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3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38 上京乱了(5000+)

238 上京乱了(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睿哑然,他也不是不想拿出皇上的威严压着老王爷,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是理亏的那一方,最后还是摆了摆手表示同意,直接对着汪公公吩咐道:“去把世子请出来。”

    他到这已经有好一会,上官绝在里头不可能不知道的,那小子却是没有出来,这是在怪他了,上官睿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须臾,上官绝在从里头走出来,皇上抬头看去,却见他面色沉静,再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小子,连他都被骗了,到底是阿覃的儿子,虎父焉会有犬子?

    “参见皇上。”上官绝的心里头自是对上官睿不满的,青鸾是在皇宫里出事的,他当真不相信皇上会听不到任何的风声,即便他要对上官昊出手也不应该拿青鸾做筏子。

    “你先起来。”上官睿在上官绝面前从来都不怎么摆架子,也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上官绝不像以往那样满面笑容的上前同他插科打诨,只静静的立在一边,什么话都没有说。

    “阿绝,这件事是朕大意了。”说起来,上官睿虽然是上官绝的堂叔,但两人的眉眼还是有那么几分相似的。

    “臣明白皇上的,毕竟也是亲疏有别。”皇上会护着端敏长公主他一点都不奇怪,自家媳妇受的委屈,他会替她讨回来的。

    上官睿滞了滞,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好半晌才挥了挥手道:“天明的时候,你带着卫青鸾回府吧。”

    上官睿看着如今身姿挺拔的上官绝,心头的滋味五味杂陈,这个孩子自己到底养过一段时间,若说感情那肯定是有的,当初看着他往纨绔的路上发展的时候,自己也想着要好好教导,那个时候夏芍也还活着,这孩子就跟他们自己的儿子一般,每次在他们跟前都好好的,回头便我行我素。

    可是他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的荒唐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欣慰吗?还是更多的是忌惮?皇帝的目光有些复杂,上官睿却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不在乎那些名声,即便全上京的人都认为他是纨绔也无所谓,那些背后的嘲笑和奚落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他却不可以连保护媳妇的能力都没有。

    如果上官昊在上京的话,那些人绝对不敢这么明晃晃对付刑悠悠,因为上官昊有手段有能力,比人忌惮他,所以不敢轻易对他出手。

    同样都是世子,即便他在上京,那些人都是不惧的对他媳妇出手,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在别人的眼里他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在朝堂上没有自己的人脉,即便他生气也只能吞下那些暗亏,正是因为如此他不打算再隐藏下去,若是连自家媳妇都保护不了,他也活的太过窝囊了。

    正月初八,太子一案依旧还没有任何的头绪,青鸾却满身是伤的回到了秦亲王府。

    接下来的日子,外头发生的腥风血雨她是全然不知道。

    正月初十的时候,岭南刑家飞骑上奏请辞,皇上虽然惦记这西南的兵权却不敢在这个时候贸贸然的收回来,因为西南那一边又开始蠢蠢欲动。

    西南多山岭,沼泽瘴气毒虫是出了名的多,因而镇守西南的将领除了有领兵打仗的头脑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熟悉那一带的情形,而岭南刑家多年来一直镇守在那里,可以说是当地的地头蛇,全家上上下下的男人都是武将,可是这关键的时刻,刑家之人却个个称病,上官睿知道这是刑家的人知道刑悠悠在上京的遭遇后缩表达出来的不满。

    蜀州的上官昊依旧没有什么动静,皇上却不相信他能够无动于衷,将刑悠悠送回了魏王府后,却派了一小队羽林卫名为保护实为监视。

    官的出了绝。朝堂上的风云变幻都没有影响到青鸾,因为身上的伤,她被上官绝强制性的要求卧床休息,身边的夏至等人更是将上官绝的话奉为圣旨似的,当真看的她紧紧的,除了出恭,其他的时间都不许她下床。

    每天更是补品不断,青鸾看到夏至端着一盏青花瓷的小碗进来的时候,脸便垮了下来,那些汤汤水水再吃下去,肚子里都可以撑船了,

    “世子妃,这是世子前些日子找来的血燕,对身子极好,让奴婢每天都给你炖上一盅。”夏至将东西放到一边,上前扶起青鸾。

    过年那一场风波几乎吓坏了她们,毕竟那死的是一国储君,特别是当夏至知道自家小姐还在出事现场的时候。

    到了后头进宫的肖侧妃等都回来,青鸾却还依旧留在宫里,夏至待在听涛苑一点都打听不到消息,便是连出府都困难,整个听涛苑人心浮动,各种猜测都有,夏至都不知道那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好不容易等到青鸾回来,还带回了一身的鞭伤,夏至当场便落泪,她家姑娘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被人鞭打,这伤的不仅仅是身体还要心灵啊。

    青鸾见夏至一脸怜惜的神情,脸上不由得有些讪讪的,被人鞭打的确屈辱,不过上官绝已经帮她报了仇了,她自己到没有其他人那么的不忿,像林子轩这样的疯子她真心不想放在心上。

    青鸾接过那碗看了一眼夏至道:“要不你也喝点?”

    后面的话被夏至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在自己丫鬟的“压迫”下,青鸾不得不将那一碗血燕吞了下去。

    “世子回来了。”外头传来丫鬟的声音,不一会上官绝便走了进来。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灰鼠皮的大耄,上头还有雪粒子,夏至连忙上前解下了那件大耄,上官绝也没有立时靠过来,而是在暖炉边上待了一会,等身上的寒气去了些,才走到了床边。

    “阿鸾,今天好一点没有?”上官绝见青鸾的气色还算不错,又从怀里掏出一盒子递给青鸾道,“这是大师兄给的药膏,祛疤效果很不错,等一下就给你敷上。”

    青鸾打开了盒盖,里头是淡绿色的膏冻状的药膏,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闻着便让人神清气爽,身上的鞭伤已经开始愈合了,只不过因为伤痕过深,恐留下印记。

    青鸾前两日才问上官绝,若是她身上留下一身的疤痕,他会不会介意,今个儿上官绝便给她搞来了这价值千金的药膏,青鸾的心头自是万分的感动。

    “夏至,你先出去。”上官绝对着夏至吩咐了一声。

    夏至连忙识趣的退了出去。

    “你怎么了。”青鸾这才发现上官绝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

    上官绝一声不吭的上前一把抱住了青鸾,脸埋在她的颈窝处,呼呼的喘着粗气。

    青鸾愣了一下,上官绝很少会有如此情绪低落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青鸾一时猜不出来,只得反手抱住了上官绝,一手轻轻的在他的后背轻抚安慰着。

    “阿鸾……”过了好半晌,青鸾才听到上官绝声音暗哑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我在呢!”青鸾低声应了一声。

    “阿鸾……”

    “嗯!”

    上官绝的手臂不由得收紧,又过了好一会才抬起了头来。

    青鸾见他情绪似乎稳定了,便轻轻的抚着他的脸问道:“上官绝,发生什么事了?”

    “阿鸾,老头子想让我去西北。”上官绝沉默了片刻,方才开口道。

    青鸾不由得一惊,一把扯住上官绝的衣襟,因为动作太过大了,一不小心扯到了身体上的伤,眉头一皱嘶了一声,青鸾却是顾不得身上的痛连声问道:“怎么突然想让你去西北了?”

    过去的二十几年的人生来,因为有着荒唐的名声,上官绝一直都没有正式领差事,身上也就一个秦王世子的头衔,青鸾却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那朝堂上的事一旦插手进去就难以抽身了,她宁可上官绝一直这么吊儿郎当的下去,他的好也只有她知道。

    上官绝嗤笑了一声道:“他终于发现他心目中无用的孙子竟然还有那么几分本事,当然是要物尽其用的。”

    青鸾沉思一会,才又问道:“皇上能答应?”

    秦亲王府这张牌子在西北可比上官睿那个皇上好用多了,那个地方秦亲王经营了四十多年,这一次好不容易交出了兵权,皇上是不会放心秦亲王府的人再一次染指的,就算这个人是上官绝也不可以。

    “阿鸾,如今岭南那边不稳,而西北那边也不安静,年前的时候,戎人便集齐了十万的大军屯兵西北边境,年初的时候甚至已经打过了一仗,西北军第一次吃了败仗,失了一所城池。”上官绝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西北军将领交替,那肖年累月都镇守在边境的人岂是那么好驯服的,他们唯一服的也就只有上官淼,皇上派了自己的心腹去,他们虽然面上不说什么,可是心里头始终不会服气,人心不稳,这吃败仗是迟早的事。

    上京这边因为太子的死而人人自危,岭南那边刑家又是毫不含糊的逼迫着皇上,迫使他不得不放弃暂时动魏王府的心思,蜀州那边暂时没有消息,但是上官绝相信以上官昊的心思绝对不会就那么坐以待毙的,如今太子已经死了,他也是有皇位继承资格的。

    加上西北动/乱不定,这一年怕是皇上登基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了。

    青鸾并非一无所知的妇人,上官绝习惯事事同她商讨,让她对朝堂的风云变幻也有几分的了解:“那你打算怎么做?”

    “阿鸾,我想去西北。”上官绝坚决的说道,他的话才刚出口,便明显的感觉到青鸾的身子颤了颤,上官绝的心不由得一紧,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阿鸾,端敏长公主似乎对青鸾心怀不善,而这边二房也有自己的打算,若是将青鸾留在上京,他真的难以心安,可是西北,他怎么能不去?

    上官绝抱紧了青鸾,在她耳畔沉声说道:“阿鸾,我收到消息二十多年前野水一战有问题。”

    青鸾不由得一怔,野水一战?她记得上官绝的父亲便是死在那场战役里的,所以上官绝的父亲死不简单?青鸾心头微微一抽,所以刚才上官绝的反常不是因为老王爷要让他去西北,而是因为他发现父亲的死不简单吗?

    “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还能查的清吗?”青鸾哑着嗓子问道。

    “我不知道。”上官绝摇了摇头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去一趟的,他是死在那里的,查不查的清我都要去一趟,这是身为人子的责任。”

    青鸾点了点头道:“那你去吧。”上官绝的话很对,那是他的责任,若是不去探究一番,他的心都不会安稳的,所以她不能任性的拦着他。

    “大概是什么时候去?”青鸾偎进了上官绝的怀里,都还没有分别,她的心里已经升起了不舍只感。

    大概是觉得气氛太过沉闷了,上官绝揉了揉青鸾的头发道:“我想在你伤好之前应该还走不了。正如你所说皇上未必愿意,所以老头子正和他博弈呢,我们看戏就成。”

    若是他还是那个一事无成的纨绔,恐怕皇上也不会如此的恐慌,皇家的感情想想真是令人悲哀,上官绝想起自己小的时候甚至将上官睿当成了父亲一般,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皇上,他会抱着他手把手的教他描红,他会带着他和元后,就像一家人似的出去郊外踏青,那个时候彼此的感情没有参杂那么多的利益和权势的纠葛,所以显得很澄澈,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不会在他面前显露自己的能力,宁可让他以为自己是个爱胡闹的纨绔,而他也就这么纵着他,任由他胡闹,因为一个没有能力的秦亲王府的继承人远远比一个精才卓绝的继承人更让他放心。

    “阿鸾,如今这上京亦不安全,你身边也没有一个可以保护你的人,我给你找了一个会功夫的护卫,以后你不管去哪里都要带着她。”上官绝一想到青鸾在宫里头受到的折磨便恨得牙痒痒,不过这段日子怕是端敏长公主也得不了好。

    端敏长公主在上京的生活可以说是奢侈至极,皇家的那些俸禄自然是不够她挥霍的,当初先帝还在世的时候,给了端敏长公主不少的产业,那些产业才是整个公主府收入的主要来源,如今那些产业都成了赔钱的玩意,也有够她头疼的了,那一屋子的面首囤养起来可是花费不菲啊!

    上官绝弯了弯嘴角,冲着外头喊了一声:“进来!”

    青鸾看到从外头进来白昼的时候,脸上满满的都是惊异,白昼跟了她大半年的时间,可是她毕竟是红叶山庄的人,当她同上官绝的亲事定下来后,她便让白昼回红叶山庄了,她已经是上官绝的人自是不应该同傅红叶有牵扯,可是为何白昼会突然出现。

    青鸾的心头不由得闪过一丝奇妙的感觉,白昼已经上前行礼道:“属下见过世子,世子妃。”

    她的神情很是恭敬,白昼的性子清冷孤傲,青鸾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白昼对上官绝并没有什么好脸色,这份恭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又为何从一开始的鄙视变成打从心底的恭敬,青鸾的心头似有一个念头隐隐的出土,她看了看白昼,又看了看上官绝,一把扯紧上官绝的衣襟问道:“你跟红叶山庄是什么关系?”

    上官绝眼里闪过一丝自傲,他的阿鸾心思敏锐,这份聪慧丝毫不下于男子。

    “你该不会……就是傅红叶吧?”青鸾问这话的时候还有几分的不确定,当她看到上官绝的神情的时候,才确认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天下第一庄的庄主,难怪他每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都带着银色的面具。

    想想自己当时还揣测傅红叶的脸上有残疾才会整日里都带着那块冷冰冰的面具,原来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认出来,青鸾突然伸出手蒙住了上官绝的脸,只露出了他的那一双眼睛。

    那一双幽深的眸子可不就似曾相识,所以她现在嫁的不仅仅是秦亲王府的世子,还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大夏朝的首富?

    青鸾不由得挑了挑眉头,睨了一眼白昼道:“我还在想当初白昼这么突然一下子对你无比的恭敬,敢情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了你的身份。”

    “阿鸾,你别恼,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上官绝见青鸾这副神情,赶紧出声解释道,“不管我是傅红叶也好,上官绝也好,不是都只认定你一个吗?”1dbzz。

    青鸾的脸色不由得一红,这厮自己不要脸就算了,还总是当着外人的面说这邪。

    白昼一看这架势,赶紧先退了出去。

    “阿鸾,如果我去了西北,红叶山庄的人手就交给你了,有他们在,你的安全也能保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