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6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70 战事

270 战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并非第一次来这地方,在青鸾到石头城之前,戎人便已经好几次攻城了,那帐篷里住着许多之前受伤的士兵,断手断脚的都有。青鸾第一次过来的时候硬是忍下了那种翻腾的恶心感。

    那个时候全大嫂便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只要多来几次便习惯了。”

    青鸾并不想凸显自己的不一样,因而之后的几天她都咬着牙坚持过来,吐着吐着那些血腥的画面也就不再有那么大的冲击力。就在青鸾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的时候,战争的残酷又再一次冲击了她的承受能力。

    当那些担架抬着进来的时候,触目的都是红色,入耳的都是痛苦的申银,还有腹部受伤的士兵脱出来的肠子,这些人根本就活不下来了,但是却又不能迅速的死去,只能这么慢慢的承受着濒死的折磨。

    全大嫂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动作利落的指挥着众人,大夫和药物都是有限的,这些注定要死的人根本就得不到妥善的救治,从战场上抬下来便算完了。

    青鸾的脸色很白,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沉沉的喘不过气来。

    白昼站在青鸾的身后,便向前一步道:“都是这么过来的,那些伤药很有限,也不会浪费在他们的身上。”

    青鸾难受的别开了头,这些人都很年轻,他们都是有家人的,他们为了保卫大夏而战,可是到了最后却只能被丢在一旁默默的等死。这一刻的青鸾觉得自己很没有用,这种事情她根本就没有资格说话,她用里的咬了咬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去看这一边,而跟着全大嫂一起开始救治伤员。

    战鼓声依旧持续着,那些震天的厮杀还在继续,从白天到黑夜,源源不断的伤员从前头被抬了回来,有些轻伤的,草草包扎一下又再次顶了上去。

    全大嫂的脸色有些难看,环视了一下情况,才走到青鸾的身边。

    青鸾正蹲在一炉子跟前熬药,身上亦满身都是血污。其实全大晒挺佩服这上京来的小姑娘的,听自家那口子说还是侯府娇养的嫡女,想想这样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姑娘如何见过这种场面。

    便是她有的时候也会因为见多血腥而夜里头做噩梦,这小姑娘所有忍受的怕是更多吧。

    一开始她是听了自家相公吩咐特异照料这小姑娘的,可是到了后头自己也渐渐的喜欢上了这小姑娘,她同那些动不动就悲春伤秋的闺秀不同,即便遭遇了这种骤变,即便要面对自己从未面对过的东西,她都没有一句抱怨。

    全大嫂很清楚第一次给伤员换药的时候,青鸾还偷偷的跑出去吐了一场,可是吐过之后,她依旧带着安慰的笑容重新回来了。

    “妹子啊,这里先交给她们吧,这都一整天了还没好好吃顿饭,也没有好好歇口气,咱们先回去休整一下吧。”全大嫂拉了拉青鸾道。

    青鸾听了这话也不矫情,跟着站了起来。实在是这一整天下来骨头都要散架了,如果再不休息休息,她怕是也要撑不住了。

    因为这边实在是缺人手,青鸾便将家里的几个丫鬟都弄了过来,只留了两个婆子和郑老一起看房子,青鸾到家的时候,婆子已经做好了饭,青鸾邀着全大嫂一起。

    全大嫂的男人和儿子都是石头城的守军,这个时候也没有空回家吃饭,全大嫂一个人吃饭也冷清,便跟着青鸾一起。

    四菜一汤都是分量足足的,青鸾分了一部分给丫鬟和婆子,又请了郑老上桌,加上白昼一起,倒也凑齐了一张小方桌。

    从广池来后全大嫂便有些心不在焉的,青鸾以为她担心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便也不多话,只照料着她让她多吃点,才夹了一筷子的菜到全大嫂的碗里,她却突然抬起了头。

    青鸾被她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全大嫂,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全大嫂连声说道。

    虽然她否认,可是青鸾却觉得全大嫂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同一开始那指挥若定的模样判若两人。

    全大嫂也察觉到了青鸾的目光,低下头扒拉了两口米饭,大抵是她的性子本就不善于隐藏什么事,有啪的一下子放下了碗筷,然后面色沉沉的说道:“我总觉得这次的攻城跟前几次不太一样。”

    目前守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城外又是个什么情况,她们在里头的并不知晓,不过从那些被抬下来的伤员也可以看出来,外头的战役是分外的惨烈。

    “大嫂,您好好说说,我们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青鸾一听这话,脸色也凝重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碗筷。

    郑老和白昼对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担忧。

    自上一次收到庄主的信息后便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从北戎那边传过来,他们知道庄主这一次混进北戎便是想从内部打入,分化了闻人猛和他的弟弟,让他的后院起火,连带着也就没有多余的功夫攻打大夏了。

    按着庄主的意思,他的最后行动便是这一两天了,如果成功的话,能够成功的让闻人猛退兵,可是这一会戎人却突然发动了猛烈的攻势,石头城虽说易守难攻,但是这人员实在是太过悬殊了,若是那边庄主还未成功,他们就攻破了石头城,这可该怎么办。

    “这都已经打了一整天了,还没有鸣金收兵,我这心里头都有些不安了。”全大嫂忧心忡忡的说道,如果说战争一开始她还能抱乐观的心态,那么当入夜后那依旧不停歇的战鼓和厮杀声让全大嫂的心都揪了起来,戎人围城的这些天都还没有一次攻城的时间是持续这么久的,连带的这一次的伤员也特别的多。

    就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要求增援,这两万人便是耗车轮战也是耗不起的啊。

    青鸾听到全大嫂的话也沉默了下来,其实这西北的守军远远不止两万,只是这调兵遣将的虎符在陈述的手里,派不派兵增援便是他说了算。

    他们这一边在想着这个问题,三十里开外的元城西北驻军地亦是吵成了一团。

    陈述可是说是上官睿最为信任的心腹,当初上官睿还是皇子的时候,他便是上官睿这一方的人,即便是那个时候上官睿在夺嫡的多方势力上并不占优势,陈述都始终坚定不移的支持着上官睿。

    他的这一份忠心自是让上官睿万分的感动,等到上官睿登上了皇位的时候,陈述亦从一个小小的四品武将成了二品的大将军。然西北有老王爷上官淼,西南有岭南刑家在,陈述这位大将军空有名头,得不到带军的机会。

    一个没有兵的将军在上京也不过是一只被拔了牙齿的毒蛇而已,空有一个名头,这让陈述很有怀才不遇的感觉。那个时候他便很想去西北,就算是在老王爷的手下当一个小将也是好的。

    他跟皇上说了这一个想法,皇上也同意了,然而过了几天皇上又告诉他老王爷不同意,这让陈述郁闷非常。

    后来上官淼不知道是不是年纪真的大了,竟然主动交还了兵权,陈述是上官睿手下的第一人,上官睿并将他派到了西北,同时告诉他这西北军是大夏朝的兵,并不信秦,让他必须要好好的把握机会,要让西北军只认皇帝一人。

    陈述直接将皇帝的意思理解为,皇帝其实对于西北军一直都掌握在秦亲王府的手里是不满的,他到了西北后很是整顿了一番那几个长期驻扎在西北,眼里只有秦亲王的老将,同时又往里头插了一些自己人。

    当然做这些事的时候有很多的阻力,索性他有皇权在手,虎符也在他的手里,那些个将领便是心里头不服也不好对着干,这还多得谢谢秦亲王立下的规矩,只认虎符不认将领,以及绝对服从的精神。

    陈述以为老王爷能够镇守西北这么多年,秦家军的威名远播,就算换了将领,这兵还是同样的兵,就算换了元帅也一样能守住这西北的。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戎人里头出了一个闻人猛,之前闻人猛是将精力都放在了内部加上后头的休养生息根本就没有空大规模的进攻大夏,而这一次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陈述接手西北后,便接连打了好几场败仗,刚愎自用的陈述也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而是那些将领那些兵不服他,所以没有尽力。当上官绝和上官沥来的时候,陈述的心里头又是着急又是气愤。

    秦亲王府若是当真不贪恋兵权的话就不该再继续派人过来,如今这西北军的元帅都已经不是秦亲王府的人了,上官淼竟然将自己的两个孙子都送了过来,这算是什么意思,是明着跟他诤兵权吗。

    想着上官绝在上京那些一塌糊涂的名声,陈述那是从没有收起过自己的轻视,将他们兄弟二人派到石头城也是为了让他们知难而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