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2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28 天子怒

228 天子怒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天牢其实是一个地下牢房,进来容易出去难。

    本是十二月的天气,牢房的温度不会比外头的雪地高,青鸾将身上最厚实的披风给了刑悠悠,自己却是靠在墙角,她用力的抱着自己,努力的收集那些稻草盖在身上,刺骨的寒冷一阵阵的袭来,让她忍不住的打起了颤来。

    在这种情况下她真的很难清理自己的思绪,更无法思考自己这是走进了谁的圈套。

    身子微微的有些僵硬了,好冷,那种冷不紧紧是因为天气的寒冷,还要的是对未知的恐惧,她真的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那么一把刀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她才同上官绝成亲,她并不想就这么死去。

    将刑悠悠和卫青鸾压入天牢后,蒋后便让人将几乎已经崩溃疯狂的惠妃给拉了下去,自己却是进了内殿查看皇上的情况,如今整个人皇宫都乱成了一团,因为涉及的是太子,便是她这个皇后也不敢轻易做出什么决定,只能等着上官睿醒过来。

    正殿里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将那些酒宴给撤下去,所有的人的面色都不好看。事关太子,这事情会怎么发展谁都说不清楚,即便是宫廷的大清洗,谁又能保证不被波及到呢。

    老王爷依旧坐在原来的位子上,此时殿里剩下的便是那些惊慌失措的宫妃,以及秦亲王府和魏王府两家的人了。

    肖侧妃带着上官静的人坐在一处,魏王妃的神色呆滞,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偌大的正殿里安静的落针可闻,焦躁、不安、恐惧各种情绪充斥在整个正殿里。

    上官绝再坐不住,“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天牢那地方他是知道的,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青鸾去了那里,他真的不放心。

    “你去哪里?”上官绝还不曾走出正殿,背后便传来老王爷严肃的声音。

    上官绝的身子一僵,蓦的转过身子,老王爷依旧是一张老脸,相较于上官绝的情绪起伏,他的脸色可以说是平静。

    “难道就这么干坐着?”上官绝怒瞪着老王爷。

    “你先坐下,如今皇上还未曾开口,你慌什么,更何况没有皇后的命令,这会谁都进不了天牢。”开口说话的是上官煜,事情涉及到谋害太子,即便是秦亲王府也承受不起的大罪。

    上官煜并非是上官绝,对于青鸾也没有什么感情,在他看来如今最好的办法便是跟卫青鸾撇清干系,省得一并牵连他们秦亲王府,只是这话就算要说也该有自家父亲开口。

    上官煜看向老王爷,见他眸色微沉,却也揣测不出他的心态。

    上官绝心头微冷,他很清楚对于皇上来说太子意味着什么,如果他盛怒之下直接下旨他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上官绝第一次涌现出束手无策的无力感。

    他没有执拗的往外头走,因为他知道上官煜说的没有错,即便只出去了也是见不到青鸾的,除非他用武力硬闯,可是天牢那种地方,即便是慕容玉桡也未必闯的进去。

    蒋瑶站在一干宫妃中间,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上官绝,看着他俊美的脸上闪现出挣扎与焦虑,对于他来说,一个卫青鸾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能让他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及。

    卫欣儿白着一张脸,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早知道她就不应该放青鸾一个人去陪刑悠悠的,如今怎么样才能救她出来?

    上官绝用力的捏紧了拳头,缓步朝着老王爷的方向走去,他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刀尖上,这些年他从未开口叫过上官淼一声祖父,也从未在他面前服过软,可是这一次为了青鸾,他不得不向他低头。

    老王爷默不作声的看着上官绝走过来,布满皱纹的眼睛像是深沉的海,深的见不到底。

    “祖父!”上官绝的这一声称呼几乎是从齿缝里蹦出来的,因为情绪激动眼眶甚至浮现了微微的红。

    老王爷的眼底迅速的闪过一丝波动,随即垂下眸子道:“她是我秦亲王府的世子妃。”牢容外去墙。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上官绝的身子微微震了震,这一句话代表着老王爷的态度,“她是我秦亲王府的世子妃”,他不会为了王府的安危而舍弃卫青鸾的。

    在上官绝的心目中上官淼一直都是冷酷,不近人情的代名词,因为他的不管不问,因为他的刻意忽视,让他的童年过得无比的艰难,所以他恨他,每一次见面都会爆/发激烈的争吵,可是这一次他却是站在了他的这一边,上官绝的心情五味杂陈,沉默了片刻才说出了一声“谢谢”。

    上官煜不赞同的皱了皱眉头,什么话都没有说,老王爷的性子最是固执,一旦他下定了主意,即便是所有人反对都改变不了他的想法,难不成真要为了一个卫青鸾而同皇上对着干?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皇上到”将正殿里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只见蒋后扶着上官睿缓缓的走了进来,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上官睿却像是苍老了十岁,脸上蒙上了一层晦暗,他的眼底涌动着狠戾,几乎让人不敢直视。

    正殿里的人都跪下行礼。

    上官睿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走到最前头坐下后,凌厉的目光扫过底下的人。

    空气几乎凝结了一般,胆小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皇上这是怒到了极点,谁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凑上去触霉头。

    “坤宁宫所有的奴才一律仗毙。”皇上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所有人变了脸色,这当中要数蒋后的脸色最难看了,太子被人谋害的,她虽有责任却并不是主要的,上官睿一开口便清洗了她的坤宁宫,这让她的脸面何存?更何况坤宁的宫的人都是她的心腹,重新培养一批心腹亦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

    原本跟着皇后的几个宫人一听这话,早已经吓的跪倒在地了。

    上官绝心头一凛,皇上一开口便要处死坤宁宫上上下下近百条人命,可见太子的死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他甚至想处置了那些太监宫女后,下一个是不是就要轮到魏王世子妃和青鸾了。

    “皇上,还请三思啊。”蒋后亦跪了下来,原本以为皇上顶多便是迁怒那些伺候太子的奴才,哪里知道他一口气竟要毁了整个坤宁宫,那么是不是连带她这个皇后也要被问责。17744884

    “三思?”上官睿的语气微微上扬,那语调却让人的心头一阵阵的发毛。

    就连蒋后此时心头也没有了底,皇上这是想让多少人跟太子陪葬?

    “太子死的那么可怜,他还这么小一个,一个人在下头也寂寞,这些人便下去陪他吧。”上官睿的语气很平静,可那平静的面容下却是一片的惊涛骇浪。

    随着他的一挥手,便有一排禁卫进来将正殿里头坤宁宫的宫人太监都拉了下去,顿时一片的哭闹声,蒋媛的脸色很是难看,那些人不少是他们蒋家在宫里的资源,如果不是因为清楚太子在上官睿心目中的重要性,她甚至要以为这是一场针对坤宁宫的大清洗,到底是谁,竟然在皇宫里无声无息的做下这等恶事?

    蒋媛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太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这几个月一直都跟她朝夕相处,为了让皇上放心,她对那个孩子也投入了所有的精力,谁知道自己死守严防居然还让人得了手。1csfo。

    “魏王世子妃何在?”太子的奶嬷嬷口口声声的说魏王世子妃就是凶手,说起来魏王世子妃也确实有这个动机,毕竟如今魏王府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为太子。

    “如今正关押在天牢里。”卫澈被勒令交出禁卫统领的令牌,目前整个皇宫的禁卫军暂时由副统领侯勇统领。

    皇上的目光攸的扫向一旁的魏王同魏王妃,魏王妃“噗通”一声便跪了下来,颤声道:“皇上,这一切定是有心人……的策划,还请皇上明察。”

    整件事的猫腻,上官睿不可能不知道,只是此时的理智早已经被太子殇逝的事实给击的七零八落,他迫切的需要用杀戮来平息心里的伤痛,太子是死在坤宁宫的,他要让所有坤宁宫的奴才都为他陪葬,是他们不够警醒,才让太子被人谋害。

    上官睿如此一想,眼里越发的血红一片,扶着身侧的手指收拢,那尖锐的指甲划过椅子的扶手,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难道不是因为魏王世子憎恨太子抢走了他的一切才让世子妃动的手吗?”上官睿平和的语气像是一个惊雷,直接炸的魏王妃粉身碎骨,这个罪名一旦被落实了,整个魏王府都要跟着灭亡。

    魏王妃本就不是聪明的女人,此时此刻的她更是想不到任何的办法,只拉着魏王用力的磕的头,额头撞击花岗石的声音,重重的撞击进人的心底,眼前的景象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血红给掩盖住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