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1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22 演戏(4000+)

222 演戏(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的脑袋一下子就懵了,青鸾却是像小兔子一般轻轻的啃啮着他的唇,她的眼神迷离,如水一般的柔媚。贴着他的肌肤有些烫人,上官绝的心跳失了速,虽然知道此刻的青鸾大抵是被酒精迷了理智,可是她如此漫不经心的主动却让他的身体都燃烧了起来。

    灵活的小舌像是试探般的轻叩他的唇,上官绝一个激灵,喉头喊了一声“小妖精”,便双手紧紧的扣住纤腰,转被动为主动的缠住了那小舌。

    唇齿间弥漫的是淡淡的酒香,醉人心神。

    “阿鸾,阿鸾……”上官绝轻轻的喊着青鸾的名字,热烈的动作渐渐的转为温柔,抬眼的时候却是给气笑了,只见青鸾的双眼紧闭着,原本搭在他肩头的手也垂了下去,这丫头竟然在撩拨了他之后,一声不吭的睡了过去。

    上官绝暗暗的叹了一声,这丫头果然就是天生克他的磨人精。

    虽是这么想的,手上的动作却是不由得放轻了,微微侧过了身,将青鸾放到靠里的位置,又替她盖上了被子。

    安睡的青鸾很满足,脸上甚至还带了一丝的笑容,上官绝低头看了一眼被她撩拨起的欲/望,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好吧,其实冬天里洗冷水澡对身体是有益的。

    青鸾兀自睡的香甜,自然没有发觉自己无意识的行为又让上官绝再一次尝试到了不能痛快“吃肉”的痛苦。

    到了快傍晚的时候,夏至才进来将青鸾叫醒了。

    刚刚睡醒的她,脸还是粉扑扑的,漂亮的眸子带着一丝茫然,她的记忆到了吃锅子便断层了,然后……然后她怎么躺在了床上?青鸾有些不在状态的环视了一圈四周,才问道:“上官绝呢?”

    “世子妃中午的时候喝了两杯酒便有些醉了,世子陪着您睡了会午觉便去了书房,此时应该是在书房里。”夏至见青鸾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便解释了一遍。

    喝醉了?青鸾扶了扶额,她记得自己没有喝多少啊,那酒竟然那么的醉人?

    心头闪过这些疑惑,人却配合着夏至换上了衣衫:“晚膳的家宴,便穿那件洋红色窄袖对襟小袄好了。”

    晚上的这一餐,算是她融入秦亲王府的第一步,加上老王爷此时也在府里头,势必要让她这个新妇伺候用膳,这也算不得什么,这样的礼仪是从小便学起来的,青鸾自是不会担心的,她唯一担心的是上官绝对上老王爷,这两个人几乎是不能和平相处,若是又吵起来,可不是让那老白花一家看笑话。

    如此一想,青鸾便有些心事重重的,就连上官绝进来都没有发觉,只垂着头看着那一盒盒精致的钗环首饰发呆。

    上官绝盯着青鸾看了半晌,明明那铜镜里都印出了他的身影,可是青鸾就是没有抬头看一眼,这让他有一种被忽视的不爽。

    “想什么呢?”迟迟没有得到回应,上官绝只得自己上前。

    青鸾睨了他一眼,那巴掌大的小脸几乎皱成了一团。这一下上官绝不淡定了,这新婚第一天就让他家的阿鸾愁成这个样子,他这个做相公的也太不称职了。

    “阿鸾,你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上官绝上前拉起青鸾,两人走到那铺着厚厚毯子的美人榻上并肩坐下了。

    青鸾没好气的觑了他一眼,暗道我这还不是因为你而发愁。

    上官绝没有读心术,当然不知道青鸾心中所想,只是被她那一眼瞅的心慌慌的,连忙露出讨好的笑容道:“阿鸾,有什么为难的事,你尽管说,我答应过卫澈的,要让你过的幸福快乐。”若是卫澈那小子知道自己第一天就让妻子露出了这样的神色,少不得又要跟他干架了。

    “上官绝,我可不可以跟你提个要求?”青鸾拉了拉上官绝的手,神色有些小心翼翼的。

    上官绝道:“当然可以了,只要你说的我能做到我一定照办。”

    “你……你别跟老王爷对着干行吗?”青鸾心知老王爷是上官绝心头的一根刺,一碰便会痛的炸毛,因而这话问的极为小心,便是那眼神都带着几分你可千万不要生气的意思。

    上官绝一听青鸾的话,脸上的笑容立时便淡了下来,再看青鸾担心的样子,叹了一口气道:“阿鸾,不是我故意要跟他对着干的,只是一看到他,我的心情就平静不下来。”

    学会掩藏自己的情绪是他认识到这个世界残酷后学会的第一课,可惜他的功力始终不够,在面对上官淼的时候,他心里头的愤怒根本就不是伪装的。

    青鸾见他眉头微微皱着,她喜欢看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她喜欢看他嚣张的对着比人指手画脚,那个上官绝才是最恣意的,可是每一次看到他跟老王爷吵架,她都觉得很难受,为上官绝难受。

    “上官绝,我不想让你难过。”青鸾突然直起了身子抱住了他,语气格外的怜惜。

    上官绝身子一震,难过?原来不是没有人了解他。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成拳头,上官绝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青鸾的背道:“好,我答应你,我不会跟他吵的。”

    青鸾没有说话,抱着上官绝的手却越发的紧了。

    青鸾和上官绝感到洛河堂的时候,楚氏和上官沥夫妇俩已经在了,上官沥的年纪虽然比上官绝小,可是楚氏是第一个嫁进秦亲王府的第三代,平日里也替着肖侧妃看顾着内宅,因而此时的她正在安排晚宴。17722637

    只是一家人的家宴,肖侧妃却将膳食都安排的很丰富,像是为了表达对青鸾的欢迎。

    “大哥,大嫂。”楚氏见到二人的身影,便笑吟吟的迎了上来,“大嫂来了,不如便先看看这膳食安排的可还妥当,大嫂若是有什么不喜欢,大可以说。”

    青鸾弯了弯唇角道:“弟妹安排的自是极为妥当的。”进门第一天便挑剔家宴,她是脑袋犯抽了才会这么做吧。

    另外一边上官沥对着上官绝道:“大哥,祖父和父亲他们怕是还有一段时间才会拉,不如我们到一边坐坐吧。”

    上官沥跟上官绝相差两岁,上官绝五岁之前没有在秦亲王府生活,五岁之后回到王府,那个时候上官沥已经三岁了,两个人年岁相近,上官沥自是喜欢跟着上官绝。

    官青啮神不。上官绝还记得有一次厨房给他送来了糕点,上官沥敲跑来找他,吃了那份糕点便中毒了,那个时候几乎吓坏了冯氏和肖侧妃,上官沥可是上官煜和冯氏的嫡长子,请了宫里的太医,好不容易才将上官沥的命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后来上官沥好了之后,冯氏便不许他再来找他玩,可是他偏偏要粘着上官沥,那个时候他已经隐隐约约的觉察出来,自己只有跟上官沥形影不离,才能有活命的机会,同吃同睡,直到他后来拜入天机门门下。

    等到他学成归来,上官沥也已经是一个少年了,自幼学武,又有名师指导的上官沥是秦亲王府的骄傲,那个时候甚至还常常有人误会他才是秦亲王府的世子,直到他归来后重新闯出了纨绔之名,才让上京的人明白这秦亲王府的世子其实另有其人。

    上官绝看了一眼青鸾,见她对应楚氏似乎游刃有余,便跟着上官沥一起去了。

    人心异变,即便他还记得小的时候上官沥像个小尾巴似的在他的身后叫着他“大哥”,可是那么些年过去了,完全不懂事的人现在也该明白一个道理了,他们之间永远都做不成相亲相爱的好兄弟。1cmsz。

    两个人坐下后,便有丫鬟上了茶,上官绝垂着头研究着茶盏里翻腾着的茶叶,也不开口说话,沉默了一会,上官沥才开口道:“大哥,恭喜你娶到心上人。”

    上官绝微微抬头,点头道:“谢谢!”

    生疏而又客套的对话,上官沥握着茶盏的手不由得一紧,眼底闪过一丝无奈,那道鸿沟似乎怎么都跨越不过去,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什么都不知道孩子了。

    秦亲王府这么偌大的一个产业,上官绝是嫡系,偏这个嫡系不稳,人丁单薄,他们虽然是庶子,可是从上官煜开始都不是无能之辈,这争与不争早已经不是他们说了算。

    相较这么的客套生疏,青鸾和楚氏的相处到是很和谐,楚氏到底是大家族教育出来的,为人处事方面自有一套,甚至热情的带着青鸾重新认识了一遍秦亲王府的礼仪,青鸾虽然不清楚她是真情还是假意,不过楚氏满面笑容的,青鸾当然不会冷脸相对了,一时两妯娌看上去到真有几分一家人的感觉。

    约莫过了半刻钟,上官静和上官柔姐妹二人带着个自的贴身丫鬟到了,上官静看到楚氏跟青鸾相处和/谐的样子显然很是讶异,随即眼底便闪现出浓浓的嘲讽。

    青鸾是真心不明白上官静对她敌意,虽说他们立场不同,可是照理说这畜陋的争夺还在台面之下,冯氏应当不会将这些东西教给自家女儿,那上官静对她的敌意真心有些莫名其妙。

    到是上官柔蹦蹦跳跳的来到青鸾和楚氏的面前道:“大嫂,二嫂,你们来的好早啊。”

    青鸾拍了拍上官柔的头,便听到楚氏道:“柔儿下午干什么去了?”

    小姑娘一听到楚氏的问话便像棉花糖一样拧上了楚氏的身,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道:“二嫂,柔儿没干什么啊?”

    小姑娘明显不怎么会说谎,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写满了心虚。

    楚氏笑道:“那暖房里的那楔是怎么回事啊?”

    上官柔垮下了一张脸,随即可怜兮兮的说道:“二嫂,我不是故意的,您别跟娘说好不好,娘要是知道我打碎了她的花,一定会禁柔儿的足。我就是想挑一盆花给大嫂,大嫂给了我漂亮的珠子做见面礼,我也得给她见面礼才是。”

    青鸾脸上迅速的闪过一丝讶异,看样子这二房之中还是有那心思干净的人的,她不能一竿子都把人给打死了。

    上官静听到上官柔的话,立时沉下了脸,伸手敲了上官柔一记,骂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暖房里的花有多珍贵?你居然还打碎了,我一定会跟娘说的。”说着还狠狠的瞪了青鸾一眼,好像这所有的错是她造成的似的。

    上官柔唬了一跳,大眼睛眨眨的就要落泪了,青鸾到是有些心疼这个对她的进门表示欢迎的小丫头,不过小丫头的正经嫂子在这里,她也不好插嘴这姐妹俩的龃龉,免得被上官静呛声了。

    楚氏见上官柔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赶紧蹲下身子安慰,再三的保证不会有人说出去,才将小姑娘哄笑了。

    说话的时候,上官煜,冯氏,肖侧妃也陆陆续续的来了。

    青鸾明显的感觉到那老白花一进到厅里,这气氛便转了味。

    冯氏扶着肖侧妃,态度恭敬,这秦亲王府没有正经的嫡母,冯氏早已经将肖侧妃当成了正儿八经的婆婆了。

    “青鸾也来了。”肖侧妃坐下之后,便对上了青鸾。

    青鸾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对上老白花,她心里的警惕便噌噌的上升。

    “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青鸾也不必见外,有什么不懂的,大可以去找你二婶婶,现在她是掌家人,便是缺了什么少了什么,也不用面嫩,提出来就是了。”肖侧妃脸上的神情格外的和善,可以说是散发了最大的善意。

    若是青鸾不明就里还真要被她糊弄了过去,可惜青鸾很清楚这世上有一种人最会的便是装善良,将“面慈心恶”这个词演绎的淋漓尽致。

    “如此便多谢肖侧妃和二婶了。”青鸾朝着二人欠了欠身,这内宅之中拼的便是演技。

    冯氏又笑米米的表达了几句欢迎之情,完全一副当家人的架势。

    青鸾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心里头却是止不住的讽刺,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官绝才是这个王府的继承人。

    ps:更新送上,最近一段时间更新很不给力,留言区很多怨言,我也不敢出现在那里,不过最近真心的累,好像进入了一个懈怠阶段,努力调适,尽快恢复九月的速度啊。不过我也很忙就是了,之前身体不好,现在又要应对各式的相亲啊,小鱼29了,还木男银,家里人各种急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