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4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50 茹素祈福(4000+)

250 茹素祈福(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转眼间上官绝离开已经有三月了,虽然相隔千里,两个人的通信却很频繁,很快的那一个小小的紫檀木的盒子便装不下了来信。青鸾知道上官绝忙收服西北的那些人。

    西北军虽然是秦亲王一手带出来的,但是就好像是上好的匕首本身就有自己的脾气,如果你不用自己的个人魅力征服那些人,单是秦亲王府继承人的名头根本就不足以让他们像效忠秦亲王一样效忠他。

    加上还有皇帝派去的临时元帅为难,上官绝每日里睡觉的时间都很少,可是即便如此他都会每隔三日抽出一个时辰来给青鸾写信,然后通过红叶山庄的特殊的传递系统将信送到青鸾的手中。

    青鸾看完了上官绝的信,提笔回了一封,这当中不免提到了五月十五茹素祈福日。

    事情是这样的,四月底的时候小腹已经微凸的蒋后睡觉的时候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一条九头怪蛇从她的床头窜出,钻进了她的肚子,只把蒋后给生生吓醒了。

    之后的几日蒋后一直都睡不安稳也吃不好,原本好不容易已经肥起来的身子又瘦了下去,皇帝急的不得了,却又没有办法,多少太医都把了脉只说蒋后的胎像已稳,身体很好。

    到最后是蒋后自己提出要出宫前往大相寺茹素祈福的,皇帝倒是应了,又担心皇后一人在大相寺无聊,所有下了口谕让几家人陪着,这秦亲王府便在这份名单上。

    从十五到十八,她们这些人就要陪着皇后在大相寺呆上三日。

    这是皇家给你的尊荣,由不得你拒绝,青鸾也只得让夏至将要用的东西收拾了出来。

    青鸾还记得当初在大相寺自己初见傅红叶,应该说是上官绝故意假装被蛇咬,然后很好心的任她坑去了青云庵后山的一半产业。只可惜这一次同上官绝交好的老主持并不在寺里。

    不过一会的功夫,信纸便添了厚厚的三张,青鸾看着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字,除了上京的这些情况,这当中更多的是日常的小事,比方说她跟上官绝一起种下的那株月季开花了,比方说今日晚膳的时候她吃了些什么,絮絮叨叨的,并不重要,可这当中满满的都是她对他的思念。

    青鸾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用火漆封好了信,交给了白昼。

    夏至端着一碗桂圆莲子粥走了进来,“世子妃,您看看明日出行还需要带些什么?”

    因为要足足待上三日,这衣食住行方面都是比较麻烦的,青鸾当真是想不通蒋后在打什么主意,如此大张旗鼓的出行,便是她一个世子妃也须得配备两辆马车,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也不嫌累赘。

    虽说如今已经过了三月胎像已经稳了,可是这个孩子来之不易,蒋后如此的折腾也不怕把孩子给折腾没了吗?

    青鸾的心头各种腹诽,不过到了第二日的早上还是早早的起来了。

    五月的天气已经有些热的感觉了,青鸾换上一件素净的衣衫后,便去了二门处,秦亲王府的马车几乎都出动了,除了她这个世子妃,这样的盛世当然是少不了肖侧妃等人的,除了年纪还小的上官柔之外,秦亲王府的女人都有份作陪。

    马车先是往皇宫大门而去,这一次按召陪同的除了秦亲王府的女眷之外,自然也少不了鲁国公府,鲁国公夫人领着自己的两个媳妇以及蒋瑶一道前往。不过出乎青鸾意料的是,马车的队伍当中居然还有魏王府的,魏王妃因病没法陪同,来的人是魏王世子妃刑悠悠。

    这是青鸾自除夕出事后第一次见到刑悠悠,她的身子比之前清瘦了些,青鸾想起她生生的流掉了五个月大的孩子便心生黯然,这样的伤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抚平的。

    “悠悠,你还好吗?”青鸾问道。4102609

    刑家到底还是没有跟皇上扯破脸,但是这份心结自然也越来越深了,没有一个皇帝能够容忍一个臣子的威胁,现在的妥协并不妨碍他秋后的算账,青鸾不由得担心刑悠悠,男人的斗争,最后累极的往往是背后的女人。

    相较于青鸾的忧心忡忡,刑悠悠的脸上到是带着笑,拍了拍青鸾的手道:“我没事,之前的事倒是累得你跟着受了一场苦。”

    青鸾被慎刑司的人刑讯威逼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刑悠悠却是知道的,慎刑司的手段狠毒残忍,换成别的女人指不定就因为害怕签下了那份口供,到时候魏王府便是有百张嘴也说不清了,所以对于青鸾,刑悠悠是心怀感激的。

    她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当初那属于她和昊的孩子一点点的变成血水的时候,她便发过誓,这些痛她一定会讨回来的。

    刑悠悠稍稍抬起头,远远的,皇后的凤辇远远的行来,那凤辇的背后是高大的皇宫,越发的衬的那明黄的凤辇高贵奢华,伴随着太监的尖细嗓音,早已经下车等待的众人纷纷的弯下了腰。

    刑悠悠垂下头,敛去了眼中的锋芒。

    蒋后如今的尊贵非比寻常,一千人的羽林卫由蒋傲杰带队,将长长的队伍给围住了。

    因为要考虑蒋后的身子,这一行的速度很慢,马车里,陈氏和上官静母女俩同坐一车。

    肖侧妃和陈氏始终打着跟蒋家联姻的心思,趁着这一次出行的机会到是可以顺便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反正蒋家的当家夫人以及蒋后都在。

    陈氏看了一眼身边坐着的女儿,容颜秀丽,一言一行都是身为皇家人的尊贵,陈氏的心里头得意,拉住上官静的手道:“静儿,你祖母跟娘的意思,这蒋家三少爷便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你自己看着觉得怎么样?”

    陈氏心疼女儿,自然想着这门亲事最好能得了女儿的喜欢,因为便将这事说给了上官静听。

    上官静的一张脸绯红,微微的掀起了马车帘子的一角,蒋傲杰一身墨色的长袍,马上的身姿挺拔,俊俏的侧脸线条分明,那一份的气度便是在千人的队伍中也很是显眼。

    上官静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的跳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就这么瞥了一眼,便赶紧放下了车帘子。

    陈氏见她一脸害羞的样子,便知她大抵也是欢喜的,毕竟不管是从家势还是相貌上来看,蒋傲杰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夫婿人选。等到将来皇后生下了太子,这蒋家的富贵定是这大夏第一家了。

    皇后的凤辇在队伍的正中间,那几乎是一个房子大的车辇,蒋后神态雍容的斜躺在铺着厚厚的毯子的榻上,榻边一个小宫女跪着,拿着一个美人锤轻轻的敲打着皇后的肩。

    她的小腹已经隆了起来,上头还盖着一条薄毯子。

    蒋后睨了一眼坐在一边的蒋瑶,问道:“这么说来陈氏是想将女儿嫁进蒋家了?”

    “是,联姻的意思上一次我和伯母去秦亲王府的时候便透露过了,伯母觉得这门亲事也算不错,皇后娘娘觉得如何?”蒋瑶眸色平静的睨了一眼蒋后。

    “上官静,这身份到是匹配,不过这小姑娘的性子不够大气,三哥恐是看不上。”蒋后挑了挑眉头,若说蒋家人当中最过了解的自然就是这个只比她早出生半刻钟的蒋三了。

    蒋傲杰虽然是蒋家的第三子,但是因为是吉祥之兆的龙凤胎,鲁国公夫人便特别偏疼他们俩兄妹,便是大哥这个嫡长子都要排到他们身后,而蒋傲杰自幼聪慧,学什么都快,连带着这性子也狂妄无比,一般的女子还当真压不住他。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三哥这样的人物一生也不可能只守着一个女人啊,伯母也是想着借着这一次的联姻将秦亲王府给拉到同一条船上,以秦亲王在宗室里头的威望,只要他站在了这一边,那么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便是将来最最尊贵的人。”就算是将上官静娶回来当一个花瓶摆设也没有关系,关键是上官静背后的秦亲王府。

    蒋后不由得看了一眼自家堂妹,这心性,蒋家的二房也就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其他的堂弟堂哥根本就不能跟她比。

    “这事本宫会跟三哥说的,不过妹妹的年纪也已经不小了,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婚事了。”蒋后话锋一转便换了一个话题。

    蒋瑶一听到这话题,脸上的神情变了变,沉默了半晌道:“皇后娘娘不用担心,我自有分寸。”

    “上官绝?”蒋后也不是傻子,蒋瑶每每看到上官绝的时候那种狂热的神情,她都看在眼里,只是上官绝早已经有了世子妃,她们蒋家的姑娘又怎么可以赶着上去给人做妾呢。

    蒋瑶的眸色微闪,掩在袖子底下的手一颤,神情固执的看向蒋后道:“姐姐既然发现了,那妹妹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妹妹着一生只会嫁给上官绝的。”

    蒋瑶的坦白让蒋后皱起了眉头,神色微冷的说道:“连蒋家姑娘的尊严都不要了?”

    “姐姐,妹妹以为秦王世子妃的位子也不算丢脸。”蒋瑶抬起精致的容颜,幽深的眸子闪烁着执着的光芒。

    隔了隔开。蒋后的神色松了松,固执是固执了点,好歹不是想着赶上去作妾,虽然现在秦王世子妃的位子上已经有人了,不过一个人只要目标明确那就定会得偿所愿的,比方她的目标就是大夏朝的龙椅。

    青鸾自然不会想到凤辇里,皇后和她的妹妹正讨论着怎么将她这个秦王世子妃拉下台。

    到了中午的时候,大队伍终于到达了大相寺。

    因为皇后亲临,大相寺从三日前便不再对外开放,寺里只留下得道高僧已经百来个十岁出头的小沙弥,出来迎接的是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僧人,法号戒嗔,是原主持的师弟,主持大师云游的时候便一直是他打理着大相寺。

    戒嗔大师的身材瘦高,这一点到和他的师兄不一样,青鸾想起那个同弥勒佛一样的主持,猛然间觉得自己还挺想他的。

    因为路上劳顿,皇后倒也没有想着立即拜佛,戒嗔大师自是亲自引这皇后去了早已经安排好的院落,一行人也要先送皇后去休息了,随后自己才能休息。hdh7。

    青鸾是跟刑悠悠走在一起的,这一些人当中,也就跟刑悠悠还能说上几句话。

    肖侧妃带着陈氏跟鲁国公夫人相谈甚欢,肖侧妃和鲁国公夫人有亲戚关系,平日交往甚密,但是这一番亲密又透着一股子的怪异,青鸾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又见陈氏将上官静拉到鲁国公夫人面前。

    一向目中无人的上官静竟然一副娇羞的模样,青鸾挑了挑眉头,就听到耳边刑悠悠说道:“这架势怎么看都像是在相亲啊。”

    蒋傲杰作为这次皇后安全的负责人,三日里必须要确保大相寺的安全,此时正在安排着羽林卫的守卫工作,再看鲁国公夫人一副相看媳妇的样子,刑悠悠这是旁观者清。

    刑悠悠见青鸾没有说话,又继续说道:“老王爷可是三朝元老,为大夏朝做下无数的贡献,不管谁坐那个位子,秦亲王府该有的富贵都不会少的,蒋家的图谋大家都看在眼里,老王爷应该不会想着上蒋家那条船吧。”

    青鸾的心头一惊,猛的抬起头去看刑悠悠,却见她已经转开了脸,她这话透露了太多的信息,让她一时有些震惊,同时心里头也思量着与蒋家联姻的事究竟是老王爷的意思还是肖侧妃和陈氏婆媳二人的意思呢。

    说话间,皇后已经到了休息处,大家目送着那个明黄色的身影进到里头,才由着其他的小沙弥领着去自己休息的院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