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3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44 比试(6000+)

244 比试(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煜看了一眼老王爷,又瞅了一眼青鸾和上官绝,直言不讳的说道:“是,儿子认为,沥儿比绝儿更加的合适。”

    “好,大家知道一军统帅除了本身的能力能够服众之外,还需要能够行军步兵,将自己手上的兵最大程度的利用起来,既然大家对我的决定有疑问,那么绝儿和沥儿便趁着全家人都在比试三场,第一场武试,第二场比试下棋,第三场用沙盘排兵布阵。”老王爷说道。

    此话一说,底下的几个人神情各异,青鸾稍稍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上官绝,她知道上官绝的武功高绝,也知道他一手创建了红叶山庄,绝不是外人所言的不学无术,可是关于下棋和排兵布阵,青鸾还当真不知道上官绝会不会。

    上官绝也没说话,只是给了青鸾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肖侧妃依旧是端着一张白莲花般的脸,神情很是为难,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劝道:“王爷,这不好吧,沥儿他是从小便学武的,绝儿他,若是一个不小心伤了怎么办啊,还是只比下棋和排兵布阵吧。”

    肖侧妃可不认为上官绝能够胜过上官沥,一个是上决了名的纨绔,一个是上决了名的少年英雄,这胜负一看便知,不过在老王爷面前她当然不会表现的看不起上官绝,而是表现出一副关心来。

    上官煜显然没有想到老王爷会有这么一个提议,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过后便是沉思,他并不是肖侧妃,目光短浅。老王爷这早已经打定了主意,便是皇上都已经下了圣旨了,上官绝去西北早已经是板上钉的事了。

    现在还提出比试岂不是有多此一举之嫌,难道老王爷不怕上官绝丢脸吗?还是老王爷有什么办法让上官绝能够从这场比试中赢。

    作为另外一个当事人上官沥脸上明明确确的写着不愿意。

    “祖父,大哥是秦亲王府的世子,是将来王府的继承人,他去西北也是名正言顺的,您放心,孙儿也是秦亲王府的一份子,定然会尽力辅佐大哥的。”

    上官沥的这番话让青鸾有些惊异,这个时候上官沥当真没有说场面话的必要了,可是他却极为真诚的说出了这一番话,难道这是他的心里话。

    上官煜面色一沉,他的这个儿子文韬武略,打小便极为出色,唯一的缺点便是思想古板,从来都没有争抢的心思。

    “沥儿,这是祖父的决定,岂容你来质疑。”上官煜眸光微冷的睨了一眼上官沥,示意他不许意气用事。

    老王爷的眼里闪过一丝欣慰,上官沥能够明白这个道理自是最好的,不过这一次比试也是为上官绝正名的机会,好让上官煜明白,上官绝并不是废物,因而这场比试是势在必行的。

    上官绝突然站了起来,道:“二弟,小的时候,我记得咱们兄弟凉一起揍过人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让大哥见识一下你的身手。”

    上官沥明显愣了一下,上官绝的神情看上去懒洋洋的,可是眼底闪烁着的是自信的光芒,上官沥下意识的站起了身子,他还记得小的时候跟上官绝同吃同住的那段时间,他的年纪比上官绝还小,那个时候就是上官绝带着他到处玩耍,所以他的心里一直都记挂着。后来母亲将他送去了外祖家,等他回来后便发现上官绝已经不在王府了,母亲告诉他,大哥的身体不好去了很远的地方疗养,他便一直等着他回来,可是过了好些年他却等来了一个跟记忆中截然不同的大哥。

    他甚至都厌烦跟他相处,试了几次后他便发现自己再不能够跟大哥走在一起了,只是每每听到上京的人谈论上官绝的时候,他的心头隐隐的有那么一些失望,他还记得小的时候大哥很聪明的,可是长大后却成了这样。

    他从未看到过大哥练武,打架到是见到过几次,他还真没有想过上官绝会赢过他,只不过这个时候的上官绝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陈氏见自家儿子到底站了起来,心里头松了一口气,好在那小子没有在关键的时候犯傻,作为一个母亲,她最不能看到便是自家出色的儿子被一个纨绔压了一头,凭什么上官绝这个混账就是世子,凭什么他什么都不努力就能获得这秦亲王府的一切。

    肖侧妃见这场比试已经定了下来,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长叹了一声道:“你们两个比归比,可比伤了对方,都是一屋子的兄弟。”

    青鸾微微垂下了眸子,实在是不想见到肖侧妃这副白莲花的样子,明明这一屋子最想上官绝死的人就是她,偏还做出一副不偏不倚关心的样子,当真是令人作呕。

    “去外头吧。”老王爷也站了起来,第一场武试的场地便是院子的练武场。

    老总管早已经命人在院子里挂满了灯笼,整个院子犹如白昼一般的亮堂。

    一行人跟着老王爷去了廊下,上官绝和上官沥兄弟二人却是换了一身简便的衣衫。若比身高,上官沥比上官绝还要高上一个头,两个人站在比武场的中间。

    上官沥一直都以为上官绝是不会武功的,毕竟当初自己看他跟那些纨绔子弟打架时候的丑样,当真是抓脸咬人通通都上,这绝对不是一个习武之人能够干出来的。

    可是当他面对上官绝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明明他的唇角依旧是噙着漫不经心的笑,可是他却有一种被强大的能力压迫的感觉。

    “大哥,你先挑选兵器吧。”过了一会,上官沥才张口道。

    陈氏见状不由得道:“沥儿这孩子就是守礼。”反正上官绝压根就不会武功,便是沥儿一根手指头都能收拾了他。

    肖侧妃柔声道:“这刀剑不长眼,意思意思便成了。”同样的肖侧妃亦是觉得胜券在握,上官沥打小就是受名师教导的,加上他自己又勤奋,就凭着上官绝那废物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上官绝从兵器架上拿了一把剑,老王爷的东西都是极好的,“意诀”,“葵阳”都是大夏朝最著名的铸剑大师的精心之作,不过“葵阳”排在“意诀”之前,上官绝抬手便将那把“葵阳”丢给了上官沥。

    肖侧妃等人自然看不出这其中的厉害,到是上官煜脸上的神色越发的沉了,按着他的想法,上官绝可能连这些兵器都认不全,他却将“葵阳”给了沥儿,他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上官沥接过那把剑,可是他却并不想占上官绝的便宜,思量着要不要换把兵器,却听到上官绝道:“开始吧。”

    “噌”的一声,宝剑出鞘,闪烁着阵阵的寒光,上官沥心头不由得一凛,上官绝散发的气势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即便他手上的兵器稍逊他一筹,可是那架势当真不像是不会功夫的人。

    上官沥面色一整,亦不再多想,拔剑而出,对着上官绝说道:“大哥,得罪了。”

    话音一落,两个身影瞬间便交织在了一起,不过才交手三招,包括肖侧妃在内的人都变了脸色,她们便是再不懂,看到那翩飞的身姿也明白上官绝根本就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至少他是会功夫的,而且还能跟少年英才的上官沥打个旗鼓相当。

    而上官煜变脸的原因是他看出了从第一招开始,上官沥便不是上官绝的对手,这让他的心头万分的震惊,难怪老爷子会极力推荐上官绝去西北,大抵他早就知道上官绝有这个本事,或许上官绝的这个本事就是老爷子暗中让人教导的,还故意让上官绝装出一副留恋花丛的混账样子,不过就是为了迷惑他们。

    上官煜的脸色有那么一瞬间便的灰败无比,这么些年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上官绝不够资格继承秦亲王府,因为他不学无术,只会给秦亲王府丢脸,不过就是仗着嫡系的名头,仗着出生什么都不付出就得到了别人努力了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东西。

    正是因为理所当然,他对肖侧妃和陈氏等人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这一刻他二十年来的认知却是瞬间就颠覆了,自己认为的那个不学无术的庸才竟然是卧薪尝胆,极力掩饰自己本事的能人。

    别说是上官沥,就算他自己也无法从上官绝的手中过到十招,上官煜的心头涌现一股子前所未有的挫败以及颓然,当他的理所当然成了空想,当他的儿子拜给了那个永远压制着他的大哥的儿子时,那种心头的感觉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对,一定不是这样的,上官绝就算有有高深的功夫那又怎么样,没有深远的眼光,没有排兵布阵的能力,再高深的武功也不过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而已。

    不过一会,上官煜又在心头给了自己另外一个理由,还有两场比试,就算这一场输了也没关系,后面的才是至关重要考验人心的时候。

    “噹”的一声,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上官沥便主动弃剑了,并非他不想赢,而是从一开始他便已经输了,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从一开始上官绝便像是一座高山一般压制住了他所有的招式,仅仅只是压制没有任何的反击,就让他的胸口沉沉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上官沥之所以不落败,那是因为上官绝留了情,他也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与其落败还不如就这么弃剑投降,反正他也真打不过上官绝。

    上官沥丢下剑的时候,上官绝便也住了手,手一扬,那剑便像是长了眼睛一把回了兵器架上的剑鞘。上官沥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不过才几招,他便像是恶战了一夜似的,反观上官绝神情清爽,额头更是连一滴汗珠都没有用,这便是二人之间的差距。

    上官沥上前一步,用力的拍了拍上官绝的肩膀,欢喜的说道:“大哥,我真是没有想到啊。”

    当初上官绝再次回京的时候便开始刻意经营自己的名声,上官沥当时也曾可惜过,因为在他的童年记忆里,上官绝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可是时间却改变了一个人。

    经过了今天,上官沥才发现自己是错看了上官绝,原来大哥不是没有本事,而是他刻意不显露本事,上官沥立时想到的便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秦亲王府已经是功高盖主了,若是继承人仍然优秀,恐怕也难太平,更何况伯父伯母早逝,都没有人护着大哥。

    如此一想,上官沥便越发的佩服上官绝了,上官绝从那么多年前便开始懂得韬光养晦的道理,那个时候的他甚至只是个孩子,这一份的智力绝不是自己可及的,秦亲王府有了大哥的继承,一定会越发的好的。醇厚如上官沥当然不会想到上官绝除了防着上位者,还防着他的亲生祖母和亲娘。16xry。

    上官沥眸色晶亮,上官绝倒也感受到了他几分真心,他一直都知道上官沥是整个二房心思最单纯的人,小的时候他利用他防备肖侧妃和陈氏的谋害,等到后头他离京,再回来的时候他便刻意同上官沥疏远了。因为他知道只要肖侧妃和陈氏一日不对那世子之位死心,那么总有一天他们兄弟二人便要对上的,与其那个时候犹豫不定,还不如一开始便不要深交,更何况他从开始接近上官沥的心思就不单纯,比起他的傻乎乎的信任,自己到是显得阴暗了很多。

    “我们进去吧。”上官绝唇角微微弯了弯,青鸾看到他眼底的高兴,再看上官沥满脸的都是钦佩,青鸾心头不免有那么几分的唏嘘,如果不是人心不足,上官绝和上官沥一定会成为好兄弟的。

    老王爷的面色很平静,只不过那眼中的激赏是怎么都掩不去的。

    陈氏扶着肖侧妃浑浑噩噩的跟着众人回了屋子,所有人当中就数她们两个最为震惊,即便是已经结束了,两人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沥儿可还服气?”老王爷目光扫过上官绝和上官沥二人,身为二人的长辈,有这么优秀的儿孙,他又怎么可能不骄傲呢,上官绝骄傲难驯,可是对着上官沥却依旧留了手,这两人若是同去西北,皇帝恐怕是要打错算盘了。

    “祖父,孙儿服气,大哥的功夫比我好多了,多谢大哥手下留情。”上官沥的笑容磊落,可是看在肖侧妃和陈氏的眼中却是分外的刺眼,这熊孩子一点都不懂事,也不知道他高兴个什么劲。

    “你也很好。”上官绝道了一声,当初他能拜入天机门下,也是天机老人看他骨骼清奇,是个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如果说慕容玉桡是个千年难得一遇的好材料,那么上官绝怎么也算得上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若是单打独斗,别说上官沥,便是上官淼、上官煜、上官沥祖孙三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除了他自身的因素外,天机门本身就是江湖上隐于世的已有千年历史的门派,上官绝从入门之初便被慕容玉桡认定为他的私人玩具,两个人从早到晚都是在一起的,撇开那些制药制毒的天赋不说,上官绝是天机门难得能够跟上慕容玉桡脚步的人,因而若说大夏朝能够制得住上官绝的人物,那五个手指都能数得上来。

    所以说上官沥输在上官绝的手上一点都不丢人,毕竟高山哪是那么容易逾越的。

    肖侧妃的指甲几乎是掐进了手心里,她的脸色微微有泻白,牙齿咬了咬唇,好半晌才颤着声音说道:“绝儿果然是深藏不露啊,居然连自己的家人都瞒地滴水不漏的。”

    她真是后悔啊,当初怎么没有一把掐死了这小子呢,现在给自己惹下那么大的麻烦。

    青鸾望着她变幻莫测的神情笑着问道:“世子有这份本事,想必肖侧妃心里头也万分欢喜吧?”你不是爱装白花吗,那就一装到底吧,青鸾眼里满满的都是嘲讽,那笑看在肖侧妃的眼里怎么都有几分的刺眼。

    “欢喜……我当然是欢喜的。”肖侧妃这话就像是齿缝里绷出来的,好在老王爷的心思都子啊上官绝和上官沥二人的身上也没有发现她的不对镜,肖侧妃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调整了一下翻滚的情绪,好不容易维持住了脸上那笑容。

    那边老王爷已经命人摆出了棋子,下棋亦是考验一个人的心智,临场应变,以及前瞻的目光,若是不能走一步看三步,那么很快就会败下阵来,青鸾本身并不怎么精通棋道,他也没有怎么看过上官绝下过,不对,她记得当初在大相寺的时候,主持大师曾经说过傅红叶是他的棋友,傅红叶就是上官绝,那么也就是上官绝的棋道其实是很厉害的,要知道大相寺的主持本身就是大夏朝闻名遐迩的国手。

    青鸾想通了这一截,原本的担心去了不少,反倒是肖侧妃和陈氏婆媳二人一脸的紧张,经过刚才的第一场比试后,她们真不敢再小看上官绝了,天知道他到底有多少事瞒着的。

    上官煜坐在椅子上,神情倒是平静了下来,只是他右手的食指不断的点击着椅子的手把,这是他心情焦躁时的表现。

    屋子里最冷静的莫过于上官沥和上官绝两个人了,上官沥本就不怎么在乎输赢,这些年来他从未跟上官绝如此的亲近过,难得这机会,他当真是想跟上官绝好好切磋切磋,无关胜负。

    上官绝的第一手落棋便让青鸾给惊住了,饶是她不怎么会下棋也知道上官绝第一手便有自掘坟墓之嫌,那个位置即便是初学者都不会下的,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想要让赛?

    上官沥亦是一怔,随即有些茫然的抬头问道:“大哥,你确定是要下在这里?”

    上官绝含笑着点了点头,“该你了。”

    老王爷皱了皱眉头,也摸不清上官绝的心思。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上官绝接二连三的下昏招,那棋盘上的的棋局很快就混乱不堪了,咋一看上去上官沥占尽了上峰,已经将上官绝逼到了一处的死角。

    上官煜的神情微松,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上官绝那一手便是为了迷惑敌人的,谁知道他还真不怎么会下棋。

    肖侧妃并不懂棋,上官静便在她身边小声的说道:“二哥很快就赢了,大哥的臭棋别说是二哥了就是我,他也下不过的。”

    肖侧妃闻言这才露出了笑容,轻轻的摸了摸上官静的头道:“小丫头,那是你大哥,可不许这么没礼貌的。”

    上官静撇了撇嘴,心里暗道,一个是亲大哥,一个是堂哥,难道她还不懂得分亲疏吗?

    上官静的很快并没有实现,即便是只剩下一片弹丸之地,上官绝依旧是不慌不忙的,大约过去半个时辰后,上官沥的神色开始渐渐的凝重起来了,脸上开始泛着红,豆大的汗珠子不断的从他的额头落了下来。

    官眼己要好。上官煜最先察觉到了上官沥的不妥,直觉认为是上官绝动了手脚,沉声喝了一声:“沥儿。”

    上官沥却像是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棋盘,垂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骨头“咯”的作响,陈氏爱子心切一个箭步冲上来,却发现自家儿子整个身子僵硬,一时慌了神的冲着上官绝吼道:“你对沥儿做了什么,你个丧门星。”

    青鸾目光一凛,她知道在上官绝的心中,那早逝的父母是他心中的痛,陈氏的这一声“丧门星”无疑就是往他心里头扎刀子,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二婶,我们尊敬你,才称呼你一声二婶,但是这句话你必须要道歉。”青鸾也看出了上官沥的不妥,但是她知道上官绝其实心里头还是念着上官沥的好,即便上官沥的不妥真是上官绝造成的,他也不会害他的,陈氏这话让青鸾像是一直炸了毛的母鸡,紧紧的护着上官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