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9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09 意外之客(4000+)

209 意外之客(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眉眼带着温柔安抚的笑,上官绝抬眼的时候便有些愣住了,话说在上官绝的记忆里更多的是青鸾横眉冷对的清冷模样,如此温柔的笑让他一时间脑子有匈钝了,撒娇的话也是脱口而出:“嘴里还难受。”

    他的语气很是委屈,青鸾亦觉得他可怜,又拿了一颗乌梅塞到他的嘴里。

    在上官绝的眼里吸引人的自然不是那颗散发着香甜味道的乌梅,而是青鸾白玉般的手指,轻轻的抚过嘴唇,上官绝只觉得像是有一根羽毛轻轻的划过心头。

    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了那小册子里的画面,那白玉般的手也是能做很多事情的。

    如此一想上官绝的脸一下子红了,舌头一卷却是将青鸾的手指也卷了进去。晶亮的眸子像是暗夜里的明灯,散发着灼热的光芒已经显而易见的欲/望,空气的温度也因为他这个暧昧的动作而高了几度。

    青鸾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再对上上官绝炙热的目光时,心头不由得一颤,温热的触觉,又痒又麻,青鸾下意识的要缩回手,上官绝却已经松开了唇,换成了自己的手。

    青鸾的手对于上官绝来说实在是太小了,还不及他的一半,柔嫩的好似那细嫩的豆腐,上官绝握左放在唇边,在掌心印下了一个吻,青鸾故作淡定的神情一下子绷不住了,双颊酡红,却是不敢对上上官绝的目光。

    她似乎忽视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当初她因为上官绝的特殊情况而嫁给他,之后的一个月来虽然日日与他同床共枕,可那个时候上官绝是昏迷的,而她也因为担心上官绝从未想过其他。

    可是如今上官绝已经醒了过来,两人已是夫妻,便是有夫妻之实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她这具身体还太过稚嫩了,便是心里头也没有做好准备,青鸾的脸色不由得闪过一丝慌张,随即垂下了头。

    上官绝见青鸾这样子,心头的火不由得熄了两分,他的阿鸾还小,他自然不能操之过急。

    “阿鸾,你别怕,咱们虽然成亲了,可是在你及笄前我不会碰你的,你还嗅受不住的。”上官绝深吸了几口气压制住心头的蠢蠢欲动,却还是忍不住将跟前的人抱进了怀里,当然这只限于夫妻的最后一步,其他的福利他自然不会傻地不去争取的。

    青鸾听了这话心里头也松了一口气,柔顺的偎在上官绝的怀里。

    她的身上带着皂角的清香以及独属于她的馨香,本就是自己心尖上的人,自己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上官绝突然发现这样的夜晚成了最甜蜜的折磨。

    慕容玉桡的药很有效果,等那些难吃的要人命的以完后,上官绝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

    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上官绝恨不得立时便出去透透气。

    “不用穿这么多,便是下了雪这天也冷不了多少。”上官绝立在床边,好笑的看着青鸾为他穿这个戴那个的。千月山庄离上京又不远,这里的冬天自然跟上京差不多,自己都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难道还会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受外头的温度。

    青鸾瞪了他一眼道:“平日里就算了,如今你的身子还算不得大好,若是染了风寒怎么办?”青鸾说着又将刚做好的护手给上官绝戴上了。

    这就是有妻子跟没有妻子的区别吗?有了妻子便会有这么一个人关心你的冷热,关心你吃的好不好,关心睡地香不香?上官绝傻笑着感受着这份温暖,也没再多说一句话。

    刚刚下了一场雪,雪后初晴,空气里处处都透着一股子梅花的香气。

    青鸾和上官绝并肩走在厚厚的雪地上,厚实的羊皮靴,留下一个个成双成对的脚印。

    上官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像是要将胸中的浊气都吐了干净,转过头去,身边却是披着大红色披风的青鸾,脸上漾着浅浅的微笑,眼前的美景,身边的爱人,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上官绝伸手握住青鸾的手,黑色的护手遮住两个人十指紧扣的手。

    “阿鸾,这样真好。”上官绝说道。

    他不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他有了爱他的人,这个人更是他所爱的,还有什么比这一切更让人满足的。

    上官绝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笑容,比那冬日里的阳光还要灿烂暖人。

    二人在雪地里走了一圈,将这个千月山庄好好的看了一遍,下午的时候,青鸾又让夏至准备了锅子,前几日上官绝的还在休养自是不能大吃大喝,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了,自是要好好吃上一顿补偿一下。1765221

    这么冷的天气,青鸾也不想吃其他的,几个人围炉吃锅子那是最合适不过了的。

    热腾腾的吃完后,小扇子,夏至等都陪着二人说话,小扇子虽然有时候不怎么靠谱,不过这个时候却最是会逗人的,说的那些笑话让大家都笑个不停,花厅里的气氛也格外的和睦。

    直到千月山庄的门口停下了几骑飞驰而来的马。

    青鸾曾经无数回在心里头勾勒过那位名震西北,大夏百姓的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的战神的模样。可是当真正见到的时候,青鸾才知道有些人的气势她永远都无法想象。鸾上带抚上。

    深夜骑着快马到千月山庄的便是大夏皇帝的皇叔,西北战神上官淼。

    他的发须全白,然面色红润,精神饱满,一身冒着冷气的铁甲在灯光下闪着寒光,那种在战场可敌千军万马的气势让人心头微微的发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严肃惯了,便是此刻见到好些年没有见的亲孙子亦是铁着一张脸,那目光更是如刀般锋利磨人。

    而上官绝亦是一脸的震惊,显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上官淼,不过震惊过后上官绝的脸色也沉了下来,祖孙二人一个站在门口,一个站在厅内,这冷冰冰的场景哪里像是亲人重逢的画面。

    青鸾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老王爷刀刻般的目光却转到了她的身上。

    青鸾只觉得呼吸一滞,所有的开场白都吞回了肚子里,那种经历过上百场战役,又不带一丝感情的目光甚至让她的额头都冒出了细汗。青鸾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才让自己不至于再这样的目光下软下了身子。

    上官绝自然发现了上官淼的目光,心头顿时生气了一股子的怒气,一侧身便拦在青鸾的跟前,阻挡住了上官淼凌厉的眸光。

    “您来了,是来看我死绝了没有吗?可惜让您失望了,我这条命硬,死不了。”上官绝一开口,青鸾便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此时的他就像是是一只孤冷的刺猬,连说出来的话都是那么的刻薄。

    青鸾悄悄的扯了扯上官绝的袍子,可惜上官绝的注意力全部在上官淼身上。

    上官淼闻言神色越发的冰冷了,张嘴吐出了“混账”两个字。

    上官绝的脸色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我混账又不是一天两天了。”1c49c。

    青鸾的心头猛地扯紧,明明是最亲的亲人,却像是累世的仇人,言语自是能成为伤人的利器,青鸾不想看到上官绝这个样子,伤人的同时也将自己伤的遍体鳞伤。

    青鸾咬了咬牙,直接从上官绝身后绕了出来,走到上官淼跟前行了一礼,道:“见过祖父。”这僵硬的比外头冰压要冷的气氛总是要缓和一下的,这祖孙俩见面就跟斗鸡似的,青鸾自然是不指望上官绝会说软话,因而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

    上官绝见到青鸾上前不由得面色一沉,低声吼道:“阿鸾,回来。”

    青鸾这一次没有听上官绝的,眼前这人是上官绝最亲的亲人,即便他每每一提到他便满是嘲弄,可是她却知道正是因为心里头的在乎,上官绝才会像个刺猬似的在见到老王爷的那一刻便张开了自己满身的刺,平日里的他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

    上官淼又盯着青鸾看了好一会,见她依旧维持着那个行礼的姿势,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好半晌才“嗯”了一声,“你起来吧!”

    青鸾这才直起了身子,心里头却是直冒汗,小肚腿都打颤了,实在是这位老王爷的气势太过逼人了,比那皇上更加慑人。

    “祖父,可用过膳了?”虽然老王爷的态度不明,青鸾依旧打算做一个孙媳该做的事,老王爷的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皆是一身的铠甲,虎背熊腰的,如此风尘仆仆的样子,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老王爷才从西北赶回来,甚至连城都没有进便直接来了这千月山庄。

    老王爷这才往厅里头走去,嘴里回答道:“还未曾。”

    青鸾连忙道:“孙媳这就去安排,祖父和二位行路辛苦了,小扇子,你赶紧领着老王爷和二位下去洗漱一番。”

    这吃食自是应该她亲自准备,可是让老王爷留在这里,青鸾又担心上官绝跟他会掐起来,想了想便让小扇子出动,至少也得让那三人换下那一身寒光锃锃的铠甲啊,看着都瘆人。

    小扇子听到青鸾的吩咐,自是不敢怠慢,赶紧上前道:“老王爷,二位将军请随着小人来。”后面如刀般的目光自然是上官绝射过来的,小扇子不断的告诫自己不怕不怕,这是世子妃吩咐的,爷便是再生气也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上官淼倒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小扇子一起出去了。

    这三人一离开,屋子里的气氛立时松了不少,夏至见到依旧脸色铁青的上官绝,只得上前道:“奴婢先去厨房看着点。”夏至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这老王爷也太吓人了,他在的时候她都不能呼吸了。

    等到夏至离开了,青鸾才走到上官绝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

    上官绝却是第一次冷脸对着青鸾,甩开了她的手,气冲冲的往房间冲去。青鸾见他这副样子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这老王爷是上官绝心头的一根刺,连碰都碰不得。算了,不管怎么样,也得先安置了突然而至的三人。

    青鸾只得先去了厨房,将老王爷等人的吃食准备好了,又亲自送到了客院,小扇子早已经将一切安排妥当了,青鸾送了吃食后,老王爷也没多说什么,跟着自己的两个属下一声不吭的用起了餐。

    到是那两个被小扇子称作为将军的老随从还客气的道了谢。

    等到他们用完后,青鸾才道:“祖父和两位将军先歇在这里可行?”

    老王爷摆了摆手道:“你回去歇着吧。”

    青鸾便知他不挑剔,行了个福礼便同夏至一起离开了,只留了几个机灵的小厮在这伺候,一切都等明日里再说吧,房间里还有个闹别扭的孩子等着她去哄呢。

    青鸾推门进去的时候,上官绝还没有睡觉,身上披着一件外套坐在床头看书,看到青鸾进来便将书往边上一丢,自顾自的躺回了被窝。青鸾不由得一愣,随即被他孩子气的行为给逗地差点笑了出来。

    赶紧憋住,要不然那个幼稚的男人会更加生气的。

    青鸾在门口站了一会,敛了心头的笑意,才走至床边,冻地冰冷的双手伸进了暖烘烘的被窝里,可怜兮兮的说道:“外头走了一遭,手都要冻僵了。”

    平日里上官绝定会将她的手拢在胸口替她暖手,这一次却是依旧背对着她,没有任何的表示。

    青鸾大抵也能够明白上官绝的愤怒,他将老王爷当成了仇人,自然希望自己也是站在他身后的,可是她却更加明白仇视老王爷上官绝的心里一点都不会开心,她更想做的是解开二人的心结。

    青鸾见自己装可怜的招数都没有打动上官绝,少不得要出动了绝招,脱掉厚实的外套,只留一件白色的里衣和亵裤便钻进了被窝,身子贴在上官绝的身上,柔声说道:“你真的不打算理我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