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5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58 死盾

258 死盾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氏吓的脸色发白,老王爷那是久经沙场的人物,一耽怒,那满身的戾气和压迫感真正让人连呼吸都困难。她一直以为肖侧妃已经征求了老王爷的同意,哪里知道肖侧妃这是背着老王爷擅自行事,陈氏不由得觑了一眼肖侧妃,从她这个方向看过去,也看不清她的神情,这让陈氏的心情越发的不安了,肖侧妃这是要干什么,要知道这些年来她从未违逆过老王爷的意思,至少在明面上她一直是柔顺的事事以老王爷为先的贤良女子。

    上官煜亦是脸色发白,对于老王爷他素来都是敬畏有加的,这些年来他不断的努力,不断的鞭策自己,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得到这个父亲赞赏的眼光,可是似乎自从大哥死了之后,父亲更加不喜欢回上京了,更别提正视他的努力。

    “父亲,蒋家如今如日中天,这门亲事也算是门当户对。”沉默了片刻,上官煜才直面老王爷的怒火。

    老王爷一听上官煜的话,冷声讽刺道:“门当户对?我们秦亲王府何时到了需要靠结亲才能巩固地位的地步了?”

    老王爷的目光如刀一般直直的盯着上官煜,声音蓦的冷了下来:“所以这件事是你决定的?”

    “是……是”上官煜硬着头皮答了一声,他总不能说这是肖侧妃的主意吧。

    老王爷瞬间熄了怒火,连声道:“好好……”

    他这个样子却比刚才那几乎要将屋顶掀翻的滔天怒火更加的让人心惊,上官煜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得耳边“啪”的一声,随即自己的左脸整个发麻,口腔泛起一股子铁锈的味道。

    上官煜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却对上了老王爷一脸失望的神色。

    “你们两个回去吧,静儿是你的女儿,她的亲事我也管不了,我老了,这王府也该交给绝儿了,你们一房选个日子搬出去吧。”老王爷摆了摆手,语气颓然的说道。

    上官煜和陈氏二人不由得惊了一跳,老王爷这是要分家的节奏啊,这怎么可以呢,上官煜也管不得脸上的红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陈氏见状,亦跟着跪在上官煜的边上。

    “父亲,这家分不得啊,您老还健在,哪有长辈在,家里小辈分家的道理。”上官煜一脸的悲戚。

    陈氏跟着哭道:“公爹,都是儿媳不懂事,也没有问过夫君的意思就定下来这门亲事,您别怪夫君,要怪就怪我吧。”陈氏将错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便是老王爷再动怒也不好将怒气出在自己的儿媳身上。行了戾求。

    老王爷看着跪在地上的上官煜夫妻俩,猛然间惊觉这些年他似乎太过忽视了什么东西。

    “王爷,您这是要逼着我们一房的人去死吗?我们这些人在你的心目中就当真比不上上官绝一个吗?”柔柔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宛若风中脆弱的杨柳。

    肖侧妃瘦弱的身子微微的发着颤,脸色苍白如纸,眼泪唰唰的从眼睛里冒出来,那摇摇欲坠的样子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陈氏连忙站起来扶住了肖侧妃,劝着道:“母妃,您千万不要着急,太医说您的身体急不得。”

    肖侧妃凄惨的一笑,一把推开陈氏道:“你走开,这一辈子我一直都在等待,我以为几十年过去了,你的铁石心肠终究都会被打动的,你终究会看到我的好,可是我错了,原来我这么些年来都是在浪费光阴。”

    说完这邪,肖侧妃看都不看老王爷一眼,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陈氏看了看老王爷,又看了看肖侧妃的背影,突然惊呼了一声,远来却是肖侧妃走到院子的时候突然一头栽倒了。

    老王爷神色一紧,快步走了出去,上官煜和陈氏也不敢耽搁,一个赶紧让人去请太医,一个却是直接奔了过去。上官煜抱起肖侧妃道:“父亲,我先送母妃回去。”

    老王爷伸出去的双手就这么缩了回来,看着上官煜急匆匆的抱着肖侧妃回明月轩,眸色微暗。

    上京的流言在有心人的操控下压根就没有平息的迹象,秦亲王府里头亦乱成了一团,肖侧妃病了,陈氏带着楚氏和上官静成日里在明月轩侍疾,完全甩手不干了。

    而这个时候青鸾也不合适接下府里头的内务,秦亲王即便自己忙的焦头烂额也没有让青鸾出面。

    夏至从大厨房出来的时候简直就是积了一肚子的气,谁知道堂堂的秦亲王府竟然连新鲜的食材都没有,这不是欺负人嘛,偏现在肖侧妃都是病着不管事的,老王爷一个在战场上统帅千军的元帅当真是不擅长打理府里的内务。

    夏至正沿着夹道走回听涛苑,在经过一座假山的时候,却听到两个婆子在那边说八卦。

    “这个月的月例银子都迟了五天了还没有发下来,肖侧妃一病倒,这整个王府都乱套了。”婆子甲无奈的说着。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啊,横竖王府并不缺钱,总不会少了你我的那些钱。”婆子乙到是个心宽的。

    “我是说老王爷毕竟是个做大事的,这府里头的琐碎事情哪里会想的到啊,你看看我们,整一个都乱了套,现在肖侧妃虽然病倒了,那不是还有世子妃吗,说起来世子妃才是这府里头真正的女主人,这王府交给她打理才是正理,老王爷一个元帅打理内务说出去都要被别人笑话啊。”婆子甲又道。

    “你不会不知道外头如今怎么传咱们世子妃吧,老王爷宁可自己被人笑话也不愿意将王府交给世子妃,那定是不打算承认她了,只不过现在世子人在西北,老王爷不好处置,怕是等世子回来的时候便是现在这个世子妃下堂的时候了。”婆子乙压低了嗓音。

    夏至听的分明,脸色铁青,用力的咬着唇,才不至于冲动的冲出去跟那两个多嘴多舌的婆子理论,气愤的同时,内心深处不由得生出了一股子担忧,这两个婆子虽然嘴碎,可是话里的意思却不无道理。

    她们从大相寺回来之后,老王爷似乎一直都没有表态,就这么干晾着,原本外头虽然流言纷纷,但至少府里头鲜少有人敢谈论什么,可是老王爷这么不清不楚的态度似乎让大家有了其他的想法,最近有关青鸾的流言在府里头也传了开了,不知道是有人特异嘱咐的还是踩低捧高的人性的缘故。

    自家姑娘虽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夏至却知道她一定很难过,特别是世子迟迟没有回信,即便是再坚定的信念,在这时间距离以及流言的伤害下都会土崩瓦解的,夏至知道自家姑娘的性子,这个时候她还在秦亲王府,不惧任何的留言,那是因为她对世子还有爱还有信心,可是当这点子信心都消磨光的时候呢,夏至想象不出来那个时候自家姑娘会做出什么决定来。

    夏至犹自心焦着,却突然听到一句令她万分心惊的话来。

    “听说世子妃的小日子已经迟了好几日了……”婆子乙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被婆子甲给打断了。

    “你这是想死吗,这样的话也敢随便乱传。”

    七月的天,夏至却觉得从头凉到了脚底,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地,一路上神思不属,脑海里只不断的浮现着那句话“世子妃的小日子已经迟了好几日了”

    作为青鸾的贴身丫鬟,青鸾的身子当然是她最为清楚的,仔细一算,她发现婆子乙的话并不是胡诌,世子妃的小日子确实迟了五日了,只因为这段时间大家都又慌又乱的,竟然没人注意这件事。

    而府里头的三等婆子竟然都知道了,夏至不由得颤了颤,脚步一下子加快了许多。

    夏至回到听涛苑的时候,青鸾正站在书案前写字静心。

    已经入了夏,太阳正烈,书房的窗子正对着几株湘妃竹,看着到有几分凉意。

    夏至原本的着急在看到青鸾的背影的时候突然都褪去了,脚步也变得犹豫了,她不知道该如何问出那邪来,还有若是那些消息再传出去,怕是自家姑娘再不能在秦亲王府待下去了。

    青鸾的身上穿了一件秋香色的夏衫,薄薄的衣衫越发的衬的她的身子骨瘦弱了,不过才几天的功夫,她家姑娘便瘦了一大圈,夏至觉得心头一阵酸涩,眼眶止不住的红了。

    青鸾原本背对着夏至,就这么突然转过了身来,夏至一时不防,连眼泪都来不及擦去。

    青鸾搁下手中的笔,又看了一眼桌上的字,伸手将那张宣纸揉成了一团,心不静,连写出来的字都不能见人了。

    “又在外头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青鸾将那废纸团丢进纸篓里,缓步的走到铺了凉席的软榻上坐下。

    夏至跟着上前,脸上的神情很是犹豫,这件事她知道一定要尽早同姑娘说,免得到时候事态扩散开来让姑娘连应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可是她又怕自己的措辞不当,惹了姑娘的伤心。

    夏至这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让青鸾的眉头蹙了起来。

    夏至一张脸青红交加,最后憋出来一句让自己万分后悔的话来:“姑娘,你的小日子迟了五天了。”

    她的话音刚落,青鸾的身子微微的一颤。

    夏至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子,有邪便是要说也可以选择委婉的方式,偏她这么不管不顾的一股脑儿说出来,这不是往姑娘的伤口上撒盐吗。

    过了好半晌青鸾才抬起头问道:“你是自己想起来的还是听到了什么话?”

    自己的身子究竟有没有遭受过侵/犯,她自己最清楚了,可是如今这个情况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她,之前在威远侯府的时候老太太一直有让人调养她的身子,她的葵水日子都很准的,这一次竟然迟了五日,也是她自己太过大意了,心里想着其他的事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子状况。

    “是奴婢不好,没有注意到姑娘的身体状况,刚才回来的路上,奴婢听到两个婆子在嚼舌根子,这才突然察觉到了。”夏至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得吞吞吐吐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青鸾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如今她几乎可以确定这是那场阴谋的后续,自己的身体情况也就只有身边的几个丫鬟知道,何至于竟然连府里头的三等婆子都能知道她的小日子迟了。

    先是被人掳走,随即又发生小日子迟了,上官绝又在西北,多么容易让人往那一方面联想啊。

    青鸾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白昼吩咐道:“红叶山庄有没有人精通医理方面的知识?”

    白昼想了想道:“世子妃的身子不舒服?”

    青鸾点了点头道:“我怀疑被人下了药。”

    她的小日子向来都是准的,如今这么一下子迟了,怕是有人趁着那被掳事件后安排的另一个圈套,这段时间也是自己太过大意了,居然没有想到别人的心思远不止此,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小日子迟了要么就是怀孕了,要么就是被人下了药。

    夏至和白昼纷纷变了脸色,两人瞬间明白过来这幕后之人的谋划,夏至气的涨红了脸,狠狠地骂道:“实在是太卑鄙了,这人就该下地狱。”

    姑娘如今的日子已经够艰难的了,谁知道这都还不算完,当真是要将人逼死了才算数。

    白昼立时道:“属下这就去安排。”

    青鸾点了点头,看着白昼出去后,脸上的表情始终很凝重,如果这世上有那么一种裔让人不曾怀孕的女子看上去有怀孕的症状,那她当真是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姑娘,这可怎么办?”夏至哭丧着一张脸。

    青鸾心里头暗暗叹息,脑子却是迅速思考着,大相寺的事情十有**是蒋家人弄出来的,那么这件事呢,这件事是蒋家人想彻底的逼死她,还是这府里头有人利用了大相寺的事要彻底的打击的她再无起复的可能。

    她要怎么办?

    主仆二人正发愁着,老王爷身边的总管却突然来到了听涛苑。

    “世子妃,老王爷请您去书房一趟。”老总管依旧一副恭敬的样子,从他的神色上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端倪来。

    青鸾的心里头却是一惊,从大相寺回来一惊过去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老王爷似乎是将她遗忘了一般的晾在听涛苑了,这突然让她去书房,究竟是老王爷终于想好了要怎么处置她了,还是因为又听到了其他的传言?

    夏至的一颗心亦是“砰砰”的乱跳。

    青鸾看了一眼垂手而立的老总管,双手捏的紧紧的,尖细的指甲刺进了掌心,那种尖锐的疼痛让她的思绪冷静了下来,青鸾深吸了两口气道:“老总管请稍等,我进去换一件衣服。”

    老总管道:“世子妃请便,老奴在外头候着。”

    等到老总管转去了外头,夏至才担忧的上前道:“姑娘怎么办,白昼这回子又刚好出去了。”

    青鸾挺直了脊背道:“先换衣裳,不管怎么样这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青鸾换还衣裳后便跟着老总管去见老王爷,夏至原本是要跟着的,不过被老总管拦住了,最后青鸾安抚了两句,夏至才忧心忡忡的留在了听涛苑里。

    青鸾进到书房的时候,老王爷正在擦拭着一把巨弓,那是陪伴老王爷几十年戎马生涯的武器,从西北退下来后,他便带回了上京,每日里都要亲手擦拭,很是爱护。

    老总管将青鸾引着进了书房后便退了出去,偌大的书房里只剩下了老王爷和青鸾。

    安静的氛围很是迫人,青鸾不由得拢了拢身上的衣衫,不知道是不是着书房里放了太多的冰,竟然让她感到有些冷。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王爷才保养完那把巨弓,小心的将它挂在了墙上,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来,如鹰般的眸子就这么直直的落在了青鸾的身上。

    青鸾努力的让自己不被老王爷的气势压倒,挺直着脊背。

    过了好一会,她才听到老王爷说道:“我这一生手上染满了鲜血,死在我手里的戎人数以百计,曾经有人说过我这一生杀戮太重,罪孽太重。所以注定子嗣不盛。”

    青鸾没有料到老王爷会说这邪,再看他的神情似乎满脸的平静,只是那语气听着有些呛然。

    “一开始我是不信的,不过直到覃儿死在了战场上,我才惊觉这是真的。覃儿七岁的时候我便带在了身边,当初我也曾因为覃儿的优秀而深深的骄傲过,当他死的时候我甚至觉得那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

    青鸾有些怔然,然而她却能明白老王爷的那种悲戚,这世上最无奈的事莫过于白头人送黑头人,自家这位传说中精才卓绝的公公是老王爷一手带出来的,感情自然更加的深厚,能让意志坚定的战神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可见当初老王爷的伤心。

    “绝儿一直以为我恨他,恨他克死了覃儿和儿媳妇,可是他错了,我从头至尾都没有恨过他,我才是那个不幸的人,覃儿是因为我而死的,还有我的妻子,所有我重视的人往往都会先我而去,我不能再让绝儿冒这个险了,我也再承受不起失去他了,所以我将他丢在了上京,因为只有离的我远了,他才能活的好。”

    青鸾瞪大了眼睛,谁会猜到老王爷的心里竟然是这种想法。他在用他认为是对的方式爱着上官绝,偏上官绝认为老王爷是恨他的,当初上官绝选择用纨绔来伪装自己,一方面是为了迷惑别人,另一方面他何尝不是想用这一种方式来激起老王爷的注意。

    这祖孙俩明明比任何人都重视对方,却因为这种种的误会而闹成水火不容的地步。

    “这秦亲王府到最后总是要交给绝儿的,不管他是纨绔也好,还是才智出众,我都没有想过将王府交给其他的人。”老王爷说到这的时候,目光一下子变地愧疚了起来,“孩子,作为祖父,我总是想给绝儿最好的,当初我会答应你们的婚事,一方面是看绝儿喜欢你,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威远侯府的关系。”

    青鸾的面色蓦的一白,她已经可以想到老王爷要对她说些什么了。

    “大相寺的事情并不是你的错,但是如今上京的传言纷纷,世道对女人极为苛刻,这并不是你我可以改变的事情,秦亲王府未来的女主人必须是毫无瑕疵的,如今的你并不合适。”老王爷的话说的很直接,像一把把的刀子直直的插进了青鸾的心口。

    青鸾张了张嘴,喉咙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设身处地的想一想,若是将来自己的孩子,她也希望给他最好的,她也万万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跟一个名节举的女人在一起的。

    青鸾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发冷,一直以来伪装的坚强瞬间被人剥去了,依旧是老总管送着她回了听涛苑,夏至就一直站在廊下等她。

    “世子妃!”夏至看到自家姑娘惨白着一张脸,心里头越发的着急了。

    从大相寺的事情发生后,她便从没有在自家姑娘的脸上找到过脆弱的表情,可是这一刻她却觉得自家姑娘似乎像是一抹游魂似的,这副样子让夏至打从心底的害怕了起来。

    青鸾没有理会夏至的叫唤,慢慢的走进了这听涛苑。

    这最坏的打算她也曾想过,可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她才觉得那种深入骨髓的痛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

    白昼带着红叶山庄的医女进来的时候,青鸾正坐在床沿上出神,夏至担心的立在一边,却是不敢开口说一句话,终于看到白昼进来后,夏至连忙道:“白昼,你可回来了,姑娘,白昼回来了。”

    青鸾“啊”了一声,像是突然从沉思中回过了神来,抬起头来看到白昼的身边站着一位三十岁出头的妇人,想来应该是自己让她找的会医术的人。

    青鸾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手腕,刚才在书房的时候,老王爷便让人给她把了脉,喜脉两个字更是将她一下子打进了十八层的地狱。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辩驳,告诉老王爷那是蒋家人的故意算计吗,可是她被人掳走那是千真万确的事,如今自己的大意又着了别人的当,算是彻底的绝了自己的路。

    这已经无关真假了,因为不管是真是假,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秦亲王府容不下这么一位世子妃。znom。

    西北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似乎就是从自己寄出那一封信开始,西北那边便没了声音,往日里几乎是每隔五天都会有信,可是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这让青鸾不得不想上官绝,怕是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接受名声被毁的女子吧。

    “姑娘,您别这样……”夏至看着青鸾这个样子,一时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到底老王爷跟姑娘说了什么,为何姑娘去了一趟书房,整个人便像是失了灵魂一般。

    “姑娘,您让这位大夫给您把把脉吧。”夏至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见青鸾始终都没有反应,一手拉了青鸾的手,对着白昼带来的那个妇人示意。

    那妇人上前给青鸾把脉,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青鸾突然抬头笑道:“可是摸到了喜脉,不用奇怪,刚才已经有一位大夫确诊是喜脉了。”

    夏至的一张脸瞬间褪去了血色,她终于明白青鸾为何会这个样子了,在老王爷的面前被诊出了喜脉,夏至的一颗心猛的扯紧了,不过一瞬间她便跳了起来,拉着那妇人的手问道:“我们姑娘一定是中了什么药了,您再仔细诊诊。”

    那妇人的神色肃然,从青鸾的一手换到了另一手,夏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唯恐耽误了妇人的诊治,青鸾却是微微的垂着头,长长的羽睫覆住了她的眼睛,也掩去了她所有的情绪。

    明月轩,肖侧妃穿着一件白色的绣着荷花的夏衣,靠在美人榻上。

    陈氏端着一碗百合莲子汤立在一边道:“母妃,这百合莲子汤是降暑的,您用一点心口会舒服点。”

    肖侧妃点了点头,陈氏伺候着她用了小半碗,方才问道:“如今这府里头怎么样了?”

    “公爹让老总管统管着内务,但是府里头还是乱的很的,那些婆子丫鬟们也是趁机耍赖打诨的,昨日那大厨房里竟然出现了缺少食材的事来,母妃您若再不出手,这秦亲王府当真是要乱了。”陈氏将那青瓷小碗放到一边,亲手为肖侧妃打着扇。

    她一直以为肖侧妃在老王爷的面前是不会耍任何手段的,谁知道肖侧妃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便是将了老王爷一军,如今的秦亲王府乱成一团,老王爷也该明白肖侧妃这些年来的辛苦了。

    “听说王爷见过卫青鸾了?可知他们在屋子里头说了些什么?”

    “不过卫青鸾的小日子迟迟不来,加上她之前这么被人掳走了,想来所有人都会以为她怀了孽种,便是老王爷再大度也容不得她了,就是不知道她会以什么方式消失。”陈氏小声的说道。

    她是真的佩服肖侧妃了,也不知道她打从哪里弄来的药,一旦让人闻了就会推迟小日子,连脉象都呈现喜脉,这一招可算真正的钉死了卫青鸾了。

    “行了,如今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现在病了,你该一心一意的侍疾才是。”肖侧妃摆了摆手,打断了陈氏的话。

    如今她只管躲在明月轩了,诸事不理,落个清闲,又可以置身事外。

    陈氏连忙应了一声是。

    “祖母,娘。”婆媳二人的话题告一段落,上官静便从外头走了进来。

    “祖母,您的身体好些了吗?”上官静先是到肖侧妃跟前问候。

    “祖母很好。”肖侧妃一脸的慈祥,拿出帕子给上官静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汗水,“先去洗把脸,祖母让人准备了冰镇酸梅汤,你用上一碗去去暑。”

    上官静甜甜的应了一声是,虽然这段日子肖侧妃的身子不是很好,但是上官静的心情却是很好,因为她同蒋傲杰的亲事终于定下了,连婚期都定好了,一想到那个俊朗的人,上官静的心里头便止不住的冒出甜蜜的泡泡。

    等到上官静去了净房,陈氏才道:“母妃,您看公爹还会不会再提分家的事了。”

    之前因为上官静跟蒋三的婚事惹的老王爷大怒,他甚至提出了让他们二房一家搬出去的话,后来还是肖侧妃的昏倒暂时揭过了这一茬,可是那也只是暂时的,保不齐老王爷什么时候又提出来了。

    肖侧妃冷笑道:“该是我们的东西都没有得到呢,如今他最着急的应该是如何处理卫青鸾的事,还有一旦他出手动了卫青鸾,你觉得按着上官绝的性子岂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指不定要跟他划清了关系,便是他一心想要将秦亲王府交给上官绝,上官绝不媳,他总不能硬塞给他吧,而且只要卫青鸾的事一出,我相信他们祖孙俩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和好了。”

    陈氏看着肖侧妃柔弱的面容闪着算计的光芒,好在还有肖侧妃为他们这一房人谋划。

    启泰四年,七月,这个夏天对于大夏朝来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个夏天。

    西北边境,戎人集齐了十万大军,对大夏发起了攻击,消息传来的时候已经是进入七月了。青鸾也终于知道自己寄出去的信为何会迟迟都没有回信,那是因为五月底的时候,上官绝竟然假扮大夏的商人,深入戎人皇廷打探消息,之后便失去了下落。

    而之后西北边境便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而戎国开始对进入自己国家的大夏商人进行彻底的清洗以及消息的封锁,便是红叶山庄都打探不到任何的消息。

    青鸾在得到消息的第二日便离开了秦亲王府。

    随后秦亲王府传出秦王世子妃病重的消息,不过十日秦王世子妃治身亡,不过停灵五日便匆匆下葬。

    结合之前关于秦王世子妃的传闻,许多人都认为秦王世子妃的死是有蹊跷的,许是为了掩盖什么丑闻,许是那秦王世子妃终于不堪忍受流言之害。

    秦王世子妃过世之后,秦亲王府同威远侯府也彻底的决裂了,威远侯府卫澈曾经还在西北军营,老王爷麾下磨练过,然而这份情最后还是消磨掉了。

    卫澈是真没有想到青鸾最后竟然选择了死盾,那丫头胆子大的简直就没法没天,不许他插手任何事,也不许他上秦亲王府,让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难听的流言一点点“逼死”了自己最为疼爱的妹妹。

    柳芊芊的心里亦是万分的愧疚,看着卫澈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终上前按住了他的手道:“阿澈,你已经将卫家的势力派出去了,总是能找回鸾儿的。你这个样子,鸾儿若是知道了定会自责的。”

    卫澈苦笑道:“便是找回来了,那丫头的生活也毁了,当初我就不应该让她嫁给上官绝的,她才十四岁,我答应过爹娘会好好的护着她的,可是……”

    对于卫澈来说青鸾就如他的女儿一般,他原以为青鸾嫁给了上官绝也算是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可是谁知道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后果,一个大相寺之行便彻底的毁了青鸾,卫澈想起来便恨的想杀人。

    卫澈虽然同蒋傲杰不对盘,但是他也知道蒋傲杰并不是什么草包,能在一千羽林卫的包围下掳走青鸾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唯一的可能便是这事原本就是蒋家闹的鬼,然他却没有任何的证据,便是蒋家现在如日中天的气势,他就算倾尽了整个威远侯府也撼动不了他们什么,这让卫澈的心里愈发的恼火及愧疚了。

    ps:事情发展到这里,怕是你们又要抽我了,但是我真心觉得不虐啊,青鸾去西北了,大夏朝也要大乱了,皇帝要进入挂的前奏了,蒋家要谋反了,故事算是进入到最后的三分之一了,争取早日完结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