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6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65 生不如死

265 生不如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双双的心里其实一直有那么一份不甘,她自认自己不管是从容貌还是学识都比卫青鸾要出色,偏卫青鸾在身份上压了她一头,就是这份嫉妒之心让她当初心一狠放出了流言,那个时候她也并不是想怎么样,毕竟身体不好这样的流言也只是一时的,等到卫青鸾再次出来的时候这样的流言自然是不攻自破的,她不过是想要给卫青鸾添添堵,可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就是自己这一冲动的行为提前将他们白家送上了绝路。

    之后她被卖入青楼,到底也是被人娇着宠着长大的大小姐,她做不来以色事人,可是青楼的手段百出,让她认识到自己除了找一个身份强硬的靠山外别无所求。

    她也是挑选了很久才挑上了上官绝的,毕竟在大夏朝又有谁尊贵的过姓上官的,对于自己的相貌她是很有信心的,她不觉得自己会输给卫青鸾那个小丫头,可是上官绝这个传闻中对女人怜香惜玉的纨绔连正眼都没有看她,甚至还因为她的冒犯将她送到了更为腌舎的地方。她怎么能甘心呢,上官绝凭什么这么对她啊?

    白双双陡然间变了脸色,伸手去抠自己的喉咙,连连作呕,可是那药丸子几乎是一进到她的嘴里便化了。白双双的心头升起了浓浓的绝望,她不知道他怎么可以对他那么残忍。

    不过才一会,白双双便像是水里捞起来一般,浑身上下都是冷汗,因为不知道如何排解那种疼痛,她不停的用额头撞击着地,嘴里嚷着:“救我,我错了……”

    “啊,救……命。”白双双痛的满地打滚,她并非是不能忍的人,相反在军营里讨好军官,从低下的军/妓成为齐王府的宠姬,她依靠的便是自己的隐忍和退让。

    “啊——”白双双的脑海里唯有一个印象,那便是痛,无止境的痛,就好像有人拿了一把刀子将她的肚子一点点的划开再将肠子扯出来一点点的切碎了般的痛。

    空气陡然进入的肺腑引起了剧烈的呛咳,白双双只觉得胸口生生的疼,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身体虚弱的没有一丝力气,只能像是一滩烂泥似的倒在地上。

    所以她想要看到曾经能够决定她生死的人跪倒在地上求饶,她想要听到上官绝承认她比卫青鸾更为出色。当她在齐王府见到化名的上官绝便认为这是老天给她的一个机会,一个将上官绝踩在脚底下的机会。

    恐惧一点点的袭上心头,她用力的挣扎,可是根本就挣脱不了,她看到上官绝的眼神冰冷,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冰冷的尸体,没有任何的温度。

    不知道顾了多久,白双双仰着的脖子都酸了,都没有等到上官绝的一句回复,她的眉头轻轻的拧了起来,语气不耐烦的说道:“也许是我多虑了,许是世子有其他的法子应对,向来这身份便是曝/光也无所谓。”

    双心那份也。“是吗?”那蓦然放大的俊脸扯出一抹邪肆的笑容。

    “哧”上官绝嗤笑了一声,面上浓浓的都是讽刺:“怎么,刚才不是还很会说话吗,现在舌头被猫吞了啊。”

    白双双的心头猛的一颤,脸上的血色褪尽:“你……你想干什么?”

    她不想死,她一点都不想死,如今她在齐王府的生活很是滋润,她为何要这么蠢,她应该直接就向齐王告发的,而不是为了看到上官绝低头而独自来见他。

    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打动上官绝,才能让他熄了杀意,不过几个字,吐出之后喉咙再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白双双的声音带着恐惧,因为几乎是一下瞬间她便感觉到肚子的肠子几乎是绞在了一起。

    那高大的身影微动,白双双唇边的笑意还没有扬起便彻底的僵住了,她瞪大了双眼瞪着眼前这个突然凑近的身影,脖子处传来的压迫感让她的身心一下子凉了下来。

    她已然不敢再同上官绝强了,她只希望他当真顾虑着什么能够将她放回去,可是她的心里头有隐隐的有一种感觉,上官绝不会那么容易放她回去的,她是真的后悔了,她应该一发现上官绝的时候便直接去见齐王的,等到齐王拿下了上官绝,那个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她说了算。

    上官绝缓缓的蹲下身子,与白双双平视,他能明显的感觉到白双双的颤抖,一个如此怕死的人竟然还学习别人威胁,呵,上官绝弯了弯唇角,可是他这笑容在白双双的眼里无疑就是催命符。

    “你杀了我,杀了我——”白双双瞪大了双眼,眼里布满了血丝,大概是求上官绝无望,她伸手拔下自己头上的发簪,颤抖着双手便要往自己的心口刺去。

    此时的白双双不敢再多说什么,连滚带爬的往后退了三步,她要离这个恐怖的人远一点,她当真不知道他何时又会突然伸出那只恐怖的手取了她的命。

    那“咚咚”的撞击声用了十足的力道,很快额头就磕破了血一点点的冒了出来,可是这撞头的痛与身上的痛苦比起来压根就不算什么,如果说刚才白双双还想着回去要上官绝好看,那么着一会她不敢再有任何的念头了,她只希望这种痛苦赶紧消失了。

    上官绝低着头看着地上的这个女人,眼里闪过一丝杀意,他的心情本就极差,偏这女人还如此不怕死的撞上来,这不是特意前来让他出气的吗。

    刚才这个男人当真就要杀了她,没有一丝的手软,他当真不怕吗,明明手里握着把柄的是她不是吗?白双双决定不管怎么样只要她今天回到了齐王府就一定会将他的身份爆出来。

    可是这种疼痛当真是难以忍受,那种活生生的要疼死的感觉,她恨不得立时就晕了过去了,可是精神却是无比的清晰,那生不如死的感觉一点点的折磨着她。

    胸腔里的空气一点点的消耗干净,她的眼前开始一点点的模糊,恐惧的脸渐渐的转为青紫,她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扯住上官绝的衣衫,努力的吐出话语:“我回不去,你也不会好过的。”

    “你杀了我吧——”见上官绝没有任何的反应,白双双又去拿头装地,保养得宜的指甲深深的抠着地,不一会十个手指头便血淋淋的,可是这根本就不够,她第一次觉得这样的若是死了没有了这种灵魂都扯裂的痛苦也是好的。

    她好后悔啊,能以大夏人的身份在这敏/感的时期取得齐王信任的又会是什么善茬。

    她不信,她不信上官绝敢在这个时候动手杀她,可是那铁钳似的大手一点点的收拢,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她张了张嘴,喉咙里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你不能杀我。”

    她的话音刚落,便蓦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往门口走去。

    过了好一会,那种濒死的感觉才渐渐的散了去,白双双猛然间抬起头,脸上有着深深的恐惧和愤怒。

    她挣扎着爬到上官绝的脚下,痛苦的抓着他的鞋面道:“你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啊——”

    她那强烈的求生欲在这种痛苦面前都败下阵来了。

    等到那个时候她倒要看看,凭他一己之力能不能逃出这北戎。

    就在白双双以为自己要死在上官绝的手上的时候,脖子上的压迫陡然间消失了,白双双一下子失去了支撑,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长时间的缺氧,让她像是一条被甩上岸的鱼,大张着嘴呼吸。

    白双双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她知道上官绝这样的身份潜入北戎定是有所图谋的,特别是现在北戎和大夏交战的时候,也许上官绝在这齐王府的成败将会决定整场战争的成败,可是这个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所求的只是自己心里的快慰。

    白双双抬着头看着上官绝,看着他脸上的笑意散去,看着那张午夜梦回几番不甘心的俊脸,当真有一种风水轮流转的快意。13acv。

    上官绝灿然一笑,即便是这个时候那陡然间放大的笑容依旧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不过一个恍惚,她便觉得自己的下巴被钳住,紧接着像是有什么东西进到了自己的嘴里。

    如此自戕的行为是白双双从来都没有想到的,她从高高的官家千金被迫成为青楼的妓/女,她没有想过死,甚至成为军营那千人/骑万人压的军/妓时,她都不曾想过要死,可是这一刻她却真的不想活了,这种痛苦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忍受的。

    她以为自己用了很大的力气,可是那发簪才刺进去一点点,紧接着下一波的疼痛来到,她脸握住簪子的力气都没有,原来到了这个时候,连死都成为一种奢望了,白双双绝望的想着。

    ps:应观众要求虐渣女啊,大家不要客气啊,洒点鲜花红包神马的会更加给力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