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5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63 老熟人

263 老熟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暧昧的娇喘声夹杂着男人的粗喘声。

    “王爷,啊——”厚实的墙壁依旧遮挡不住里头的声音。

    石娜一副习惯自然的样子,这几个月相处下来,她也算是摸清楚了美人的性子。当她在床下的时候总是一副柔柔弱弱,不堪一折的模样,可是一旦到了床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荡/妇,偏王爷就是吃她那一套。

    “小妖精。”闻人啸的声音像是齿缝了蹦出来一般。

    触手的是柔嫩细滑的肌肤,盈盈一握的腰肢,修长的细腿就这么缠着他的身,闻人啸最喜欢的便是她的这个味,在床上够放的开,够骚。

    “啪啪——”闻人啸伸手用里的拍了拍那挺翘的臀部,双手一翻,便将人翻转过来,从背后而入,那如牛奶般的臀部上印着红色的巴掌印,红白分明,野兽般的动作越发激起了闻人啸骨子里的狂暴。

    “爷,王爷,再快点——”那一声声酥骨的呻/吟,最好化为一声长长的啸声,两个人几乎同时到达了。

    最后闻人啸如坍塌一般的压在幽兰的身上,呼呼的喘着粗气,感受着致命般的快/感。

    过了好半晌,才听到那甜入骨髓的声音:“王爷,你好重啊,快下来。”

    她的尾音稍稍拉长,带着一股子芸雨过后的慵懒,闻人啸只觉得原本疲软的部位一下子又硬了起来,猛的翻了一个身,将底下的人拉坐在自己的身上。

    那雪白的肌肤带着丝丝的幽香,随着身子的颤动,胸前的两团玉兔一跳一跳的,闻人啸的眸子一下子暗沉了下来,伸手一把抓住那柔软,身上的这具玉/体极为敏感,他的手才揉捏了两下,她便像是被抽了骨头一般的软倒在了他的身上,底下更是春/潮汹涌。

    闻人啸顺势一划便狠狠的撞进了她的身体。

    女人止不住的抱住了他的身子,白希的脸上泛着红潮,眉眼如丝的样子极为诱人,看着闻人啸一阵心动,张嘴便要含住女人的唇,谁知道女人微微的偏过头,那玫瑰一般的红唇却是落在了他的颈脖处。

    脉搏跳动做明显的地方,亦是闻人啸最为敏感的地,那带着幽兰般的香气,湿热的舌头轻轻的滑过,闻人啸只觉得下/身越发的胀/大了,重重的往上一顶,女人吟/哦出声,整个房间里散发着一股子淫/靡的味道。

    ……

    过了半个时辰,房间里的芸雨才渐渐的散去了,闻人啸带着无比的满足揉着柔弱无骨的美人睡了过去。等到身边的男人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怀里的女人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偏过头去看了一眼那略显粗犷的长相,她的眼里迅速的闪过一丝厌恶,这个男人很强壮,她的这具身体早已经被调教坏了,不管床上的男人是不是她心里喜欢的,她都能在床上感受到身体的欢愉。

    然后身体得到的快/感越多,她心里的恨便越炽烈,她的这一切都是拜两个人所赐,卫青鸾,上官绝,或许你们怎么都想不到我还活着吧。

    这个化名为幽兰,并成功获得北戎齐王宠爱的女人便是白双双。

    吕先生?呵,上官绝你大概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北戎的齐王府里还会有一个故人等着你吧。白双双的唇角微微的弯起,眼里却是闪过一丝狠戾,她恨上官绝,当初如果不是他,他们白家不会遭这个罪,他恨上官绝,是他狠心冷情,不顾她的求饶,将她送到了军营。

    那些地狱般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都让她觉得身体发颤,她是踩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才让自己出了那个火坑,所以那个推她入火坑的人,便是化成灰她都会记得的。

    闻人啸嘟囔了一声,手臂一用力,便将稍稍有些远离他的娇躯拥进了怀里,白双双见他睡的香甜,面上的神情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就算他的身份是北戎的齐王那又怎么样,不过就是一个粗人野蛮人。84。

    白双双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了上官绝那张脸,握成拳头的指骨不由得“咯”作响,堂堂秦家军的继承人,大夏秦亲王府的嫡系竟然化生成为了北戎齐王帐下的幕僚,这当中可不是有太多的不可说的秘密了。

    闻人啸的睡着的时候也有寻香而去的本事,一头扎进了那柔软的玉女峰,他的皮肤很粗糙,胡子扎在细嫩的肌肤上给人一种痒痒的感觉,白双双的思绪恨意被打断了,那火热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肌肤,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

    虽然她心头并不情愿,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闻人啸这具健壮的身子带给了她莫大的快乐,眼睛微微眯了眯,柔弱的手便往下探了去。伺候人,特别是伺候男人的本事她在青楼的时候便学习过,后来在军营的时候为了更好的生存,她的这些手段就越发的精进了。

    不过一会,原本半软的物什就在她的手中渐渐的硬了起来,白双双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身子迎凑了上去。

    齐王府的客院里,住的便是齐王闻人啸的客卿幕僚。

    当然按着受重视的程度,这些幕僚客卿所受到的待遇也是不同的,如今客院最好的梅院里住的便是两个月前才出现在齐王府的吕先生。他靠以命相搏,为齐王挡下刺客的刺杀从而取得了闻人啸的信任。

    之后在闻人猛亲征之前出谋划策,成功的让闻人猛将北戎皇廷的政务交到了他的手里,光是这一项功绩便足以让他坐上了齐王府首先幕僚的位置。

    “吕先生,这是我做的酥油茶,您尝尝。”一个身材高挑的侍女端着一碗酥油茶走了进了,红扑扑的脸上写满了钦慕。

    吕先生冲着她笑了笑,刹那间宛若桃花开放,侍女的脸色更加的红了,眼里闪烁这激动,听到那温润的嗓音说着“谢谢”,向来胆大的北戎女子都羞涩的低下了头,将那酥油茶放到桌子上,又看了一眼吕先生,迅速的跑了出去。

    吕先生看着那如风般远去的身影,原本桃花般的笑容渐渐的变了味,漂亮的桃花眼里闪过的是讥讽,他看都没有看那酥油茶一眼,而是进到内室换了一身出门的衣衫。当着着喘。

    作为齐王信任的手下,齐王府的护卫自然不会拦着他的路。

    新石的街头已经颇具规模,虽然与上京的繁华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对于常年游牧的戎人来说,在新石定居那便是意味着安稳,一幢幢石头垒积而成的房子很坚固,就连那城墙都是取材山石,成为了新石城最为牢固的防守。

    如今大夏和北戎交战的时候,吕先生这样的大夏人还是很显眼的,好在他腰间挂着独属于齐王府的牌子,倒也没有那叙恨大夏朝的戎人上来找麻烦。

    吕先生进的是新石最出名的酒馆,酒馆的老板娘是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寡妇,是个地地道道的戎人,她是新石建成以来第一批迁进来的居民,从一个小小的摊子做到了如今的大酒馆,这一条街到没有几个人不识她的。

    “呦,吕先生又来喝酒啊。”风三娘显然是认识吕先生的,一看到他的身影,便扭着腰肢迎了上来。

    “老规矩,一斤牛肉,一碟子花生米,再加一壶好酒。”吕先生对着那风三娘笑了笑,惹得那性子泼辣的老板娘掩嘴而笑。

    旁边有那性子混的人起哄道:“呦呦,难道我们风三娘还有这样的表情,风三娘,这大夏小子不会是你的老相好吧。”

    他的嗓门本就大,这一嗓子吼的酒馆里里外外都听到了,紧接着便是一阵哄堂大笑。那风三娘立时叉腰冲着那开口说话的人骂道:“放你娘的狗屁,赖皮三,你给老娘闭嘴,人家吕先生是读书人,你要再说混话,小心老娘把你丢出酒馆。”

    风三娘说这邪的时候中气十足,上下嘴皮子一抖,那些骂人的话便脱口而出,那浑人倒也真怕这风三娘不卖酒给他,只得怏怏的闭上了嘴。

    风三娘见状,得意的哼了两声,一转头,换了个笑脸道:“吕先生,楼上的老位子给您留着呢,您要的东西马上就到。”

    “好!”吕先生温润的应了一声,才上了石阶铺成的楼梯。

    不过一会,风三娘亲自端着一碟子的牛肉,一碟子的花生米,一壶酒,外加一碟子的桂花糕走了上来:“吕先生,这是您要的东西,这桂花糕是送的,这是大夏那边传过来的点心,您也帮我们试试味道,看看这糕点的味道纯不纯正。”

    “如此便谢谢老板娘了。”吕先生到也没有推拒。

    风三娘送了菜又得了吕先生的笑容自是开开心心的下楼去了。

    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吕先生便开始喝了起来,那碟子桂花糕散发着淡淡的桂花香味,倒也极为难得。

    ps:小鱼在这里推荐好友君飞月的文恶女狂妃,强娶邪魅鬼王,大家可以去看看,该文冲刺新书月票榜,大家如有多的月票可以帮她冲刺一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