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2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27 太子之殇

227 太子之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身处的这个房间很是讲究,不论是家具还是摆饰无一不是精品,地上铺着的是厚厚的羊绒毯子,青鸾发现自己便是躺在近门处的地毯上,屋子被珠帘分为内外两间,墙边上的梅花高几上点着几盏宫灯,屋子里的光线还算亮堂。

    青鸾的一颗心止不住的剧烈跳动了起来,屋子里明明很暖和,她却止不住的发寒,那股子的寒意是从心里头涌出来的,连带着上下牙齿都打起了颤来。

    屋子的摆饰告诉她自己还是在宫里头,精致程度并不亚于坤宁宫,可是越是如此,青鸾心里头就越害怕,仿佛身处在陡峭的悬崖,稍有不慎就会摔的粉身碎骨。

    天牢是大夏朝防守最为严密的牢房,一般进到里头,很少有人能够完完整整的出来。

    刑悠悠去了哪里?自己是受她的牵连,还是自己也是别人的目标?一个个的问题在脑海中闪过,琉璃珠子串成的珠帘在灯光下显得分外的耀眼,青鸾没有动,她已经听到了外头走廊的人声,以及内室传来的嘤咛声,那是属于刑悠悠的。

    那个奶嬷嬷已经撩起了珠帘冲了进去,伴随着一声尖叫,坤宁宫彻底的炸开了锅。

    “不行,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掐死我的儿子,她便是死一百次都不为过。”惠妃尖着嗓子,状若疯狂。

    偌大的床上,是大红色的绣着金龙的襁褓,青鸾自是认得那个襁褓,因为宴会的时候皇上才抱着在所有人面前走了一圈,那是大夏朝的储君,还未满周岁的太子。

    青鸾就这么一直安静的看着,直到那太医抹着汗水离开,青鸾也不知道刑悠悠还能不能活,那么多的血,将近五个月的胎儿就这么生生的流掉了,她的脸色比纸还要白,青鸾突然一下子跳了起来,脱下自己身上的那件大披风,冲着守卫的人喊道:“给魏王世子妃盖上。”

    “阿鸾,你别怕,我会救你出去的。”上官绝沉声安慰道,这件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了,以至于所有人都慌了乱了,他的脑海里也没有好的应对措施,但是他知道一定不能让青鸾有事。

    紧接着却是一松,“嘭”的一声,那个侍卫被一拳给打了出去。

    只见老王爷面色微沉,肖侧妃自是一脸的担忧,只是那担忧有几分真心就不知道了。

    刑悠悠已经晕死了过去了,她的胎像本就不稳,这一场惊吓,加上惠妃毫不客气的厮打让她的裙子沁出了一滩的血来,青鸾不由得闭了闭眼,照这个情况刑悠悠的孩子定是不保了,只是这个时候她们的命都还是悬着的,青鸾自己都成了阶下囚,哪里还有资格去为刑悠悠求情。

    来来去去的噪杂声,青鸾的脑海里一片混沌,因为她知道自己和刑悠悠似乎陷入了一个天大的阴谋当中,太子死了,上官睿年过四十才得来的老来子居然就这样死了,大夏的宫廷里即将遭遇一场辩雨,偏她更是处在这场辩雨的中心。

    上官绝用力的握了握青鸾的手,目光沉沉的对上蒋后:“皇后娘娘,如今皇上还没有说什么,那些人便对阿鸾动手动脚,那是没有将秦亲王府放在眼里吗?”

    “上官绝,你要干什么?抗旨不尊吗?”蒋后见上官绝对着宫里的侍卫动手,疾言厉色的说道。

    从未有过的棘手,一国储君被人谋害,上官绝都不敢想象等到皇上醒过来,将是怎么样的腥风血雨,又有多少人会因为这一场蓄意的谋杀而丧命。

    脑中紧绷的那根弦“啪”的一下子断了,那些阴谋的漩涡几乎要将自己给淹没了。

    那孩子怕是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吧,青鸾的胸口一阵阵的发闷,阴冷潮湿的空气令她全身的骨头都痛了起来。她和刑悠悠是分开关的,两个人的牢房是相邻的,整个人牢房里只哟靠墙的地方有一些稻草,拧着他的侍卫推了她一把,青鸾本就全身无力,一个踉跄便重重的跌倒在地上,刺骨的寒意让她下意识的拢了拢身上的披风,那还是上官绝给她披上的。

    青鸾被带出去的时候,外头又飘起了穴,洋洋洒洒的,跟扯棉絮一般,青鸾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黑沉沉的,什么都看不清,就好像她此时走的路,前头究竟有什么等着她,她亦看不清楚。

    “太子遭人谋害,魏王世子妃和秦王世子妃是最大的嫌疑人,这太子的命关乎社稷大事,你最好不要妨碍。”皇上还未醒过来,这里能当事的也就只有蒋后了。

    婴孩的双眼是紧闭的,原本白希的脸成了绛紫色,口唇更是青紫,肥短的颈脖处是触目惊心的手指印,而那襁褓旁上已然吓呆了的刑悠悠,奶嬷嬷一脸惊恐的瘫软在了地上,指着刑悠悠道:“你……你杀了太子。”

    “秦王世子妃,你怎么会在太子的寝室里?”有人认出了青鸾,那质问声像是一桶冰水兜头的淋在了青鸾的身上。

    宫里全线戒严,因为青鸾的关系,就连卫澈也被看管了起来,不准他在负责皇宫的禁卫,其他人都呆住正殿里,等候皇上的发落。

    青鸾也不知道自己打哪里来的勇气,一个箭步冲进了内室,内屋的情况却让她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住了。

    上官绝死死的盯着蒋后看了一阵,才转过身来对着青鸾说道:“阿鸾,你别怕啊,我马上会救你出去的。”

    启泰三年,上官睿出生才六个月的太子死在了自己的寝宫里,脖子上明显的掐痕,当时在场的是秦王世子妃和魏王世子妃。处这究论点。

    太子的寝室里,太子的寝室里,她也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在太子的寝室了。

    老王爷冷冷的哼了一声:“住嘴,如今什么情况都还不清楚,若是魏王世子妃因此失了性命,又该谁负责?”老王爷在军中便是说一不二的人物,此时神色俊冷,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

    青鸾见蒋后态度强硬,扯了扯上官绝,示意他不要同他硬抗,如今上官绝要做的是抚平上官睿的怒气,若是他醒过来后毫无理智的杀人,秦亲王府更不会为了她一个人跟皇上对着干。

    青鸾点了点头,目光一一掠过老王爷,肖侧妃等人。

    漫天的恐惧让青鸾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直到自己的双手被侍卫用力的反剪,那几乎要将胳膊折断的力道让青鸾痛呼了一声。

    “皇后,魏王世子妃这个样子还是请个太医吧。”最后开口的是老王爷。

    魏王一脸的呆滞,也许他都还没有明白过来,他们魏王府即将遭遇一场灭顶的灾祸,而无用的魏王妃此时整个人抖的几乎不成样子,更别提为魏王世子妃说一句话。

    就连蒋后都有点不敢直视老王爷,挥了挥手,让太医跟着去天牢,至少要先保住魏王世子妃的性命,等皇上醒过来后再定夺。

    那边刑悠悠被侍卫丢在了稻草上,身上的那条裙子几乎像是血里捞出来一样,太医上前替她把脉,又拿出金针刺了一阵。13acv。

    “阿鸾。”打人的是上官绝,他钳住了青鸾的肩膀,神色焦急。

    “嘭”的一声,门是被人撞开的,闯进来的是几个穿着宫装的宫人和太监,青鸾认出了为首的那个人,她曾经多次在坤宁宫里见到过,是负责喂养太子的奶嬷嬷。

    青鸾生生的打了个激灵,看向上官绝,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上官绝的脸上露出如此凝重的神情,能不凝重吗?天子一怒,血流成河,她虽是可能被炮灰掉。

    上官睿和太后在得知消息后,当宠了过去,皇后亲自下旨将魏王世子妃和秦王世子妃打入天牢,等皇上醒过来后再做定夺。惠妃像一个疯婆子一样撕扯着魏王世子妃,因为据宫女和太监的回抱杀害太子的最有可能便是魏王世子妃。

    狭长的走道上,隔一段距离就有火把照明,空气里充斥着一股子令人作恶的血腥味夹杂着淡淡的的味道,青鸾的脑海中浮现的是太子的惨象,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婴孩,却因为生于皇家,而早早的亡故了。

    “上官绝,那个男人右耳廓上有一颗红色的痣,假装是太医将我和悠悠给打晕了,我醒过来后便已经在太子的寝宫了,那个时候太子已经死了,所以这是一个局,恐怕主要对付的是魏王世子,而我是顺带的。”青鸾很迅速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上官绝,在蒋后的示意下又有两个侍卫拧住了青鸾,这一次两人却不敢下死手了。

    那守卫睨了她一眼,恶声恶气的说道:“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青鸾脸色一沉,喝道:“皇后娘娘说过要保住魏王世子妃的性命,她一个小产的人,你们任由她躺在地上若是出了问题,你有几颗脑袋可以砍。”

    大抵是被她的气势骇住了,那守卫不情不愿的拿了青鸾的披风给依旧昏迷的刑悠悠盖上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