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1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18 第一场冲突

218 第一场冲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慈宁宫里,太后已经等了他们多时,两人才跪下行礼便忙不迭的让人扶了起来。一手一个的拉到身边,好好的打量了一番。

    “哀家总算是看到你成家了。”太后拍着上官绝的手颇为感慨,又将青鸾拉到身边,道,“绝儿那样的情况你都能不离不弃,可见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以后绝儿就交给你了,他是个好孩子,也一定会念着你的好的。”

    青鸾感觉的出来,这位老太后是真心的疼爱上官绝,便笑着应了。

    太后又让身边的宫人送上了自己准备的见面礼,是一对龙凤玉佩。

    “哀家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和和美美的。”

    青鸾道:“多谢太后娘娘,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过日子的。”

    陪着说了一会话,太后便让他们离开了,一大早就来宫里,秦亲王府里还有一大堆的亲人等着他们去认呢。

    两人上了马车,上官绝便问道:“坤宁宫那头可有人为难你?”

    “蒋后贤良淑德,自然不会为难我。”青鸾道,这明里的为难是没有,不过在坤宁宫里头见到蒋瑶,青鸾的心头便有几分沉沉的,如果她猜的没有错,这个女人不但心机了得,身手也不错,这样的人自是让人忌惮。

    “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青鸾见上官绝脸色微沉,跟进宫前的样子都不太一样,不由得担心的问道。

    “皇上让魏王世子前去蜀州,那里前段时间发生了暴/动,皇上让他去平定并驻守蜀州。”上官绝过了好一会,才说道。

    “蜀州?”青鸾脑海中浮现了那块大夏的版图,蜀州在大夏的西南面,周围多山,因为聚集了很多的民族,那个地方并不好打理,不但赋税难收,而且时有民/乱/暴/动,历年来掌管蜀州的刺史都没有什么好结果,前一任便是在睡梦中被人割去了头颅,至今凶手都没有找到,皇上将魏王世子弄到那地方去,说好听点是历练,说难听点那便是放逐。

    从太子降生的那一刻,魏王世子被打压的命运便已经成了定局。

    青鸾瞅着上官绝沉郁的模样,想到好几次上官绝都是同魏王世子同进同出,两个人的感情想必并不一般,因而这回子才会替他难受吧。

    “那魏王府呢?”青鸾问道,魏王世子作为曾经呼声最高的太子人选,想必一度皇上也考虑过他的身份,可是这侄子最终都是比不上亲儿子的,若是皇上无子的情况下,魏王世子成为太子无可厚非,可如今皇上都已经有了亲儿子,若是魏王世子再盯着皇位那便是乱臣贼子了。

    “只有魏王世子一人前往,魏王府的其他人包括世子妃都留在上京。”这段日子皇上已经不断的在削弱魏王世子的势力了,找了几个不痛不痒的理由发落了几个魏王世子党,原本门庭若市的魏王府一下子清冷了下来,甚至有好些人为了明哲保身跟魏王府划清了界限,谁知道这才是一个开始。

    只让魏王世子一人前往蜀州,那么留下来的人自然就是人质了,青鸾抿了抿唇,说实话对于魏王世子的印象,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冷字,那个脸色没有什么情绪的人曾经也救过他的命,那样的人生来便是骄傲的,即便他有一个傻子爹,可是他却依旧一肩挑起了魏王府,这样的人青鸾的心里头是敬佩的。

    可是青鸾的心里也知道,正是因为他的能力出众,上官睿才会忌惮于他,担心他有朝一日会跟他的太子抢那个位子。

    “上官绝,你该知道天家从来都没有什么亲情可言的。”青鸾拉过上官绝的手安慰道。

    上官绝自嘲的弯了弯嘴角:“这一点我早就领教过了。”

    如此意兴阑珊的话语让青鸾的心拧了一下,手指微微的用力道:“上官绝,你告诉我,你如今那副样子是为了给那秦亲王府的人看还是为了让上头的人满意?”

    上官绝闻言不由得一震,猛的抬起头来,却是对上了青鸾那双沉静的眸子,一直知道这丫头聪慧,她的眼光并不局限在内宅后院,可是他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的敏锐。

    “秦亲王府掌握着大夏朝最精锐的军队,换成任何的上位者都不会放心的,也不单单是因为他,当初我父亲便是太过锋芒毕露了,木秀于林,风必吹之,老头子的西北军那么强悍,父亲那个时候已经是将军了,又如何为那么容易便中了流箭。”上官绝脸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沉重,有些事以为不去揭开就会遗忘,可惜那些伤口太深了,揭一次依旧会痛一次。

    上官睿登基才三年的时间,上官绝防备的是上位者,事实证明一个无能的秦亲王府的即位人远远比那优秀的即位人活地恣意活地快活。

    提到上官覃,上官绝的眼里流露出一丝孺慕之情,虽然他并没有见过他,可是这不妨碍一个男孩对自己父亲那种从骨子里的仰慕。

    “你知道是谁干的吗?”青鸾有些为他心疼,权势,金钱永远都是最伤人的东西。

    “查不到的,当初想让他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上官绝摇了摇头,父亲死的时候他还在母亲的肚子里,等到他长大了,那些事情早已经不可查了。

    他的语气很平静,可是青鸾却能感觉出来他语气当中的恨,怎么能不恨呢,那人是他的亲生父亲啊。青鸾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得张开双手抱住了上官绝。

    马车轧过大路的声音,之后的路程,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静静的互相依偎着,这世上有太多的无可奈何了。

    宁多忙起慨。等到马车驶进了秦亲王府,上官绝才直起了身子,脸上挂上了招牌式的痞子笑容,道:“走吧,接下去是打怪的时候了。”

    青鸾被他怪模怪样的形容给逗笑了,秦亲王府的那帮妖魔鬼怪,这形容还真是贴切啊。

    二人进去的时候,里头已经坐满了人。

    最上头的主位上坐着的便是老王爷,而这一次他的身边坐着肖侧妃,只见她穿了一件宝蓝色秄子,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正一脸和善的望着二人,若不知情的人当真以为她是上官绝的亲祖母呢。

    下头按着长幼便是上官煜、冯氏以及他们那一房的子女,对比着上官绝这一边,真心是人丁惨淡。

    “世子,世子妃来了,王爷,肖侧妃都等很久了。”说话的是肖侧妃身边一个年约四十出头的妈妈,一身天青色的对襟秄子,看上去很有几分体面,能在这种诚里开口的人,想来便是奴才那也是只手通天的人物吧。

    又有两个丫鬟拿了软垫放在老王爷和肖侧妃的跟前,青鸾挑了挑眉头,敬茶原本应该给自家公公婆婆敬的,可惜自家公公婆婆早逝,没法喝上她这杯媳妇茶,老王爷身为上官绝的亲祖父,这跪着敬茶自是当得起,可是肖侧妃,青鸾却是不愿意给这朵老百花下跪的,能给她一盏茶喝,也是看在她是老王爷的女人,说白了她现在还是个侧室,不过是一个妾,又如何当得起嫡系的上官绝下跪。

    青鸾的心头才转起了这个念头,那边上官绝便一脚将那个没有眼色递软垫子的丫鬟给踢翻了:“你是瞎了狗眼吗?就算要跪本世子也该去宗室跪。”

    那丫鬟被上官绝踢了一脚后吓的说不出话来,原本喜气洋洋的气氛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

    肖侧妃泫然欲泣,却是强忍着泪水,挤出了一丝难堪的笑来。

    老王爷没想到今天的日子里上官绝也会犯混,不由得脸色一沉道:“你闹什么?”1cmsv。

    “我闹?不是你糊涂吗?她当得起本世子的那杯茶吗?”上官绝指了指肖侧妃,一脸的鄙夷。

    老王爷用力的拍了拍桌子,肖侧妃这个年纪也已经是儿孙满堂了,即便不是上官绝的亲祖母,大家同在一个府里头住着,更何况上官煜一家子都还坐着呢,他这不给肖侧妃面子是想闹的家庭不和睦吗?

    青鸾到也没有想到上官绝会这么发作起来,再看上官煜一家子脸上都带了怒容,心里头愈发的为上官绝难受了,这些人便是欺负上官绝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人帮衬。

    “她当不起,那我当得起吧,你给我跪下,还是你不想让你媳妇进宗室了。”老王爷双眼怒瞪,这小子的脾气不挫不行啊,太混账了。

    上官绝脸色一沉,垂在双侧的手不由得捏成了拳头,他这是在威胁他了,老王爷如今可以说是上官家辈分最高的长辈了,青鸾作为上官家的媳妇,那名字必须上了宗室才算是正式成为上官绝的妻子,宗室的那帮老家伙一向都是看他不顺眼的,若是老家伙出手干预,指不定弄出些什么事来,可是要让他跪那个老太婆,他的这个口气又如何咽得下。17722633

    “绝儿,原本看着你成亲,我也是替你高兴,如果你不想看到我,我离开便是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