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3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42 卫家有喜(6000+)

242 卫家有喜(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气氛不知道何时变了味,本就是两情相悦,只是四目相望就能让周围的温度陡然间上升。

    上官绝很自然的垂下了头,含住了青鸾的唇。

    “阿鸾……”暗哑的声音从辗转的唇间而出,青鸾柔顺的闭上了眼,长睫如羽翼般的微微轻颤着,甜蜜的承受着上官绝给予的温柔。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绝才依依不舍的离开那诱人的唇,一个翻身,让青鸾俯趴在他的身上,他的双手紧紧的拦着青鸾的腰,想着不日的远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阿鸾,你记得要给我写信,红叶山庄的人手遍布整个大夏,如果有什么急事,你也可以让他们个我传信,红叶山庄有一套自己的消息传递系统,从上京到西北最快能在五日之内得到消息。还有若是那老虔婆为难你,你也可以去找老头子,顺便让他知道他宠信的老白花内心有多黑。”上官绝抱着青鸾细细的嘱托着,青鸾担心他在西北的安危,他又何尝不是呢。

    “别人若是欺负你,也不用忍着,大可以打回去,有我给你撑着呢。”想了想,上官绝又叮嘱了一句。

    青鸾贴着上官绝的胸膛,只应了一声“嗯”,环着上官绝的手却不由得收紧,从来都不知道离别是如此揪心的一件事。

    “世子,世子妃。”门口传来夏至的声音,她并没有贸贸然的闯进来,只先在外头叫了一声。

    青鸾这才坐起了身子,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衫,才道:“你进来吧。”

    上官绝任然躺着,双手枕在脑后头,眼神却没有离开青鸾,仿佛要将她的身影印在自己的心底似的。

    “世子妃,刚才威远侯府派了人过来,说是夫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夏至带来的这个好消息,让青鸾心头因为离别而郁积起的愁绪淡了些。

    她一下子从榻上下来,汲着鞋子,上前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哥哥也真是的,嫂子要生了也不遣人来说一声,等生来了才说,快快,让人准备礼物和马车,我要去看看我的侄子。”

    青鸾高兴的一下子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嫂子肚子里果然是侄子,这一世希望哥哥嫂子一家人能够平安幸福。

    上官绝也起了身,一把拉住青鸾道:“我陪你一起去吧,这是大喜事,好歹也该跟大舅哥喝上两杯。”

    柳芊芊是昨日凌晨的时候发动的,将近中午的时候才生下了一个七斤二两重的胖小子,青鸾让人从库房里挑出了一大堆的礼物,和上官绝一起换了衣裳,便去了二门处坐马车。

    两人朝夕相处的日子并不多了,上官绝也不骑马,就跟着青鸾挤一个车,在垂花门的地方,正好遇到了准备回家的鲁国公夫人和蒋瑶,以及送她们两个出来的陈氏婆媳二人。

    在知道上官绝和蒋瑶还有那么一段青梅竹马的故事后,青鸾连连多看了蒋瑶两眼,而她也正好望过来,唇角噙着笑,眼里却是闪烁着挑衅的光芒,这是蒋瑶第一次在青鸾的面前表现出志在必得的决心以及对青鸾的不善。

    青鸾微微挑了挑眉头,心里着实的不爽了。这丫觊觎别人家的相公,还一脸你是第三者的目光当真是让人心里头不痛快啊。

    “大哥大嫂,你们这是要出去?”楚氏笑呵呵的上前问道。

    上官绝看了一眼青鸾道:“我陪着阿鸾去威远侯府。”说着便转过头去,温柔的对着青鸾道,“上车吧。”

    上官绝这副样子,几乎让蒋瑶咬碎了牙齿,手上的帕子都几乎要被她绞烂了。

    青鸾心里头的恶魔因子作祟,上马车的时候故意脚下一滑,底下的上官绝的抱住了她,青鸾朝他调皮的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可是吓死我了。”

    上官绝哪里会不知道青鸾的小伎俩,当然青鸾的这份吃醋让他很是受用,同时他也是想让蒋瑶明白他们夫妻两个感情很好,根本容不得第三者的插足,因而配合着道:“怎么那么不小心啊,算了还是我抱你上去吧,跟个孝子似的。”

    宠溺十足的语气让蒋瑶红了一双眼睛,等到马车都走远了,她还僵着身子呆呆的立在那里。

    鲁国公夫人皱了皱眉头,推了一把蒋瑶道:“想什么呢,我们该回去了。”

    蒋瑶这才如梦初醒,跟着鲁国公夫人一起上了马车,心里头却越发的记恨起了青鸾,都是这个女人也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迷惑了天哥哥,她一定会让天哥哥明白真相的。

    马车驶出了秦亲王府后,青鸾才想着从上官绝的怀里出来。

    上官绝却不依的抱紧了人,嘴里不满道:“你怎么可以利用完了我之后就翻脸不认人的,我不管,这一路上我都要抱着你。”

    青鸾脸一下子红了,推了上官绝一下,嗔道:“你的脸皮还真厚,真想不通蒋瑶看上你什么了,难道就是因为你脸皮厚。”青鸾说着还拿手拧了拧上官绝的脸,一脸的嫌弃。

    上官绝厚着脸皮笑道:“我到是觉得厚脸皮挺好的,要不是我脸皮厚,哪里能够娶到这么好的老婆呢。”

    青鸾被上官绝一本正经的样子弄的又是无语又是好笑的,这男人果然是个大无赖。

    到达威远侯府的时候,青鸾便感觉到了满府的喜气,大哥终于有后了,卫家有后了。

    两人才到二门处,来迎接的是老太太身边的连嬷嬷。

    “姑娘和姑爷来了。”连嬷嬷笑米米的迎了上来。

    青鸾道:“嬷嬷,快带我去看看我的小侄子。”

    “瞧姑娘着急的,这便跟老奴走吧。”

    一行人到了威远侯府的正房,产房是设在隔壁的二房,上官绝不好进去产房,便让丫鬟引着去了正厅喝茶,青鸾却是跟着连嬷嬷进到了产房,屋子几乎是密不透风的,青鸾进去的时候,老太太正好也在,柳芊芊睡了几个时辰刚刚醒过来,正坐在床头,怀里抱着一个襁褓。

    “怎么来的这么快啊?还以为至少要等到洗三才来呢。”老太太看到青鸾便说道。

    “就几条街的距离,我不是想看看我侄子长什么样子吗?嫂子,快让我看看。”青鸾笑嘻嘻的脱去了身上的毛外套,快步的走到床头。

    因为怀孕的时候调养的不错,柳芊芊的这胎也算是顺利,虽然脸上还有些掩不去的疲色,可是柳芊芊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子柔和的光芒,特别是她抱着孩子的样子,当真是令人又羡慕又感慨的。

    柳芊芊见到青鸾过来便侧了侧身子,让出一个位子好让青鸾见一见孩子,因为生出来的时候分量比较足,这孩子难得没有想其他小团子那样邹巴巴的,红通通的脸蛋纷嫩纷嫩的,细细的眉毛下面是紧紧闭着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缘故,青鸾觉得这样子跟哥哥长的很像,青鸾忍不住伸出手指摸了摸那小脸蛋。

    小宝宝很不给面子的皱了皱眉头,青鸾却是笑道:“快看快看,嫂子,你看他皱眉的样子像不像哥哥?”1douv。

    柳芊芊的心头几乎是软成了一片,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她是真的体会到了做娘的幸福,怀孕期间的不适以及生孩子死那种死过去又活过来的痛通通都丢到了脑后,看着孩子健健康康的,她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

    老太太年纪大了,最是喜欢这种添丁的大喜事,便笑道:“这是你哥哥的儿子,当然是跟你哥哥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了。”

    青鸾逗弄了一会小侄子,小宝宝大概不耐烦了她的打扰,皱了皱鼻子,扁扁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青鸾赶紧收回了自己的手,呃,好吧,她也知道自己这么逗弄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宝宝很不厚道,可是这纷嫩纷嫩的一团,换了谁都会忍不住的。

    柳芊芊笑着拍了拍小宝宝,她也知道这是青鸾喜欢小宝宝才会有这么孩子气的表现,便道:“宝宝,这可是你姑姑,不如让姑姑抱抱。”

    柳芊芊看向青鸾,青鸾却是一脸惊慌的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我会弄疼他的。”两世加起来她都没有抱这么小的孩子的经验,这么小小的一个,若是自己一不小心劲大了,那还不要心疼死。

    姑嫂二人正说话的时候,那襁褓里的小宝宝突然睁开了眼睛,乌溜溜的,就跟那西域进贡的葡萄似的,青鸾一下子张大了嘴,就连柳芊芊都语气激动的说道:“祖母,宝宝睁来看。”

    老太太一听这话,哪里还坐的住,赶紧几步上来,连声赞道:“瞧瞧这眼睛长的多好啊,呦,这小手多有力啊。”

    满屋子的喜气几乎要掀翻了屋顶,小宝宝睁了一会眼睛,又吃了一会奶便睡了过去,屋子里这才安静了些。

    “祖母,昨晚上忙了一整夜了,您先回去休息吧。”柳芊芊是睡过一觉的人,因为是从凌晨开始发动,卫澈也是第一回做爹,听到自家妻子说是快要生了,一下子便傻在了那里,好在柳芊芊的丫鬟机灵,直接去了荣寿堂请老太太过来坐镇,老太太年纪摆在那里,有她坐镇,不管是卫澈还是柳芊芊都觉得心安了不少,不过这一整晚忙下来也是有够累的,这不老太太的眼底都浮现了厚厚的青影了。

    “行了,我这就回去了,阿鸾,你先陪陪你嫂子,等洗三那一日再好好说说话。”老太太也有几分撑不住了,一家人便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听了柳芊芊的话后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和连嬷嬷一起离开了。

    柳芊芊让奶娘将熟睡的宝宝抱了下去,才看向青鸾问道:“我听你哥哥说,上官绝要去西北了,你还好吧?”

    同样身为女人,柳芊芊很清楚上官绝对青鸾的重要性,如果换成要离开的人是卫澈,她也会很难受的。

    青鸾笑了笑,不过那笑看上去有些酸涩,虽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离别在即,可是心里头始终是沉沉的。

    “嫂子,别提这些事了,还有三天,这三天我才不要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呢,对了宝宝叫什么名字啊,想好了没有?”青鸾见气氛冷了下来,就赶紧换了个话题。

    柳芊芊也没再说什么,这事她也帮不了什么。

    “都想了整整十个月了,都还没想好,你都不知道你哥哥列了这么长的一大串。”柳芊芊比划了一下。

    青鸾笑着道:“我都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这么犹豫不决啊。”

    “这名字当然要好好想一想才行啊。”卫澈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这一句话。

    青鸾看过去,卫澈依旧跟平常一样端着一张脸,不过眉宇之间的意气风发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青鸾心里头为卫澈高兴,便说道:“哥,恭喜你做了爹爹啊。”

    卫澈故作平常的点了点头回了一句:“也恭喜你做了姑姑。”

    柳芊芊听着这一对兄妹的对话也笑了出来,见卫澈进来便说道:“你怎么不去陪世子。”

    青鸾是跟上官绝一道来的,青鸾进了产房,那上官绝那边自然得由卫澈去陪着,他这么将客人撇在一边可不像话。

    卫澈挑了挑眉道:“那边好茶好吃的伺候着,想来他也不会不满足的。”

    柳芊芊一头的黑线,这个小气的男人到现在都还没有从妹妹被另一个男人抢走的气恼中走出来,实在是太幼稚了。

    又说了回话,青鸾见柳芊芊似乎有些累了,这才跟卫澈一起离开产房去了正厅。

    正厅里上官绝灌了一肚子的茶水,身边除了一个时不时给他添茶水的丫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卫澈的待客之道实在是有待改进,郁闷的人一见到卫家兄妹俩走进拉,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谄笑的说道:“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小侄子长地可好,不过有这样优秀的爹爹,想必将来也是个人才,虎父无犬子嘛。”

    青鸾不由得白了他一眼,他还能更狗腿不?明明刚才还是一脸的不耐烦呢。

    卫澈早已经对上官绝恭维的话五感了,反正这个男人当初为了让他答应青鸾的亲事还说过更加肉麻的话呢,更何况他这话也不算是拍马屁,他家儿子的确长的不错。

    三人坐下后,丫鬟又上了新茶,三人聊了一会,才说起了正事。

    “这么说来,端敏长公主是因为爹爹的缘故才会出手对付我,那哥哥你要怎么办?她若是能成事也一定会对付你的啊。”青鸾是第一次听说端敏长公主跟自家父母有这么一回子的纠葛,想起上一世,青鸾一时有些心慌,那个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要对付威远侯府,她只是相信以哥哥的性子不会做出通敌叛国的事来。

    威远侯府百年世家,哥哥又不是个糊涂的,要想彻底的扳倒威远侯府并不容易,除非那后头的人比威远侯府还要厉害,青鸾一直觉得端敏长公主是一个骨子里有需狂的女人,如果说她因为年轻时的那些事儿对付威远侯府还真有那个可能。

    卫澈见她一脸担心的样子摆了摆手道:“放心吧,以前是我们不知道有这会事,如今知道了,哥哥也会防着点的。”

    端敏长公主跟卫延庆的事还是老太太说起的,原因便是卫澈也想不明白端敏长公主为何会对青鸾出手,老太太之前没说这事,一方面那时候还没有看出端敏长公主是如此小气的一个女人,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事关兄妹二人的父亲,有些事也不好说。

    “想来她现在应该也没有空去想这些吧。”上官绝喝了一口茶,唇角的笑看上去有些邪肆。

    红叶山庄这一次对端敏长公主的经济压制是完全不计成本的,反正以山庄的财力,即便是搞垮十个公主府那样的产业也不在话下,上官绝就是要让端敏长公主狠狠的丢一回人。

    如今虽然还没有什么消息传出,不过上官绝已经知道公主府的生活已经大不如前了,虽然端敏长公主大发雷霆,可是依旧阻止不了生意上的那些颓势,为了继续维持公主府奢华的生活,不让上京的其他勋贵看笑话,端敏长公主已经开始在变卖产业了,上官绝命人准备大肆的压价收购,反正不会让端敏长公主好过的。

    “上官绝你这一次去了西北,皇上便不会像以前那样信任你了。”卫澈面上沉静的说道,“所以你一切要小心,西北那边老王爷经营了那么多年但按着皇上的性子也一定会往里头安插他信得过的人的,加上这一次他还利用了你们秦亲王府的矛盾,让上官沥同一起,想必也是为肘制你。”

    帝皇之术讲究的是平衡,当上官绝还是一个废物世子的时候,皇上自然不会计较什么,甚至还会念在以往的情分上多多的照顾上官绝,可是当上官绝的能力超出了他的掌控,作为一个帝皇不可能不警惕这么一个演了十几年的戏,甚至连他也骗过的人。

    上官绝点了点头,当他决定用纨绔的身份掩饰自己的时候,他便早已经料到了这一天,作为上位者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全然的信任,因此这一次皇上会提出让上官沥跟着,他一点都不奇怪。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们。”卫澈扫了一眼上官绝和青鸾,说出了一个令二人都惊了一跳的消息,“蒋后很有可能怀孕了。”

    上官绝和青鸾不由的对看了一眼,当青鸾被上官绝抱出宫的时候,皇上对卫澈的禁令也撤销了,他依旧担任着禁卫军的统领,因而皇宫里的消息往往比其他人还要灵通。

    这后宫的局势往往就会改变朝堂上的局势,比如说当初秦琴若是生的一个女儿,那么如今朝堂上最风光的定是魏王世子一党,可秦琴就这么生了一个儿子,皇帝便先动手收拾起魏王世子来了。

    现在蒋后怀孕了,相较于秦家,那蒋家可是实打实的百年世家,不管是手中的人脉还是手中的实权那直接甩了秦家几条街,更何况皇后肚子里的是名正言顺的嫡子,这身份也不是尊贵了一点两点。

    只是现在宫里头并没有什么消息传出,那么便是蒋后有意隐瞒,青鸾沉默了一会才问道:“哥哥可知皇后肚子里的孩子有多大了?”青鸾听到这一个消息第一个联想到的便是太子的死,太子的死虽然已经落案了,可是在座的三个也都清楚,那伏法的不过是一个皇上推出来的替罪羊,真正的凶手那是连影子都没有找到。

    原本皇后那是不具备杀害太子的动机的,毕竟她是养着太子的嫡母,太子又是在她的坤宁宫里出事的,皇上肯定会因为太子的死迁怒她的,坤宁宫那一百多条人命便是明显的牵连,可是如果那个时候皇后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鲁国公府同威远侯府都是大夏建朝以来便存在的百年世家,但是比起威远侯府来,鲁国公府在上京人的眼中更显尊贵,除了一个蒋后在宫中,蒋家年轻一辈当中更是人才辈出,一个家族要传承下去,当然必须得靠子孙的争气,威远侯府输就输在子嗣不昌上。

    蒋后若是真有了孩子,不可能不对那个位子没意思的,只是皇上早已经立下了太子,他日若是她生下了嫡子,面对前面的太子哥哥,嫡子肯定会万分尴尬的,若是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那么蒋后便有足够的动静对太子动手。

    几个人都是聪明人,青鸾这么一问,其他的两个人自然也想到了。

    “不足一月。”卫澈微微摇了摇头,他当然也怀疑过蒋后,可是事实上蒋后怀孕还不足一个月,太子死却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氛两围顺上。正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蒋后怀了孕,这朝中的局势风向又会改变了,上官绝知道经过了太子的殇逝,上官睿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这大夏朝不会要乱了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