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5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55 前路难行(6000+)

255 前路难行(6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是被耳畔的低低的啜泣声给吵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思绪还有一瞬间的茫然,随即昏过去前的事情一幕幕的涌进了脑海里,青鸾下意识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可是这一动,她才发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叫嚣着疼痛,那种仿佛被人拆开来后又一根根的重组,痛入骨髓。

    “嘶——”青鸾倒抽了一口冷气。

    唰的一下,床帘被人拉了开来,随即印入眼帘的是夏至那张惊喜的脸。

    “世子妃,您可醒过来了。”夏至的声音带着些许暗哑,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似的。

    青鸾闭了闭眼睛,缓了缓身上的疼痛,才对着夏至道:“扶我起来。”

    “哎!”夏至小心的将青鸾扶了起来,拿了一个青色的靠枕垫在床头。

    青鸾软软的歪在上头,示意夏至撩开床帐子,看那帐子的样子,她们应该还是在大相寺,青鸾回想了一遍这两天发生的事,才问道:“我是怎么回来的?昏过去多久了?”

    她记得第一个在山林里找到自己的是蒋傲杰,后来才遇到了白昼,她不确定最后将她带回大相寺的是谁,如果是白昼还好,若是蒋傲杰的话那自己的前路怕是更加的难行了。

    夏至见青鸾精神恹恹的样子,可是一醒来却要面对各种各样接踵而来的问题,心里越发的难受了。

    “是白昼带世子妃回来的,都是奴婢的错,皇后她们都发现了姑娘不在的事。”夏至说着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太没用了,一点忙都帮不上,还尽给自家姑娘添麻烦。

    青鸾摇了摇头,没有万年防贼的道理,便是她自己当时都没有想到,那场大火是针对她的一场阴谋。

    “你起来,这件事并不怪你。”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柳芊芊和刑悠悠的声音,青鸾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夏至赶紧解释道:“奴婢去求了魏王世子妃帮忙,她让人传了消息给威远侯府,夫人是一个时辰之前赶到的。”

    现在蒋后还住在大相寺,便是卫澈过来也不合适,因此侯府里得了消息后,柳芊芊便先赶了过来。

    “快请她们进来吧。”青鸾道。

    须臾,刑悠悠和柳芊芊走了进来,两个人的脸色都带了笑,但是那眼里还是掩不去的担忧,特别是柳芊芊,作为一个将小姑子真心当成亲妹妹疼爱的嫂子,她最想看到的是青鸾的麻烦,可是这事一出,她当真不知道青鸾往后该怎么面对,即便上官绝心里头是喜欢青鸾的,可是在面对各式各样的流言的时候,他能否到最后都是站在青鸾那一边的。

    “青鸾,你现在还好吗?有哪里不舒服的?”柳芊芊敛去心头的重重忧心,上前道。

    青鸾到底打小就是侯府娇养长大的嫡女,什么时候承受过这样的苦,当柳芊芊看到青鸾的时候,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全身上下最严重的伤便是在那一双足上,脚底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那反复磋磨出来的伤口都跟袜子粘在了一起,夏至和俏儿两个花了一个时辰才将那一双几乎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袜子给脱了下来。

    “嫂子,我没事,悠悠,谢谢你。”青鸾苍白的脸色绽开了一抹微笑,可是这笑看在柳芊芊的眼里,越发让她心酸不已,这么懂事的女孩,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坎坷呢。

    刑悠悠倒没有像柳芊芊那样颇多感慨,而是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现在的话,伤心难过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这是一场阴谋,那断不会只是这么单纯的掳人又放回来,想来在她们回京之前,京里便会有各式的流言了,这个时候扛不扛的住就看个人的心理素质了。

    刑悠悠的话很直接也很现实,青鸾笑道:“还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两个人相视而笑的眼神都看到激赏。

    “你这个奴才胆子好大,竟敢拦着我们。”一声娇喝打断了屋子里的安谧。

    青鸾微微的垂下眸子,藏在被子里的手用里的握了握,这么快就急着来看她的笑话了吗?

    柳芊芊皱了皱眉头道:“是上官静?”

    “应该不止她一个。”刑悠悠加了一句。

    青鸾知道外头拦着那些人的定是白昼,也就只有她有那个武力值能拦住那些人,不过该面对的总该面对的,这躲着也不是办法,青鸾想了想便扬声道:“白昼,让她们进来。”

    不一会,肖侧妃,陈氏,楚氏以及上官静便鱼贯而入。

    肖侧妃柔弱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心疼,还未开口,便先掉了眼泪,“这可怎么办才好啊?可怜的孩子……”

    唱做俱佳的表演几乎比那戏台上的名角还要逼真,这一招无往不利的掉眼泪招式也是肖侧妃成功树立柔弱善良的经典招牌。

    可是这屋子里的人都是知道她底的,刑悠悠是个爽直之人,本来就看不惯这女人动不动掉眼泪的招数,特别是这女人还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再哭,那脸上的脂粉可要掉光了啊。

    青鸾也不吱声,就这么看着肖侧妃表现她的良善。

    过了好一会,肖侧妃才收了自己的眼泪,看了一眼垂着头的青鸾,又看了一眼边上坐着的柳芊芊道:“卫夫人,这一场大火实在是太突然了,当时大家都乱了,谁都没想到那贼人会趁着大家灭火的时候动手,等我们发现的时候,青鸾都让人给掳走了,一天一夜啊,我的心就跟刀割似的,这孩子受苦了。”

    肖侧妃的每一句话都在彰显她的关心,可是细细的一思量,那话中透露出来的意思不言而喻,一天一夜,一个女人被掳走了一天一夜,谁能担保这一天一夜里发生了些什么事呢,引人遐想的一天一夜。

    柳芊芊脸上的神情微凝,果然是个不安好心的老妖婆,这别人都还没说什么呢,她就先开始往青鸾身上泼脏水了。

    相较于柳芊芊的愤怒,青鸾的心里很是平静,这件事她思量着也就两拨人有可能做,一个便是蒋家的人,青鸾最先想到的是那个对上官绝有别样心思的蒋瑶,当然蒋家也有可能知道并配合着她的行动,毕竟蒋瑶觊觎上官绝,蒋家觊觎的是秦亲王府,将她从秦王世子妃的位子上拉下来,那么他们的目的便达到了。

    当然另外一个可能性便是眼前肖侧妃这一伙人做下的,但是这个可能远远小于蒋家的可能,毕竟从一开始的火灾到后头有人闯进来将她掳走都是安排好的,在蒋后的安全重于一切的跟前,肖侧妃她们要成功做下这样的安排的几率并不大,不过这并不妨碍她们上来踩她一脚。

    “肖侧妃说的是,可不是受苦了,一天一夜走下来,我的脚都要走废掉了。”青鸾道。

    她的双脚是露在外头的,上头已经敷了厚厚的药,不过比平日里看上去肿了很多,看上去触目惊心的。

    肖侧妃见青鸾这副样子,心里头不由得撇了撇嘴,这女人倒是冷静,若是换成其他的女人在面对这种状况不是羞愤欲死,那至少也是不愿意见人的,瞧她那面上的神情,可真是够坦然的,可惜她还不懂得流言猛于虎的道理,即便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这个社会对女人的苛责就能逼死她了。

    “大嫂,那贼人为什么要掳走你啊?”上官静扬着一抹笑问道。

    柳芊芊气的几乎要跳起来给上官静一把掌,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如此的恶毒,也不怕嫁不出去,不过多年的素养让她做不出那么失礼的行为,只语气也多了几分的强硬:“肖侧妃,大夫说鸾儿走了一天一夜,身体累的虚脱了,你们也看过了,如果没什么重要的话还是不要打扰她休息了。”

    肖侧妃道:“卫夫人说的是,青鸾的这番遭遇,我们做长辈的都很同情,静儿,你怎么可以问出这么无礼的话来,这不是往你大嫂心里头撒盐吗,还不快道歉。”

    说起往伤口撒盐,这上官静还真得同肖侧妃好好的学习学习,哪有这么硬邦邦的直来直去的,至少也得用关怀的话表达出来嘛。

    起即候识。若不是青鸾一手按着柳芊芊的手,她几乎是要拍案而起了,刑悠悠拍了拍手,突然站了起来道:“人人都说秦亲王府的肖侧妃是一个善良温和的人,如今看来,当真是不错的,肖侧妃,我实在是太佩服你了,还得向你请教请教。”

    刑悠悠说的一脸的认真,好似虚心讨教的好学生,肖侧妃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却听到刑悠悠道:“听闻肖侧妃将秦王世子当成亲孙子一般,他想要什么就给什么,美婢舞娘,肖侧妃送了不少给秦王世子吧,这一份疼爱可当真是难得啊,毕竟可从没有听说肖侧妃给自己的亲孙子送什么善解人意的美婢的,倒是善骑射善功夫的武师倒是找了不少,只不过这些武师当中又有几个是给秦王世子的,这恐怕就是嫡亲的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区别吧。”

    刑悠悠的话让整个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肖侧妃的一张脸青红交错的,青鸾垂着头敛去了眼中的笑意,她只能说刑悠悠这直来直去的性子果然是战斗力十足,这么多年来,可从来没有人当着肖侧妃的面说过这邪,只差没有说出一个“捧杀”来了,这一记耳光甩的可真够响亮的。

    柳芊芊亦是一惊,随即看向刑悠悠的目光多了几分感激,现在的魏王府早已经风光不在了,可是刑悠悠竟然肯为了青鸾同肖侧妃等人撕破脸,这一份好意她记下了。

    “肖侧妃的这份本事确实值得学习,将亲生的培养成了少年英才,将世子培养成了上京的第一纨绔,我想家里有庶子的都可以学习学习。”柳芊芊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

    肖侧妃的脸色变了变,陈氏却是抢着道:“母亲,青鸾要休息了,我们看过了也表达了自己的心意,也该走了。”

    上官静虽然心思单蠢,此时也听出了刑悠悠和柳芊芊二人是在讽刺自家祖母,一时脸上闪过怒容,在她的心中,祖母是真心对大哥好的,只有大哥每次看到祖母都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没有好脸色,祖母却从来都不生气,还可尽的将好东西给他,这一份好便是二哥都比不上的,她们到底有什么好不满的。

    上官静刚要开口,却被楚氏一把抓住了,这气氛已经够僵了,再弄下去搞不好两家就要打架了,现在这个时候卫青鸾是受害者,有邪便是知道也不应该由着她们说出来才是。

    肖侧妃被陈氏这一打断,理智也回来了,也不理会刑悠悠和柳芊芊的讽刺,只站起来道:“你好好养身子,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说着一行人便呼啦啦的离开了。

    等她们离开后,柳芊芊才气道:“这都什么人啊,鸾儿,等回了京你就回家住,别理会这些人便是了。”

    青鸾摇了摇头道:“嫂子,我已经出嫁了,你放心,那些人的话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现在还是在大相寺,等到回到上京她可以想象那邪会传的多难听,即便她自己清楚其实这一天一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可是没有一个人会信她的话,她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失了名节的女人。

    在大家族里名声是重于一切的,他们不会允许有这样的姑娘给自己家族蒙羞的,但凡有这样的也都秘密的处置了。

    她知道自家哥哥不是这样的人,老太太嫂子都不是这样的人,他们疼爱她,重视亲情更甚于家族的名声,但是她却不能让自己的过错担在威远侯府上。

    青鸾的拒绝让柳芊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也知道青鸾的性子,一旦决定了的事一般都不会更改,这傻姑娘真正让人心疼,看样子她还得跟夫君好好商量商量,怎么才能更好的保护青鸾。

    青鸾的身子毕竟还没有好透,这醒来了一会,又应付了肖侧妃一伙人,精力便有些不济了,柳芊芊和刑悠悠见状便让她好好休息。

    青鸾是真的累了,送走了两人,夏至又服侍着她躺下,厚重的床帐遮住了外头的光亮,青鸾的脸上才闪现了一抹脆弱。

    她是一个受着正规教育长大的大家闺秀,那些女子在乎的一切她都在乎,她也知道流言舆/论能够逼死她,可是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便是哭泣流泪也没有任何的作用,相反只会给人一种她就是遭受了羞于启齿的待遇才会这么痛哭流涕的感觉。

    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她也很迷茫,老王爷虽然对她还不错,可是那也是在她名声无碍的情况下,她是秦王世子妃,也是秦亲王府未来的女主人,秦亲王府未来的女主人又怎么能是一个名声有污的人呢。

    还有上官绝,他又会不会介意?qvjl。

    青鸾一想到上官绝,心里便止不住的疼痛,她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这辈子的幸福,可是她的幸福竟然如此的短暂吗?

    她当然知道上官绝是喜欢她的,这一点她从未怀疑过,可是这份爱这份喜欢究竟能不能够经受住流言的冲击,她并不能确定。青鸾只要一想到上官绝会有怀疑的眼光看她,她便难受的说不出话来,被人掳走的时候她没有哭,当走了一天一夜几乎毁了自己的双脚的时候她也没有哭,可是这一刻她的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沾湿了枕巾。

    肖侧妃等人回到自己的院子的时候,上官静便忍不住的挣脱了楚氏的手,冲着陈氏道:“娘,那魏王世子妃和威远侯府夫人太过分了,她们怎么可以这么说祖母的。”

    陈氏睨了一眼义愤填膺的女儿,不由得拍了拍她的手表示安抚,眼角余光偷偷的瞄了一眼肖侧妃,以她对肖侧妃的了解,这个时候她定是万分恼怒的时候,偏自家女儿还一提再提,这不是找不痛快吗。

    不过出乎陈氏意料的是,肖侧妃竟然没有生气,而是拉过上官静的手道:“好孩子,祖母知道你的心思,外人不了解就算了,咱们犯不着同她们生气啊,好了,你跟着你嫂子回屋吧,祖母还有话同你母亲说。”

    上官静得了肖侧妃的安抚,像是被顺了毛的猫,一下子乖巧了起来,听从肖侧妃的话跟楚氏一起离开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又冷了下来,陈氏站在肖侧妃的身边,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褪去,越发的小心翼翼了。

    过了好半晌,肖侧妃才指了指身边的位子道:“坐吧!”

    陈氏站的脚都酸了,得了肖侧妃的吩咐后却也不敢立即坐下,只道:“母亲也不必介怀,等到回了上京便是她的末日了,如今便先容她张狂一下。”

    “她可不简单啊,我原本思量着她这一次总该失了冷静,可是你也看到了,她脸上可没有任何的惊慌,便是这一份的沉着,楚氏便比不上啊。”肖侧妃正了正脸色,透过窗子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让那些眼角的细纹无所遁形,这岁月终究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陈氏点了点头,说实话,进门之前她也没有想到卫青鸾会有这样的表现,不过不管是她本来性子坚强,还是强装出来的镇定,横竖都没有用了,便是老王爷再喜欢她,也不会因为她而搭上秦亲王府的名声,让一个名声举的女人当秦亲王府的女主人那岂不是让秦亲王府成为整个上京的笑话。

    “母亲,你说会是谁这么恨她,非得让她比死还难受。”陈氏压低了嗓音问道。

    肖侧妃的眸子里闪过光亮,能在这四周围有一千羽林卫的大相寺做下这等事的还能有谁,不过这样也好,不用她出手便除去了一个敌手,老王爷也怪不到她的头上来,蒋家这是看上秦王世子妃这个位子了。

    “行了,这件事我们别管了,一切都让老王爷定夺。”肖侧妃沉默了一会才道,“到是你,跟鲁国公夫人换了庚帖没有?这件亲事也要尽快定下来。”

    “母亲放心,我已经拿到了蒋三公子的庚帖了。”说到这个事,陈氏的脸上有了笑容,她如今是越看蒋傲杰越欢喜,这真是一门好亲事。

    她们这边谈论着上官静和蒋傲杰的亲事,却不知道鲁国公夫人那边遭遇到了一点挫折。

    “娘,成亲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先同我商量一下。”蒋傲杰听到自家母亲居然说替他定了一门亲事的时候,一下子淡定不了了。

    鲁国公夫人一脸的平静:“你急什么,你两个哥哥的亲事都是我决定的,当初他们也不知道,现在还不是和和顺顺的。”

    蒋傲杰道:“哥哥是哥哥,我是我,娘,我想再过几年。”

    “什么再过几年,你的年纪都老大不小了。”鲁国公夫人白了蒋傲杰一眼。她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便是生出了四个优秀的孩子,这四个孩子当中,她心里头最喜欢当然是被视为吉兆的龙凤胎,后来女儿进了宫当了皇后,她便将这份喜爱全都给了幼子。

    三个儿子当中,老大稳重能担得起鲁国公府,老二谦逊识礼,唯有这蒋傲杰最是桀骜不驯,有的时候连他老子的话都是不听的,之前自己也是想给他找个媳妇,都被他三言两语给推了回去,不过这一次她可不会再由着他的性子了,上官静虽然并不聪明,不过相貌也是不错的,加上好歹也是姓上官的,这身份倒也匹配。

    蒋傲杰见自家母亲似乎是铁心,眉头皱的紧紧的,沉默了片刻才问道:“那定下的是哪家的姑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