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9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08 慕容玉桡的教导(4000+)

208 慕容玉桡的教导(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夜的风雪,上午的时候那雪便停了,大地覆上了一层洁白,让外头的光线更加亮堂了,厚实的窗户纸根本遮挡不住外头的阳光,就这么斜斜的射进来,落在青鸾的身上,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纱,她盈盈的笑着,定定的望着他。

    上官绝只觉得眼眶一热,冲着她招了招手道:“过来。”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暗哑,心一阵阵的疼,为她的傻,为她的委屈,他的心里暗暗发誓,自此之后,他要将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送到她的跟前。

    青鸾走了几步,还没有靠近,上官绝的长手一探,把人拉进了怀里。

    他的双手用力的抱着青鸾,那力道几乎有些弄疼了她,可是她却没有呼痛,反手抱住了他的腰身,她能够感觉出来他的激动愧疚,他的身子甚至微微发颤。

    上官绝的下巴抵着青鸾的额头,垂头,轻轻的亲吻她的秀发,怀着无比虔诚的心,“阿鸾,委屈你了。”

    青鸾摇了摇头,双手用力:“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上官绝的心头越发翻滚的厉害了,他的明珠,他的小妻子又怎么可以这么不声不响,甚至没有仪式的嫁给他的,他发誓要给她最好的一切,又如何舍得她受这份委屈。

    阿鸾,我不会让你受这份委屈的,上官绝没再说话,心里头却是暗暗的发誓,一定要补偿青鸾一场另上京女子都羡慕的婚礼,他的阿鸾值得最好的。

    两个人的温情并没有持续很久,只听得“嘭”的一声,内室的门因为不堪众人的挤压被打了开来,打头阵的小扇子一个翻滚,随即尴尬的摸着脑袋撇清道:“是,是大爷的主意。”

    大爷怎么说都是主子,又刚刚救过爷的命,偷看这种名头自然他背是最合适的。

    青鸾的脸色微红,被这么一大堆人包括自家哥哥在内看到她和上官绝亲热,她除了尴尬便只有尴尬。到是上官绝一脸的阴沉,这些人也太没有眼色了,没看到他们气氛正浓的时候吗?

    慕容玉桡脸上挂着气人的邪笑,丝毫没有将上官绝的黑脸看在眼里,再看两个人衣衫完整,连青鸾头上的发髻都没有乱,呃,话说他家小师弟还是名副其实的处/男啊,该不会不知道怎么做吧?慕容玉桡摸着下巴,暗中思虑着要不要背地里给上官绝补补男人必备的知识。

    卫澈脸上的神情就有些复杂了,一方面他自然开心自家妹妹守得云开见月明,上官绝醒过来了,妹妹也不用守寡了。另一方面自己精心娇养长大的花儿就这么被上官绝给摘了去,这心里头难免有些酸溜溜的,不过他也知道上官绝已经是青鸾名副其实的丈夫了,以后便是他这个亲哥哥在青鸾的心目中也要退后一个位子,被人取代的滋味可真心的不好受啊。

    青鸾红着一张脸从上官绝的怀抱里挣脱开来,急急的对着人群最外头的夏至道:“夏至,我饿了。”

    夏至到是忠心连忙道:“吃的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这就让人拿过来。”

    青鸾“嗯”了一声,故作镇定的饶开门口的这一帮人,去到了外室。

    上官绝见自家小妻子被这一伙人弄地不好意思了,没好气的冲着慕容玉桡等人吼道:“看什么看,小爷要休息了,快滚。”

    小扇子乖觉,爷这回子是气力不足,等到他恢复正常后,难免会秋后算账,自己还是早溜的好。

    “呵呵,我也饿了。”小扇子傻笑了几声,一溜烟的跑了。17652218

    卫澈瞥了上官绝一眼,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原本满屋子的人一下子就只剩下了慕容玉桡一个。

    上官绝见到慕容玉桡的笑容,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慕容玉桡晃悠悠的走了进来,摇着头感慨道:“你可真是太没用了,连那种二流货射出来的箭都避不开,让我辛劳了整整一个月。”

    上官绝瞪了他一眼,不服的反驳道:“什么二流的货色,好歹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更何况当时我还在做别的事情。”

    慕容玉桡敲了上官绝一记:“这算什么狗屁理由,你到是好眼睛一闭什么都不知道了,小丫头眼泪流了一大缸,还顶着巨大的压力自请下嫁,你对得起人家吗?”

    慕容玉桡一提青鸾,上官绝便没话说了,自己受伤到没什么要紧的,连带着让青鸾难受委屈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上官绝咬了咬牙,到是没有在说话了。

    慕容玉桡难得见上官绝服软的样子,心情大好,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妖孽了。

    过了好一会才又感慨道:“不过你也算因祸得福,要不然按那丫头的性子哪会那么容易就让你娶到手的,这一个月可都是她一手照顾你的,喂你吃药,喂你吃饭,还要帮你擦身体,啧啧,你小子虽然昏迷着,福气到是不小,你看看你昏迷了一个月竟然没有瘦,这简直就是太奇迹了。”

    上官绝的思绪还停留在慕容玉桡那句“喂你吃药,喂你吃饭,还要帮你擦身体”,上官绝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衫,软绸做的中衣,身子干净松爽,青鸾还帮他擦身体?上官绝的脸很不争气的红了。

    慕容玉桡见上官绝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话说这就是上鲸名在外的秦王世子,传说他一夜可以驭七女,传说他睡过的女人可以绕上京一圈,传说他的床上功夫连青楼妓/女都叹服,传说……

    这传说都是个屁,眼前这个根本就是连女人的身子都没有见过的纯情小处/男。慕容玉桡不由得撇了撇嘴,脸上一副任重道远的表情,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说小师弟啊,你到底明不明白这男女成亲是怎么一回事?洞房花烛夜又是怎么一回事?”

    “轰”的一声上官绝的脸色更加红了,这下是连耳根都染上了红色,废话,他当然知道男男女女之间的那回事了,好歹那么多年进出青楼的经验,就算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吧。

    在青楼谁没见过几愁春宫啊,不过那个时候他看在眼里只觉得万分的恶心,可是若是青鸾,上官绝脑海中不由得浮现那张含羞带娇的俏颜,突然觉得打从心底升出了一股子的燥热来。

    慕容玉桡啧了几声,见上官绝似乎整个人都沸腾了起来,很不厚道的浇了一桶冰水下去:“不过我记得丫头的好似才十三岁吧,就算过了年也就十四,嗯,这年龄太小了点,我听鸿雁楼里的老鸨说过女子若是太早行那些男女之事,于身体不好。”

    上官绝心头的火顿时被浇熄了,哀怨而又无比愤怒的瞪着慕容玉桡,于身体不好,于身体不好,你还来撩拨,你这明显就是故意的。

    慕容玉桡嘿嘿一笑道:“师兄作为一个医者很负责任的建议你,洞房花烛夜还是推迟到丫头及笄后吧。”

    上官绝面上的神情一僵,还有两年,漫长的两年啊,不过算了,原本也没期望那么快就能娶到青鸾的,现在好歹能够日日夜夜的见到她了。

    “小丫头的年纪是还小,不过师弟也可不小了,有些东西该学的还是要学的,免得到时候被小丫头嫌弃,那可是丢男人的面子,别说大师兄不疼你,这好东西也是你我才给的啊。”慕容玉桡说话间,从怀里掏出一本精致的小册子丢给上官绝,随即又慢悠悠的转出了屋子。

    上官绝一愣,慕容玉桡丢给他的小册子是用牛皮做的封面,上头提了一首极为雅致的词,心里虽然想着慕容玉桡不会有什么好心,可还是翻看了那本册子。

    上官绝是常常进出青楼的人,活春/宫都是见过的,这春/宫图自然不会陌生的,可是这本显然是属于慕容玉桡的典藏升级版,比他以往看过的任何春/宫/图还要来得劲/爆,那图很是写实,连人物的表情都捕捉的非常的精准,还有各种各样的动作,那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好吧,上官绝承认他孤陋寡闻了。

    鬼使神差般的翻完了整本小册子,上官绝又将这册子塞到了床头的抽屉里,好吧,他承认那是好东西,让他长见识了。

    当然青鸾是不会想到慕容玉桡会给上官绝这么猥/琐的东西,以至于几年之后的自己每晚都是“水深火热”当中。1c49c。

    下午的时候,青鸾便送走卫澈,卫澈已经在这千月山庄待了好几天了,京里头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处理呢。当然临走的时候卫澈少不得要跟上官绝交流一番,自己最宝贝的妹妹都给了他,若是他不好好珍惜,便是他秦亲王府也会彻底掀翻的。

    晚膳的时候,青鸾是跟上官绝一起在房里用的。

    大大的两进拔步床上摆了一张雕花炕桌,吃食极为简单,几样的粥品配上小菜,上官绝这个刚刚苏醒过来的病人自然还经不得大鱼大肉,青鸾便陪着他一起用素淡的粥。

    床头点着两盏水晶琉璃灯,那一闪一闪的灯光映照在青鸾的脸,越发衬的她的下巴尖瘦了。

    上官绝不由得心疼道:“让夏至给你做其他的吧,你看自己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青鸾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喝了一小口的粥道:“这瘦一点不好吗?上京的姑娘可都有节食瘦身的啊。”

    大夏朝不知道什么时候刮起了一股子以瘦为美的风潮,引得上京的贵女们个个都争相效仿,为了瘦出那杨柳腰,便在饮食上扣着自己,她可是听说有好几个过分的还生生的饿晕了过去,难得她不用受那份苦就瘦了。

    上官绝不由得眉头一皱道:“我喜欢你胖一点摸起来有肉的感觉,那一把骨头抱起来硌手的很。”

    青鸾挑了挑眉道:“所以你这是嫌弃我了?”

    上官绝赶紧换上一副笑容道:“怎么会呢?我这是心疼你,你看你都是为了照顾我,又担心我所以才会熬瘦的。”

    青鸾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上官绝这副以她为先的样子极大的愉悦了她。

    “你就别操心了,我是刚才中午吃太多了,这下想要清清肠胃。”青鸾又揉着肚子说道。

    上官绝见她一脸固执的样子也就没再说什么,暗地却想着要让小扇子去找一个善于调理人的厨师回来,他的阿鸾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可不能亏了。

    等到用完了膳,夏至又托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进来了。

    浓郁的药味瞬间便弥漫了开来,那药是慕容玉桡开出来的,说是清理上官绝剩余的毒素用的,上官绝却认为那绝对是慕容玉桡故意的,那药的味道喝过一回便让人终身难忘,那厮明明最擅长的是炼制药丸,便是要清除毒素吞吞药丸就算了,还吃这种吃了舌头都会麻痹的药。

    青鸾见上官绝苦着一张脸不由得接了过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上官绝,也不需要她说些什么,只需要她摆出这么一副神情,上官绝便是毒药也会吞了。

    眼睛一闭,头一仰,壮士断腕般的吞下了那碗比毒夜难喝的药,上官绝隽秀的脸扭曲成了一团,那王八蛋最起码在里头加了半斤的黄连,真是苦地连黄疸水都要涌出来了。

    夜了雪那了。青鸾见状赶紧递上漱口的清水,上官绝连连漱了十来道才让口中的那股子怪味给去除了些。

    “那死bt去哪里了?”慕容玉桡塞给他那本小册子后便跑得不见了人影,他连抗议这药的机会都没有。

    “下午的时候便不见人影了。”青鸾也拿慕容玉桡没有办法,出神入化的身手以及用毒的功夫,偏偏性子极为恶劣,尤其喜欢逗上官绝,似乎看地他气的跳脚他便高兴了,好吧,青鸾其实就是为上官绝不平了,慕容玉桡真心太可恶了,希望能够早日出现一克住他的克星。好在这药只有四贴,上官绝再受两回苦就可以了。

    ps:小鱼今天去做志愿者了,水退后全城都弥漫着一股子臭味,那种味道难以想象啊,所以水淹过的地方都要用消毒药水喷洒过,灾后防疫啊,累死我了,今天回来晚了,先更这么些,明天一万五更新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