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4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46 陈氏的心思(4000+)

246 陈氏的心思(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是在二月里的时候离开的,到了三月的时候,青鸾便已经收到了他写来的第七封信,几乎是每到一处驿站,他都会写信回来,洋洋洒洒的说些路上的见闻,等过来二十天左右,到了西北之后,信的数量便少了下来。

    青鸾知道他到了西北还有几场硬仗要打,忙不过来也是有可能的,她的心里头极为想他,可是每每在回信的时候总是往好的方面写,比如说卫思洛洗三礼的热闹,比如说她打算在自家侄子满月的时候替他这个姑父送上些什么礼。

    上官绝写的信都被青鸾收的好好的,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紫檀木的盒子里,闲了的时候,心里头想的慌的时候,便拿出来看一看,算是望梅止渴吧。

    夏至和俏儿两丫头明白自家姑娘的心思,总是变着法子的逗她开心,可惜世子爷不在,自家姑娘脸上的笑容到底还是少了很多。

    三月里上劲生的另外一件大事,便是蒋后怀孕的事,正如青鸾当初他们所想的那般,蒋后怀孕的事一出后,整个朝堂都震惊了,很多人也同青鸾一样,不由得联想到了太子被人谋害的事件,可惜太医院一再的咬定蒋后怀孕是在太子死后,这事不过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风浪,便被春风得意的蒋家给压了下去。

    皇帝也很重视蒋后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皇帝年纪大了,太子又早逝,儿子对于他来说几乎已经成了他心头的一个执念。太子死后,他的身体大不如前,可是却从不听太医的劝,几乎每一晚都要去后宫,只希冀后宫之中能有哪一个替他生一个儿子。蒋后的肚子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希望,只因为蒋后的怀像不是很好,皇帝一日里命三位太医随侍左右,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蒋家本就是位高权重世袭罔替的勋贵世家,如此一来,蒋家因为蒋后更是一跃成了大夏朝的第一世家。

    若说之前皇帝还会讲究什么平衡之术,可是只因为蒋后肚子里的那一块肉,让皇帝也越发的宠信起了蒋家,皇帝的信任让蒋家的风头无限,青鸾有的时候就在想,如果这八个月后蒋后最终生出了一个女儿,这又该如何收场。

    蒋家是老牌世家,上至鲁国公,下至几位优秀的儿孙谁都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一块连男女都还辨别不出来的肉就值得他们如此高调,几乎是要以未来太子母家自居了。皇帝那是被自己的执念冲昏了头脑,那蒋家呢,按着蒋家以往的谨慎,绝对不会在事情未确定之前就先开始庆祝了,还是舒他们就笃定蒋后肚子里的就是个儿子。

    青鸾盯着窗外边的芭蕉出着神,想了想还是提笔给上官绝写了一封信,将这上京的情况细细的说与他,毕竟上京是大夏的权利中心,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会影响着其他地方的格局。

    青鸾在想蒋家的情况的时候,明月轩里,肖侧妃和陈氏也正在谈论着蒋家。

    “皇后娘娘如今只是怀孕,皇上便开始抬举蒋家了,若是将来一旦生出了儿子,这当真是板上钉的尊贵,纵观整个大夏还会有哪一家尊贵的过蒋家。”陈氏亲自给肖侧妃添了茶水,满面笑容的说道。

    肖侧妃抬手饮了一口,眸光微冷的扫过陈氏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个媳妇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说话喜欢绕着弯,想她只有上官煜一个儿子,这一片的心思自然都是为了二房那一脉,偏陈氏在她面前也喜欢耍花腔。

    陈氏面上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柔顺的笑容,道:“母亲,我们静儿今年已经十五了,这个年纪也该定下亲事了。”

    肖侧妃倒也不是什么蠢人,听到这话微微挑了挑眉头道:“所以你想跟蒋家联姻?”

    “蒋家老三蒋傲杰,跟皇后娘娘是一母同胞的嫡亲哥哥,年纪轻轻在羽林卫任职,母亲看着可还合适?”陈氏见话已经挑明了,便直接说出了自个儿心里头的盘算。

    说起来蒋家三个儿子,前头两个都已经成了家,这三子虽不占长,可是架不住蒋家的基因优秀,那一张俊帅的脸,加上能力和家势绝对是联姻的最好对象,加上这蒋傲杰跟皇后是龙凤胎,若论亲疏,那是前头两个哥哥都比不上的,陈氏可是知道皇后娘娘怀孕的消息一传出,原本说亲事的官媒又足足的增加了十倍,可见这受欢迎的程度。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说起来,她家上官静是秦亲王府唯二的两个姑娘,大房二房还未分家,上官静便是秦亲王府的大小姐,皇家血脉,这身份家势也足以匹配,陈氏会对肖侧妃提出这话,那也是看在肖侧妃同鲁国公夫人的关系还不错,若是由肖侧妃去提这个事,八成就能成事了。

    “母亲,蒋家的尊荣那是别家比不上的,若是静儿跟蒋家老三成了亲,那么我们便是自己人,说句大不敬的话,等到他日里皇上有什么,那这江山便是……到时候这王府给谁还不是由着蒋家说了算。”陈氏压低了语调,眸光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自从那一日上官沥输给上官绝后,陈氏的心里头便憋了一口气,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给骗了,什么纨绔不堪,什么不学无术,那都是上官绝自己刻意经营出来的假象。官月下北驿。

    陈氏在郁闷的同时心里头亦深深的忌惮,上官绝那个时候才几岁,十来岁的孩子便开始懂得谋划人心,这份心机和城府是他们家沥儿拍马也赶不上的。

    若不是上官沥自小便同上官绝交好,上官绝看着似乎也同上官沥亲厚,陈氏当真是不想上官沥跟着上官绝去西北的,免得自家那没什么心机的儿子被人害了还不知道什么怎么回事。16xry。

    正如儿子是皇帝心目中的执念,那么秦亲王府的爵位便是肖侧妃和陈氏婆媳二人的执念,她们从上官覃战死沙场的那一日便看到了希望,这二十几年的时间里,每天都在筹谋打算,这份执念早已经是深入了骨髓,根本就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的。

    陈氏说完了自己的打算,便安静的等着肖侧妃的反应。

    过了好办晌,肖侧妃才抬起头道:“静儿是该嫁人了,不过现在老王爷在府上,这件事也该问过他的意见,静儿是他第一个孙女,他应该也想静儿能够嫁的好的。”

    蒋傲杰的所有条件都摆在那里,说起来跟上官静也是门当户对的,肖侧妃认为这是一门好亲事,老王爷没有反对的可能,自己跟老王爷商量商量孙女的婚事,一方面可以显示自己对老王爷的尊重,另外一方面当然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女主人地位,要知道能够做主儿孙婚事的只有一府真正的女主人。

    肖侧妃盘算的好好的,当然也从未想过会在老王爷那里踢到铁板。

    但是当她向老王爷提出这门婚事的时候,老王爷不过沉思了一嗅,就摇了摇头道:“那蒋家并不是合适的人选。”

    “为什么?”肖侧妃满脸的惊异,她是当真没有想过老王爷会说出否定的答案来,一时间这说话的语调都有些压不住了,“王爷,蒋家三少爷在上京亦是出门的少年英才,人品相貌那都是一等一的,蒋家是百年世家,说起来,这也是一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啊。”

    老王爷睨了一眼肖侧妃,上官静是她的嫡亲孙女,她想要上官静嫁的好的想法他也能理解,撇开其他的原因,蒋傲杰到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但是现在的蒋家实在是高调过了头。

    老王爷到底是经历过三朝的元老,即便这些年一直都是待在西北,可是该有政治眼光依旧是敏锐的,上官睿当初登基亦是付出了不少代价的,没有儿子早已经成了他心里头的魔,即便这皇位也可以传给上官家的其他子侄,比如说一开始皇帝对自己生儿子没有了希望便已经想着要将皇位传给上官昊了。

    经历了太子的生和死,皇帝心中早已经因为儿子失去了理智,所以才会连蒋后肚子里到底是不是儿子还未知的情况下就如此的宠信蒋家,老王爷曾经也劝过皇帝,可是当一个人已经失去了理智,别人的话便再听不进去了。

    但是让老王爷不理解的是蒋家的高调,按着他对鲁国公的了解,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提前得瑟的人,蒋家的不同寻常在别人的眼中许是正常,但是在老王爷的眼里却是大大的超出了常理,若是将上官静嫁到蒋家,那么势必将秦亲王府同蒋家捆绑了起来,老王爷并不愿意这么做。秦亲王府本就是大夏朝宗室之首,根本就不需要靠联姻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更何况上官静的性子娇惯,在老王爷看来还不如嫁一户人口简单的人家。

    当然这携堂上的事,老王爷是不会跟肖侧妃分析的,他只道:“蒋家三个嫡子,个个如此优秀,静儿性子霸道,若是前头还有两个嫂子压着她,她一定会不习惯的,还是物色其他的人选吧。”

    肖侧妃看着老王爷,心里头涌现出一股子深深的悲哀,他就那么不想见他们好吗?她伺候了他那么多年,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怨言的等在王府,他怎么就看不到她的好呢。

    肖侧妃脸上的神情有些僵硬,好半晌才扯出一抹笑容道:“妾身知道了。”

    老王爷见肖侧妃这个样子便安抚道:“你放心吧,我们秦亲王府的姑娘是不会愁嫁的。”

    肖侧妃微微的垂下了头,拢在袖子里的手却是捏紧了,这一次她是不会乖顺的接受老王爷的安排的,反正姑娘家的婚事男人都不常插手的,等到亲事真定下来了,她还不信老王爷能去退了这个亲事。

    坤宁宫,蒋后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绸缎衣裳斜斜的歪靠在美人榻上,大概是如外头传言的那般怀像不好,蒋后的脸蛋并没有丰腴起来,整日里恹恹的没什么精神,这把皇帝给急坏了。

    因为之前太子的事件,皇帝一怒之下把蒋后得用的奴才宫人全都仗毙了,如今蒋后怀着孕,唯恐那些宫人伺候不合她的心意,还破例从蒋家调来从前伺候蒋后的丫鬟。而他一反之前勤快播种的态度,几乎每一晚都留宿在坤宁宫里。

    太医院的院首跪在榻边,给蒋后把着脉,他的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子,倒也不是他的医术不精,实在是皇上盯着他的眼神太有压迫感了,让他心里头止不住的紧张了起来。

    蒋后睨了一脸太医,又看向一脸紧张的上官睿,嗔道:“皇上,您这个样子,太医会紧张的,不如您去隔壁坐上一坐,臣妾就是胃口差了点,其他的也没什么不舒服。”

    上官睿道:“怎么会没什么呢,你看人家怀孕都会胖起来,你倒好反而瘦了,定是那小子在肚子里折腾,严太医,皇后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严太医抹了一把汗珠,战战兢兢的站起来道:“启禀皇上,皇后娘娘的身子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还未过头三个月,这胎像未稳,等过了三个月,情况会好很多的。”

    上官睿几乎把蒋后肚子里的孩子当成了自己唯一的希望,他们这些太医自然也是如临大敌一般,唯恐真出了什么差错,身家性命都搭了上去。

    在上官睿的盯视下,严太医好不容易开出了一帖安胎的药剂,这才提着药箱子退了下去。

    ps:还有3000字,我会继续更新的,不过我写完估计得十二点之后,希望亲们谅解啊,我今天坐班到晚上九点,这已经是我最快的速度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