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2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33 以牙还牙(4000+)

233 以牙还牙(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卫欣儿手上抩跟簪子很是锋利,就那么明晃晃的戳在自己的脖子最脆弱的地方,已经有一点点刺进了肌肤,所有细细的血珠子冒了出来,青鸾看的心惊不已,但是她知道卫欣儿从来都不是莽撞的人,她这么做定是有她的原因,所以她也没有开口,只这么静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容大海脸上的神情有些难看,他本是不惧卫欣儿的,却也怕她真这么失手戳伤了自己。因为卫欣儿脸上的神情很是决绝,以前他还以为卫欣儿不过是因为那张靠着元后相似的脸才得了皇上的欢心,即便是宠爱,那也不过是一个替代品,假的东西永远也真不了,可是经过了这一次他却再不敢小瞧了卫欣儿。一个肯对自己狠绝的女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昭容娘娘,这又是何必呢?我们只不过是问话而已?”容大海腆着脸说道。欣就手这肤。

    卫欣儿最看不惯的便是这样的小人,眉头一皱斥道:“这就是你说的问话而已?”说着也不看容大海,而是对着自己的宫人道,“去把世子妃放下来。”

    卫欣儿身边的也就只剩下几个伤残的太监人,几个人白着一张脸又上前去了。

    容大海的身子下意识的往那边挪了挪,却见到卫欣儿的簪子又往脖子上动了动,血一下流的更多了,几乎染红了那月白色的锦袍,容大海顿时就阉了,卫欣儿身边的人见状快速的涌了上去,将青鸾放了下来。

    雪白的手腕上早已经磨出了一圈深深的痕迹,可是那些疼痛比起身上的疼痛来却是不算什么,但是少了那支撑,青鸾才发现自己连跨出一步都艰难,若不是两个宫女一左一右的搀扶住她,怕是都要瘫软在了地上了。

    卫欣儿不敢耽搁,直接对着他们道:“快扶着世子妃到这边来。”

    青鸾的身上到处都是鞭伤,即便那两个人宫女很小心的扶着她,也避免不了触及那些伤痕,青鸾疼的额头一阵阵的冒出冷汗,却是硬咬着牙没有吭上一声。

    卫欣儿像是护犊子的母亲,拦在了她们的前头。

    容大海虽然让卫欣儿的人救下了青鸾,心头却不愿意就这么放他们回去,朝着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些人又拦住了卫欣儿等人的退路。

    气氛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卫欣儿虽然拿自己的性命威胁着容大海,心里却没有多少的把握,她只能尽自己的努力装的坚定点,让容大海相信自己是决定跟青鸾生死与共的。

    青鸾的身子软软的靠在小青的身上。

    卫欣儿冷眼看着容大海喝道:“你还不退开。”

    容大海退了一步,道:“昭容娘娘,您还是小心点的好。”

    林子轩脸上一沉,上前道:“废话什么,我就不信她还真能下地了手。”

    容大海扯了一把林子轩,林子轩是端敏长公主的人,连这皇宫都带进来了,自是无所畏惧,他们这些个奴才哪能一个样啊。

    林子轩却直接推开了容大海,这么畏手畏脚的根本就做不了大事。

    “你们几个,别愣着了,这话都还没有问完呢。”林子轩冲着容大海的几个手下发话,见几人犹犹豫豫的没有动静又喊道,“还不动手。”

    那几个太监看了容大海一眼,踌躇着要上前。

    “谁敢上前。”

    “给我动手!”

    情况一触即发,几乎所有人的弦都绷紧了,却听到“嘭”的一声,审讯室半掩着的门被踢了开来,所有人几乎都是下意识的将脑袋转了过去,只见门口站着的是老王爷的时候,卫欣儿明显的松了一大口气,手上的簪子也是应声而落,一直紧绷着的精神咋然放松下来,忍不住往后连连退了两步,直到身后的宫人扶住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老王爷就站在门边,因为是背着光,屋子里的人机会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可就他那迫人的气势,即便是处于昏昏沉沉状态的青鸾也能感觉的到。

    “咚咚”沉稳的脚步声一步步的传来,每一步都像是踩踏在人的心尖上,容大海不由得白了一张脸,他会选择今日动手便是看准了今日老王爷是秦王世子都不在宫里头,只要给他几个时辰,他定能让卫青鸾在那张口供上画押,届时木已成舟,即便是老王爷和秦王世子找他算账,那还有端敏长公主护着呢。

    可是这边才一顿鞭子,贤昭容就赶了过来,现在老王爷居然也回宫了,他可什么都还没有做成,还要面对老王爷的怒气,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老王爷看到青鸾的惨样微微皱了皱眉头,目光却一瞬间变地锐利无比:“这是你干的?”

    老王爷问话的是容大海,林子轩这号人物他根本就不知道。

    容大海的背脊上沁出了一层惫,一想伶俐的口舌突然之间不利索了:“我……这……是他,奴才只不过是问话,动手的是他,他跟秦王世子妃有私仇。”

    正所谓死贫道不如死道友,关键的时刻容大海压根就扛不住,一下子便将林子轩给推了出来了。

    老王爷这才注意到了容大海身边的林子轩,那一身锦衣怎么看都不像是容大海的手下,老王爷的眸光攸的转到了林子轩的身上:“你是哪一宫的太监?”

    这可不是老王爷眼拙,按着规定,这宫里头除了皇上和侍卫便只能有太监这种身理不健全的男人,林子轩为了讨好端敏长公主将脸上处理的干干净净的,甚至为了让自己脸色看上去好一点还学那些太监往脸上涂了脂粉,乍一看就像一个相貌隽秀的太监。

    如果不是因为不合时机加上身上实在是太痛了,青鸾差点都要笑出来了,太监?这爷孙凉真是血脉相连,上官绝那一张毒舌能羞辱的人去跳楼,老王爷却是不经意的就羞辱了人,偏这种不经意最是令人吐血的地方。

    林子轩的一张脸瞬间青红交加,就连那厚厚的脂粉都遮盖不住那脸上变幻的颜色。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对老王爷怎么样,眼前的这位老者虽然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却是大夏朝历经三代的战神,死在他手上的戎人成千上万,只那股子散发出来的杀气便足以让他心头一阵阵的发寒。

    当然林子轩更没想到的是容大海这个时候会怕事的将他推出去,这腌奴果然是最不可信的。

    林子轩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面对如此的老王爷却也喉咙一阵阵的发干,说不出话来。

    老王爷就这么盯着林子轩看了一会,大家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却是老王爷随手勾起了那条被林子轩丢在一旁的鞭子,“啪”的一下子抽到了林子轩的身上。

    林子轩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加诸在青鸾身的鞭子身入血肉,然而老王爷的这一鞭下去,却是直接深可见骨,林子轩瞬间便被抽翻了出去。

    很是血腥的一幕,青鸾看在眼里却是分外的解气,卫欣儿已经退到了青鸾的身边,与小青一起扶住了青鸾。

    “啊——”

    鞭子声不断,林子轩的惨叫声从一开始的惨烈到后头的没了什么生气,那些鞭痕几乎都是集中在背部,那一片的衣裳早就成了碎片,每一道下去都是深可见骨,血流了一地。

    一共二十鞭,与林子轩加诸在她身上的鞭数一样,才是林子轩却已经奄奄一息,老王爷亲手施鞭,这力道当然是不一样的。

    容大海在一旁看地胆战心惊,他掌管着宫里的慎刑司,平常里没有少鞭打人,一直以为自己用鞭子的功力已经是很厉害了,可是这跟老王爷一笔,那压根就不够看。

    老王爷的那些鞭子虽然都是集中在一块,容大海却是知道那每一鞭都打在了人体最为脆弱的地方,这种疼痛当真是生不如死,每一鞭都能让人疼的几乎晕死过去,下一鞭更加剧烈的疼痛却将人的昏沉的思绪给痛的立时就清醒了。

    所以林子轩即便是浑身发抖,却始终没能晕过去,几乎是清醒的承受这些加倍的疼痛。

    一直以为秦亲王好歹是三朝元老,即便是生气也不会亲自动手,哪里知道这老王爷竟然真这么“屈尊降贵”的自己动手鞭打林子轩,看林子轩的情况,青鸾可以确定他一定比自己还要痛,显然上官绝的睚眦必报也是从老王爷那里遗传过来的。

    “你打了我们王府的世子妃,自是不能几鞭子就算了,我也不要你的命,你用哪一只手大的,我便要那只手。”等到那二十鞭子打完后,老王爷便将鞭子甩到了一边,语气不客气的说道。

    林子轩像是一条死狗一般的倒在床上,身上像是火烧一般的,那种痛当真恨不得晕死了过去,可是当他听清楚老王爷的话后硬是生生的打了一个激灵,手,没有了手,那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不能,我……我是长公主……的人。”林子轩不得不搬出了端敏长公主,他不能让自己没有了手,若是没有了手,他还凭什么在公主府里立足。

    容大海亦是一惊,心里头却是越发的害怕了,可是此时自己还在战火之外,若是凑上去被老王爷的怒火波及就太不划算了。

    “那又怎么样?”老王爷淡淡的反问道,端敏长公主是皇上的姐姐,那也是他的侄女,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好惧怕的。

    卫欣儿搀扶着青鸾,小声的说道:“真不愧是战神。”光这气势便足以让人吓破了胆子。1d3zc。

    进到宫里是要解下武器的,因而老王爷并没有带他那把青月刀,环视了一圈审讯室,这里头到是有不少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老王爷随便拿了一把刀,林子轩想要逃,可是他的身子连动都动不了。

    “不要,我错了,我认错,我认错,你别砍我的手。”林子轩抬头望着一步步走向他的老王爷,顿时觉得就好像是地狱里来索命的恶鬼,那闪着寒光的道具让他的心都凉透了。

    容大海一颗“砰砰”的跳,勉强上前一步道:“老王爷,林公子是长公主的人,您不能这么做。”一开始他迫于老王爷的威势将林子轩推了出去,过后他才后悔,这端敏长公主将林子轩交给他,若是自己不能护他周全,那公主也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老王爷的面色沉静,转过头去看了容大海一眼,那一眼让容大海吓的退后了一步。

    “你以为你会比他好过。”老王爷的话语虽是疑问句,却一语便将容大海给钉死了,一个太监都能欺辱他亲亲王府的世子妃,这打的可不紧紧是上官绝的脸面。

    不得不说,秦亲王虽然已经到了古稀之年,可是骨血里还是有着上官家独有的骄傲,皇家之人哪是那么容易就让人给欺负了去的。

    容大海闻言一震,看到林子轩的惨象,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老王爷也不再看他,而是再次将注意力都放到了林子轩的身上,手上的匕首虽然很小,可是要砍下林子轩一只手的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波人赶了过来,卫欣儿抬头看过去,来的却是端敏长公主的仪驾。

    只见她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的百蝶川的长裙,端的是张扬显眼,这一声“住手”在林子轩的耳朵简直就是天籁,公主终于赶过来了,他的手应该能保住了吧。

    端敏长公主收了林子轩后,便一直很宠信他,加上他并不是端敏公主家里囤养的那些面首一味的只会卖弄风/骚,他的见识足以让他从面首一跃成为公主府里的首席幕僚。

    加上他又是公主的枕边人,这两个身份让林子轩在上京也过的很得意,长公主已经开始让他参与一些事,所以他才知道长公主并不待见威远侯府,尤其是对威远侯府的卫澈和卫青鸾,自己这样的行为也是顺了长公主的意。

    ps:今天还有一更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