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39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10 差点走火了(4000+)

210 差点走火了(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原本是面朝着里侧的,突然觉得背上一暖,耳垂处一热,那熟悉的馨香立时便让他的身子僵住了。

    青鸾虽然还未及笄,可是该发育的也都发育了,便是胸前虽未长成却也已经小具规模,如此贴着他的背,两个人身上都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里衣,他甚至都感觉那柔弱的触感轻轻的摩挲着他的背。

    这丫头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一招,上官绝脸色一僵,全身的血液往身体的某一处而去。

    青鸾见上官绝依旧不肯翻身对她,小手却是圈住了他的腰身,真个身子几乎是趴在了他的身体上,语气越发的柔和了:“不要不理我嘛?”

    那微微拉长又上扬的声音,上官绝哪里见过青鸾这副架势,一个翻身将青鸾抱在怀里,修长有力的双腿夹住了青鸾乱动的双腿,咬牙切齿的说道:“再乱动,立时办了你。”

    那大腿处抵着的勃/发,让青鸾不敢再撩拨,乖巧的蜷缩在了上官绝的胸前。微微垂着头,像是一只猫咪一般,“别生气了好不好?”

    果然是一物克一物,上官绝只觉得心头燃烧的熊熊烈火被青鸾兜头一盆水给浇地一点儿都不剩了,一手轻轻的在那屁股上落下一掌,颇有些秋后算账的问道:“说,这些东西是不是慕容玉桡那个bt教你的。”

    他的阿鸾怎么会学会诱/惑这招数,本来自己都有些抵挡不住了,若是她隔三差五的来上这么一招,恐怕自己当真等不到她及笄就会把她吃了。

    青鸾的面色一红,呃,好吧这些东西还真是慕容玉桡离开的时候特地留下的一本小册子里学的,慕容玉桡作为厩第一名妓,说道如何魅/惑让一个男人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上官绝对她从来都是千依百顺的,也就这一回真的生气了,青鸾才会一时情急,此时想想刚才自己的行为不由得也羞红了脸。

    连耳垂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再对上那带着羞怯的水一般的眸子,上官绝只觉得“轰”的一声,脑袋里的那个叫做理智的东西瞬间就飞不见了。

    青鸾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觉得脑袋被一只大手禁锢住,紧接着那唇舌便带着不容抗拒的态势袭上她的。

    几乎是长驱直入的搅着她的香she,青鸾有些迷醉,一时沉醉在了上官绝施展的魔法当中,全身的肌肤都染上了一层粉色,额头泌出细细的汗珠。

    单纯的亲吻已然不能够满足了,上官绝的大手几乎是本能的顺着那宽大的衣领叹了进去,那丰盈一手可握,有着少女独有的紧实俏丽,上官绝的眸色不由得一沉,眼底是压抑不住的欲/火。

    青鸾觉得自己好似置身在了火海,有一种无法呼吸的炙热感,头脑昏昏沉沉的,便是连推拒的动作也是软绵绵的不带一丝坚定,只到那只大手顺着羊脂玉般的肌肤划到了最为娇嫩的地方。

    “绝——”青鸾的身子微僵,如星般的眸子蒙着一层雾,低低的唤了一声上官绝。

    上官绝不由得低咒了一声,去他妈的两年,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上官绝的一张脸涨地通红,额头的青筋更是一条条的迸发了出来,双眼带着猩红,像是极力的忍耐着,那汗珠子几乎是顺着他的下巴一滴滴的滚落到那早已经赤/裸的胸膛上。

    青鸾甚至可以感觉的出来那抵着自己的火热一跳一跳的,再看上官绝的神色简直就跟要了他的命似的,一时有徐躇,上官绝怜惜她,可是这样憋着不会憋出病来吗?

    上官绝的牙关紧咬,肌肉绷的越发的紧实了,伸手握住青鸾的小手引导着覆上了自己的火热,嘴里却是祈求般的说道:“阿鸾,帮帮我,帮帮我。”

    那火热的触感几乎是要灼伤了她一般,青鸾本想抽回手的,听到上官绝那可怜兮兮的恳求不由得心头一颤,这一停顿,手却已经在上官觉得引导下动了起来。

    她的手根本就不能一手掌握,上官绝却是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神情又是舒服又是痛苦的。

    青鸾到底不忍心看他如此的痛苦,咬了咬牙,双手交替的动作了起来。官的小僵身。

    青鸾的动作虽然生涩,可是上官绝毕竟也是没有实战经验的毛头小子,一时觉得这样的动作也是舒爽异常。到了最后身子忍不住的挺/动了起来了。

    青鸾只觉得手中之物越来越烫,越来越大,随着上官绝越来越粗的喘气,一阵黏腻的液体喷洒到了手里。

    青鸾的那红地几乎可以滴出血来的脸都不敢看上官绝了,都是慕容玉桡出什么馊主意,差点把自己搭上去了。

    上官绝亦是一脸的尴尬,从来都自信自己的自控能力,哪里知道遇到青鸾什么自控,什么理智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了,看着呆愣愣的青鸾,上官绝一颗心瞬间软了,伸手拿过床头搭着的帕子,替青鸾擦了擦手,又一手拥着她,故作凶恶的说道:“下次看你还敢不敢了?”17623099

    差一点擦枪走火,她哪里还敢啊,青鸾一动不敢动的缩在上官绝的怀里,经过了刚才那一事,便是连要跟他好好谈谈老王爷的事都忘记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身边的位置早已经空空,便是一丝热气都没有,青鸾一个心惊,急急忙忙的仰身起来,叫了一声夏至,其他的她到不怕,就担心自己还在睡觉的时候那祖孙二人闹了起来。

    夏至本就等在外间,听到青鸾的声音,连忙走了进来。

    青鸾顾不得穿衣裳,忙问道:“上官绝上哪里去了?”因为起的急了,从暖暖的被窝出来,少不得打了个喷嚏。

    夏至连忙拿了一旁熏笼里暖着的衣裳,道:“姑娘,也太不珍惜自己的身子了,这天气若是惹上了风寒可怎生了得?世子好好的呢,刚在院子里练完剑,进了净房洗漱呢。”

    青鸾虽然已经跟上官绝成了亲,不过没有那些仪式,不仅仅是当事人没有感觉,便是丫鬟有的时候也会转不过来角色,便是夏至着急的时候也会称呼青鸾姑娘。

    这边夏至才给青鸾穿上了衣裳,那边上官绝便已经进来了,一身墨色的银线滚边的长袍,因为刚刚练了一趟剑,上官绝的眉眼还带着凌厉的气势,不过在对上青鸾的那一刻,神色不由得软和了下来:“好早呢,怎么不多睡一会。”

    两人的目光一对上,齐齐的想到了昨晚上旖旎的一幕。

    两人成亲已有一个多月,便是同床共枕也顶多就是浅尝辄止的亲吻拥抱,昨夜可以说是二人第一次几乎是坦诚相见的亲密,二人的神色上不由得都染上了一丝羞涩。1bwzx。

    看的夏至啧啧称奇,要知道从认识上官绝开始,便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羞涩的表情,用她家姑娘的话说,世子的脸皮那是厚的举世无双了,可是刚才那一瞬间她明明就看到世子脸上的红潮,呃,这是要逆天了吗?

    夏至自然不会明白上官绝和青鸾之间翻滚的情愫浪潮。那边青鸾已经让夏至帮忙梳妆了。

    上官绝喝了一盏茶,脸上依旧恢复了正常,直接走到衣柜前翻找。

    青鸾有些奇怪他的动作,便道:“你找什么,让夏至找吧。”

    上官绝挥了挥手,示意不用管他,过了好一会,才从衣柜里翻出一套女式的骑装里,放到熏笼上,讨好的对着青鸾说道:“阿鸾,换上这衣裳,今日我带着你去打猎。”

    青鸾此时已经打点好了自己,看着上官绝别扭的样子,一下子便想通了他的怪异行径,他是不想对上老王爷,所以才想着要带她出庄子。青鸾心中暗叹了一声,跟夏至使了个眼色,夏至明白过来,领着屋子里的丫鬟都退了出去。

    上官绝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望着青鸾,青鸾的心头却是沉甸甸的,上官绝越是这样说明他心里越是在乎,要不然像他这样又如何会连自己的情绪都控制不住呢?

    “上官绝,那人是你祖父。”青鸾沉声说道。

    果然她一开口提起老王爷,上官绝的脸色便沉了下去,冷哼了一声道:“那人巴不得我死,阿鸾,你不用理会他,他又不会常常回来,你需要顾及的是我。”

    青鸾叹了一口气,握住他的手道:“我就是因为你才会如此重视他的,你扪心自问,自己真的一点都不愿意见到他,自己真的恨不得他消失在这个世上?”

    上官绝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气哼哼的,却是没有说话,只赌气的一屁股重重的坐回了位子上。

    青鸾道:“上官绝,老王爷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我真的不想你将来想起来的时候会后悔,听我一声劝,同老王爷好好谈谈,你们是祖孙俩并不是仇人。”

    青鸾见上官绝的脸色稍松,再接再厉的说道:“这一次你受伤,老王爷不远千里的从西北赶回来,可见他的心里还是关心你的。”

    “他才不是为我来的呢。”上官绝嘟囔了一声,不过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强硬了,只是多年的对立,让他内心深处已经升出了一股子同老王爷相处的固定模式,一时没法子改变。

    青鸾心知他此时心里早已经松动不过就是嘴上强硬,便理了理头发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去厨房看看准备了什么吃的,老王爷和那两位将军也该起来了。”

    青鸾说完这话便离开了房间,去了趟厨房,那边青鸾的几个贴身丫鬟早就指使着厨娘忙开了,要知道这可是自家小姐成亲以来第一次见男方的长辈,还是有着赫赫威名的大元帅,可是怠慢不得。

    等到厨房这边准备好了,青鸾又亲自去了一趟客院,老王爷和他的两个随从已经起来了,脱下了那身几乎透着一股子血腥味的铠甲后,老王爷看上去也没有那么慑人了,虽然那份威严依旧让人折服。

    “祖父,两位将军,花厅已经准备好了早膳。”青鸾恭恭敬敬的上前道。

    老王爷依旧惜字如金只“嗯”了一声便提步往花厅去了,青鸾赶紧跟了上去,老王爷的步子很大,青鸾几乎是要小跑步的才能跟上去,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了。

    看着前头那巍峨的身影,青鸾心里头当真想不出来这么一只雄鹰跟肖侧妃那朵白莲花相处的情形,这老王爷这么都没有冻死那朵白莲花啊。

    正胡思乱想着,前头的人却突然转过了身来,青鸾本来心里头正暗自腹诽着,被那如刀般的目光一射,顿时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他不会有读心术吧?

    青鸾心虚的别开目光,一个不查,差点被裙子给绊倒了。

    老王爷却是立在那里不动了,青鸾硬着头皮上前问道:“祖父有什么吩咐吗?”

    “体质太弱。”严厉的目光扫过青鸾,之后也不等青鸾有反应,依旧提步往花厅而去。

    青鸾愣怔了一会,摸了摸鼻子,体质太弱,是在说她吗?

    花厅里头,丫鬟们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只是上官绝还没有到,青鸾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上官绝那边她已经让小扇子去想办法拖过来了,毕竟刚才她离开的时候上官绝的神色已经松动了,只有有个人去请应该会来的啊。

    老王爷入座后,便对身边的两个随从吩咐道:“你们也坐吧。”

    “是,王爷。”那如雷般的声音让青鸾不由得一震,这老王爷完全把军营里那套铁血的作风搬到了家里,这家里的人能跟他亲近那才奇怪呢?

    等到那两位入座后,老王爷才看向青鸾问道:“上官绝呢?”

    上官绝,上官绝,青鸾暗道要不要这么连名带姓的呼,所以说这祖孙二人的感情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真心不是上官绝一个人的错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青鸾的心里一时有些忐忑了起来,这样深的心结,单凭她的一己之力又如何能够消除的了呢?

    ps:小鱼写过的最露/骨的肉了,乃们不出来撒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