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5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64 威胁

264 威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身青衣,倚窗而立,光是背影便给人一种气势十足的感觉,与那刚刚的温润模样截然不同。若是仔细看不难发现,吕先生的右手握成了拳头,似有细细的粉末从指间滑落,风一吹,便不见了任何的踪影。

    街道上人来人往的都是戎人,深吸了一口气,才将那满身的戾气给敛了下去。

    白双双的眼力不错,这个化身为齐王府首席幕僚的吕先生便是失踪了好些日子的上官绝。

    上官绝点了点头,这才推门而入,风三娘并没有跟着进去,而是守在了门口。

    静默,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白双双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僵硬,这跟她预料的完全不一样,上官绝不该害怕吗,毕竟她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啊,他凭什么还这么冷静,他凭什么用那么无所谓的眼神看她。

    蒋家竟然将他的阿鸾逼到了如此的地步,上官绝握着窗柩的手下意识的收拢,那木头做的窗柩不堪重负的发出“格格”的声音,坚硬的木头出现了好几条的裂缝。

    上官绝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从他打算进齐王府的时候,便已经将齐王府的一切都打听清楚了,当然包括这个齐王的宠妾,他没有出手对付她,自是因为她在他的眼里连一个跳梁小丑都不是。

    屋子里的光线并不亮,来人背对着他,似乎正在欣赏墙上挂着的一副画,她的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大斗篷,似乎是为了彰显神秘,大大的兜帽盖在头上,不过从那身影上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上官绝冷眼瞧着白双双,能从军营里出来,又攀上了闻人啸,甚至打败闻人啸的一众姬妾,成为齐王府最受宠的人,这份手段当然是不错的,不过这女人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

    想着青鸾锦衣玉食的长大,堂堂威远侯府的嫡女,如今在上京百姓的眼里却是一具墓碑,她要放弃的不仅仅是秦王世子妃的位子,还有卫青鸾这个名字,他的阿鸾有多看重她的亲人他是知道的,蒋家却将她逼到如此的境地,还有老头子,为了那狗屁的名声竟然逼着阿鸾离开,上官绝当真是杀人的冲动都有了。

    白双双突然向前走了几步,冷笑道:“我竟不知道秦王世子还能笑的出来,你该不会以为在这北戎,在齐王府也会有人将你秦王世子当成上宾吗,你伪装成另外的身份,估计接近王爷有什么企图,若是我将你的身份告诉王爷,呃,堂堂秦亲王府的继承人作为人质恐怕也是很有分量的吧?”

    “那你想怎么样?”上官绝沉默了一阵,才开口问道。

    风三娘紧着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道:“有人想要见你,那人似是知道您的身份。”

    上官绝沉默了片刻,才道:“带路吧。”

    上官绝也不吱声,他到是想看看那人是不是能从那画中看出朵花来。

    白双双当然不是在看墙上的画,她一直在等上官绝开口出声,仿佛只要他先开了口,她便占了上峰,可是她显然估错了上官绝的耐性,心头有些焦躁,白双双用力的咬了咬唇,那刺痛终于让她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下去。

    可是即便先帝和老王爷是亲兄弟,却也害怕一个功高盖主的王爷,那个时候闻人猛的威胁也还没有显露出来,但是上官淼在大夏的威信却已经凌驾于任何的宗室,甚至在西北,有那么一部分的人只知有秦王不知有皇上。如果再让老王爷收复了戎人以及属于戎人的疆土,那么这个天下谁还看得到他这个皇上。

    上官绝撇了撇嘴角,他这神情在白双双看来无疑是一个挑衅。

    “吕先生。”风三娘再次走了进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面色不由得一抽,好吧,她只当什么都没有看到。

    上官绝挑了挑眉头,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弄出了不少的声响,除非这人是聋子,要不然不会不知道他已经进门了,故意不转身不会是为了保持神秘感吧,可这事够矫情的啊。

    “呵呵,或者秦王世子应该想想如何让我开心,或许我开心了,便会暂时不将你身份的秘密告诉王爷。”白双双得意的笑了笑,一甩衣袖,坐在了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她的姿态很足,就是等着上官绝开口屈服,或许她还可以将这高高在上的世子耍的团团转。

    “后院。”

    虽然纸条不过只言片语,可是事情的来龙去脉却是阐述的清清楚楚,上官绝完全可以想象的到当时阿鸾要面对的那星议以及责难,要不然她又如何会选择死遁。

    白双双的心底突然涌上了一股子愤怒,那股子的愤怒使得她脸上的笑容很是狰狞。

    白双双听到上官绝开口,这么一句话在她的耳里的意思,无疑便是上官绝在向她求饶。

    白双双从上官绝进门的那一刻,心情便隐隐的有些激动,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激动什么,或许她想要看看上官绝惊慌失措的表情,当初他无情的将她丢到那种腌的地儿,就好像她不过是一株无关紧要的杂草,恐怕他也想不到当初他无意践踏的杂草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吧,若是能让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低头,甚至匍匐在她的脚下,白双双便觉得自己几乎要激动的昏过去了。

    “秦王世子别来无恙啊,或者我该叫你一声吕先生才是。”白双双忍不住的开口道,只那语气威胁意味十足。身衣背便间。

    上官绝花了很大的精力才取得了闻人啸的信任,因为前头战事吃紧,他也一直没有同红叶山庄的人联系,这些日子他的心里一直隐隐的不安,好几次还梦到了阿鸾,这才动了打探上京的消息,谁知道居然会得到这样的信息。

    深吸了两口气,白双双才缓缓的转过了头,她的脸上带了骄傲的表情,唇角挂着嘲讽的笑容。13acv。

    上官绝的面色一沉,只听得“啪”的一声,却是那窗柩被硬生生的抠下了一块来。

    如果当初先帝同意老王爷的奏折,直接将高高崛起的闻人猛扼杀在了摇篮来,又何来如今的大患。

    上官绝的面色不变,问道:“在哪里?”

    正是因为这样,先帝没有同意老王爷那个趁着戎人内部大乱的时候趁机将北边这块疆土纳入大夏版图的请奏,而是勒令老王爷镇守边疆即可。十来年下来,当初的孝崽也被养成了一只猛虎,闻人猛能将北戎统一,其武力值也不容小觑。

    小酒馆的后头其实是风三娘自个儿居住的地,她将上官绝带到了一间小房间,朝着里头努了奴嘴道:“就在屋子里等着。”

    白双双的眼睛很亮,因为情绪激动,双颊泛着红,她有一种上官绝落在她手里的快慰感,在她的眼里,上官绝不过是强自镇定,如今他的生死就是她的一句话,这种掌控别人的感觉格外的令人兴奋。

    上官绝听到风三娘的声音才转过了身来,身上的戾气渐渐的散了开去,只脸色依旧有辛沉的。

    想着阿鸾只身离京来找他,上官绝的心头又是一紧,虽然有红叶山庄的人在,阿鸾的安全无虞,可是他说过再不让阿鸾受任何的委屈更不会让她受任何的苦,显然他没有做到这一点。

    “我倒是觉得与其让你开心还不如让你死。”上官绝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不过那话中的冷意却让屋子里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上官绝这才想着要先从北戎的内部打入,如今北戎的齐王闻人啸虽说是闻人猛的亲弟弟,但是皇家又何来骨肉亲情,加上还有个溺爱幼子的萧太后,若是能将这齐王策反了,闻人猛后院着火,恐怕也就顾不得前头了。

    戎人如今的力量已经不是早些年的时候各自为政了,因为出了一个闻人猛,如今的北戎早已经被养成了一只猛兽。上官绝虽然亦是姓上官,可是他也承认连着两代君王对秦亲王府的不信任,直接导致了现在如今北戎的坐大。

    西北这样恶劣的情况,若是阿鸾出点什么差错,他当着会让所有的人陪葬。

    这女人也真是可笑,如今她怎么也算是齐王府的宠姬了,怎么都比之前在青楼和军营里的生活要好,偏她还总是想要折腾,想来是嫌现在的日子太无趣了。

    白双双面上一怔,随即眼里迅速的闪过一丝阴狠,狂笑道:“你想杀了我?其实杀了我很容易,不过如果今天我回不去齐王府,明日里你这个秦王世子也会立即成为阶下囚,想想,秦王一脉杀了多少的戎人,纵观整个大夏朝,在戎人心中最恨的可不是咱们的皇上,而是堂堂的秦亲王,若是知道你这个秦王世子还敢来到北戎,这后果……啧啧……”

    白双双看着上官绝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淡去,她却笑地越发的快慰了,秦王府的人是北戎百姓最大的仇人,她就不信上官绝当真不怕自己的身份曝/光了。

    ps:十一月的最后一天,还是赶上了更新啊,12月2号会大更的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