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2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31 鞭子

231 鞭子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审讯室的灯光并不是很亮,影影绰绰的,那微微椅的光影在林子轩的脸上投射出一片晦暗的阴影。他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锦袍,面无表情的缓缓走了进来。

    褐色的瞳仁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盯着青鸾,眼里闪烁着不明的危险光芒。

    青鸾的身子有些僵住了,上一世这个人是她的丈夫,所以她对他很了解,这个人对权利有着超越旁人的热衷,偏自己毁了他追求权利的道路,可以想象他的心里有多恨她。

    青鸾的心口微微有孝凉,苍白的脸就这么盯着林子轩,即便是如此,她也不会后悔出手对付这个人渣的。

    “林公子。”那太监谄媚的迎了上去,搓了搓手道,“人已经带来了。”

    “你们先出去。”林子轩抬手制止了那太监的话语。

    太监听到这话却有徐躇,沉默了片刻,冲着其他人招了招手,原本审讯室的几个人都退了下去。1csrg。

    偌大的刑室里就只剩下林子轩和青鸾二人了,两人相距不过三步远,林子轩悠忽的突然笑了起来,他的容貌本是那种极为舒服的清俊,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眉眼之中染着一丝阴沉。

    青鸾知道这股子阴沉才是林子轩的本性,他的清风般俊朗的气质不过是为了欺骗大众的演技而已。

    林子轩突然又朝着青鸾走了两步,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进了,青鸾厌恶的别开了脸,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好能够低头,至少不要惹怒林子轩,可是自己心里头对林子轩的厌恶实在是太深了,让她连装都装不出来。

    青鸾如此不加掩饰的厌恶让林子轩脸上的笑容蓦的褪了下去,眼里闪过一丝阴狠,林子轩突然伸出了手钳住了青鸾的下巴,他的力道很大,闭着青鸾不得不跟他对视。

    下颌处传来的剧痛让青鸾的脸色越发的白了,她开不了口,可是这却不妨碍自己眼神里的鄙视和厌恶。

    她的鄙视和厌恶就像是一把利器划开了林子轩面上的平和,他的面孔一下子变地狰狞了起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17745594

    林子轩怎么都没有想到将他从风光无限的探花郎的位子上拉下来的便是卫青鸾,那个他心里头倾慕了很久的女人,他承认自己看上青鸾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的身份,几次的相处她对他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可是这却并不妨碍他的想法,初见的那一刻他便觉得这个女人就该是他的,那个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向来只追逐权利的他也会对一个女子动心。

    他那么的喜欢她,可是她却在他的心口上狠狠的划刀,林子轩一想到这便觉得心口涌现出滔天的怒气,不仅仅是因为卫青鸾断了他的前程,他还有一种被背叛的沉痛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甘心,这些日子他夜夜的梦里都有她,梦里的她是他的妻子,她的温柔缱绻,她的全心全意,一醒过来那种空落落的感觉越发的让他心头难受。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身处下锋,青鸾几乎要被林子轩这理所当然的语气给逗笑了,上一辈子是她蠢,被他伪装出来的皮相所迷惑,人蠢一次就够了,却不想这一辈子他还要来招惹她,难不成她还要眼睁睁的看着渣男毁了陈碧玉。

    “林子轩,你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好笑了,什么叫做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觉得我又该如何对你,或者你觉得我就该像一个无知少女一样被你三言两语就哄骗了去,急惶惶的非你不嫁?我呸,你不过就是一阴险毒辣的小人,就你那样也就只能当个以色侍人的小倌,还非得摆出这一副受伤的表情,你是要恶心谁啊?”林子轩的手一松,青鸾便不客气的回击去,一声声一句句将几乎扯落了林子轩最后一层遮羞布。

    她是故意激怒林子轩的,当她看到他眼睛闪过的那一丝欲/望后,青鸾便决定要激怒他,最好是能激地他失去了理智。

    果然青鸾的话音一落,林子轩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他随手拿起摆在一旁的鞭子,发泄似的狠狠一鞭子就抽在了青鸾的身上。

    这间审讯室以往是用来刑讯那些不听话的太监宫女的,将青鸾带过来的那个太监便是这里的头。

    但凡这些生理有缺陷的人,心里上都已经达到了一定的bt程度,这审讯室的刑具也比一般的bt,那鞭子上布满了铁刺倒钩,一鞭子下去,皮肉被撕裂的感觉,青鸾痛哼了一声,牙齿却因为太过用力的咬合着而沁出了血丝。

    因为是冬天,青鸾身上穿着还算后,不过那鞭子几乎一下子便将那袖子给扯住一道口子,那雪白的肌肤上立时留下一道皮肉外翻,沁着血珠子的伤痕。

    青鸾怒视着林子轩,那剧痛却是激起了她心头的倔强。

    林子轩见她小脸苍白,却始终不肯服输的样子,手腕一抖,又是一鞭子抽了上去,似有血珠子溅到了他的唇角,林子轩伸舌将那血珠子卷进来嘴里,淡淡的血腥味使得他的眼里一片血红,这种凌/虐和征服的块感让他的理智有些失控了。

    青鸾不知道那些鞭子落在身上的痛是那样的痛,从皮肤到血肉再到骨头,浑身上下都是那种**辣的痛,眼前一阵阵的模糊,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几乎以为要死掉的痛被麻木所取代,青鸾几乎成了一个血人了。

    “林公子,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外头的太监听到里头的动静,急急的跑了进来,这一看却是将他吓了一大跳,只见卫青鸾脑袋耷拉着似是晕厥了过去,而林子轩却是疯了一般的往她身上施鞭子,好像要把人打死了一般。

    太监急的连忙上前抱住了林子轩,他们将卫青鸾带过来的目的可不是弄死她。就算要死也得先签字画押了。

    太监尖利的嗓音似透过那一层层的雾传到了林子轩的耳朵里,林子轩的身子突然一松,扔掉鞭子呼呼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他才退后了两步,欣赏着青鸾的惨样。

    青鸾身上的衣衫七零八落的,几乎被那刺眼的红色给染红了,衣襟的下摆甚至还在一滴滴的滴着血,青鸾已然痛的晕了过去,脑袋软软的垂在了一侧,这一副样子让林子轩的心头隐隐的升起了一股子诡异的快慰来。

    “将她泼醒。”林子轩朝着那太监吩咐了一声,便将手上的鞭子扔到了地上,随即后退了几步坐在了那审讯室的椅子上。

    冰冷的水兜头的淋在青鸾的身上,那刺骨的寒意让青鸾的身子一震,眼睛却是睁了开来。

    因为冷水的关系,青鸾的脸色愈发的白总带了青紫,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她的眼神有些失焦的迷茫,过了好一会才渐渐的有了焦距。

    林子轩见青鸾的意识恢复了,便朝着那太监点了点头。

    那太监明白过来后,拿着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纸上前道:“世子妃若是不想再受这份疼,便乖乖的在这纸上画押了,等画了押,便送你回去。”

    痛,冷让青鸾的头脑清晰了起来,那太监手中的纸在她眼前晃荡,青鸾看见那上头写的内容不由得心头愈发的寒冷了。

    那张纸上写着的是一份口供,里头很详尽的描写了魏王世子妃杀害太子的过程,并注明是她亲眼所见,所以她被带过来问话并非是林子轩要报私仇,他报仇不过是他顺便的行为,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这一份口供。

    杀害太子的凶手并没有找到,如今这第一嫌疑人便是魏王世子妃,如果她画押认同了这份口供无疑是将魏王世子妃推上了死路,也把自己推上了死路。

    “你们这是要屈打成招吗?这是谁的主意?端敏公主吗?”青鸾冷着一张脸,即便她极力控制着,说出来的声音还是不由得带上了一丝颤音,真的很冷很痛,上官绝,你在哪里?你怎么还不来?

    那太监见青鸾这个样子不由得冷笑道:“没想到世子妃的骨头那么硬,不过我告诉你,再硬的骨头也硬不过这些刑具,如今不过是小小的鞭子便要了你半条命,后面的那些刑罚更加的不好受,所以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听话吧,乖乖的在这份口供上画了押,如此一来杀害太子的凶手找到了,你也不用继续软禁在宫里头了。”

    那太监软硬兼施的威逼着青鸾,青鸾冷笑道:“公公这是将我当成无知孩儿吗?我若是签了这口供才会立时就没命了吧。”

    这是一定要将杀害太子的罪名套在魏王世子妃的头上了,她若是真的画押了,又怎么会给她翻供的几乎,恐怕自己一旦在那上头签下名字,便立时给自己招了杀身之祸。

    到底是谁?林子轩是端敏长公主的面首,这件事应该是端敏长公主吩咐的,可是端敏长公主为何要怎么做?青鸾更担心的是这件事端敏公主其实是顺了皇上的意思。讯绰晦片晃。

    ps:依旧只有3000啊,因为要检查病历,晚上全体加班整病历到九点半,只能这么多了,乃们是不是有鞭打小鱼的冲动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