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4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53 女人的演技

253 女人的演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半个时辰,又许是两个时辰,青鸾一刻都不敢耽搁,疼痛到了最后成了麻木,一颗心却始终高高的悬着,努力的注意着洞口的动静,唯恐那黑衣人突然回来。

    终于手上绑地紧紧的绳子开始一点点松动了,青鸾像是突然被注入了一记强心针,酸痛的几乎提不起来的手用飞速的动了起来,终于“啪”的一声,手上的束缚挣脱了开来。

    青鸾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就好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浑身上下都被汗水给浸透了,身体都要虚脱了。

    青鸾不敢耽搁太久,动作迅速的解开嘴里的布条以及脚上的绳子。

    当身上所有的禁锢都被解除后,青鸾有一种不敢置信的感觉,这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的不太真实。

    又环视了一眼山洞的情况,青鸾才小心翼翼的往洞口探去,也不知道那个黑衣人去干什么了,洞口也没有人守着。

    郁郁葱葱的山林,青鸾其实根本就摸不清方向,只知道离那个山洞越远越好,至少自己跑远了,那人找到自己的机会就小了。走了很久很久,直到两个腿再也提不起来,青鸾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渴又饿又累,这样的情况下自己真的能走出这个地方吗?

    青鸾茫然的望了一眼天,四周围高耸的树木将天空围成了一个很小的圈,有一种沉沉的压迫感。天色再一次暗了下来,风吹着树木飒飒作响,青鸾的心头陡然间升起了一股子无措的感觉,她是逃了出来,可是为何她的心里依旧是惴惴不安的,就好像有一张巨大的网正冲着她而来。

    青鸾的身上依旧穿着昨夜入睡前的中衣,薄薄的一层几乎遮挡不住什么风,经过了一整天的山路行走,本就容易皱的绸缎几乎成了一块脏兮兮的抹布,袖子衣襟上还有好几处撕裂的地方,青鸾几乎可以想象自己此刻的狼狈,然而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最重要的是走出这片山林。

    青鸾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用力的捶了捶僵硬的双腿,挣扎着站了起来,她得为自己找点吃的,好歹不能先渴死在这里。

    大约又走了半个时辰,周围的树木终于从高耸入云霄的大树变成了矮矮的灌木丛,青鸾惊喜的发现有些灌木丛上还结着婴儿拳头大小的红果子,

    青鸾摘了几个,随便在衣服上擦了擦,便咬了一口,酸酸的带点些许甜,青鸾也顾不得这么多了,连着啃了几个,又摘了几个兜起,这才继续往前走。evc3。

    她想大概她这辈子加起来走的路都没有今天一天多,身体疲惫到了一个极点,可是她却不敢停下脚步,不仅仅是因为那未明的敌人,还有这陌生的地方,黑沉沉的暗夜,所有的一切都在冲击着她的心理防线,

    如果青鸾不曾经历过烈火重生,如果她不曾经历过家破人亡的那种痛不欲生,也许此刻她已经坚持不下去了,特殊的经历造就了青鸾比一般女子还要坚韧的心性,她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活下去。

    大相寺的火已经灭了,烧毁了大半个藏经阁,就连起火的原因都找到了。

    却是打扫经阁的小沙弥忘记在离开的时候灭了蜡烛,后来也不知道那蜡烛怎么回事,竟然歪倒点燃了纸糊的灯罩,因为今日留在大相寺的都是小沙弥,以至于发现火势的时候已经不能控制了。

    后来那火还是在羽林卫的帮助下灭了的,不过饶是如此也烧毁了大半个经阁。

    戒嗔大师一连愧疚的站在蒋后的面前,皇后的身子如今可惊吓不来,原本来大相寺是为祈福而来,谁知道第一天晚上便遇到大火,忙乱了一晚上,又恐惊吓到了蒋后,这一场怪罪下来,他们这些僧人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皇后娘娘,还请恕罪,老衲实在是惭愧啊。”戒嗔大师简直想死的心思都有了,藏经阁里头的经文是大相寺几百年的历史沉淀啊,等到师兄游历归来知道藏经阁毁了大半,定会剥了他的皮的。

    蒋后到是一点怪罪的意思都没有,大度的说道:“大师不必介怀,这意外的事谁都无法预料的,只是秦王世子妃不知所踪,三哥,你赶紧带人去找吧。”

    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正殿,青鸾失踪的事夏至便是想瞒也瞒不住。

    夏至和俏儿两人白着一张脸站在一边,白昼却是不见踪影。

    肖侧妃拿着帕子擦着眼泪道:“蒋三公子多多费心,哎,这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不见呢,这都过去一夜了,到底是谁这么可恶,她一个弱女子……还怎么做人啊。”

    肖侧妃的话让夏至脸上的最后一点血色都褪了下去,她紧紧的咬着牙关,尖锐的指甲刺进了掌心了,才能控制着不做出失礼的行为来。肖侧妃的话实在是太快诛心了,这个世道对女子本就苛刻,一个女人被掳了一整夜,即便她安然的回来了,恐怕也会被惯上一个不贞的名头,这世上哪里还会有她容身的地方。

    夏至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颤,即便辩驳了又能怎么样,只会让人有一种欲盖弥彰的心虚感,都是她不好,是她不够警醒,可是姑娘啊,你到底在哪里啊。

    蒋傲杰拱了拱手道:“这大相寺周围我都派了人把守并未发现异常,所以我想那掳了秦王世子妃的贼人唯一可以逃的地方便是后山,我这就派人去找,娘娘请放心。”

    蒋后点了点头,示意蒋傲杰赶紧出去,一脸叹息的摸了摸肚子,道:“真可怜!”

    可怜什么?为财为色为仇,无论是为什么,无论生死,这秦王世子妃算是彻底的毁了,秦亲王又如何会容得下一个名节被毁的女人成为秦亲王府的女主人,而上官绝呢,怕是这世上也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的妻子不贞,这死了还算好,如果是活着,那也是活受罪,这一招釜底抽薪可真是够狠的。9754587

    蒋后垂下眼帘,敛去了眼中的光芒。

    肖侧妃兀自哭的伤心,陈氏在一边劝解着,大殿里安静的只剩下肖侧妃柔弱的哭声了。

    “皇后娘娘,秦王世子妃遭遇这样的不幸,咱们都很难受,但是您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该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羽林卫的五百侍卫都去搜山了,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了,娘娘也一整晚没睡了,先去休息吧。”过了好一会,鲁国公夫人才打破了满殿的安静。

    接着又有人顺着鲁国公夫人的话劝了几句,蒋后这才说道:“昨晚上大家怕是都没睡好,找人的事就交给羽林卫吧,肖侧妃,你也不必太难过了,或者秦王世子妃能够吉人天相,大家在这里干等着也没什么用,都回去吧,如果有了什么消息,本宫会立即通知各位的。”

    刑悠悠看着一殿的人演着各自的戏,心里头止不住的冷笑,怕是从青鸾答应来大相寺祈福开始便已经走进了圈套,如果真是寻仇的,那一刀子解决就成了,还千辛万苦的将人掳走,便是要逼的人走投无路,刑悠悠几乎可以肯定这屋子里怕是没有一个人是真心难过的,更甚至这当中便有那幕后之人。她只希望青鸾能够坚强些,千万不要被打倒了。

    蒋后都发话了,大家便也各自的散了。

    夏至和俏儿两个人回到院子里,一室的清冷,白昼还没有任何的消息,这个时候她们两个根本就帮不上任何的忙。

    “夏至姐姐,姑娘……姑娘……”俏儿才提了一句,眼眶便止不住的红了,她的年纪虽小,但却不代表不谙世事,她当然盼着自家姑娘能够平平安安的,可是这平平安安的回来之后又要面对东西,她真的不知道她家姑娘能不能撑下去。

    努来悬过。夏至睨了一眼俏儿立时喝道:“你哭什么,姑娘一定会没事的。”

    几个丫头当中,夏至一直都是众人的大姐姐,温柔和善,极少会有这种疾言厉色的时候,不过俏儿也知道这个时候夏至的心一定是乱的,所以她用力的擦了擦眼泪道:“夏至姐姐,这里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咱们得找人通知蓄爷,有蓄爷在,姑娘才有底气。”

    正是这个理,夏至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却又猛的一顿,白昼不在,她又该找谁帮忙呢。

    不过思量了片刻,夏至便决定去找魏王世子妃,相较于蒋后,相较于肖侧妃那一伙人,也就只有魏王世子妃能够帮她们传消息了。

    夏至让俏儿留在屋子里,自己则是去了刑悠悠的院子,这一次跟着蒋后来祈福,她们每一个人身边带的人都不多,往往都是三两个贴身丫鬟,但是夏至相信魏王世子妃的身边也定有像白昼那样的能人。

    刑悠悠见到夏至的时候,心里头倒没有什么讶异,甚至夏至说明了来意后,她一口便答应了下来,凭着上一回青鸾的维护,这个忙她定是要帮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