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4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48 秦家人(7000+)

248 秦家人(7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虽然老太太对秦家人淡淡的,但是架不住钱氏的厚脸威远侯府的嫡长子满月那自然是天大的喜事,来参加宴会的亲朋好友自然也做不出什么无礼的行为,只不过在心头对秦家人的所作所为表示不屑罢了。

    青鸾和陈宝玉说着话,正月的时候陈碧玉嫁去了绍兴府,自此陈家便只剩下陈宝玉一个姑娘了,小丫头一时没了说话的对象,也寂寞的很,这不逮到青鸾便有一肚子的心里话要说。

    青鸾到是很喜欢陈宝玉,这丫头心思纯正,同这样的人说话也不需要废脑子的,也不用想她话里面时不时含着什么其他的意思之类的。

    等到客人都到的差不多了,老太太和柳芊芊便领着一干人去了后花园,临水的地方建了个高台,请了上京最出名的戏班子来唱戏。

    青鸾到是不怎么喜欢听戏,不过这么些年来倒也练出了本事来,明明自己的心思不在戏台子上面,可是在外人的眼里却觉得她似乎听的津津有味的,如此一来原本那些想凑上来跟青鸾说话的人倒也不好意思上来打扰,青鸾也落的清静。

    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唱腔,戏台下各府的女人上演着人生的另外大戏。16xws。

    青鸾冷眼瞧着钱氏舔着脸面凑上去寻存在感,即便是被人讽刺,脸上也端着的笑脸,如此一来到弄的别人不好意思了,青鸾暗道,这钱氏还真是个能屈能伸的主啊。

    另外一边秦桑也努力的往姑娘堆里凑,姑娘们往往脸皮比较好,就算有人心里头不愿意跟秦家人交往,可这个时候都不会说什么的,加上秦桑也有几分手段,总是寻着姑娘们最喜欢的话题来说,看着倒别钱氏还能融入进去。

    到是秦采一个人默默的坐在角落里,没人搭理她,她也不主动去搭理别人,她垂着头,青鸾看不清她的神情,那形影孤单的身影到是透着一股子孤注一掷的坚决,青鸾心里头一突,朝着身边的白昼招了招手。

    白昼凑上前来。

    青鸾在她的耳边吩咐了一句,整个秦家名声最差的便是秦采了,尿失禁,被退亲,一桩桩一件件的,换了其他的姑娘都要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可是秦采依旧活的很好,即便这个时候她看上去很是安静无害。然家作所过。

    但是按着青鸾对人心的了解,若是秦采当真如她现在表现的那么安静无害的话,那她又何必跟着来遭这份罪呢,毕竟她们一家子都不怎么遭人待见,比如说钱氏,她赶着上来就是为了跟老太太讨好关系,想着将来或许能够看在同姓秦的份上能够提携秦家一把,比如秦桑,她赶着交好那些姑娘夫人,就是为了在她们面前博得一个好的印象,她和秦采毕竟只是姑侄关系,若说大的牵连那也是没有的。

    可是秦采她来干什么呢,总不能就是为了这样一声不吭的坐在一边当壁花,成为别人口中的话题吧。所以青鸾有些不放心,让白昼稍稍注意一下这秦采,免得她又出什么幺蛾子。

    两场戏唱完,便正式开宴了,威远侯府虽然人丁不兴,但到底是百年的底蕴,这上京勋贵之中的关系亦是错综复杂,因此这卫思洛的满月宴也足足开了百席,前头男客五十桌,后头女客五十桌。

    因为跟着红叶山庄有合作,这几年卫家的产业也越发的出息了,老太太也不愿意委屈了小洛洛,因而这席面也整治的很漂亮,让大家明白威远侯府有的不紧紧是门面上的尊荣。

    这上京是大夏的政治经济中心,百年下来,有多少世家因为经不起风雨而在这岁月的更替中没落了下去,也有那些勋贵世家表面维持着光鲜亮丽的生活,内里其实早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因而当大家见识过威远侯府的富贵,又联想到当初威远侯府唯一的嫡长女卫青鸾出嫁时的十里红妆,这威远侯府可不是什么空壳子,而是实实在在的有权力有财富的人家。

    这卫思洛的满月宴自然是少不了柳家人,柳家大人是御史,柳家是清贵之家,家底当然没有这么丰富。

    其实像柳芊芊跟卫澈这种的结合方式在大夏朝也是比较少见的,清流和勋贵世家在朝堂上是泾渭分明明的,清流之家家境较贫,不过家风严整,因而常常瞧不起勋贵世家那些乱七八糟的家风。而勋贵世家自然也都瞧不起清流一派的所谓清高,历来这两派人马少有联姻的,因此当初柳夫人和柳大人做主同卫家定下亲事的时候也曾经遭到柳家族人的反对,亦有不少人觉得这门亲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柳夫人那是憋了一口气,如今看到自己女儿如此的幸福,不过一年时间便生下了长子,而且就算是怀孕的当下,姑爷也没有其他的女人一直都守着女儿一个,还有一个明白事理的祖母,这么好的人家到哪里去找啊。

    当那些赞叹之声传来的时候,柳夫人那是满面的笑容,以后谁还敢咒她女儿不幸福,她就一大耳刮子抽回去。

    午宴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青鸾抬起头来扫了一圈人群却发现秦采竟然不见了,不由得有些惊讶,就连她也说不清楚今日里为何为格外的注意这秦采,总之她就是觉得她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青鸾回过头去发现自己身后只站了夏至,想着自己刚才嘱咐过白昼,心头略略有信松了。

    “丫头,陪我回去换件衣裳吧。”老太太拉着青鸾说道。

    青鸾自是没有不应的,陪着老太太回了荣寿堂,这边的客人自然还有柳芊芊等人照料着。

    “祖母,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可是累着了。”柳芊芊怀孕到生产再到坐月子的这一段时间都是老太太一手撑着整个威远侯府,包括这一次小家伙的满月宴也是老太太弄起来的,这当中的辛苦自然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老太太拍了拍青鸾的手道:“祖母没什么,这点子辛苦根本就不算什么,祖母就想问问你,如今世子去了西北,你在秦亲王府可还好?”

    进了荣寿堂,老太太便携着青鸾一道坐下了,刚才一屋子都是客人,也不好说体己话,老太太也是知道秦亲王府的情况的,这心里头还是有些担忧的。

    青鸾笑着摇了摇头道:“祖母不知道,上官绝离开的时候很是震慑了那帮人,如今她们到是不敢对我怎么样,我一个人在听涛苑,关起门来过日子,跟她们也没有什么交集。”

    “这就好,但是你也不能就这么掉而轻心了,有道是权势能够迷了一个人的心智,有些东西她们谋划了那么些年,哪会轻易就说放弃的。”老太太到底是多活了几年的人,对于有些事看的很是透彻。

    那么连嬷嬷为老太太寻了一件全新的上青色万字不断头的秄子出来的,青鸾伺候着老太太换上。

    就在这个时候丫鬟进来禀报说是钱氏来了。

    老太太脸上的笑容立时淡了几分,青鸾也是清楚钱氏势力的性子,如今秦家势微,她自然是要赶着上来讨好老太太的,端看她今日的态度便能看的出来。

    “祖母,我的头发有些乱了,想借祖母的妆奁用一用。”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钱氏这么私下里来找老太太定是有所求的,青鸾并不想对着钱氏,也不想看老太太的尴尬,便找了个借口。

    老太太心知青鸾的用心,便伸手拢了拢她的发道:“祖母知道你是好孩子,那你进去吧。”

    青鸾和夏至二人避到了内室,钱氏才被丫鬟引来过来。

    “阿暖。”钱氏一进门便唤起了老太太的名儿,以期盼她能记起以前的旧情。

    老太太的神情始终淡淡的,只吩咐了丫鬟上茶,老太太的年纪虽然不大,可是她这一生的经历也算丰富,有些事情看开了心境自然就豁达了,虽说有写不起钱氏,但她好歹也算是自个儿的大嫂,老太太还真做不出将她扫地出门的事。

    钱氏见老太太肯让她坐下说话,一时觉得小姑子虽说性子冷漠了些,但到底还是姓秦的,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秦家一家子没落。

    “大嫂找我有何事?”老太太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

    钱氏脸上的神情一僵,随即苦着一张脸道:“阿暖啊,嫂子心里头苦啊。”钱氏如此感叹了一句,眼泪便啪啦啪啦的流了下来,因为出来做客的时候脸上涂了厚厚的粉,这眼泪一流便在脸上留下一道印记,老太太见状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

    青鸾在内室虽然看不到钱氏的神情,却也能想象的出来这副场景,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钱氏一面哭着一面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瞄老太太,见她神情冷淡,也不开口,一时便觉得没了趣味,她原本想着自己若是一哭,这秦暖好歹也该安慰一两句,到时候她便可以顺着她的安慰大倒苦水,顺便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可是自己哭了这么久都不见秦暖有反应,这戏就有歇不下去了。

    钱氏想了想便拿出帕子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强撑起一个笑容道:“瞧瞧我,真是的,这大喜的日子里让阿暖不痛快,该自己打嘴。”说着轻轻的拍了两下自己的脸。

    青鸾在里头听的分明,心里头又一次刷新了对钱氏的认识,敢情这人不是能屈能伸,而是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尊严志气。青鸾现在到是还听怀念当初钱氏跑来跟老太太闹翻的情形,至少那个时候她说话还掷地有声,如今可是连脊梁骨都是软的。

    “你有什么话就说,我没空看你做戏,外头还有很多客人等着我去招待呢。”老太太的话当真是不客气。

    钱氏的脸皮到是厚,听到这话便说道:“太子一死,我们秦家的日子就大不如前了,阿暖,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嫂子以前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那么对你的,嫂子知道错了,你哥哥也狠狠的教训过了,你就原谅嫂子好不好?今天你若是不原谅嫂子,嫂子也都没法子回秦家了,嫂子求你了。”

    钱氏那是真的后悔了,当初惠妃在宫里还得宠,别人也都捧着她,就让她被捧的有些摸不着四六了,这不一听说卫家将卫欣儿送进宫便不管不顾的跑来指责秦暖一顿。

    到了后头惠妃生下了太子,秦家的气焰自然就更高了,加上卫青鸾跟秦采的纠葛,钱氏还狠狠的在老太太跟前放了话,说以后两家再没有任何关系。

    那说出去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般,可是她当真没有想到秦家的富贵来的快去的也快。

    当初的秦家可以不要威远侯府这个姻亲,可是现在的秦家还当真失不得威远侯府的这份亲戚关系啊,这不趁着卫思洛的满月宴,她才厚着脸皮上门来了。

    钱氏见老太太神情依旧冷漠,咬了咬牙,站起来走到她跟前“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她的跟前道:“阿暖,你哥哥说了若是不求得你的原谅,他就不要我了,你帮帮嫂子吧。”

    饶是老太太对钱氏万分了解也不曾想过她会这么突然的跪下来,这屋子里可不仅仅只有她们两个,她还真豁得出去,或许她当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

    老太太想起了她那个异母的哥哥,秦家在得意的时候如此行事,当然全都怪不了钱氏,她那个哥哥也不是好人,不过如今势微了,便推出女人出来又是跪又是哭的,老太太的心里头越发的鄙视起了秦家的当家人,这真正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秦家的落败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了。

    老太太伸手扶了钱氏一把,钱氏却是死赖着不肯起来,老太太对着连嬷嬷等人使了个眼色,连嬷嬷立时和几个丫鬟一起硬是将钱氏从地上架了起来。

    “行了,你也不必这个样子了,之前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老太太这话到是没错,她向来没有脚踩地底泥的习惯。

    钱氏一听这话,惊喜的抹了抹脸道:“真的?我就知道阿暖最是通情达理了。阿暖啊,嫂子知道你在卫家也不容易,毕竟侯爷跟你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秦家虽然没有威远侯府富贵,但是你以后若是受了什么委屈尽管来跟我们说,哥哥嫂子来为你讨公道也是占着理的。”

    秦氏这性子便是典型的给几分阳光就灿烂的主,也不想想他们秦家那样的破烂币拿什么来给人撑腰,更何况,比起他们那些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恐怕祖母跟他们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还亲厚些,青鸾有些不忿的想着。

    果然老太太一听大钱氏这样的话便怒道:“闭嘴,你当我是三岁孝子啊,分不清好坏,这酒席也吃了,你们回去吧。”

    老太太也懒得应付钱氏这种人,直接下了逐客令。钱氏的脸上有些讪讪的,她不过就是为了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在钱氏的想法当中,卫澈和柳芊芊根本就不会真心对待老太太,这继祖母多了一个继字那就完全不一样的。

    “好好好,我不说话了,我这就让人把采儿和桑儿寻来,我们这就离开。”钱氏好不容易搏得了老太太的原谅,自然是不敢再得罪的。

    不过半刻钟的时间,秦家的丫鬟便将秦桑寻了过来,钱氏见只有秦桑一个,便问道:“你姑姑呢?”

    “我不知道啊,刚才还在的呢。”秦桑摇了摇头道,她可真心不喜欢秦采这个姑姑,简直就是典型的老鼠屎,坏了整个秦家,祖母就不该带着她来威远侯府,现在还跑的不见人影,这算个什么事啊。

    钱氏见老太太的神情冷了下来也着急了起来,又命人去找。

    青鸾在里头听到动静,眉头皱的死紧,不会当真是出了什么状况吧,这一下青鸾也坐不下去了,跟着走出了内室。

    钱氏一见到青鸾脸色不由得有些难看,说实话秦家和威远侯府的关系最后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也是因为青鸾的关系,如果不是青鸾,秦采不会在太子的满月宴上出丑,让整个秦家成为上京的大笑话。

    如果不是因为青鸾,秦王世子不会在皇家狩猎会上戏弄秦枫和秦采,让他们再一次沦为上京的笑柄。更甚至连太子的死都跟卫青鸾关联了起来,钱氏就是觉得他们家跟卫青鸾反冲。

    当然这个话她现在可不敢说出口,她又想到青鸾是从内室出来的,那就意味自己刚才在秦暖跟前的作态她全都听见了,如此一来脸上的神情便越发的不自在了。

    青鸾这回子可顾不得钱氏心里头好不好受,直接对着夏至吩咐道:“你带着人去找秦采,记住别惊动了其他的人。”

    夏至识得轻重,应声而去了。

    钱氏这才“噌”的一下子反应了过来,道:“世子妃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莫不是我们家采儿出了什么事吧?”

    秦采在遭遇了退婚后,性子便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的她骄傲如花,可是现在却变得异常的沉默,半天都挤不出一句话来,自家的几个媳妇早已经对秦采有了意见,觉得留她在家里定会影响家中的其他姑娘,想着把她送走呢。

    这一次自己会带着秦采来,也是因为秦采说,这一次宴会过后她会直接出家,免得留在家里碍眼,钱氏虽然心疼她却也不舍得因为秦采一个人而跟全家人对着干,所以想着满足了她最后的愿望,让她即便是出家也了无牵挂的。

    “出不出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秦家的姑娘好教养,来别人家做客却随处乱跑。”青鸾的目光微微有些冷,她知道有白昼在,就算秦采想要做些什么都一定不会成功的,只是秦采这人还真是膈应人,硬是要给洛儿的满月宴留下点遗憾。

    青鸾的气势一强硬,钱氏便软了下去,秦家现在还真没有跟秦亲王府叫板的资格。

    秦桑眼珠子一转,上前道:“青鸾姐姐,您别生气,祖母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她就是担心姑姑,姑姑自从被人退了亲,就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她也是个可怜人,这一辈子就算完了,青鸾姐姐您可别跟她计较。”

    青鸾的眸光从秦桑的身上扫过,这丫头年纪小小的,心眼可不小,她可不是真心为秦采求情,而是担心秦桑真做了什么事情牵连了整个秦家,这秦家果然是“好家教”啊。

    老太太微微皱了皱眉头,今日的客人那么多她到真没有注意到秦采,她知道青鸾是个有分寸的人,定是秦采有什么不对劲,让青鸾发现了,心里打定主意若是秦采真做了什么事,那秦家这门亲戚当真是断了的好,没有那些所谓的血缘亲人,她还能多活几年。

    时间又过去了半刻钟,钱氏有些坐立难安了,她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当着不该带着秦采来的,不会她说的什么出家的话都是假的,为的就是今日能够来威远侯府?

    秦桑微微垂着头,手指绞着帕子,心头早已经将秦采骂个狗血淋头了。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院子里传来一阵的脚步声,青鸾神色一整,这是来了。

    几个人的目光不由得看向门边,不一会便见到白昼绑着秦采走了进来。

    “呜呜……”秦采的嘴里被堵了帕子,只能发出闷闷的声音,大抵是狠狠的挣扎了一番,她的衣衫和头发都已经乱了,瞪大着眼睛,在看到老太太的时候,身体便要朝她窜过来。

    白昼的给了她一下,秦采只觉得膝盖一软便啪的跪坐在了地上。

    钱氏在见到秦采的一刻,心里立时“咯噔”了一下,连连问道:“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秦桑的目光犹如淬了毒的刀子一般狠狠的剜在了秦采的身上,她就知道按着秦采的性子不会安安分分的,现如今好了,可别连累了她们。

    青鸾扫了一圈各人的反应,直接问白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便钱氏一个箭步蹿上去,先是给了秦采一个巴掌怒道:“你这死丫头,又给我惹下什么麻烦了,你还不快好好的求求你姑姑。”钱氏的那一把掌正好打掉了秦采嘴里的布团。

    秦采直接盯着老太太道:“姑姑,我这是为你好。”

    秦采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便让全屋子的人都惊呆了,白昼要上去重新塞布团,却见到青鸾对她摆了摆手,青鸾到是想听听这秦采有什么言论,这都被人绑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姑姑,我是你的亲侄女,我们都是姓秦的啊,嫂子她们要将我送到庙里去,可是我还那么年轻,我才不要后半辈子都青灯相伴,姑姑我小的时候你也抱过我,你就帮帮我吧。”秦采见得了说话的机会,便也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她的骄傲早就被现实给磨平了,当初在皇家猎场的时候,她还会直接跑到卫青鸾的跟前呛声,可是现在的她压根连站在她跟前都不够资格了,就连她自己的家人都放弃了她,可是她哪里甘心,她哪里肯乖乖的出家,外头的世界那么美好,她还没有享受够呢。

    老太太看了一眼稍稍有些了一眼青红交错的钱氏,心里头再一次确定他们的天性凉薄,是,秦采在上京的名声确实不好,可是逼着一个才十几岁的姑娘出家,这个姑娘还是她自己嫡亲的女儿,论狠心,又有谁比得上钱氏呢。

    秦桑听到秦采的话,连忙上前道:“姑姑这是说什么傻话呢,怎么会有人要你出家呢,姑姑快别这样了,我们家去。”这些事是家丑,怎么可以摊在别人面前,而且秦采嘴里的嫂子是她的娘亲,若是传了出去,坏了她娘的名声,连带着她这个女儿又能得什么好。

    秦采见到秦桑假惺惺的样子,越发的恨了,她以前都还没有发现自家这个侄女也是狠角色,在外人面前总是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在家里可尽着糟蹋她,如今要做这个假好人,秦采的手被绑住了,她的心里头恨极了秦桑,因此秦桑一靠近,便一头狠狠的撞在她的肚子上。

    “哎呦——”秦桑不防秦采会有这么一招,一时被撞个倒仰叉,捂着肚子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可真是一出好戏啊,青鸾挑了挑眉头,这秦家还真没有教育出一个人品端正的小辈来。

    秦采将秦桑撞倒在地上,立时又骂道:“你个小践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不就是想在姑姑跟前讨了好吗,姑姑,您可别被她骗了,这小践人的心肠最是歹毒了,我好歹也是她的姑姑,这小践人可是直接跑到我的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骂道让我一根绳子掉死算了,省得祸害家人。”

    秦桑听到这话哭得越发的委屈的,抽抽噎噎的说道:“姑姑,您是不是没有吃药啊,祖母,姑姑的疯病又犯了。”

    ps:没想到一句解释会引起那么多的议论,行了,我不解释了,就这么更新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