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2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29 断了线索

229 断了线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正殿里的气氛越发的压抑了,皇上就这么看着魏王妃重重的磕着头,底下已经蜿蜒了一滩的鲜血,傻子魏王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切,面上尽是害怕,他或许不明白魏王府此时面临的危机,可是他却知道身边这个快要晕过去的女人是他最重要的人。

    所以他张开了双臂用力的抱住了魏王妃,眼神愤怒的瞪视着上官睿,这个高高在上的人是坏人。

    老王爷见到这一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直接走到了魏王夫妇边上,看向面色疯狂的上官睿:“皇上,这件事疑点重重,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太子殿下便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天空渐渐的泛起了鱼肚白,一夜过去,正殿里的人早已经是面容疲倦,这一夜的惊魂简直就是惊心动魄,转眼间去掉的上百条人命,空了的坤宁宫,启泰四年的伊始,几乎是用鲜血铺成的。

    老王爷的话让上官睿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戾气重重的眸子瞪着老王爷。

    青鸾当真担忧刑悠悠,她的身体已经是千疮百孔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也不知道承不承受的住。

    上官睿挑了挑眉头,直接对着太医吩咐道:“将她弄醒。”

    那一地的鲜红,几乎刺痛了她的双眼,即便是进了这正殿,那浓重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仿佛还充斥着鼻尖,皇权之下,生命似乎显得分外的渺小。

    这样的对峙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上官睿才重重大的坐回了位子,双手掩住自己的面容,众人见状亦纷纷的垂下了头。上官绝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此时的皇上已然开始冷静了下来,只要他不盛怒之下砍了青鸾,那么一切都还有的挽回。

    青鸾的条理还算清楚,上官睿的脸色却更加的难看了,将两个大活人运到坤宁宫从而不惊动外头巡逻的禁卫军,这人在宫中的势力到是不简单。

    “侯勇,带人将侧殿仔仔细细的搜一遍,一寸都不许放过。”上官睿的脸色铁青,心中更多的怀疑是此处宫殿有密道直通坤宁宫,要不然原本在侧殿的人怎么能够做到无声无息的转运。

    殿的了上却。上官睿用力的揉了揉额头,还好有皇叔在,如果不是他顶着压力卸了他的怒火,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因为事情还不明朗,刑悠悠和青鸾两个最大的嫌疑人依旧被看管了起来,这一次到底没有再下那阴风阵阵的天牢,魏王府的人被禁了足,而秦亲王府的人暂时也不允许随意进出,老王爷和上官绝被皇上留在了皇宫。

    上官睿的目光落在了青鸾的身上。

    “咳咳……”剧烈的咳嗽声,让老王爷皱起了眉头。

    这幕后之人竟然比他这个皇上还要熟悉这个皇宫?

    蒋后显然也明白了上官睿的怀疑,眉头亦紧紧的蹙了起来,另一处地涉及的是她的坤宁宫,可是她这个坤宁宫的主人却不知道自己住的地方有密道的事,若是有心人想要利用,随时可以利用这一点将她这个皇后拉下了台。

    青鸾道:“宴会期间,魏王世子妃身子不舒服,臣妇便陪着她去了侧殿歇息,过了一会便有一个穿着宫装的宫女领着一个太医过来给魏王世子妃把脉,借的是昭容娘娘的名,因为魏王世子妃不舒服的事情昭容娘娘也是知道的,所以臣妇也没有怀疑,那两个人趁着臣妇和魏王世子妃不察,打晕了我们俩个,等到臣妇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太子殿下的寝殿了,之后太子殿下的奶嬷嬷便带人冲了进来。”

    蒋后听到侯勇的禀报,背脊隐隐的沁出了一层汗水,她的心头的更多的是庆幸,好在那幕后之人无心算计她,要不然自己还真是防不胜防。

    侯勇带人去搜查的时候,那边太医刚刚将刑悠悠给救醒了,她的脸色苍白,眼神尚且迷茫,混混沌沌的扫了一圈正殿里的人,素白的脸上渐渐的浮现了恐惧,昏迷前的景象慢慢的回笼,那张青紫的婴孩的脸,刑悠悠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小腹,身子猛的一震,随即软软的坐在了地上。

    青鸾担忧的睨了她一眼,尽量让自己的面色看上去坦然一点,太子的意外身亡只是别人布的一个局,许是为了挑拨太子和魏王世子的关系,又许是为了让朝堂动荡,而她应该是被殃及的那条池鱼。

    “皇上,逝者已逝,还请皇上保重龙体。”上官淼缓缓的劝说道。

    只见上官睿穿着明黄色的龙袍,身子颓然的坐在软榻上,他的面色灰白,气色比前一晚更差了。

    两个时辰后,卫澈在冷宫的枯井里找到了青鸾所画的那两个人的尸体,所有的线索似乎又断了。

    “秦王世子妃,你们为何会出现在坤宁宫?”上官睿的语气冷冰冰的,隐隐透着一股子的杀气。

    侯勇领命而去。

    刑悠悠没有立时回答上官睿的话,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声音破碎的为自己辩驳了几句,事情的经过基本上同青鸾的对上了,似乎一切都陷入了泥沼。

    正殿里比那天牢暖和很多,可是青鸾依旧觉得打从心底的透出一股子的寒意,正殿外头的广场上,那一具具还没来得及收的尸体,正是这一次事件的代价。

    太子殇逝,皇上堕朝十日,震惊整个大夏朝,

    不过半刻钟,刑悠悠和青鸾便被压了上来,不过才几个时辰,却像是过了好些天,上官绝见自己给青鸾准备的披风已经穿在了刑悠悠的身上,再看青鸾冻地口唇发紫,心里一阵心疼,这个傻丫头,总是这么的善良。

    “给他笔墨。”上官睿命人准备了笔墨。

    御书房里,老王爷被汪公公请了进去。

    青鸾想了想才道:“皇上,臣妇可以将那冒充太医的男子以及领着他的宫女的面容图画出来。”

    太医抹着汗水,让人将刑悠悠抬到了一边施针。

    老王爷的面色平静,目光不闪不避,这个时候恐怕也就只有他这个皇叔直言相谏了。

    蒋后上前一步道:“魏王世子妃因为惊吓过度,流掉了肚子里的孩子。”

    浓浓的药味充斥着整个御书房,太子的死对于上官睿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仿佛人生的希望都在一瞬间被击的粉碎了,到了第二日夜里更是吐了血,为了不使朝堂混乱,上官睿病重的消息被死死的封锁了起来。

    大夏的皇宫底下自是有密道的,上官睿御书房的暗阁里藏着大夏皇宫的平面图,所有的密道都在那张平面图上,这张皇宫的结构图是当初大夏朝建立的时候,修建宫殿留下的,这世上只有这么一张图,只有皇帝才有资格拥有,然而那张平面图上却没有这一条地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皇上才抬起头来,对着侯勇吩咐道:“将魏王世子妃和秦王世子妃都带上来,朕要问话。”13acv。

    刑悠悠依旧昏昏沉沉的样子,侍卫的手一松,便整个倒在了地上。

    上官睿的面色一变再变,愤怒,杀意交替的闪现,底下的宫妃们瑟瑟发抖,就连蒋后也不得不佩服老王爷的勇气,如果皇上一怒之下砍了老王爷,怕是大夏朝的天下真的要乱了。

    “魏王世子妃这是怎么了?”上官睿听闻太子的噩耗便昏了过去,太医施针将他弄醒后便又赶来正殿,压根就没有人同他说过魏王世子妃流产的事情。

    这能在皇宫做下这等事情的人身份一定不会简单到哪里去,事情牵扯到魏王府,如今魏王世子远在蜀州,若是自己在盛怒之下将魏王府的人都砍了,那么魏王世子以及岭南刑家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再加上秦王世子妃,上官睿的目光不由得扫向了上官绝,若是自己动了卫青鸾,怕是不管秦亲王府还是威远侯府都会寒心,搅乱上京的这趟水,得利的会是谁?

    “刑悠悠,如今你是谋害太子的最大嫌疑人,你可有什么话要说?”上官睿静静的看着刑悠悠的神情变化,过了好一会才缓缓的开口道。

    等到青鸾画完了图,上官睿又命另一队的禁卫军去搜索这两个人,这一次他却是让卫澈带队,想来为了洗脱卫青鸾的嫌疑,卫澈会尽百分之两百的力。

    过了大半个时辰,侯勇才搜完了侧殿,那侧殿真有一条密道通往坤宁宫,这条密度极为隐秘,几十个人撬地撬墙的都花了大半个时辰才找到。

    上官睿勉强挤出一丝苦笑,他年过四十没有儿子,原本以为此身都不会有儿子了,谁知道上天怜惜给了他一个儿子,太子不仅仅是他的儿子更是他的执念,从出生开始,几乎每一天他都要亲自抱一抱他,他甚至已经定下了他未来的教育计划,他打算手把手的教出一个明君来,然这些都成了妄念。

    上官睿一抬手,原本为太子定制下的课程被丢进了火盆里,火光闪过,那些纸张渐渐的燃为了灰烬。

    ps:呼呼,更新了,努力还债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