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2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26 危险(5000+)

226 危险(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淼很大方的拿出了一块玉佩作为礼物,上官睿亲自抱着太子转了一圈,收获了不少的东西。青鸾暗自腹诽道,皇上抱着太子要压岁钱,这可真是压力山大啊,谁敢不拿出好东西来,稳赚不赔的买卖,这皇上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

    “今日是守岁宴,坐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这一年大夏风调雨顺,希望来年依旧如此,朕在这里敬大家一杯。”上官睿收刮了一圈后,便将太子交还了回去,意气风发的对着下面的人举杯欢庆。

    因为上官睿的心情很好,连带着宴会的气氛也热烈了起来。

    青鸾的位置是和刑悠悠一起的,过了一会,卫欣儿便也将位置挪了过来。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因为有刑悠悠在,到也没有其他的人过来搭讪,青鸾三人也落得清静。

    上官睿让身边的太监给上官淼满上了一杯酒,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皇叔这些年极少在上京过年,如今也能享一享天伦之乐了。”

    “皇上说的是,如今臣的年纪也大了,便是想要带兵打仗那也是有心无力来了。”上官淼举了举杯子,脸上是惯常的面无表情。

    上官睿道:“朕最近收到消息,岭南刑家似有些不安分,皇叔和刑家一北一南镇守着大夏朝的边关,不知道皇叔对刑家有什么看法?”

    上官淼抬头看了一眼上官睿,刑家是魏王世子的岳家,他这是不放心了。不过刑家不像他,就算是为了生存,这兵权也不会轻易交出来的,逼急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皇上,西北那边的将领刚刚开始替换,这个时候不宜动南面,皇上正值壮年,便是为太子打算也该徐徐图之才是,何必将人逼到绝境呢,需知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上官淼沉声说道,自古君王多疑,上官睿忌惮他,上官淼也不是不清楚,别说是上官睿了,就算先皇,他的哥哥当皇帝的时候对他亦是万分的忌惮,只是那个时候西北还未稳定,轻易不能动西北军。

    不过作为上官家的一份子,他自是希望看到大夏朝能够繁荣昌盛,太子的年纪是小,可是上官睿毕竟身体健康,何必非得将魏王一脉赶尽杀绝呢,说实话魏王一脉也没有做什么,当初抬着魏王世子的也是他,如今因为自己生了儿子就急惶惶的开始打压,这样的行为难免让人诟病。

    上官睿听到上官淼的话,心里头却有几分不悦,只饮干了杯中的酒。

    上官淼见他这个样子也不再多话,他连西北的军权都交出去了,便打算不在参和这些事。

    宴会到了后半场,歌舞表演结束了,外头的焰火晚会正式的开始了,刑悠悠坐了一会,便觉得小腹隐隐的下坠,一时急的脸色都变了,她知道对于她来说如今这宫里头并不算安全,可是这个世上有太多的无可奈何了。

    青鸾原本正欣赏着外头的烟火,突然手上一紧,却是刑悠悠握住了她的手。

    青鸾转过头去,见她脸色惨白,额头不断的冒着汗,唬了一跳,连忙反手握住她的手问道:“悠悠,你怎么了?”

    “我肚子痛。”刑悠悠的手心冰冷,另一边的魏王妃见状慌了神,却又不敢大声嚷嚷,只急道,“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

    刑悠悠知道自己这个婆婆一向是没什么用的,只得对着青鸾说道:“阿鸾,你陪着我下去歇一歇好吗?”

    因为魏王府的事,她的这一胎一直都不太稳,她真的很担心保不住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因为是家宴难免会有人喝醉,侧殿里便安排有供人休息的房间,青鸾见刑悠悠这个样子也担心她,便同卫欣儿说了一声,扶着她去了隔壁的侧殿休息。

    大多数伺候的人都在正殿里,侧殿相对来说比较安静,也许是正殿的空气比较浑浊,刑悠悠深吸了两口气后,感觉那股子紧张感及疼痛褪去了很多。

    “青鸾,谢谢你,我好受多了。”刑悠悠冲着青鸾挤出了一个笑,就是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傻了,别多想,你先坐着休息会,我给你倒杯水。”青鸾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直接走到了桌子边上,桌子上放着一套景泰蓝的差距,青鸾提了提壶,发现里头没有了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青鸾,算了,我也不渴,坐一会就成了。”刑悠悠说道。

    这世上能做到雪中送炭的又有几个,刑悠悠很珍惜青鸾的这份情,却也清楚自己现在只会给她惹麻烦,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

    青鸾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只得重新坐到刑悠悠的身边,她还记得初见刑悠悠的时候,自己还曾歆慕过她的恣意,可如今那些个张扬都被现实给磨平了。

    “宝宝,你要乖乖的,我们一起等爹爹回来。”刑悠悠的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她已经能够感受到里头的小生命了,她还记得当初自己将怀孕的消息告诉魏王世子的时候,那张冰封的脸第一次露出了顺心的笑容。

    魏王府的子嗣不盛,她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这个孩子,不论怎么样都不会让孩子受到伤害的。

    青鸾看着刑悠悠脸上散发出母亲独有的坚毅,心里头亦想起了上一世那个无缘的孩子,虽然孩子的父亲是个人渣,可是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就是她的命,就算过去了那么久,自己想起来的时候心还是会隐隐的作痛。

    “悠悠,这都已经过了头三个月了,这胎像还不稳?”一般情况下,怀孕最危险的便是头三个月和即将要生的三个月,刑悠悠刚刚将近五个月,正是最稳定的时候。1csfo。

    “这也怪我,世子离开的时候,我太过担忧了,这才委屈了孩子。”刑悠悠坚强的笑了笑。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宫人领着一个穿着太医服侍的男子走了进来,两个人齐齐的同青鸾和刑悠悠行礼。

    “秦王世子妃,奴婢是琼华宫的素心,昭容娘娘不放心魏王世子妃,遣了奴婢去请太医。”那宫人弓着身子,神色恭敬的说道。

    青鸾抬眸看过去,只见那太医中等身材,微微垂着头,身上背着一个药箱。青鸾心头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却又想不清楚哪里头怪,只得开口问道:“不知道这位太医贵姓。”

    “下官姓沈。”沈太医垂着头道。

    青鸾压下心里头的奇怪,刑悠悠身子不舒服,刚才欣儿姐姐也在,依着她的性子也不是那种捧高踩低的人便是去请太医也是正常的。

    “那就有劳沈太医了。”刑悠悠客气的说了一声。

    “魏王世子妃客气了。”沈太医答了一声。

    青鸾扶着刑悠悠坐到了凳子上,桌子上沈太医已经放了搁手的小枕,刑悠悠微微撩起了衣袖,伸出了手放到小枕之上。青鸾就站在刑悠悠的身后,扶着她的肩膀。

    从青鸾的目光看下去,发现正仔细诊脉的太医耳廓上一颗红色的痣。

    过了好一会,那太医才站起身来,青鸾正欲开口,却突然觉得劲部一痛,眼前一黑,便陷入了黑暗,在意识彻底丧失前,青鸾才猛然间想起刚才心头的那一丝怪异感觉,刚才那个宫人根本就不是琼华宫的素心,虽然那个时候只匆匆一瞥,她依稀记得琼华殿的素心额头一颗美人痣,而刚才那个宫人额头没有一丝的痕迹。

    此时想起来却已经为时已晚,青鸾的意识伴随着刑悠悠的一声惊呼,彻底的丧失了。

    17744884

    正殿里,烟火晚会已经结束了,上官绝虽然陪在太后的身边,目光却一直都在寻找青鸾的身影,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青鸾,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丫头是跑到了哪里去了。

    太后见上官绝心不在焉的样子,笑着问道:“可是想你媳妇了,对了,把你媳妇也叫过来陪哀家说说话。”

    “我这就去找她去。”有了太后的吩咐,上官绝自是乐颠颠的奉旨去找青鸾了。

    蒋瑶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不由得说道:“真没想到秦王世子同世子妃如此的恩爱。”

    蒋后跟着说道:“那也是太后有眼光。”这婚事虽说是皇上的下的圣旨,却是太后拍板的。

    太后听了这话,心里头也很舒坦:“我就盼着他们夫妻能够顺顺遂遂的。”

    上官绝转了一圈都没有见到青鸾的身影,直到卫欣儿告诉他,青鸾陪着刑悠悠去了侧殿休息,上官绝才往侧殿去了。

    “有没有看到秦王世子妃和魏王世子妃。”上官绝拉了一个伺候茶水的宫人问道。

    那宫人却是摇摇头直说没有看到,上官绝心头越发的奇怪了,转了一圈侧殿都没有看到青鸾的身影,就刑悠悠都消失了,刑悠悠也消失了,上官绝的脑海里才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心里头便有些警惕了起来。

    这里是皇宫,青鸾也不是那种莽撞的人,到底是去了哪里?上官绝如此一想,又重新将侧殿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发现其中一个房间的凳子摆放有些怪异。就连软榻上的毯子都微微有些凌乱。

    应该是有人在这边坐过,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刚才在这里的人应该是青鸾和刑悠悠,那么这个时候她们又去哪里了呢?上官绝的心头一紧,一个箭步冲出了侧殿,对着守在殿外的禁卫军说道:“卫蓄爷人呢?”

    卫澈是禁卫军的统领,如果今天值夜的是他的话还能让他去找青鸾,现在上官绝担心的是青鸾遇到了什么意外,应该不会的,如果有人想要青鸾的命也不会选择在皇宫这种地方动手,那么更有可能的便是别人下了套子。

    上官绝一想到青鸾此时处在不知名的危险当中,心里便止不住的浮躁了起来。

    今日值夜的恰巧就是卫澈,卫澈一听到手下说是上官绝寻他,便立时赶了过来,听上官绝说青鸾失踪了,原本冷峻的脸越发的沉郁了。

    “我派人去找,你先进去,这个时候我们自己不能慌。”卫澈沉默了一会,便有了决定,皇宫的守卫自是严密的,要无声无息的偷运出一个人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青鸾一定还在这宫里的某个角落,只是不知道这幕后之人掳了青鸾要干什么,还有魏王世子妃,如今的魏王世子妃可以说是个烫手山芋,如果青鸾是跟她在一起,这危险系数还要高上几分。

    “我……”青鸾都不知道在哪里,他哪里还有心情进去里头继续喝酒。

    “这里是皇宫就算你是秦王世子,没有正当的理由也不能随意的走动,我却是不同,你放心吧,那是我的妹妹。”卫澈直接截断了上官绝的话,他总觉得这不是一件简单的掳人事件。

    上官绝明白卫澈话中的意思,他让他进去稳住里头的人,至少不能让里头的人发现青鸾失踪的事情。

    用力的捏了捏拳头,上官绝才转身进了正殿,卫澈也不敢耽搁,直接带了人去找青鸾的下落。

    正殿灯火通明,丝竹管弦,歌舞袅袅,上官绝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便带了笑容,重新回到了太后的身边。

    太后见他一个人回来便问道:“你媳妇呢?”

    “魏王世子妃不舒服,阿鸾正陪这她呢。”上官绝笑嘻嘻的说道。

    肖侧妃和冯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如今上京谁都知道该远着点魏王府的人,偏她还要凑上去,她这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善良却是要把秦亲王府给拉到一个尴尬的境地。

    “这青鸾也太不懂事了,太后娘娘想要同她说话都不见人影,阿熏,你去把你嫂子叫过来。”肖侧妃一本正经的吩咐道。

    上官绝睨了她一眼,冷笑道:“她懂不懂事也不是你说了算。”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上官绝一点面子都不给肖侧妃,肖侧妃一张老脸通红,眼角闪现了泪花,双手用力的绞着帕子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太后知道上官绝向来都不喜欢肖侧妃,不过她好歹是秦亲王目前唯一的女人,太后便打圆场道:“行了,她愿意陪着悠悠也是她一片好心,哀家有这么多人陪着就成了,今天大过年的谁都不许闹脾气,特别是你,如今都已经成家了,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的行事了,知道吗?”

    太后的劝阻完全是一片好心,上官绝只得点头应了一声是。

    胡乱的应着太后几个的话,上官绝的心思到底不在这里,也不知道卫澈找到阿鸾没有。

    “上官绝,你可还记得我。”蒋瑶的声音打断了上官绝的沉思。

    上官绝抬头看过去,却见到蒋瑶笑吟吟的站在他的身边,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长裙,腰间的绸缎丝带越发的衬的那腰肢柔弱无骨,上官绝却是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他还真没有心思应付其他的人,更没有什么心思陪着其他的女人玩你猜我猜的游戏。

    “蒋姑娘,要知道我见过的女子比男子还多,不过那些人大多数都是青楼卖笑的,蒋姑娘这样的,我还真没有什么印象。”上官绝的眸光微冷,唇角的笑容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蒋瑶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了。官玉获为啊。

    “都过去九年了,你忘记了也不怪你。”蒋瑶的笑容很是从容,宛如一颗散发着莹莹光芒的珍珠。

    论起容貌来,蒋家人无疑是得天独厚的,蒋家的这一辈男男女女都有着出色的姿容,蒋后雍容华贵,蒋瑶娇俏艳丽,如果是以前上官绝到不介意同这样的美人搞搞暧/昧,不过如今的他已经有了青鸾,自不会再招惹其他的女人。

    不过蒋瑶说的九年前是什么意思,那个时候他已经拜入了天机门下,压根就没什么机会见到上京里头的人。

    蒋瑶见上官绝这个样子便知道他似乎真的已经忘记了她。

    “上官绝,你还记得这颗桃核吗?”蒋瑶一面说着话,一面伸出了手,她的手心里有一颗桃核,用红线串了起来。

    上官绝突然间想起了那个时候刚刚拜入天机门的门下,似乎有一段时间师父的一个朋友来探望他,那个时候那人的身边便跟着一个小女孩,不会蒋瑶就是那个小女孩吧?

    “绝哥哥,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可是我却一直都记得,这颗核桃也一直都保存的好好的。”蒋瑶的声音带了些许的悲伤。

    “你是胖团子?”上官绝还有些惊疑不定,脑海中隐隐约约的有了那么几

    青鸾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有辛沉的,身子似乎是躺在软绵绵的毯子上,昏迷前的记忆一点点的回笼,青鸾几乎是瞬间清醒了过来。分印象。

    ps:本来晚上还能写更多点的,不过实在是心情很糟糕,温岭的杀医案让我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迷茫,想想真是可悲,从大学到研究生,总共八年,那么多的心血和精力可是现在真心的不想干了,连生命都不能保证,还谈什么救死扶伤。说实话,现在上夜班的时候,真心不敢背对着门,就怕从后头窜出个人来,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医疗体制这个样子却让所有的医护人员来买单,真tm的恶心,我在三级乙等医院工作,夏天7点半上班,冬天八点上班,全年都要去查房,一个礼拜只有两个下午休息,每5天一个夜班,2800工资,扣掉五险一金只有2200,其他行业的研究生会有那么低的工资吗,那些网络的评论真心寒心。以上抱怨不收费的,实在是没地抱怨啊,温岭离的太近了,还有同学在那里工作,震动特别的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