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6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66 遇险(4000+)

266 遇险(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就在白双双以为自己会活生生的疼死的时候,那边上官绝又弹了一颗药丸进到她的嘴里。

    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想自己吃的是什么毒药,直到身上的那种疼痛一点点的褪去了,她才知道那药丸是解药。经过了这一番的折腾,上官绝在她的心中已然成为了最恐怖的人。

    她努力的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团,身子一颤一颤的发着抖,就好像是一场噩梦一般,可是那种刮骨剜肉的疼痛她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青鸾紧紧的抱着白昼的腰,马儿行进的速度很快,那剧烈的颠簸几乎要将她甩下马,可是她却咬着牙坚持着,她不能在这个时候给白昼他们拖后腿。

    青鸾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冷冷的看着来人道:“是谁让你们来的,如果是为了钱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的价格。”

    “把货留下,把女人留下。”那为首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面容凶恶,目光一扫商队,眼里闪过阵阵的精光,目光在经过青鸾他们这一边的时候,目光微微一顿。

    “夫人放心,庄主现在很安全,他让我们在石头城等他,最多一个月他便会过来找我们。”白訾面上平静的说道。

    那些镖师眸光微闪,正想开口说话,却听到郑老一声怒喝,原本看着佝偻的身子拔地而起动作迅速的往那当家而去,与此同时,白昼一把卷起青鸾,一跃而起,一掌将骑着马的镖师推下马,自己则同青鸾骑马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车队的行进速度并不算慢,到了正午的时候便停下来吃饭。

    到是白訾摇了摇头道:“如今这除了西北,西南那一带也不安稳,恐怕这大夏要乱了。”

    “好,我就在石头城等他。”好了好半晌,青鸾才收拾了心情,这个时候自怨自艾又有什么用,她要做的是赶紧振作起来,不拖上官绝的后退。

    这些人明显便是被人收买了,青鸾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自己能够打动他们,她的手里还有三支袖箭,这是当初上官绝送给她的,眼前有三个人,她必须保证一击即中才能从他们的手里逃脱。

    这山路极为陡峭,青鸾好几次都几乎滚下山去,手脚并用的往上头而去,尖锐的石头磨破了掌心,那些刺痛却让青鸾的神志越发的清醒了,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样的速度并不是她的体力能够负荷的,可是她却不敢有一丝的耽搁。

    “刚才的药丸只能暂时缓解你的疼痛,三日后如果没有解药,你会遭受比刚才还要难受的痛。”上官绝睨了一眼已无丝毫傲气的白双双,冷冷的说道。

    “往山上逃,我拦下他们。”白昼低喝了一声,便将青鸾推了出去。

    山上多树木,山路狭窄难行,必须下马而行。

    “还没死就赶紧起来。”上官绝的声音在白双双听来无疑是地狱来的催命声。

    而白訾则是动作迅速的拦下那些要赶上去的人。

    白双双闻言打了一个寒战,随即抬起头立,眼里立时浮上了泪水,她用力的摇了摇头,不要,她不要再经历刚才那种感觉了,白双双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了上官绝面前,用力的磕了几个响头道:“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不敢了,您给我解药吧,我不会对齐王多嘴的,也不会将你的身份说出去的。”

    青鸾知道自己才是他们最重的负担,也不敢耽搁,动作迅速的隐入了山中。

    “你身上的毒每三日需要一颗解药,如果没有解药的话就是刚才那种感觉,不过你知道的疼痛是不会要了人的命,至少在你疼足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前你是不会死的,因为这种药的名字就叫做生不如死。”上官绝笑嘻嘻的说道。

    青鸾哑然,握着茶盏的手不由得收紧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上官绝可有消息了?”

    “是,石头城目前守城的将领是秦亲王府的二少爷。”

    白昼本就是沉默寡言的,看到这样的情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显而易见的淫/欲让青鸾的心头一阵阵的发寒,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步步的往后退去。

    青鸾面色一怔,随即心里头像是有一块石头落地了,好歹是有了他的消息,“石头城?”

    紧接着便是一团的混乱,从山头冲下一伙人来,车队聘来的镖师赶紧拿起了武器,可是看到那大旗上的标示的时候纷纷变了脸色。西风寨,他们怎么会那么倒霉的碰上西北赫赫有名的西风寨呢。

    白昼睨了一眼那身后的七,八个人,右手一抖,那软剑便像是灌了真气发出“噌噌”的声音。

    白双双的面色惨白,她已经没有力气再为自己的愚蠢行为后悔了,“你想要我什么?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只要你给我解药。”在双生疼这。

    她是恐惧到了极点,一面求饶身子还在打着颤,不过才半个时辰她就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两遭了,发髻散落,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极为狼狈,白双双当真没有想到上京的第一纨绔折腾起人来的手段会如此的恐怖,她是瞎了眼才会凑上去招惹他的。

    那大当家显然是知道青鸾的,手一指,狞笑道:“我要这人,还有货物。”

    后头已经有好几匹马跟了上来,追兵紧追不舍,青鸾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白訾为青鸾准备的马车虽然看上去并不起眼,可以里头却很舒适,一路上因为有了他们几个人安排,倒也还算是舒适。13acv。

    因为没有赶上城镇,大家也只能随便吃点,白昼跳下马车准备收拾吃的东西,却是神色突然一凛,与此同时,原本悠闲的白訾和郑老亦是面色一整。

    “听说这人可是什么世子妃啊,老子活了这么久可没有玩过什么世子妃,不知道这滋味如何?”说话的那人面露淫/邪的笑容,搓着手往青鸾靠近。

    果然他们的行为彻底的激怒了大当家,只听他狂喝一声:“都拿下。”便跟郑老纠缠在了一起。

    又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马蹄声,白昼等人脸色微变。

    车队里除了二十来过镖师,大多数都是商人,当然这些胆敢在这个时间往西北做生意的也不是善茬,双方人马很快便斗在了起来。

    青鸾的心中不由得一突,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西风寨似乎是冲着他而来,纵观整个商队,除了她和白昼两个女扮男装的女人,哪里还有第三个女人。

    不知道爬了多久,青鸾听到身后一声呼喊“在这里”,心下一凉,他们追上来了,那么白昼等人呢?青鸾不敢往深了想,大概是天要绝她,前头竟是一个断崖,无路可走了。

    “他一个人在北戎——”青鸾的神色有些黯然,她任性的出京来找他,可是她却需要别人的保护,对于上官绝来说现在的自己根本就帮不了他什么。

    白昼等人并不主动上前,只有那不张眼的马贼上前的时候,他们才会适时的反击,更多的时候他们还是仰仗着镖师的保护并不显露自己的本事。

    “夫人放心,庄主会顾虑自己的安全的,他让我传话给您,请您一定保护好自己,他会尽快回来找你的。”这些信息他也是昨夜才收到的,原本以为这个时候庄主不会冒这么大险传消息出来只为了安夫人的心,可是如今看来这夫人在庄主的心目当中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她的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她却不敢耽搁,咬着牙,微颤颤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她的脸上只有生生的恐惧。她当真相信上官绝是个冷心冷情的人,他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更会让她生不如死。

    “这位当家的,我们这里又何来的女人啊?”说话的是镖师的头目,他们这一遭是碰上了硬茬子了,不管是从武力值还是人数上来说,他们都不是西风寨这伙人的对手,与其同他们硬碰丧了性命,还不如乖乖的听他们的话呢。

    白昼一个翻身却是同青鸾换了个位置,随即一手拉马缰,一个弯腰,手上的袖箭便设了出去。

    “叮”的一声是兵器相击的声音,青鸾觉得腰间一紧,却是白昼一手卷着她下了马,足下一点,身子便如鹞子一般飞了出去,直接往山上而去。

    这一系列的配合很是默契,便是为了打一个措手不及,只有制造混乱才能方便逃走,若是等那些镖师同西风寨的人达成了协议,他们将更难逃脱了。

    伴随着车轱辘滚动的声音扬起了一大片的黄沙。青鸾索性挑开了车帘子,外头的景致很是荒芜,几乎没有一点绿色,如果上竟感觉不出来西北战局的紧张,那么他们这一路越往西北行进越是能感受到战争的苦难。

    “你想要我做什么?”她哑着嗓子问道,她并不是傻子,这样的毒药显然是为了控制她,那么如果她乖乖的听话的话他还是会给她解药的。

    如今的局势根本就不是她能够决定的,即便她对这些饱受战火之苦的百姓很是同情,可是她的同情压根就没有一点用,如今不过是两军对峙,这若是真打起来,恐怕着情况会更加糟糕,她管不了,也没有能力去管,如今她所能想的便是早日有上官绝的消息。

    白双双已然木掉了,心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冷的难受。

    青鸾的神色有些黯然,这里的一切都不是她所接触过的,出生在候府的她往日里便是听说普通百姓的生活也不过是心生唏嘘,感叹一声罢了,可是这一路上她却是实实在在的接触到了底层。

    上官绝看着白双双像狗一样的跪在地上,心里没有丝毫的同情,谁让这个女人不长眼,在他心情不爽的时候凑上来。不过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才没有要了她的命,要不然她以为在他打算进齐王府的时候,她还能那么安稳的活着?

    白訾等人的心头一沉,几个人用眼神交流了一番,这来者不善,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必须保证夫人的安全。

    看着那些为了躲避战火还拖家带口远离家乡的人们,看着路边那些因为不堪忍受赶路的辛苦丢了性命而草草殓葬的土堆,或是破席一卷而被随即丢弃在路边的尸骨,这所有的一切无不冲击着青鸾的原有的认知。

    青鸾几乎才感觉出来不同寻常,便被白訾给拎下了马车,三个人将青鸾围在了正中间。

    那三人听到青鸾话不由得冷笑道:“钱,我们可不要钱。”

    越是往西北行进,这天气便越炎热,即便已经是入秋了。

    这西风寨,白訾等人自然是听过的,西风寨可以算是西北绿林的一霸,杀人越货,截杀来往商队,官府好几次组织剿匪都没有成功,反而将自己的人给搭进去了,因而这些年官府竟也开始放任了西风寨。

    青鸾回身,却有三个大汉离她不过二十来步远,那三人大抵也是知道青鸾没有任何的武功,脸上的神情松了下来,一步步的朝着青鸾靠近,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一路上他们遇到的最多的便是往南面逃难的百姓,如果不是性命攸关,又有谁愿意这么离乡背井。

    后头传来一个惨叫声,可更多的是气急败坏的咒骂声,青鸾的心猛的扯紧,抱着马脖子的手心渐渐的渗出了汗水来。

    已经到了断崖的边上了,再往后便是断崖,青鸾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自己若是跳下去定无生还的可能,如果有一丝的希望,她都不想死在这里。

    “好了,你已经无路可退了,不如乖乖的从了我们,或许我们会考虑留你一条性命。”三个人截断了青鸾的路,身后是断崖,前面是饿狼,她似乎真的无路可走了。

    青鸾用力的闭了闭眼睛,一手覆上自己的领口,哭着道:“我只求你们留我一条性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