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68.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71 力大无穷(4000+)

271 力大无穷(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陈元帅,石头城只有两万的守军,又如何抵挡的住戎人的攻势,还请元帅下令,末将愿领军前去支援。”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汉,身材高大,嗓门更是震天响的。

    陈述皱了皱眉头,冷眼瞧着那大汉道:“石头城固然重要,难道这元城就不重要了,郁将军如果领着人前去石头城,北戎来一个声东击西,转而攻打元城怎么办,这元城可比石头城重要的多了。”

    陈述的这一番话让郁将军涨红了脸,他可以说是土生土长的西北汉子,十来岁的时候便进了西北军,一路厮杀拼杀,有了现在的地位,便是他没有什么文化,这么多年的行军经验也看得出来北戎这是要以石头城为突破口了。偏这元帅还说出一番冠冕堂皇的理由里,明明是想要直接放弃石头城,或者说想借着这一次北戎的攻击直接收拾了老王爷的两位孙子。

    这些事情郁将军一开始或许还想不明白,到了后头眼看着陈述一直都没有发兵的意向,他才渐渐的想明白了。奈何他不过是一个五品的小将,根本就没有调兵遣将的权利,因而才会在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提出来,谁知这陈述竟然还有这么一套道理等着他。

    郁将军呼哧呼哧的哼着粗气,瞪大着双眼看着陈述,嘴里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胸口憋屈的厉害。

    陈述知道这位姓郁的将军打战素来勇猛,却很不善言辞,见他气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阴霾,直接道:“郁将军,这么些年来,戎人可从来没有在西北军手上得过什么好处,秦王世子可是老王爷的亲孙子,秦王一脉素来都是用兵如神的,如此才有战神一说,你这是不信任秦王世子,还是不信任本帅啊?”

    再用兵如神,那双方人数相差那么多有个屁用啊,郁将军额头的青筋都爆出来,要不是身边另一位将领死死压着他,指不定便要冲上去了。

    “你别冲动,就算你不想想自己,也想想家里的老母和妻儿,你不过一五品的小将,又没有什么背景,人家捏死你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身边的将领压低了声音劝道。

    这番作态陈述又怎么会没看到呢,他脸上带了一抹讽刺的笑,冷冷的睨着那郁将军,等着他屈服。

    许是因为想到了自己的家人,郁将军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那原本高大的中年汉子一下子颓然了下来,那神色看上去怏怏的。

    “末将不敢。”他的嘴里绷出了几个字,神色灰败的退后了一步。

    他真心怀念当初老王爷还是统帅的时候,而不像现在这个样子,他们这些被老王爷一手提拔上来的寒门将领直接被陈述打压的翻不了身。

    这个夜,对于石头城来说是一个不眠之夜。

    虽然白天那一整天的过度劳累让青鸾觉得身子骨都要散架了一般,可是躺在床上,却了无睡意。耳边似还有隐隐的厮杀声,如潮水一般冲击着她的心房。

    当然她更担忧的是全大嫂说的话,如果援军迟迟不来,这石头城或许会被破城。

    翻了一个身,都已经过了子时了,这神志都很是清醒,青鸾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笑,战争,血腥,杀戮这些曾经离她无比遥远的事,如今竟已经充斥了她的生活,怕是一年前的自己都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能够面不改色的替一个断了手伤兵,覆上药包扎好,还有余力软声的安慰。

    那个充斥着勾心斗角的内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

    石头城的城墙处,上官沥神色凝重的看着底下那绵延不绝的攻势,闻人猛似乎已经失去了对峙的耐性,这一次戎人的攻城竟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势。

    城墙之上,守军正奋力的反击着,可是仔细看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是受了伤的,拢共只有两万人,便是上官沥能变出花来也不能将两万人当成十万人来用。

    “啊”一声惨叫,却是离他最近的一个守军被射中了胸口,那温热的血液一下子飞溅进了他的眼里,上官沥浑身一震,看着那个之前还同他一起吃过大锅饭的同伴软软的倒下,心头似有什么东西在激荡着。

    上官沥猛的一把夺过他的弓箭,拉弓,射出,将戎人的一个小将从马上射了下来。

    城下弓箭射程范围之外搭着一个高台,那上头坐着的便是北戎传奇性的人物闻人猛,四十来岁的年纪,正是一个男人最为身强力壮的年龄,他的身上并非穿着铠甲,而是用虎皮缝制而成的马甲和裤子,露出两个结实有力的胳膊,给人一种野性十足却又万分危险的感觉。

    上官沥上城墙之后,闻人猛的眼睛便眯了起来,那眸子中闪烁着一种危险的光芒,当上官沥一箭射杀了北戎杀敌最为勇猛的小队长后,闻人猛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拿弓来。”低吼了一声。

    便有两个随侍扛着一张半人高的弓上了高台,这一张弓若是拉满必要有千斤之力,整个北戎也就只有闻人猛能够拉开来,当然这一张巨弓的射程也不是其他的弓箭可以比拟的。

    只见闻人猛吼叫了一声,随即右手拉弓,那手臂上的肌肉犹如石块一般鼓了起来。

    一旁的戎人见状,高呼大汉万岁。

    上官沥自然也看到了闻人猛的动作,一时之间亦被他的力量所骇,传闻这北戎的大汉力大无穷,现在看来这传闻一点都不假。

    “将军,那箭是冲着您来的,您先离开。”一旁的副将全大栓紧张的说道。

    上官沥目色深沉,这么些天来,他都从未看到过闻人猛出手,他们两个如今都是对战双方的最高将领,闻人猛这一箭若是自己不能直面迎击,而是选择避让的话,这对于整个士气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上官沥估摸着那张弓虽然比普通的弓力重,可是这么远的距离射过来,那便是再有力的箭也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了,自己应该是能够将这箭击落下来的。

    他这一思索,闻人猛的箭已经离弦了,那精钢特制而成的箭在空中发出“噌噌”的声音,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上官沥的脸色微变,他以为闻人猛便是力气再大,能够拉开五百斤的弓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看这箭的出势显然有一千斤。

    千斤之力,大夏朝目前还从未有过如此身负神力之人。

    上官沥这个时候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刀柄,嘈杂的战场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似乎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这双方将领的对决上。

    不过转眼间,那箭便已至跟前,那开天辟地的态势让全大栓变了脸色,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一把抓住上官沥的衣领往后褪去,一旁早就得了他眼色吩咐的守军一个涌上,他手上的刀还没出手,那箭便直直的穿过了他的胸膛。

    那人蓦的瞪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阵亡了,那箭的来势不减,全大栓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这箭可不仅仅指着上官沥,上官沥身后更是战旗所在,若是他们没人能够挡下这箭,这箭定能射落战旗,这个对于一场战役来说便是致命性的打击。

    全大栓亦是一个箭步冲到了上官沥的跟前,总之便是牺牲了性命也要保护好上官沥保护好战旗。

    不过也有两个守军比他的动作更快,两人几乎同时冲了上来。

    “噗,噗”两声,已经三个大夏的守军命丧闻人猛的这一支箭之下了,上官沥双眼猩红,他狂叫了一声,一把推开全大栓,拼尽了所有的力气,挥刀砍向那箭。

    “叮”的一声,刀声和箭交击的地方甚至迸出了火花,上官沥的虎口立时迸出了鲜血,“啪”的一声,那箭才最后掉在了地上。

    这一箭落地后,上官沥的双手微微的发着颤,他呼呼的传着粗气,仇恨的目光瞪着闻人猛,可是他心头更多的是骇然,这一箭从那么远的地方射过来,甚至连连穿过三个人,他还需要花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将这箭击落,可见这一箭的力道是有多大。

    “吼吼,大汉威武,大汉万岁。”闻人猛的这一箭连杀三人,大大的鼓舞了北戎的士气,几乎是下一瞬,他们攻向大夏的攻势便更加的猛烈了。

    上官沥目光怔然,全大栓却是一把将他拽下了城墙,道:“将军,这闻人猛果然不是一般之人,不过他这一箭射出之后虽然一时激起了北戎的士气,想来未来的几天里他也再不能射出像刚才那样气势凶猛的箭了,您也不必自责,按着我们的兵力能够撑到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很不容易了,不知道世子在北戎的情况怎么样了,他的计划若再不成功,这石头城怕是要破了。”

    “破城?”上官沥一个激灵。

    全大栓苦笑着道:“属下已经向陈元帅发出三封求救信了,可是这救兵迟迟不来,恐怕他们当真要放弃这石头城了。”

    上官沥气骂道:“他就是个挟私报复的小人,竟然为了一己的私欲便不管国家的安危,这样的人腆为人臣。”

    “现在骂他也没什么用了。”全大栓心情沉重的说道。

    这石头城是他生长的地方,对于他来说保卫石头城便是保卫自己的家乡,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家乡会被戎人给打下来,这上天真是厚待戎人,竟然给了他们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武才。

    “是我们连累了你们。”上官沥气愤过后便是浓浓的愧疚,他来石头城的这段日子,跟这些守军都是同吃同住的,从来没有摆过什么将军的谱,他也知道这些守军大多数都是定句在石头城的,对于石头城的感情不一般,若是石头城被破,对于他们来说便是家乡被毁。而如果被派遣到石头城的将领不是他,恐怕那陈述也不会连援军都不肯派遣吧。

    “总是这石头城该有一劫。”全大栓面色微沉道,“趁着如今守军还能抵挡一阵,咱们得尽快安排石头城的百姓出城。”

    “对,调五百人,安排百姓出城,从南门出去,往元城去如果陈述那匹夫敢不开城门,我一定宰了他。”上官沥瞪大了双眼说道。

    全大栓领命去了。

    ……

    青鸾似乎才眯了一下眼睛,便被震天响的拍门声给惊醒了。她几乎一下子便从床上跳了起来,白昼从外头走了进来道:“夫人,这石头城怕是守不住了,我们得离开。”

    青鸾的心猛的扯紧,守不住,居然会守不住,上官绝会把她安排到石头城,那便是意味着在上官绝的安排中绝没有石头城守不住这一说的,也就是说如今这样的情形根本已经超出了上官绝的预想,那么他在北戎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是不是他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青鸾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摒佐吸,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才果断的吩咐道:“将所有人都叫醒,赶紧收拾东西,只要带吃的和水就成了。”

    白昼见青鸾很快就回过了神来,连忙出去了安排。

    不过小半个时辰,屋子里的人都已经集中在了院子里。

    丫鬟和婆子们的脸上都带着莫大的不安,郑老的身上背了一个包袱,走到青鸾的身边说道:“夫人,白訾马上就会带人赶过来,我们会护着你安全的,你不用怕。”

    “我不怕,我只是担心上官绝。”青鸾的身子微微的发着颤,却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担心远在北戎的上官绝,她甚至不敢往深了想,只能不断的在心中祈祷着佛祖的保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