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6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72 这次是真的重逢了(4000+)

272 这次是真的重逢了(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北戎,新石城。  这一夜,北戎皇廷发生了剧变,齐王闻人啸联合萧太后发动政变,自立为皇,萧太后更是直指闻人猛并非闻人一族的血脉,压根就没有资格继承皇位。  如此一来,整个新石都乱了。闻人猛对于北戎来说是一个不可逾越的神话,当然他在当上这个神话之前,就必须有一个前提,那便是他必须是闻人家族的继承人,可如今由萧太后这个亲身母亲直接爆料,可以说是抹杀掉了闻人猛的血脉。  萧太后年轻的时候曾经跟过两个男人,当初部落的首领可以说是灭了他们一个小小的部落才将她占为己有的,萧太后直指闻人猛是她前夫的儿子,这个消息对于整个北戎来说无疑是一个巨雷。  当然闻人猛能够收服那么多的部落,手段也是不一般的,新石自是留了不少的心腹,因此闻人猛的拥戴者同齐王和萧太后发生了斗争,整个皇廷喧闹了一整夜,这突然的政变才有了结果。  最后齐王闻人啸暂时登上了大汉的位置,不过那些有远见的人可不会认为闻人啸能够坐稳这个皇位。  闻人猛本是一个难得的枭雄,这样的男人又如何会容得下背叛,更不会将手中的权势拱手让人,他的手上还有十万大军,闻人啸这大汉之位能坐几天还是两说。  闻人啸终于是登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位置后,连带着还有一些不敢置信,吕先生果然说的不错,要想有权势就该先狠得下心来。  “大汉,兰夫人来了。”门口传来侍卫禀报的声音。  闻人啸的心情很好,连忙道:“进来吧。”  白双双的身上穿着一袭浅蓝色的纱裙,腰间有一粉色的腰带束着,凸显了高耸的胸部以及不盈一握的腰肢。闻人啸的眸色蓦的一沉,这大夏的女人就是不一样,那柔弱的样子当真让人忍不住想要撕碎了她,偏这女人还是个矛盾体,别的大夏女人在床上矜持的很,就她花样百出,玩得起来,也浪的起来。  如此一想,闻人啸的脸上带了几分色/欲,拍了拍自己的腿道:“兰儿,来,坐这。”  白双双浅浅一笑,眼波流转之间,尽是风情,她先是冲着闻人啸行了一个福礼,然后柔声说道:“兰儿,恭喜大汉得偿所愿。”  白双双恭维的话惹地闻人啸哈哈大笑,他伸手一把将白双双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手不老实的覆上了吸引他眼球的东西。  白双双嘤咛了一声,突然垂下头啜泣了起来。  闻人啸不由得一愣,一手抬起了她的下巴,美人儿哭的梨花带雨,闻人啸心疼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兰儿怎么哭了,告诉本汗是谁欺负你了,我砍了他为你出气。”  “大汉你要为兰儿做主。”闻人啸这一说,白双双哭的越发的伤心了,推开了闻人啸便跪倒在了地上。  “这是干什么,快起来了,比哭了,哭得我心都要碎了。”闻人啸连忙拉起白双双说道。  “大汉,兰儿看府里的吕先生跟兰儿同是大夏人,他又是大汉麾下最得信任的人,这不,兰儿想着都是同乡,便起了亲近之意,之前兰儿做了一些大夏的糕点,想要给吕先生尝一尝,顺便替大汉拉拢一下人心,可是,可是那吕先生看着为人正派,却是对兰儿意图不轨,大汉,兰儿……呜呜……”白双双说着便泣不成声了,整个人埋在闻人啸的怀里,哭地不能自已,一双眸子却是闪烁着阴狠的光芒,上官绝,你以为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就算不能将你的身份爆/出去,好歹也要让你吃朽头。  闻人啸闻言大怒道:“他竟对你无礼?”其实对于戎人来说,这女子的桢洁并不是看的特别的重,便是很多部落都有兄弟同妻,或是弟承兄妻的事情发生。  便是闻人啸以前也常常将自己的姬妾赏赐给他的手下,但是这也仅限于他玩腻了的,如今白双双对于他来说,正是兴头上的时候呢,哪里能这么随随便便的就给人。  “来人啊,将那个吕一给我带过来。”闻人啸为了搏得白双双的欢心,到是不介意教训一下手下。  不过侍卫很快便带回来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  “你说什么,吕一不在,他是不是出府了?”闻人啸可从没有想过吕一会离开,毕竟此时的自己已经是大汉了,吕一所求的也不过是跟着一个手握重权的人,正是可以一展抱负的时候,那唾手可得的富贵又有谁会舍弃。  闻人啸没有注意到怀中的白双双震了震,随即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上官绝居然走了,那她的解药要怎么办,她不要在承受那种痛苦。  “大汉,兰儿总觉得那吕先生怪怪的,他会不会是大夏朝的歼细啊,大汉,你可一定要把他给抓回来啊。”白双双连连说道。  闻人啸点头道:“你带齐人手,务必要将这吕一给我带回来。”  新石城外,两人两骑正快速的往南面而去,前头的黑马黑衣,斗篷几乎覆住了整个身子,后面的却是红衣白马极为张扬。  “这可真是太没劲了,还以为这一次北戎之行能发生点有意思的事情呢。”能身处敌国还不该嚣张本质的自然就是妖孽慕容玉桡。  那些略带抱怨的话语传到上官绝的耳朵里的时候,他很不文雅的送给了他一个白眼,这无惊无险的出了新石城还不好吗,偏他还要抱怨,行出一段距离后,上官绝脸色一沉,没好气的说道:“行了,这会有意思的事要发生了,你可还满意。”  上官绝听到身后一阵马蹄声,听那声音是冲着他们而来的,看样子是闻人啸发现了命人追了过来,这慕容玉桡一张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上官绝听到动静,慕容玉桡自是比他还早察觉,那如花般的面容渐渐的绽开一抹微笑,美到了极致。    当守城的守军开始安排百姓转移的时候,便是再不明白战事的人也清楚他们的家乡石头城可能要被戎人给侵占了,每个人的脸色都是一抹凝重的神情,不过令青鸾感到震惊的是,即便是被转移,这石头城的百姓所表现出来的勇敢果断都是令人敬佩的。  他们表现出来对守军的绝对信服,那些军户人家的家属更是不闹,只红着眼眶服从着安排。  青鸾看了一眼人群,又看了一眼,泛着鱼肚白的天际,这天终归是要亮的,她只能祈求老天爷能够听到她的心声,保佑上官绝平安无事。  “夫人,上马车吧。”白昼看到发愣的青鸾,催促了一声。  青鸾点了点头,这才提着裙子,跨上了马车。  当然青鸾也不知道,当天色大亮的时候,原本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戎人竟然退兵了。  城墙上,上官沥看着如潮水般退去的戎人,原本疲惫的身子像是注入了一股力量,他做到了,他真的靠着一己之力逼着闻人猛退兵了。城墙上的守兵,看着那退去的戎人,同时爆/发了胜利的欢呼,虽然他们不清楚戎人为何会突然退兵了,可是这一刻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两万守军已经不足五千,再打下去,无疑是螳臂当车,没有人真的想死的,可是前一刻,他们当真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可是戎人退兵了,在他们快要支持不下去的时候居然退兵了,多么的不可思议啊。  全大栓哈哈大笑道:“他娘的,老子还能回去抱婆娘。”  这糙话让上官沥也笑了出来,他的眼里闪着骄傲的光芒,他也完成了哥哥交给他的任务,死死的守住了这石头城。  慕容玉桡和上官绝,一个着红衣一个穿着黑衣,从外表看看不出来什么,可是那身上却是散发着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便是身上都还带着一股子嗜人的杀气。  “你嫂子呢?”上官绝早已经察觉到了石头城里头的不寻常,直接连马都没有下,便问道。  上官沥脸上闪过一丝的愧疚道:“弟弟无能,之前眼看着石头城要守不住了,便先遣散了百姓,嫂子也被送出了城。”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上官绝夸赞了一声,又问,“往哪个方向去的。”  “往南而去。”  上官沥的话音刚落,那一骑便从就不见了人影。  慕容玉桡从马上跳下,摇头晃脑的说道:“居然连这一时半刻都等不了,啧啧……”随即嫌弃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衫道,“这一身粘哒哒的,那个谁,有地给我洗澡吧。”  “当然有,这边请。”上官沥见慕容玉桡是跟着上官绝一起从北戎回来的,便知他定是上官绝重要的人,也不敢耽搁的引着他进去了。    因为夹杂在一群百姓当中,马车行驶的速度并不快。  “夫人,喝杯水吧。”白昼进青鸾神色凝重的样子,便倒了一杯水给她,她不善言辞,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青鸾,斟酌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世子一定会没事的。”  青鸾抬起头来,白昼依旧是一张冰块脸,她这个样子还真是不适合当一个安慰者。  一骑快马朝着他们飞驰而来,原本满身戒备的郑老在看清来人的面容的时候,不由得怔住了,随即脱口喊了一声“庄主”  马车里的青鸾听到了郑老这一声叫唤,身子整一个僵住了。  白昼的眼里闪过一丝喜色,伸手正要撩开车帘子,外头的那人却比她动作更快,随着一阵风,便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车厢里。白昼睨了一眼浑身僵硬的青鸾,又看了一眼风尘仆仆的上官绝,很有眼色的退出了车厢,她同坐在驾车位上的郑老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几乎同时松了一口大气。  这个时候庄主能赶上来,看来这石头城并没有破。  青鸾从听到郑老的那声“庄主”之后,便僵硬的像石块一般,她看着跟前这张熟悉的脸,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因为太多的惊喜,她的心里竟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她不敢动,更不敢伸手去摸一摸这个无数次出现在她梦中的人,唯恐这一次的见面亦像是之前的梦,一碰,那人就不见了。  青鸾的小心翼翼看在上官绝的眼中更是心疼的难受,他的阿鸾瘦了,这半年里她遭遇了那么多的事情,可是他却不在她的身边。  “阿鸾——”上官绝的声音暗哑低沉,他想要将她好好的抱入怀中,伸出去的双手却在一半的时候止住了,手的方向一转,他先是将自己身上的那件沾染了无数鲜血的黑衣给脱了下来。  上官绝这个时候倒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了,他怎么都应该先换下这身衣衫才来的,现在也就只能这么将就了。  他的纠结并没有持续太久,才脱下那衣衫,身子便因为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给撞到了车壁上。  上官绝的脸色一松,双手一捞,却是将人牢牢的锁在了怀里。  “阿鸾——”带着叹息的满足的声音。  青鸾什么话都没有说,她的双手牢牢的抱着上官绝的腰身,紧地几乎要将自己的身子镶嵌进他的身子一般,不是梦中虚幻的感觉,眼前的这个上官绝是真实的,他有体温,他有心跳,青鸾觉得自己惶惶不安了半年的心终于回归到了正处。  她将脸埋进了他的胸膛,因为赶路以及路上的意外,他身上的味道并不好闻,可是青鸾却觉得这样的感觉是无比真实的滋味,眼泪滚滚而下,很快就沾湿了衣襟。  那温热的泪水透过衣衫,几乎要烫进他的心底一般,上官绝的一颗心都抽紧了起来。  ps:今天发生了意外,本来晚上写好的章节,被我家小侄女毁掉了,就洗了个澡啊,我花了几个时辰的东西都没有了,哭死,只能补了,不过好歹重逢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