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63.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67 真心不虐,不许养文

267 真心不虐,不许养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看到青鸾的识趣,三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满意,笑道:“你伺候的好了,我们也舍不得杀你啊。”说话间,又朝前走了一步。

    青鸾微微垂下头,作出一副不得不顺从的样子,借着搁在领口的手遮挡,右手迅速的抬起,那隐藏的三支袖箭毫不犹豫的射了出去。这三人早就看出青鸾不会任何的武功,加之知道她是上京勋贵世家娇养出来的姑娘,哪里还会有什么防备啊。眼睁睁的看着那三支箭射朝着自己过来,避无可避,顿时眦目欲裂。

    伴随着几声惨叫,那三个贼人迅速的倒了下去,青鸾正舒了一口气的时候,却看到左边那个捂着血淋淋的腹部摇椅晃的站了起来,三支袖箭同时发出去又要同中目标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此一来这第三支方向偏颇,中的却是贼人的腹部,一击不中,青鸾的心头一凛,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人睨了一眼正中胸口气绝的两个兄弟,脸上的神情很是狰狞。

    “我要杀了你。”那人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声,想他们三个在寨子里也算是个人物,竟然就这么丧失在了妇人之手,这若是传出去也是颜面尽失的事,加上腹部那不断滴落的鲜血,贼人气冲冲的朝着青鸾冲了过来。

    这个时候压根就没有任何时间给她害怕,青鸾几乎是下意识的迅速蹲下身子掏出藏在靴子的匕首,才抬头,迎面便是黑影闪来,青鸾往右边一滚,那贼人因为受了伤,动作不比原来敏捷,这一攻击一下子落了空。

    青鸾拿着匕首的动作并不利索,只那匕首是上官绝送的摧金断玉难得利器,便是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匕首散发出来阵阵寒意。

    贼人眉头皱的死紧,因为失血,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青鸾咬了咬牙,她知道自己的袖箭上有特殊的放血槽,一旦进入了人体,便是一个小小的伤口也难以愈合,若是一直这么插着箭,必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看那地上的一滩血迹,她猜测眼前的贼人已经是轻弩之末了,她只要再坚持,再坚持一会就成了。

    那贼人许是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好,那眼里的怒火更加的炽了,大叫了一声,迅速的拔掉那小巧的袖箭,伤口处的血更像是一道血箭似的飙了出去,贱了青鸾一身。

    青鸾浑身一震,不过下一瞬间迎面一阵掌风夹杂着贼人的怒吼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青鸾竟觉得四面八方都被掌风笼罩了,面皮一阵阵的发疼。

    青鸾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便往后退去,可是她的身后本就是断崖,这一退便是身子一轻,整个人随着翻滚的泥沙落了下去。

    那失重的感觉袭上心头,耳畔的风呼呼的做响,身子以一种不可抵抗的速度往下落下去,或许是人临死前总会想起她这一生最为惦念的人,在身体往下掉的同时,她的脑海里迅速闪过都是从上官绝的画面,一幅幅的,从他们相识到后面的相知,他们曾经说过要相互陪伴着到老的,可是上官绝,对不起,我要食言了,青鸾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水。

    远在异国的上官绝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额头上冒出了点点的汗珠,如果细看还不难发现他揪着被子的手在微微的颤抖着。

    外头的天还没有大亮,他是被一个噩梦给惊醒的,梦里他的阿鸾跟他说再见,仿佛这一生再不会相见似的。

    上官绝的心头发着颤,他根本就不敢去细想那梦境的意思,只觉得胸口翻腾着一阵阵的烦闷。他腾的从床上起来,汲着鞋子走到窗边,已是黎明,星星和月亮都落了下去,天空漆黑一片,沉沉的,像是那压在心头的石块,闷的人难受。

    上官绝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双手用力的捏了捏拳,心里默默的念道,阿鸾,你一定要等着我,我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青鸾以为这一次自己必然是死定了,那坠落的速度很快,到了后头,连骨头都似乎承受不了那样的压力了,五脏六腑似乎都激荡在了一起,连呼吸都不能呼吸,胸口像是被大锤子砸到了似的,痛地她嘴角都流出了一丝的血迹。

    她几乎可以想象就这么直直的落到底下,恐怕自己整个都会摔成一团肉泥吧,青鸾咬了咬唇,就在她不断的猜想着何时到底的时候,腰间一紧。

    青鸾猛的睁开了眼睛,却见到自己的上方一个红色的身影犹如翩飞的鹞子一般,他的手上是一条绳索,紧紧的缠住了青鸾的腰肢,另一手的拿着的却是青鸾跌落在断崖匕首,匕首紧紧的插在石壁上,划出一道火光,伴随着刺耳的声音,那下坠的态势就这么停住了。

    青鸾的脑袋一片空白,她的身子还在那山谷空荡荡的椅,猛烈的山风吹着自己的身子,就好像是吹起了一只轻飘飘的纸鸢,她似乎得救了,青鸾的脑海里才有这个念头闪过,眼里的泪水便汹涌而至。

    腰上又是一紧,再对上的是慕容玉桡那张妖孽般的笑容。

    “小丫头,别来无恙啊。”他的语气稀松平常,眉眼间的笑容更是灿烂如花,好似他们此刻不是靠着一把匕首支撑着身体的重量。

    青鸾劫后余生的激荡心情被慕容玉桡这么一打破竟悉数消散了,她伸手抹了一把脸颊,对着慕容玉桡说道:“大师兄,你差点就来晚了。”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如纸,甚至因为那快速下坠的压力肺腑受了伤,可是她的脸色却挂着笑容,就好像崖壁上开着的那朵白花,柔弱的仿佛随时都被山风给吹落,可是那花却始终还坚韧的绽放着。

    慕容玉桡的心头亦松了一口气,他很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赶上了,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小师弟会做出什么来。

    “小丫头,咱们要上去了,闭上眼睛吧。”慕容玉桡以为自己怎么都会救起一个痛哭流涕的丫头,谁知道这丫头还能笑的出来,还真是不同寻常。

    青鸾没有逞强,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她的身子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害怕吗?怎么可能不害怕,她甚至连鸡都没有杀过,可是今天她一口气杀了两个人,还经历这一遭的生死考验,她很庆幸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活着,可是庆幸过后,便是那无尽的恐惧,她只能闭着眼睛,咬着牙努力的不让自己去回想。

    慕容玉桡瞥了一样青鸾,嘴角微微弯了弯,平心而论小丫头的表现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期,毕竟如果不是她镇定的射出袖箭阻挡了那三个贼人,也许他赶到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副境地。

    当脚再次踏上实地的时候,青鸾的身子还有孝软,她睁开眼睛,看到被她射杀的三个贼人已经连尸骨都找不到了,而白昼正一脸着急的站在那边。

    白昼的身上满身都是血迹,显然亦是经过了一番的苦战,看着青鸾站立不稳的样子,她赶紧上来扶住青鸾,语带愧疚的说道:“夫人,对不起,属下无能,没有保护好你。”

    当她寻着痕迹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青鸾掉下山崖,她压根就来不及施救,正要跟着跳下去的时候,却被大爷给甩了上去。她知道大爷的功夫比自己不知道好多少倍,见他几个起落消失在视线的时候便没有添乱的跟上去。

    好在最后一刻大爷赶来了,要不然她当真不觉得自己跳下去也能成功的救回青鸾。

    “我没事,你还好吧,有没有受伤?”青鸾的腿脚还是使不出力气,只能靠在白昼的身上。

    “夫人放心,属下没事。”她不过受点小伤,最令她难受的是自己竟然放掉了三只漏网之鱼,险些酿成了大祸。

    如此一想,白昼看向慕容玉桡的目光越发的崇敬了,“多谢大爷营救。”

    这么高的断崖,能够将人救上来的也就只有慕容玉桡了。

    “行了,从这高度跌下去,小丫头定是受了内伤,回去再说。”慕容玉桡的墨发红衣显得格外的张扬。

    白昼探了探青鸾的脉搏,微微变了变脸色,这才一把背起青鸾,足下轻点,迅速的往山下飞奔而去。

    慕容玉桡自是跟了上去,这西风寨竟敢对小丫头动手,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不过这西风寨无缘无故也不会想要动手对付小丫头,想来这背后应该另有他人,就不知道这真正想要小丫头命的人是谁?

    慕容玉桡一面想着,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灿烂了,那漂亮的丹凤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杀气。

    ps:真心不虐啊,求不要养文啊,争取在今天让世子和青鸾碰面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