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5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59 怒火

259 怒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八月,坤宁宫

    虽然已是要入秋的天气了,上京的太阳依旧很烈,树繁叶茂的坤宁宫里却听不到一丝的蝉鸣声。

    皇后的肚子已经大了起来,随着孕期的进展,向来雍容华贵的蒋后脾气似乎也不怎么好了,大抵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能折腾,这都进入怀孕中期了,蒋后的身子还没舒坦起来。

    而这炎热的天气更是给浮躁的人心平添了一丝的焦躁,连带着坤宁宫里的蝉都遭了殃,几乎每日里都有几十个宫女太监负责捻蝉,务必保证不让那些恼人的蝉打扰到了蒋后。1dej1。

    皇帝到达坤宁宫的时候,正是午后太阳最烈的时候,整个坤宁宫静悄悄的无一丝的声音。

    坤宁宫的宫女太监见到皇帝要出来请安都被他给制止了。

    摆了摆手示意身后的人不要跟着,上官睿自己缓步进了坤宁宫。

    蒋后正躺在美人榻上,身上只穿了一件月白色的薄衫,一个年轻的宫女跪在榻边给蒋后打着扇,蒋后似是睡熟了,加上又没有人禀报,连皇帝站在了她的榻边都没有觉察到。

    蒋后背对着皇帝,她的身子看上去有些臃肿,上官睿的神色微微松了松,目光缓缓的落在那不再纤细的腰肢上。

    突然皇帝觉得喉头一阵阵的发痒,尽管极力抑制着,可是依旧忍不住的咳嗽了起来,那声音把蒋后给吵醒了。

    蒋后几乎是立时就从榻上弹了起来,随即看到皇帝就在她的榻旁,脸上闪过了一丝的不自在,不过也就一瞬间,便恢复了惯常的淡雅,随手整了整衣衫道:“见过皇上,皇上来了怎么都没人通禀,实在是太过怠慢了。”

    皇帝笑道:“皇后不要怪他们,是朕看皇后难得睡得香甜,这才不忍打扰的。”

    蒋后的睡眠并不好,这也直接导致了她的精气神不足,皇帝直接让太后代皇后暂掌后宫,便是直接每日里在坤宁宫待的时间也少了,就是因为自己一到坤宁宫,皇后便要忙着招待他,皇帝可不忍心现在的皇后累着了。

    蒋后见皇帝这个样子,到也没再说什么,直接让宫人进来伺候着,自己先进了内室换衣衫整理妆容。

    等她再次出现在皇帝面前的时候,一身明黄色的百鸟朝凤的夏袍,头上的红宝石衔珠凤簪,处处彰显着属于皇后的华贵。

    皇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皇后实在不必如此,你我本是夫妻,实在不必在意那些虚像,皇后只管安心养着胎便成了。”

    皇帝不过到哪一宫,这宫的宫妃必定是盛装打扮的,可是现在的皇帝到真心只是为了看看皇后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并无意折腾她。但他说的这邪,似乎都不怎么起作用,每一次到坤宁宫的时候,蒋后依旧会全副盛装,这也是他少来坤宁宫的一个原因。

    “皇上体恤臣妾,臣妾自是明白,不过臣妾是一国之母,总不能蓬头垢面的出现皇上的面前。”蒋后笑着说道,缓步走到了皇帝身边坐下,那凤袍遮掩下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皇帝一时来了兴趣,道,“皇后,朕听说肚子里的孩子过了五月便能渐渐的感受到胎动了,不知道这孩子可有动静。”

    蒋后拿着茶盏的手顿了顿,随即说道:“这孩子怕是个懒怠的,大多数日子都是在睡觉,也懒怠的动。”

    皇帝睨了她一眼,语气纵容的说道:“胡说,朕的皇儿怎么会是个懒怠的。”说着伸手摸了摸蒋后的肚子,不过等了很久都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的胎动,皇帝的脸上也有些失望。

    等皇帝过了会干瘾,蒋后便趁着宫女上点心之际不着痕迹的逼开了皇帝的手。

    “皇上,这是刚出炉的枣泥糕,您尝尝。”皇后捻了一块红色的糕点给皇帝。

    原本站在皇帝身后的汪公公动了动,一般情况下但凡给皇帝的吃食都要经过试毒的,便是皇帝在后宫也不会随便乱用吃食的,可是大抵皇帝的心都在皇后肚子里的孩子上,竟就着皇后的筷子咬了一口。

    不过才一口,皇帝便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皇后的面色不变,到是皇后身边的宫女神色有些紧张了,唯恐皇帝有什么不满的,娘娘以前可不会随便拿吃食给皇帝吃,便是她拿了,皇帝为了自己安全考量也不会随便乱吃的。

    好一会皇帝才嚼了两口勉强咽了下去,道:“太酸了。”

    皇后嫣然一笑,将那剩下的一半放进了嘴里道:“是吗?臣妾一点都不觉得,这味道刚刚好。”

    “你们皇后就吃这些?”皇帝见皇后似乎真心吃的香甜,不由得问皇后身边的宫人。

    “不知道怎么回事,皇后娘娘自怀孕后就喜欢吃酸的东西,这枣泥糕也是,以前皇后娘娘可不爱吃。”

    “奴婢听说民间有一句俗语,叫做酸儿辣女,意思就是女子怀孕后喜欢吃酸的那肚子里怀的就是儿子,喜欢吃辣的那肚子怀的就是女儿,皇后娘娘以前可不爱吃酸的,现在这口味变了,可不就说皇后肚子里的是惺子吗。”

    那宫女的话说的讨巧,上官睿的心情显然很好,直接赏了银子给那个嘴巧的宫女,随即一脸正色的说道:“皇后辛苦了,等朕的皇儿出生后,朕一定会好好教导的。”

    “如此便先谢过皇上了。”蒋后笑着道了一声谢。

    上官睿并没有在坤宁待很久,又说了半刻钟的话便离开了。

    走出坤宁宫的时候,原本艳阳高照的天气竟被乌云给遮盖住了,天空积起了厚厚的云层,看样子很快会有一场暴雨要来临了。

    汪公公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小心的扶着上官睿上了龙辇。

    许是被冷风刺激了一下,皇上才上到龙辇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听的汪公公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是皇上的贴身侍从,自然最清楚皇上的身体状况了,这一段时间似乎常常听到皇上这么剧烈的咳嗽,是不是应该请太医给皇上诊治一下。

    龙辇经过御花园的时候,天色越发的暗了,风吹的树木飒飒作响,卷起的轻币尘就这么落到了皇帝的脸上。

    皇帝伸手抹了一把,灰扑扑的,却是纸燃成灰后的痕迹。

    皇帝眸光一冷,这后宫之中可不许随意的焚烧,“汪有德,去看看,是谁在御花园里烧纸。”

    汪公公立时应了一声,他也早就看到了那些被风卷起的灰烬残渣,这在宫里的是绝对不允许的,也不知道是哪一个人那么不长眼,犯了宫规不成,还正巧就这么撞上了皇上。

    雨还没有彻底的落下来,皇帝的龙辇停了下来,风吹起遮阳的帘子,露出里头上官睿肃然的脸。

    不一会儿,汪公公便回来禀报:“启禀皇上,是贤昭容娘娘在前头的亭子里烧纸祭拜。”汪公公的脸色有些难看,这烧纸祭拜可是大罪啊,毕竟在皇宫里都是要图个吉利的。

    皇上的脸色果然沉了下来,看了一眼天色,道:“这眼看着要下大雨了,朕便去前头的琼华殿坐坐吧,让贤昭容来见朕。”

    汪公公应了一声是,忙伺候着龙驾进了琼华殿。

    皇后怀了孕后,皇上虽然减少了去后宫的时间,但也并不是一点都不去的,但是也不知道琼华殿的那位贤昭容是如何想的,竟然报了一个身体不舒服,直接让敬事房撤了她的绿头牌,这都好几个月了,皇上都没有去琼华殿。

    原本贤昭容在这后宫中还算是得宠,不过皇上时不时的还会想起她,可是这后宫当中只有千方百计的要将皇帝拉到自己宫里的宫妃,哪里会有直接将皇帝推到别处的宫妃,这贤昭容还真是个奇葩,当然汪公公想不到的就是这世上还真有人会不愿意要这皇帝的荣宠。

    皇帝的龙辇到达的琼华殿的时候,琼华殿的太监宫女们都还没有明白过了是怎么回事,从宠妃到被冷落的妃子,琼华殿的奴才们也算是经历这宫里头的冷暖。

    不过当琼华殿的宫人们看到自家娘娘一身素白的出现在皇帝面前的时候,依旧吓出了一声冷汗。

    卫欣儿身上穿的素净,便是头上都没有戴任何的朱钗,只用一支木簪子挽了头发,甚至还在鬂间别了一朵小白花,这干干净净的样子很是惹人怜爱,只是皇帝的心里头还是升起了不悦,这皇后如今还怀着孩子呢,这一身的素白不是故意来触霉头的,还有那烧纸祭拜,她是给谁烧纸,又是给谁祭拜。

    卫欣儿像是没有看到皇上脸上的不悦,规规矩矩的上前行礼。

    皇帝冷哼了一声道:“爱妃不知道宫里不能随便烧纸的吗?你可是犯了宫规,朕一直都当爱妃是懂事的,这皇后还怀着孕呢,爱妃这是故意给皇后添堵呢。”

    皇帝的这邪让琼华殿的宫人们都吓的瑟瑟发抖,谁不知道如今大夏朝最为尊贵的便是皇后娘娘,也不知道自家娘娘什么怎么想的,这个时候不但穿素,还烧纸祭拜,也难怪皇上会大怒。

    卫欣儿垂下头道了一声:“不敢!”

    皇帝见她这副闲适的神情,心里头突然蹿起了一股子的无名火,“啪”的一声掀翻了茶几上的茶盏怒道:“不敢?朕看你胆子大的很。”月天肚阳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