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32.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37 老王爷的强硬

237 老王爷的强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已经过了午夜,上官绝就这么一直坐在青鸾的身边,青鸾的脸色因为失血还显得很苍白,唇色亦显得很浅淡。

    上官绝很想抱着她,却又担心自己粗手粗叫的弄疼了她,因而只这么静静的盯着她看,看着她虚弱的蹙眉,心头一阵阵的抽痛,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掐进了掌心犹不自知。

    门被人推了开来,上官绝连头都没有抬,但是他却知道进来的是上官淼,即便每一次见到他都是争吵和鞭子,可是对于上官淼的脚步声和气息他却永远都不会忘记。

    老王爷的心情很是复杂,他在外头踌躇了很久,才推门进来的。

    他看到上官绝安静的坐在床边,只留了一个背影给他。

    今天对于老王爷来说冲击不可谓不大,他的心里似乎有很多话想要对上官绝说,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们爷孙俩的相处从来都是剑拔弩张的。

    老王爷在上官绝的背后站了很久,他的目光始终盯着上官绝的背影,过了好半晌才沉声问道:“你的功夫是从哪里学的?”

    上官绝这才转过身来,睨了一眼老王爷,语带讽刺的说道:“问这话又有什么意义呢?还是突然觉得自己忽视我这个孙子,想要表现一下愧疚之心。“

    上官绝的心情很是恶劣,老王爷这个时候凑上来,他便将自己心中的郁闷都发泄到了他的身上,尽管他替他救了下青鸾,可是相处模式一旦形成后,便很难改过来了。

    若是换成以往脾气同样不怎么样的老王爷定会跟上官绝掐起来了,可是这一次他却难得的没有发火,而是就这么直直的盯着上官绝,只到上官绝别扭的移开自己的目光。

    老王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喃喃道:“这些年是我忽视你了。”

    一句话让上官绝的身子蓦的僵硬了起来,眼眶微微有些刺痛,岑薄的嘴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微微有些震颤的双拳却是显示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他同老王爷的隔阂追究到根,便是因为他不甘心被他忽视。

    因为不甘心,所以每一次他见到他都是针尖对麦芒,相似的脾气让两人谁都丢不下面子率先低头,如此便行成了恶性循环,他想要引起他的主意,却只会用自己恶劣的一面激起老王爷的怒气,原本相近的血缘也被这一次次的争吵给吵淡了。

    上官绝想要开口讽刺他,喉咙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爷孙两个相隔三步远,却都说不出话来。

    身后传来青鸾的嘤咛声,上官绝才猛的一震,也顾不得再同老王爷说些什么,急急的奔回了床边。

    青鸾的睫毛微微扇动着,像是要醒过来的样子,上官绝轻轻的在她耳边叫了两声青鸾的名字,青鸾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身上的鞭伤虽然已经敷了药,可是那种火辣辣的痛依旧让青鸾皱起了眉头。

    “阿鸾,你怎么样?”上官绝小心翼翼的扶起青鸾,让她半靠在大迎枕上,即便动作已经够细微了,可是稍一移动还是会扯动到伤口,青鸾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一手下意识的抓住了上官绝的衣襟。

    “疼!”青鸾的声音软软的,有气无力的抵着上官绝,其实现在身上的痛比那鞭子加身的时候好多了,可是在面对上官绝的时候,她却不想坚强,从小到大,别说是鞭子了,便是戒尺什么的都没有挨过一下。

    上官绝微微有信神,连连道:“那怎么办,我去请太医过来,不,我们这就出宫去找师兄去,他一定有让你尽快恢复的药。”上官绝说着便要抱起青鸾,却被青鸾一把扯住了。

    “你先陪陪我。”青鸾拉着上官绝撒娇,那些鞭子打在身上真的很痛很痛,可是即便是那个时候她也相信上官绝一定会赶回来的,那种几乎盲目的信任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在看到上官绝的时候,她却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因为她知道只要有上官绝在,她便可以不用假装坚强,他会一直在她的背后支持她的。

    老王爷见状默默的退了出去,这一刻他根本就插不进那二人之间。

    上官绝做到了床头,小心的让青鸾靠在他的怀里,“阿鸾,对不起,这次是我来晚了,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

    青鸾摇了摇头道:“我一直相信你会赶回来的。”

    上官绝的胸膛很宽阔,青鸾靠在那坚实的怀抱里,听着那沉稳有力的心跳,心头前所未有的安宁。

    皇帝进来的时候,便看到老王爷一人坐在外头的圆桌边上,默默的喝着茶。

    “皇叔。”上官睿见老王爷难得的失神,连他进来都没有发现,便开口喊了一声。

    老王爷这才看见上官睿,站起身来行礼。

    “皇叔,绝儿呢?”

    “在里头陪他媳妇呢,刚刚才醒过来。”老王爷抬手倒了一盏茶递给上官睿,“皇上,臣自问这些年一直尽心尽力的为大夏朝的边关稳定努力,四十多年来回到上京的日子加起来也没有三个月,即便是没有社稷之功,这四十多年来总是有苦劳的吧,可是宫里头竟然连一个太监都可以随意刑讯我秦亲王府的世子妃,皇上,老臣也是姓上官的,难道连皇家人该有尊重都享受不了吗?”

    “皇叔谦虚了,您对社稷的功劳是没人可以抹杀的。”上官睿淡淡的说道。

    经直绝为叫。镇守边关四十多年,多少次将戎人打回老家,这样的功劳恐怕这大夏朝没有一个人可以与之相比的,更何况他已经识相的将兵权交出来了,若是让别人误会自己刻意打压秦亲王府,就算他是皇帝,也未免也被别人戳脊梁骨。

    “皇叔,这一次朕并不知情,绝儿已经将那一干自作主张的奴才废了,皇叔若还是不满意,朕可以下旨砍了他们。”上官睿道,容大海是宫里的太监,听的却是端敏长公主的吩咐,即便上官绝不废了他,他这个做皇帝的又怎么会容忍这样的奴才。

    老王爷端着茶呷了一口道:“皇上,您该知道这件事容大海也不过受了他人的指使,他是受到了惩罚,可是那背后之人呢?”

    老王爷的目光闪亮,他用背后之人代替端敏长公主,虽然态度强硬了些,可是他堂堂一个秦王,若是这么被人打了脸还不回击,怕是他们秦亲王府以后也不用在上眷了。

    皇上叹了一口气道:“皇叔,朕知道皇姐这一次是过分了,朕也已经罚过她了,好在秦王世子妃并没有什么大碍,能不能看在母后的面子上不要怪罪皇姐,朕以后一定会约束皇姐的。”

    老王爷道:“皇上是罚了端敏俸禄呢还是罚她禁足?”

    上官淼的神色依旧有些不满,端敏长公主做的混账事并不少,以前有先帝护着,现在又有皇帝亲弟弟护着,这运气不可谓不好,以前但凡端敏长公主做下什么无法掩下的事,先帝便会罚她禁足,最严重的一次也不过是将她送离了厩,正是因为这一次次的“袒护”才造成了端敏长公主跋扈的性子。

    上官睿脸上微微有些尴尬,他还真的只罚了端敏长公主一年的俸禄以及禁足公主府。

    上官淼一看上官睿的神情便已经清楚了一切,那脸上的神情带了邪讽的意味:“皇兄一直特别宠信端敏,端敏的性子也是皇兄宠出来的,连只用来保护皇上的隐卫的都给端敏,怕是皇兄的心目中端敏比你们几个都还重要。”1d8on。

    上官淼口里的皇兄自然指的就是已故的先帝。

    “若说要在皇宫悄无声息的杀害太子并嫁祸给魏王世子妃的,纵观整个大夏也就只有端敏了。”老王爷话锋一转,便说出了另上官睿大吃一惊的话。

    “皇叔说这话可有证据?皇姐虽然脾气吧好,可她到底是朕的嫡亲姐姐,害了太子与她又有什么好处?”上官睿低喝了一声,实在是老王爷说的话太过匪夷所思了,皇姐根本就没有理由做这事,虽然她是有这个本事的。

    上官淼也不过是一说,这手里当然是没有证据的,不过端敏睚眦必报,因为卫延庆的事记恨青鸾从而对青鸾下毒手,这一事他也记下了,即便是皇上不出手整治,他也不会手软的。

    “皇上,明早臣会带着绝儿和他媳妇回府,就算要调查太子的死因也不用将绝儿媳妇囚禁在宫里,不过才几天便受了一顿鞭刑,若是在待下去就怕没有了这条命。”上官淼强硬的说道,既然皇帝不愿意重罚端敏,他也不会逼着他,毕竟人家是亲姐弟,但是青鸾他是一定要带回府了,这皇宫里头并安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