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0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14 进门

214 进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亲王府正门大开,作为上官家最有权势的宗亲,这上京当中谁不卖秦亲王一个面子,便是宫里也有不少的赏赐,给了秦亲王府十足的面子。

    上官绝一身大红色的喜服,骑在一匹健壮的白马上,脸上满满的都是喜色,之前的时候自己完全是昏迷的,这一次才算是得偿所愿。秦亲王府的结亲队伍很庞大,直接在上京的主道上绕圈。

    如此盛世自然引得许多百姓的围观。

    “听说这卫家的姑娘是二嫁?”

    “你从哪里听来这话的,什么二嫁那么难听,人家那是两次嫁给同一个人。”

    “我这不是从外头进京做生意的吗?只听了一耳朵,这其中可有什么纠葛?”

    “你是不知道这秦王世子和卫家姑娘早已经定下亲事,原本只等卫家姑娘及笄成年后完婚,谁知道秋狩的时候秦王世子意外受伤命在旦夕,卫家姑娘大仁大义,主动请旨下嫁,那个时候秦王世子还是昏迷的,二人一个是秦王世子,一个威远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却没有任何仪式,后来秦王世子醒过来后自是感念着卫家姑娘的不离不弃,这才有这么一场百年难得一遇的盛世婚礼。”另一个人像是说书一样,一骨碌的将自己所知道的炫耀着说了出来。

    那外乡人听了不由得啧啧称奇:“这可真是感人肺腑啊,比那些才子佳人的话本感人多了。”

    “那是那是,如今上京的贵女谁不羡慕这卫家姑娘啊。”

    锣鼓声渐渐的远去,庞大的迎亲队伍已经走远了,但是人们对于这一场盛世婚礼的讨论还在继续,一片的欢腾热闹,人群中有一个身影,眸色怨怼的看着那远去的人群,手指几乎掐进了掌心。

    卫青鸾,卫青鸾,你算计得我一无所有,你算计得我不得不屈膝讨好那个老女人,你还想开开心心的嫁人,呵呵,这一辈子我只能在地狱活着,你也别想在人间。

    亲家有秦门。站了一会,那人才转过身去,闪身进了隔壁的小巷子。

    花轿最后停在秦亲王府的正门,新郎官踢轿门,青鸾被扶着下了轿,头上的盖头遮住了她的视线,她只能看到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双黑色金莽靴子,那是属于上官绝的,

    青鸾的心头微微定了定,接过了边上喜娘递过来的红绸。

    这个时候却听到一声娇俏的“且慢”,青鸾的心头“咯噔”了一下,这分明是个女声,一个人女人在别人家花轿进门的时候出来阻拦,能有什么好事。

    上官绝的神色一瞬间变地铁青,这是他为了补偿青鸾二安排的婚礼,竟然会出现这种纰漏?上官绝眸色冰冷的扫了一眼小扇子,小扇子不由得缩了缩脑袋,他哪里会防这种事情啊?总归别人要算计他,这防是防不住的。

    锣鼓声不由得停了下来,围观的人纷纷的让出了一条道来,女子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容貌秀丽,一身粉色的衣衫却始终遮不住那皮球大小的小腹。

    “这位姑娘,你这是要做什么,今日是我秦亲王府的大喜日子,若是有人捣乱绝不轻饶。”说话的是迎亲队伍当中的上官沥,他是上官绝嫡亲的堂弟,两人的长相有那么五分的相似,只严肃的神情同常常将笑挂在脸上的上官绝不同,这气势到有几分肖似老王爷上官淼。

    那女子脸色微白,咬了咬牙,却是迅速的上前跪倒在青鸾的跟前,“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道:“姐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本不该来打搅的,可是请姐姐看在同为女子的份上,可怜可怜我肚子里的孩子吧,世子爷如此的疼爱姐姐,便是有我一个也不会影响姐姐的正妻位子,还请姐姐成全,允许我进府。”

    此话一出,满畅然。17690093

    这新娘子都还没有进门,便有大着肚子的女人要求进府,这可真是……不过按着秦王世子以往的混账好色名头,搞大别人的肚子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怜卫家的姑娘,原本高高兴兴的享受着夫君给予的尊荣,可转过头来便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姐姐,还请你看在上官家的血脉份上,让我进府吧,我一定不会跟姐姐争的,我只求有一处安身之所。”女子的神情凄苦,额头早已经磕的红肿,眼泪一滴滴的滑落,那样子还真惹了不少的同情心。

    青鸾握着平安果的手不由得一紧,她自是相信上官绝的,这样的小伎凉不至于让她恼了上官绝,只是如此盛大的婚事添上了这么一处败笔少不得让人心里头不悦。1ce05。

    上官绝浑身怒气勃发,却也知道这是别人给他们两个下的套,便是套不住他们,膈应膈应他们也是好的。

    上官绝上前一步挡在了青鸾的跟前,那女人愣了一下,抬起头来对上上官绝冰冷的眸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这秦王世子怎么会如此的骇人。

    “你的意思是这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上官绝的声音带着一股子让人心头发毛的阴寒。

    那女人原本是挺直着脊背跪着的,被这股子气势给压的受不住,瘫坐在了地上,脸色也越发的白了,牙关打着颤,却点头道:“世子殿下难道忘记阿沅了吗?殿下便是不认阿沅,也不能不认这肚子里的孩子吧?”

    上官绝见她死不悔改,脸上扬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混淆皇家血脉可是要诛九族的,你可是想清楚了。”

    那个自称阿沅的女子明显一颤,魏王世子却是知道上官绝已然怒不可遏了,万一他不能控制怒气,当场结果了这怀孕的女子,那可就真正钻进了别人的套子。

    “别冲动。”魏王世子上前一步,拉住上官绝的手。

    上官绝桃花眼微微眯着,里头闪现着浓浓的杀气,上官沥见了不由得一惊,这上官绝表现出来的气势已经远远的超过他对他的认识。

    “阿沅,你是不是真要搞死全家人才甘心啊。”正对峙着,又听到一声尖利的女声。

    人群中却是走来一男一女,两人身上不过穿着普通的衣衫,三十来岁的年纪,那男的哆哆嗦嗦的上前,连连磕头道:“世子饶命,世子饶命啊,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一个疯子计较啊。”

    疯子?阿沅听到那男人的话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上前拉住男人的衣衫喝道:“哥哥,你说什么。”

    跟着男人一起来的女人身材微丰,嗓门也是洪亮的,几乎是一把将阿沅抱进了怀里,一屁股坐在地上,像个市井粗妇一般的哭道:“阿沅,我可怜的小姑子,嫂子知道你心气高,从小便说过宁做富人妾不做穷人妻的话,可是你也要看看这是哪里啊,这是秦亲王府,你这样的身份也配进秦亲王府,更何况你着肚子里还怀着别人的孩子呢,你,你这是要把我们全家都架在火里烤啊。”

    事情的发展又是急转直下,出来一男一女直接否决了那名叫阿沅的女子的话,上官绝心里头到是疑惑,不过眼见着人群中出现了慕容玉桡的身影,心头便也明白了几分,这一定是他那个大师兄的手笔了。

    阿沅听到自家哥哥嫂子的话挣扎要从女人的怀里出来,可她一个怀着孕的弱女子力气也没有那粗妇力气大,不由得骂道:“嫂子,你快快放开我。”

    这周围的人已然知道这对男女是阿沅的哥哥嫂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难不成这女子胆子当真如此之大,敢将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赖到秦亲王府世子的头上。

    那男人却是对着阿沅喊了一声:“闭嘴。”

    随即却是满脸愧疚的说道:“世子殿下可千万别跟一个疯子计较啊,我家妹妹半年前在进香的途中遭贼人掳了去,回来之后这头脑便有些不甚清晰,那些贼人甚是可恶还歼/污了阿沅,这才有了那肚子里的贱种,阿沅脑袋糊涂,一心想着要做富人妾,这才有了今日的事情,实在是她头脑不灵光,请大家不要跟一个可怜女子计较啊。”

    说着又是一阵响头,那对夫妇一唱一喝的却是给那女子按上了一个更为不堪的名头,那肚子里的竟然是歼/污而来的贱种,这简直就是神转折啊。

    阿沅瞪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家哥哥嫂子口里说出来的话,一下子用力的挣扎了起来,嘴里却是嚷道:“你们胡说,你们胡说,这明明是世子殿下的孩子,快放开我。”

    那妇人顾及着阿沅,颇有些肘制,阿沅使起力气来在那妇人身上留下了不少的痕迹,可即便如此那妇人也不敢放开她,原本梳地整整齐齐的发髻也在挣扎当中乱成了一团,这副乱糟糟又双目猩红的样子可不就像个疯子吗。

    慕容玉桡瞥了一眼上官绝,绝美的脸色满满的都是得瑟,没有他这个师兄,臭小子能成什么事,竟然在这么大的日子里都会被人钻了空子,好在被英明神武的他给发现了。

    ps:话说大家都在批判老王爷,我不得不为他说句话,楠竹是乃们的亲儿子,可是对于他来说,那些人也是他的孩子啊,比方说你有两个孩子,一个乖巧懂事,一个像个熊孩子似的每次都跟你斗鸡似的,你难不成还会护着那个熊孩子,一般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人一开始便会怀疑的,他又是常年在外,老白花那么会装,被蒙蔽也很正常啊,另外老白花的唯一亲人是救他而死的,是他的战友,按着老王爷的性子都要善待的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