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0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16 洞房之夜

216 洞房之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踉踉跄跄的从床上站起来,半醉半醒却不忘耍横,冲着那丫鬟喊道:“什么东西,这么没有规矩,谢嬷嬷,将人给关到柴房去。”

    那丫鬟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疼,这一记窝心脚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又听到上官绝的话,登时脸色惨白,挣扎着想要起来求情,那边谢嬷嬷却是手脚利落的往她嘴里塞了块破布,将人给拖下去了。

    青鸾此时已经明白上官绝这醉有七分是装出来的,要不然哪会人事不使记得要踹那别有用心的俏丫鬟。

    上官绝发作了一顿,又似不堪负累似的,一屁股坐回了床上,冲着青鸾憨憨的笑了两声。青鸾微微的抽了抽嘴角,这丫摆明了就是借醉逞凶,接过夏至手上干净的衣衫后,青鸾便走到上官绝身边,用脚踹了踹他垂在床沿的脚道:“还没醉死,就自己换衣裳。”

    上官绝又是一阵憨笑,扯着青鸾的手说道:“我醉了,你替我换吧。”

    青鸾无奈,只得弯下身子,那双桃花眼似蒙上了一层水雾,就这么亮闪闪的望着她,他的脸色挂着笑容,是那种完全不设防的纯粹的笑容。青鸾解扣子的手不由的一顿,脸色不由的一红,好吧,她承认她对上官绝这种小鹿似的求宠爱,求抚摸的眼神完全没有抵抗力。

    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放软了,在上官绝的配合下,青鸾解下了他身上那件大红色的喜服,将那套干净的衣衫塞到他的手里道:“快去洗洗,一身的酒味,臭死了。”

    上官绝这次倒没有说什么话,接过那衣衫踉踉跄跄的去了净房,听到上官绝语气凶恶的对着那些要上去伺候的丫鬟吼道:“都给爷滚蛋,爷又不是三岁孝子,难不成连洗澡都不会。”

    青鸾闻言略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眼神却愈发的柔和了,这样的上官绝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就跟当初公主府初见时那个嚷着要见上京第一才女的纨绔一样混账。

    上官绝赶走了所有伺候的人,青鸾这边也让夏至等人下去的休息了。

    青鸾等了半刻钟都没有听到隔壁传来任何的声响,心头不免的有些担心,毕竟还是喝了不少的酒,该不会醉死在池子里了吧?那个池子淹死一个醉鬼绰绰有余吧?青鸾如此一想,便再也坐不住了,提步就往隔壁而去。

    水汽蒸腾而上,充满了整个净房,青鸾依稀看到那个身影坐在池子边上,好似没有什么动静。

    “上官绝,上官绝。”青鸾喊了两声,那人似乎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只得往那池子走了过去。

    走的近了,青鸾才发现上官绝坐在池子边上,背对着她,赤/裸着上半身,那墨色的头发湿哒哒的贴在那肌理分明的背上,他背上的肌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刀削般的线条,上头还隐隐的有水珠子滑落。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里头的温度给热着了,青鸾的面上染成了绯红,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他是睡着了吗?青鸾蹲下身子,手才搭上他的肩膀,却突然觉得手腕一紧,然后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

    青鸾吓的几乎要尖叫出声,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却是稳稳的落在一个结实的怀抱里,“噗通”一声,却是两个人一同落进了那池子,溅起了一地的残水。

    “哈哈……”青鸾再睁眼的时候对上的却是上官绝戏谑的眸子,那亮的惊人的眸子哪有一丝醉意,身上的衣衫都被池子里的水给浸湿了,青鸾几乎是被他箍在怀中,那钳在腰间的手用了一种巧妙的力道,不至于弄疼了她,却让她连一丝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青鸾气恼的垂了他两下,嗔道:“这样很好好玩吗?”她差点就被他给吓死了。

    上官绝一手包裹住青鸾的手,声音暗哑的说道:“愿者上钩不是吗?”

    青鸾气地怒瞪他,自己担心他是不是醉倒在了池子里,敢情他这是故意让她上钩来着。

    青鸾怒气冲冲的神情非但没有吓倒上官绝,反而让他的眸色愈发的暗沉了。

    青鸾身上最外头的那件粉色的衣衫几乎是飘在了水面上,里头绸制的里衣几乎是贴在了身上,大红色的肚兜几乎是一览无遗,她的发本是松松的挽着,因为刚才那动作,固定着的那跟玉簪子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一头海藻般的乌发飘在水面上,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酡红的双颊,似嗔非嗔的神情,宛若怒放的牡丹,那样的鲜艳,几乎让人移不开眼球。1ce0c。

    上官绝的喉头一紧,身子几乎是前于意识般的贴了上去,不知道何时到了水比较深的地方,青鸾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攀住了上官绝的脖子,他的身材高大,那水堪堪没过他的胸口,青鸾若是脚沾池底,少不得会有灭顶之灾。

    只隔了那一层薄薄的衣衫,青鸾几乎能够感觉的到上官绝胸膛里头心脏的跳动,一下一下,沉若鼓擂。他的体温几乎比那水温还要高,那紧贴着她的肌肤几乎要灼伤了她。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两个人的瞳仁里只印的出彼此的身影,这一刻他们忘记了那孝视眈眈的威胁,这一刻他们的心里只有多方,那些喜悦和幸福在身体的血脉里流淌而过,从此以后,他们的生命中有了另外一个比自己还要重要的另一半,不管是疾补是困苦,彼此都会不离不弃的。17690100

    “阿鸾……”上官绝叹息了一声,垂下头去,轻轻的啄吻她的五官,额头,脸颊,鼻尖,最后是那鲜红欲滴的红唇。

    他的唇舌无比的炙热,还带着一股子淡淡的酒味,青鸾只觉得清明的思绪一下子混沌了起来,心跳失了速的不受控制,双手不由得收紧,却是贴着那紧实的肌肤。

    原本不过是想戏弄一下青鸾,谁知道一步步的失了控,青鸾的滋味实在是太过美好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又瞬间消散了。

    好半晌,才艰难的离开那红唇,抱着人儿呼呼的喘着粗气。

    青鸾还没有从那股子令人迷醉的晕眩中回过神来,如雾般的眸子有些失神,疼爱过的红唇越发的显得娇嫩了,上官绝只一眼又移不开眸子,身体紧绷的几乎要爆/炸了。

    在经过了一番天人交战后,才缓缓的游到池边,将还在失神的青鸾放下,随即一个箭步窜上了地面,直接拿着木瓢舀了一边木桶里头备用的清水兜头的淋下去。

    那池子的温水实在浇不熄那心头的火,若是冲到外头去也太过丢脸了,好在着净房里还有备着的冷水。

    正是十二月的天气,净房里虽然温暖如春,这兜头的冷水浇下去也不免让人心头打颤。

    青鸾清醒过来的时候便是看到上官绝一桶一桶的往自己身上浇冷水,青鸾瞪大了双眼,随即看到那亵裤遮掩不去的昂扬,顿时羞的差点将头埋在热水,心里头又有些担心上官绝,这一热一冷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生病了。

    终于那身体沸腾的血液冷却了些,上官绝才苦笑着擦干净自己的身体,青鸾还在水池子里,上官绝也不敢再动什么念头,干净换上自己的衣裳道:“我去给你那干净的衣裳。”

    脚步声急匆匆的而去,又急匆匆的而来,将衣服搁下后,上官绝就赶紧回了屋子,等过了年,青鸾便是十四了,再过一年,只要再过一年就成了,可是这一年真他妈的长啊。官醉却上醉。

    经过了净房的那一遭,青鸾换好干净的衣衫出来的时候,上官绝已经乖乖的躺在了床上,只那神色看上去有些怨念,看的着,吃不着的苦头真心是对他花心之名的惩罚啊。

    青鸾心头好笑,跟着尚了床后,故意往他身边靠了靠。

    上官绝又赶紧往里头挪了挪,呃,空气中满满的都是属于青鸾的香气,让一颗心都蠢蠢欲动了,可惜经过了刚才,他还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忍的下来。

    青鸾看向他,又朝他那个方向靠去,“我是洪水猛兽吗?”

    她一脸的正色,脸上丝毫看不出逗弄的戏谑,相反脸上还隐隐的有些伤心,因为上官绝又往另外一边移了过去。

    “这才成亲,你就开始嫌弃我了吗?”青鸾难过的控诉着,心里头却是笑翻了天,堂堂的秦王世子也有这么窘迫的模样。

    “阿鸾,你……”上官绝刚要开口解释,却突然捕捉到青鸾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笑意,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丫头是故意的,上官绝咬了咬牙,青鸾再次靠上来的时候,却不再后退,反而跟着上前,四肢像是八爪鱼一般的缠上了青鸾,道:“让你不老实了,阿鸾,你可别玩火**啊。”

    上官绝那带着警告的声音,终于让青鸾熄了火,老老实实的窝在上官绝的怀里不敢有动作了。

    上官绝这才满意的轻轻抚着她的背,劳累了一整天,此刻交颈相卧,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和体温,不一会青鸾便沉沉的坠了梦乡。

    上官绝垂头看了一眼那静谧的睡颜,低头在那额头印下了一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