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5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60 被贬

260 被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皇帝突来的这一怒吼,直接将琼华殿的一干奴才都吓的跪了下来,一面磕头一面瑟瑟的发着抖,嘴里却是不敢说什么求饶的话。

    卫欣儿的心头一颤,却挺直着脊背,“皇上应该知道欣儿现在的一切都是威远侯府给予的,欣儿不过卫家一出了五服的族人,当初家人被害,险些遭了殃,是威远侯府的老太太收留了欣儿,又将我带回了威远侯府。自此欣儿有了祖母,有了哥哥和妹妹,他们便是我真正的亲人,如今欣儿的妹妹死了,我作为姐姐的不能亲去灵前便算了,难道还不许我哭一场给自己的妹妹烧点纸钱吗?”

    卫欣儿的脸色惨白,本就穿着一身的素白,此时看上去更加的柔弱了,只一双眼睛虽含着泪却始终没有落下来,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似在极力克制情绪。

    上官睿看着倔强的卫欣儿,看着那张印象中熟悉的脸,原本满腔的怒火像是被一盆水给兜头淋上了。

    “所以你是在怪朕吗?”上官睿盯着卫欣儿看了一好一会,才沉声问道。

    怪,何止是怪,她甚至还恶心他呢,青鸾是跟着皇后去大相寺的时候出事的,那么多人去为何偏偏就她一个人出事,还有那些针对蒋家的流言,卫欣儿本就聪慧,稍稍一想便明白了个中关节,蒋后蒋家就这么生生的毁了青鸾,可是皇上做了什么,他明明知道这其中有蹊跷,却选择息事宁人,只因为蒋后肚子里怀了孩子,她到是要看看蒋后这样恶毒的人能够生出个什么东西来。

    卫欣儿沉默了片刻道:“欣儿不敢。”

    上官睿见她如此,不由得又有些恼火了,嘴里说这不敢,可是主动去敬事房撤绿头牌又算怎么回事,她明明是用自己方式在表达不满。皇帝这一辈子从来都是只有女人哄着他,便是闹点小脾气那也是另类的情绪,觉没有女人敢无视他的宠爱,而他可以感觉的出来卫欣儿并不是故意闹闹小脾气,她甚至压根就不在乎他的宠爱。

    “你抬起头来,看着我。”上官睿沉声道。

    卫欣儿微微抬起了头,黑色的瞳仁在午后的阳光下蒙上了一层金黄色,她的神情很淡然,没有后宫女子的媚宠,上官睿的眉头扯紧,直直的盯着卫欣儿,想要从中找到些许的温情或者说是在乎。

    可是过了好半晌,那眸子依旧清澈平静。

    上官睿道:“今晚朕要留宿琼华殿。”

    卫欣儿屈了屈膝,语气清淡的说道:“皇上想吃什么,臣妾着就让人下去准备。”

    卫欣儿的松口让上官睿舒坦了一些,不过谁知道下一句话直接彻底的激怒了他。

    “但是太医说臣妾的身子不好,所以还请皇上见谅,臣妾不能伺候皇上。”卫欣儿恐怕是这个宫里头第一个将皇上往外推的人。

    偏她的语气丝毫没有恐惧和愧疚,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这样平常的话语,上官睿猛的站了起来,直接逼近卫欣儿,眸子里迸发出来的光芒几乎要将她割伤。

    这若是换成了其他的人,少不对要跪地求饶了。

    可是卫欣儿却依旧挺直脊背,只这么微微的垂着头,倔强的样子几乎吓坏了身后的宫人们,天子一怒,血流成河,他们不会因为昭容娘娘的不识趣而成为皇帝怒火的炮灰吧。

    “好好好,朕难不成还缺你一个女人不成,汪有德,传朕旨意,琼华殿贤昭容触犯宫规,贬为美人,迁居落英殿。”上官睿一直都在等卫欣儿的屈服认错,可是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因为她的家人怨恨他。

    帝华饶吓帝。大相寺里发生的一切,作为皇帝自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也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件事而直接降罪皇后和蒋家,要知道皇后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事情发生之后他也往琼华殿里送了不少的东西,一方面也是为了弥补,可是显然这个女人压根就不领情。

    简直就太不识抬举了,她以为在这宫里少了他的宠爱,她还能活的那么滋润,总是要受朽,才会知道弯腰低头的。

    上官睿说完旨意便直接甩袖而走,那怒气冲冲的样子,显示他心情极差,走到门口,却又听到卫欣儿在身后说道:“恭送皇上。”

    那语气听不出喜怒,好似她从不在乎着份位一下子降了好几级,上官睿却觉得心火像是被浇了一桶油,又无从发泄,只得狠狠的踢了一脚门口跪着的宫人,随即快步的离开了。

    汪公公睨了卫欣儿一眼,不由得摇了摇头,叹气而去。

    上官睿离开琼华殿后,原本瑟瑟发抖的宫人们更是面色灰败,从昭容一下子降为美人,怕是都要被人给践踏死了。

    卫欣儿依旧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站着,那瘦弱的背影看上去像是冷风中摇摆着的枝条,坚韧而又柔弱。

    “轰隆隆——”随着惊天动地的雷声,瓢泼的大雨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卫欣儿闭了闭眼睛,敛去了眼中的情绪后,缓缓转过身来,一宫的太监宫女依旧失魂落魄的跪着,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她进宫之初便跟着伺候的,有的忠心为主,当然也有不少别人的眼线,不过如今不管是忠心的还是别人的眼线,都不能再跟着她了。

    “你们都起来吧,皇上的旨意你们都听见了,那落英殿跟冷宫没什么区别,大家如果有其他的门路便立时可以走,实在没地去的就留在这琼华殿,总会有一下任的主子需要你们伺候的。”卫欣儿语气平静的说道。

    她的话音才落,底下便开始传出哭声,这哭声像是会传染一般,片刻便传遍了整个大殿。

    卫欣儿知道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命运哭泣,但是她却顾不了那么多了。

    小青白着一张脸却语气坚定的说道:“娘娘去哪里,奴婢便跟着去哪里。”她是卫欣儿从威远侯府带进宫的,卫欣儿得宠的时候她便是这个宫里的掌事,人人都要称她为一声姑姑,她知道自己的尊荣是同卫欣儿一体的,便是跟着去冷宫受苦,她也必须不离不弃。

    卫欣儿点了点头,允了小青的话。

    又有两个宫女外加一个太监说是愿意跟着卫欣儿去落英殿,欣儿都没有拒绝,其他的都让散了,又让愿意跟着她的宫女太监收拾东西,等到雨停之后,便搬出琼华殿。

    很多属于昭容的东西都不能带走,卫欣儿只让他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些,等到最后也就十来个包袱。

    小青将东西都收拢了起来,看到卫欣儿坐在窗子边上等着雨停,对于秦王世子妃的事情她也很愤怒,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家娘娘会为了秦王世子妃故意跟皇上扛上,她到底明不明白她们这一搬离琼华殿,这身份地位就全变了,美人,一个被皇帝亲口贬的美人,甚至连一般的宫女都不如,这宫里头有点体面的太监宫女都上来踩上一脚的。

    卫欣儿像是感受到了小青的注视,突然转过了身来,她的脸色有些白,不过眼里却没有任何的后悔。

    “小青,恐怕在之后的日子你要跟着我受苦了。”卫欣儿淡淡的说道。

    她在这宫里也待了一年多了,往后的日子会有多艰难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小青犹豫了片刻依旧问出了心头的疑问:“娘娘,您为何要这样做?”

    小青一直都跟在卫欣儿的身边,知道她的身子并没有什么大碍,那些说辞不过就是一个推拒的借口,别的娘娘都盼着皇上去他们的宫里,而自家娘娘却是将皇上推出去,皇上怎么可能会不生气,就拿刚才来说吧,但凡娘娘低个头服个软,皇上都不会如此重罚娘娘的。

    卫欣儿叹了一口气道:“咱们现在抽身而去,虽然会吃点苦头,但是好歹还能够保住性命。”

    小青面上一愣,有些不明白卫欣儿在说什么,卫欣儿却只叹了一口气道:“你以后就会明白了。”1dej1。

    卫欣儿从昭容贬为美人的事情就像是一块石头丢入了河里,激起了小小的浪花后便渐渐的恢复了平静,落英殿靠近皇宫的西面,再过去便是冷宫,整个殿破旧空旷荒芜。

    卫欣儿一开始也很不习惯这样的生活,随即却在心里嘲笑自己,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当初自己在农村的老宅子都还没有这个好呢,除了住的方面,吃的,用的,都比原来差了很大的一截,当然也有不少曾经被卫欣儿压着的宫妃嘲笑为难一番,还有老太监宫人们克扣用度,这些卫欣儿都一一的受了。日子过着过着总是会习惯的。

    大夏朝的西北便是戎人的天下,相较于大夏朝完善的国家制度,戎人主要还是靠游牧生活为主,长期艰难的生活造就了戎人彪壮的体格。他们擅长马上作战,每一个戎人都是天生的战士,因为物资的缺乏,他们习惯向周边的国家掠夺,这当中便包括大夏。

    ps:这几天医院等级评估,很忙,不过明天检查完就结束了,12月开始会尽量多更点的,还有大家祈祷明天检查的时候我不要被抽到提问吧,阿弥陀佛。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