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4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52 阴谋(4000+)

252 阴谋(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戒嗔大师的经文讲的中规中矩,比青鸾原本听过的要差的多,不过就是很合蒋后的口味便是了。

    那个传说中惊吓到蒋后的梦最后成了一种吉兆,那九头怪蛇便是象征着龙,蒋后肚子里的是真龙天才,这种说法让蒋后大舒了一口气,青鸾看着不由的暗暗腹诽,难道这些都不是她蒋家安排的吗?

    真龙天子,不知道宫里的皇帝听到这词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一个时辰过去之后,青鸾终于得以从那大殿里解脱了出来,说实话青鸾对这位戒嗔大师的印象当真没有当初的那位胖主持好,单看他如此的讨好蒋后,便知他不是一个超脱红尘之外的方外之人。

    好在大相寺的风景还算不错,那些百年的古木姿态各异,给人一种沉厚的故事感,青鸾踏着大相寺的小径,且行且看。

    白昼尽职的跟着在青鸾的后头。

    “这一棵树到是挺有意思的。”青鸾指了指前头的大树说道。

    不远处的那棵大树很似人形,远远望过去竟像是拥抱着的一对人。

    “不知道这是什么树?”青鸾喃喃的自问,若是自己身后跟着的是夏至或是俏儿,这回子定是兴致勃勃的同她讨论起来,可是此时身后跟着的是惜字如金的白昼,青鸾到不指望她会有什么回应。

    “合欢树。”不过出乎她的意料的是,自己的话音刚落,身后便有一个男声传来,带着些许的调笑意味。

    青鸾不免一惊,回过头去一看,竟然是蒋傲杰。

    青鸾跟蒋傲杰有过一次的接触,只不过那一次的接触双方都不怎么愉快。

    此时的蒋傲杰一身羽林卫统领的服饰,身姿高大,从青鸾的这个方向看,他正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她,眸光桀骜不驯,那唇边的笑让人的心头不怎么舒坦。

    青鸾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她还记得上一次因为欣儿姐姐进宫的事,蒋傲杰特地在北城门寻他们麻烦,当时的他可以说是狂傲不逊,只不过最后被上官绝堵了回去。

    从蒋傲杰的为人来看,他是一个无比骄傲的人,这样的人被上官绝当众落了面子难保不会记恨在心头,他不会是特地来找麻烦的吧?

    “蒋三公子。”青鸾的这个念头在心里滑过,微微的欠了欠身。

    蒋傲杰意味深长的目光从青鸾的身上掠过后,方在指着青鸾身后的那棵古树介绍道:“这棵树已经有三百年的历史,因为酷似二人合抱而被命名为合欢树,都说在合欢树下许愿都会灵验,特别是在女子的姻缘方面,秦王世子妃到是可以试上一试?”

    蒋傲杰的语气到是平缓,仿佛跟青鸾很熟似的径直介绍起了这树。

    青鸾到是有些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难不成是蒋家真想要交好秦亲王府,这个念头攸然出现便被青鸾给否决掉了,蒋傲杰一个男子便是真心想要交好秦亲王府也不该对着她一个已婚妇人啊。

    嗔鸾最差嗔。青鸾想了想,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便不欲同蒋傲杰过多的纠缠,只道:“多谢蒋三公子指点,本世子妃就不耽搁蒋三公子了,白昼,我们回去吧。”

    这大相寺都是自己不喜欢的人,这一次的出门可真是折磨啊。

    青鸾才跨出去两步,蒋傲杰显然并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她,而是轻佻的一闪身拦在了青鸾的跟前道:“秦王世子妃又何必如此着急呢,关于这合欢树的来历都还没有细说呢。”

    青鸾的脸色闪过一丝的怒容,这语气显然是可以归为调戏了。

    白昼周身的气势瞬间冷了下来,手中的飞刀毫不客气的朝着蒋傲杰的眼睛飞去,这一招直取双眼,也是因为白昼看不惯蒋傲杰那落在青鸾身上的目光。

    蒋傲杰反应也快,几乎是在白昼出手的一瞬间,身子便往后滑行了几步远,随即道:“秦王世子妃又何必拒人千里之外,既然本公子不受世子妃的欢迎,本公子走就是了,啧啧,一出手便想毁了本公子的眼珠子,果然应了一句话,最毒妇人心啊!”

    蒋傲杰并未跟白昼正面交锋,闪过那一招后,便一面说着话一面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白昼原本都已经做好了跟蒋傲杰好好打一顿的准备了,谁想他就这样离开了,实在是太过出乎意料了,一怔之后,便看向了青鸾。

    青鸾也猜不透蒋傲杰的心思,这么莫名其妙的占点口头便宜心里头舒爽了?青鸾摇了摇头道:“算了,不要去管她了,我们回去吧。”

    一行人回了小院后便没再准备出来,青鸾打定了主意这三天除了那些避无可避的集体行动外,她便躲在院子里不出去了,毕竟如今这大相寺可不是秦亲王府,她身边得用的也就只有白昼一个。

    大抵是白天累了一天,入夜后,青鸾早早的便洗漱睡了。

    到了深夜的时候,却被一阵喧闹声给吵醒了,青鸾猛的睁开眼睛,夏至和俏儿都已经起来了,白昼甚至已经在窗子边查看情况。

    青鸾的心头一跳,从床上下来,只披了一件外套问道:“外头发生什么事了?”

    她怎么听着像是有人在喊“走水”,青鸾快步冲到白昼的身边,东边火红一片,似乎是着火了。

    “发什么事了?”夏至和俏儿两个人有信神,毕竟如今是在外头,她们四个女人除了白昼会功夫其他的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种特殊情况难免会让人心慌慌的。

    外头的声音越来越大,俏儿有辛不住的说道:“世子妃,要不然奴婢出去看一看情况。”

    “先等等。”不知道是不是半夜惊醒的缘故,青鸾的一颗心嘭嘭的乱跳,眉心亦是一抽一抽的,那种打从心底的焦躁感让她无法冷静的思考问题。

    因为蒋后的到来,大相寺的安全要比以往严密很多,这无缘无故的会突然起火?但是这里毕竟是寺庙,寺庙里头火烛多,也难保会出意外。青鸾的眉心拧的紧紧的,这个时候她的还不知道从这场大火起,阴谋的大网便开始朝她悄悄的张开了。

    约莫过去了半刻钟,东面的火光却是越来越亮,甚至有朝着这一边过来的趋势。

    “起火了,起火了,大家快都起来,先去正殿避一避。”外头有人一面瞧着锣一面大声的吆喝着。

    青鸾的院子本是挨着陈氏的,很快便听到了隔壁的动静,青鸾沉默了片刻便对白昼说道:“白昼,你去看看情况。”

    外头实在是太乱了,这火势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青鸾当真不放心让夏至或是俏儿两个不会功夫的丫头出去,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那就后悔莫及了。

    白昼领命,足下一点,直接越出了院子。

    “你们两个收拾东西,万一火势不能控制,咱们就离开。”青鸾对着夏至和俏儿吩咐了两声。

    两人勉强镇静下来,将东西一件件的打包。

    青鸾一屁股坐在窗子边的椅子上,迅速思量着今天的情况,她最先想到的这场大火针对是蒋后,或者说是蒋后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毕竟她们这一群人当中值得别人大动干戈甚至放火烧寺庙的也就只有蒋后了。

    青鸾正思量着,却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还以为是白昼回来了,立时就问道:“究竟是……”什么情况?

    青鸾的后半句话并没有问出口,因为来人根本就不是白昼,而是穿着一个夜行衣蒙面之人,难道是冲着她而来的,青鸾的脑海中才浮现这个念头,便看到黑衣人的衣袖一挥,一阵白烟朝着她飘过来。

    青鸾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迟了,那白烟稍稍吸入一点便让人昏昏沉沉的,青鸾一下子陷入了黑暗,身子软软的倒在了椅子上。

    夏至和俏儿二人回过身来,却猛然觉得眼前一个黑影闪过,之后二人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白昼其实并没有走远,她听了青鸾的命令,施展轻功往火光最亮的地方而去,后来发现那发生大火的是大相寺的藏经阁,离着她们这边的院子还有一段距离,白昼立时便折回了去。

    这一来一去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却足以让有心之人谋划一番了。

    当白昼回到院子的时候,发现夏至和俏儿两个丫头晕倒在地上,而青鸾却不知所踪,冰山脸微微一变,上前一步,在夏至的身上点了点,见她睁开眼睛,厉声问道:“世子妃呢?”

    夏至神志还不是很清醒,被白昼冷冷的一瞪,又听到她的问话,“啊”了一声,随即往窗子的方向看去,那里哪里还有青鸾的身影。

    夏至的脸色一白,反手握住白昼的手道:“姑娘呢?”

    白昼心头一沉,看这样子,夏至和俏儿两个人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弄晕过去了,来的人是有功夫的,要弄晕几个没功夫的丫鬟自然很容易,都怪她,世子走的时候都吩咐过了要一步不离的保护好世子妃的,现在她居然将世子妃给弄丢了。

    白昼的心头闪过一抹悔恨,也没时间顾及夏至了,只丢下了一句“别随便乱走”就越出了院子。

    夏至看着白昼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一颗心都乱了,姑娘怎么会不见的,是谁?是谁掳走了姑娘?又有什么目的?夏至整个人乱成了一团,不过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就算出去找姑娘也根本就是一只无头苍蝇,没有任何的线索要去哪里找。

    夏至白着脸将俏儿给弄到了床上,正兀自心焦着,却听到一阵用力的拍门声,紧接着便有蒋傲杰带着一小队的侍卫,还要大相寺的几个僧人冲了进来。

    夏至的心头一颤,身体却是先于意识的走出了屋子。

    蒋傲杰看到夏至便道:“秦王世子妃呢?大相寺的藏经阁遭了火灾,惊扰到了大家实在是不好意思,皇后娘娘有令,请所有人先去正殿,等火势控制了再做打算。”

    夏至的身子微微颤了颤,姑娘不知道被谁给掳走了,这件事要是瞒不下去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啊。1dej1。

    青鸾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山洞一样的地方,她的手脚被人傅住了,就连嘴里都被塞了一块布,难以呼救出声。山洞的光线很暗,洞口处却是一片的光亮,显然已经是白天了。

    青鸾有信乱,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在什么地方,不过山洞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脑海里最后的印象便是一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男,是她想错了吗,这一场大火,目的却是因为她?

    青鸾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火烧大相寺就是为了引走白昼?为什么要掳走她呢?想要拿她威胁上官绝?应该不会是为了要她的命,要不然自己恐怕早已经没有了睁眼的机会。

    青鸾在地上躺了一会,迷、药的后劲渐渐的退了去,手脚也开始有力了,青鸾想着这回子趁着没人看守,先逃出去再说。

    青鸾环视了一圈山洞的情况,看到那略显锋利的石壁,眸光微闪,挪动着身子往那石壁靠过去,过了好一会才将自己的手靠上了锋利的石壁。

    青鸾手上绑手的绳子很粗,手腕里扣的很紧,几乎是要掐进了她的皮肉里,青鸾勉强将绳索对准那石壁上下摩擦,因为是背对着石壁,心里头又着急,好些时候都细嫩的肉都磨上了山壁,很快那双手便血肉模糊了,青鸾咬着牙,十指连心,那钻心的痛痛出了一声的冷汗,也让青鸾的脸色惨白了起来。

    ps:今天的更新少了,因为时间实在有限,加上今天卡文严重,就只能这样了,今天便不算在十天里头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