已经熟练的梳好了一个妇人的发髻,顿时惊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上官绝脑海中有一个念头闪过,随即又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是他想的那样,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

    青鸾换上了一件粉色的立领子,袖口领口都衬着雪白色的兔毛,衬的她的脸色纷嫩嫩的,像是一朵初开的花朵。

    “什么怎么回事啊?难不成你看不出来,我已经嫁人了吗?”青鸾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俏生生的笑,那说出来的话语却像是一个惊雷似的劈中了上官绝。

    上官绝一脸的僵硬,像是不敢置信的结结巴巴的问道:“我……我们,什么时候成的亲?”

    上官绝自然从未想过青鸾会嫁给其他人,同床共枕,喜床喜被,显然这是他们的新房,可是那个时候他明明是昏迷的啊?在认识青鸾,发现自己的心意后,他便死缠烂打的缠着青鸾,想着总有一天自己会打动她清冷的心,想着总有一天她会被自己感动。

    他们之间,一直是他追她躲,直到那天在山头上,青鸾说出“我喜欢你”的话,他才算是驻进了她的心头。

    他也曾幻想过自己的婚礼,因为是他捧在心尖的人,即便是付出他的所有,他也是愿意的,再隆重的婚礼都无法表达自己的喜爱,可是他和她的婚礼竟然在他人事不省的时候完成了。

    新郎昏迷的亲事,仓促的没有一点准备的亲事,上官绝怎么会不知道青鸾所受的委屈呢。

    ps:亲们,小鱼回归了,断了三天很抱歉,小鱼住在余姚遭遇水灾了,回归后多多更新补偿大家把。么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