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70.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73 各方势力(5000+)

273 各方势力(5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阿鸾,对不起……对不起……”上官绝不知道如何才能让怀里的人止了眼泪,只能这么笨拙的一下一下抚着青鸾的背。

    青鸾也不知道打哪里升出一股气来,张嘴便咬上了上官绝的胸膛,像是要发泄她心中隐藏了半年之久的害怕和彷徨,她的身子还在微微的发着颤,眼泪更是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上官绝更是慌的不知所措,连连道:“阿鸾,你咬我打我都成,别哭了好不好,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又让你受委屈了。”

    青鸾虽然一口咬了上去,可是到底也很不下心来用力,只得用力的捶了他两下,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而已。

    上官绝小心翼翼的抬起青鸾的脸,手指细细的擦着她的泪水,嘴里道:“我回来了,不害怕了。”

    青鸾一听这话,眼泪掉的越发的凶了。

    上官绝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他的阿鸾不再哭泣,这眼泪这么都擦不干似的,情急之下却是用嘴堵住了青鸾的嘴。

    久别重逢的吻,宛如燎原的星星之火,一下子点燃了两人之间的激情。

    青鸾第一次抛开了矜持和害羞,几乎是在上官绝的唇压上她的那一刻,便探舌而出,上官绝瞬间僵住了,青鸾的热情有些吓到了他了,不过好歹忘记了哭泣。

    上官绝停顿了一瞬,便毫不客气的反客为主。

    唇齿相依,便是磕破了舌头也没有停歇下来,青鸾像是豁出去了一般,从未有过的主动,从未有过的热情。

    “咚”的一声,让马车外的郑老和白昼都吓了一跳。

    却是激情中的青鸾一个用力,上官绝的后脑勺重重的撞到了马车壁上。

    这一声撞击也将两人拉回了现实,上官绝揉了揉后脑勺,忍不住的抽了一口凉气,这可真是太耸了,亲个吻都能将后脑勺撞出一个包来,青鸾趴在上官绝的怀里见状,不由得笑出了声。

    可是这笑声一出,牵扯到了嘴唇,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伸手摸了摸那因为太过激动而磕破的嘴唇,好吧,这一下也算是半斤八两。

    马车里面的笑声让郑老和白昼的神情都松了下来。

    而前面指挥着百姓离城的守军也知道了石头城的情况,大声的宣布着北戎退兵的事情,一时之间欢呼声响起,一扫前头的颓废。

    青鸾此时也依旧从激动中回过了神,钻出了马车,她看到奔相告走的百姓,看到全大嫂亦是跳下车,脸上掩不住的喜气,虽然她在石头城只是住了短短的几天,可是对于这个民风彪悍,却又万分淳朴的城市已经产生了感情。

    腰间一紧,却是被上官绝带进了怀里,青鸾身体先是僵硬了一下,随即亦放松了下来,反正他们现在也不需要再遵循那些严厉的条条框框,看那啸相拥抱,喜极而泣的百姓,他们这样的相拥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真好,是不是?”青鸾轻轻的感叹了一声,她轻轻的靠在上官绝的怀里。

    “是的,真好。”上官绝的脸色带了些笑容。

    西北的战况传到上京的时候,皇帝已经不怎么上朝了。进入冬日的时候,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朝堂上基本都是由老王爷和鲁国公二人打理。

    “所以说北戎攻城的时候,陈述拒不发兵支援,靠着石头城的两万守军抵抗北戎十万大军的进攻,而石头城更是险些被破。”老王爷拿着那叠战报,脸色阴沉。

    上官睿靠在大椅上,基本屋子里烧了暖暖的火盆,他的身上依旧披着厚厚的大耄,老态龙钟,犹如垂暮的老人。他的精神很是不济,不过西北的战况是大事,更何况这陈述也是他派遣出去的心腹,这件事情怎么也必须告诉他。

    鲁国公坐在左边下手的位置上,睨了一眼神色灰败的皇帝,看样子这皇帝的身子再撑也撑不了多久了,再看自己对面的秦亲王,这位历经三朝的元老,虽然年岁不小了,可是看上去面色红润,再活个二三十年几乎是不成问题的,这样的场景可不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鲁国公微微垂下了头,右手轻轻的转动着他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西北的战事他并不打算插嘴,那原本是皇帝和秦亲王的一场博弈,当初皇帝恐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身子会倒的那么快,还想着要收回西北的军权,用陈述去打压秦亲王府的人。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却又必须仰仗秦亲王,想必皇帝的心里也是后悔的吧。

    只不过这秦王世子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才短短的几个月,就成功策反了北戎的齐王,那北戎皇廷可是闻人猛的大本营,他不可能放弃的,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先停止攻打大夏,成功的解了石头城的围困。

    如此一对比,倒越发显得陈述的无能,堂堂一个元帅竟然为了一己的私利,连国家的安危都不顾了,这样的人又如何能够成为西北军的掌帅?

    皇帝心里亦是无奈的哂笑,只得道:“皇叔,说的是,陈述他实在是不适合做这个统帅。”

    上官淼的怒容稍霁,缓了缓语气道:“那皇上觉得这件事该如何处置?”

    皇帝道:“朕真是没想到绝儿竟然有这个本事,皇叔也算是后继有人了,陈述便让他回京吧,西北那边还是交给绝儿吧。”有些妥协是必须的,那个时候他雄心勃勃的想要收回西北军权,然而是不予他,太子的事情发生以后,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如今他还需要秦亲王帮他稳定朝廷,这收回西北军权的任务怕是在他的手里是完不成了。

    讨论完西北的事后,皇帝的脸色便越发的差了,挥了挥手道:“其他的事就劳烦皇叔费心了,朕很累,想要休息。”

    秦亲王和鲁国公只得告了退。

    一时之间,屋子里只有皇帝间断的剧烈的咳嗽声。

    汪公公赶紧端着一盏参茶上前道:“皇上,您要保重龙体啊。”

    皇帝气力不济的喘了两口粗气,才慢慢的移开那擦嘴的白绢,上头猩红点点,汪公公见状倒抽了一口冷气,随即“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皇帝的脸色变了几变,最后才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伺候朕多少年了?”

    汪公公的心头惴惴的,如今皇帝的心思都不是那么容易揣摩的,他唯恐皇帝一个兴起,让他殉葬,他的一条小命就这么交代了。

    “算来也有十来年了吧。”皇上倒没有等这汪公公回答,自顾自的说道,“行了,你起来吧,如今能陪朕说话的也没有几个人。”

    皇上停顿了一下喝了两口参茶,心口的那股子憋闷的感觉退了点,才又吩咐道:“去,将朕书房里放着的那卷画轴拿过来。”

    汪公公舒了一口气,赶紧一溜烟的去了,他虽然伺候了皇帝这么多年,也算是皇帝身边的第一得意人,可是现在皇帝的心思当真不比之前,前两天莫名其妙的就仗毙了两个太监,怕是这一身的重病对于皇帝来说也是不甘心的吧。

    皇帝见汪公公出去了,便软软的靠在榻上,屋子的窗户都是紧紧的关着的。自从他病来,便不能吹风,门窗紧闭,屋子里不分白天黑夜都是点着灯的,有的时候他也搞不清楚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多少天。

    想想当初自己信心满满的想要当一个好皇帝,可是这才几年,他便不行了,他如何肯甘心啊,他心里头恨啊,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更恨老天爷为何不肯多给他些时间,至少等他的儿子成人了。

    如今那个才襁褓里的孩子,将来会过的多难,他都可以想象,可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皇帝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屋顶,用力的闭了闭眼,眼角似有什么滑落。

    汪公公来的挺快的,等他踏进屋子的那一刻,皇帝又恢复了之前的那个样子,朝他招招手,示意他打开那卷轴。

    卷轴里面是一个少女的背影,汪公公躬着身子,垂着头,立在皇帝的软榻前。

    皇帝的神色染上了几分怀念,他伸手轻轻的摸了摸那画卷,心里却道:“芍儿,再过不久,我也要来找你了,当初汲汲营营为了登上九五之尊,咱们费尽了心思,可是如今想想这位子也不过如此,高处不胜寒,或许我的子嗣不盛便是因为手里沾染的鲜血太多了吧,如今想想我这个皇帝还不如魏王一个傻子好,至少他痴痴呆呆的不会肖想些什么,更不会为了权势而不折手段。”

    不知道过了多久,汪公公举的手都酸了,皇帝才让他收了,也不必再放回双了,就在寝室的龙床上放着好了。

    汪公公应了一声,听人说,每个人到了快死的时候都会特别的怀念自己生时的美好时光,如今皇上将这副已经搁置了好些年的画卷又拿了出来……呃,不能想了,再想便是大逆不道了,汪公公赶紧摇了摇头,将那副画安置在了皇帝的寝宫。

    坤宁宫,皇后虽然意外早产,身体却是恢复的很快,因为皇帝病重,后宫都像是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这些宫里的嫔妃都是上官睿登基后才进宫的,都是十七八岁最为美好的年纪,原本以为这进了宫,成了皇帝的女人,一朝得宠便能给家里带来荣华富贵,可是如今眼看着皇帝就要不行了,她们还有什么好期盼的,所有的梦都碎裂了,以后不是青灯古佛便是一根白绫,可是对于一个人来说,能活着总不想死的,她们见不到皇帝,也只能努力的讨好太后皇后,希冀能留下一条命来。

    蒋瑶应皇后的吩咐送走一批宫妃后,才抱怨道:“娘娘如果不想应付她们,大可以直接回绝了,一个个都是带着目的的,谁还媳她们几声的讨好。”

    皇后的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金线绣牡丹的裙子,高贵而又淡雅,似乎老天格外的厚待她,虽然生完孩子才几个月,她的身材便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一点都没胖也没有瘦。

    她正抱着自己的儿子逗弄着,听到蒋瑶的抱怨回道:“这宫里头,谁活着是没有目的的。”

    蒋瑶睨了一眼皇后,皇后每日里都会花大量的时间同儿子相处,而那些奶娘都只是在喂奶的时候有作用,皇后嘴里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可不能让儿子长大了不认她这个亲娘。

    不知道的人自是觉得皇后爱自己的儿子,可是蒋瑶却是知道皇后其实不过是心虚。

    “姐姐,伯父说皇上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差了,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有立储君的意思,难道你就不担心吗?”蒋瑶抬起头问道。

    皇后这才正色的看蒋瑶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皇上已经将秦亲王府和父亲几位大臣都提了上来,这个中的意思难道还不清楚吗?”

    “但是秦亲王是摄政王,伯父只是辅政大臣而已,这朝廷上的重要事宜还是老王爷说了算,便是那些大臣也更加信服他。”蒋瑶皱着眉头说道,这同蒋家最后所想要的不一样。

    “有些事是急不来的,老王爷是三朝元老,不管是在百姓还是朝臣中的威望自是比父亲要高,可是这又怎么样呢,他才是未来的皇帝。”皇后说着举了举惺子的小手,拿了一个布老虎逗他。

    蒋瑶垂下了头,手却绞了绞帕子。沉默了片刻,又听到皇后问道:“听说你又让人出手去截杀卫青鸾了?”

    蒋瑶面色一沉,语气凉薄的说道:“姐姐难道忘记了吗,威远侯府的卫青鸾早已经病逝了,我又怎么可能派人去截杀她呢?”说到这个,她便怒火中烧,这卫青鸾的脸皮实在是太厚,她这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想着要去西北找上官绝,她可真是太不要脸了。

    皇后当然清楚蒋瑶的心思,只道:“我也不想说什么,只是要告诫你别为了一个男人连理智都失去了,这世上那么多男人,少了谁也不会怎么样的?”

    当她嫁进皇宫,成了这坤宁宫的主人的时候,她也以为那个男人就是她的天,她的所有的一切都要围着他,可是在这后宫里待久了她才明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心不在的男人还不如不要呢。

    皇后低下头,看着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的皇子,反正只要他坐上了皇位,那么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端敏长公主府的密室里。

    林子轩一直都知道长公主其实在谋划些什么重要的事,只不过他虽然百般的讨好,长公主也让他处理一些要事,可是最最重要的却没有让他参与进去。

    然而今天他终于要跟端敏长公主接触到最为重要的秘密了,他的心不由的跳快了许多。

    长长的夹道走廊,两边镶嵌的是夜明珠,这段日子公主府的生活已经捉襟见肘了,公主甚至还遣散了不少的面首,可是真没想到这公主府里竟还隐藏着这么一条密道,那些照明的夜明珠应该也是价值不菲的,看样子他对于端敏长公主以及公主府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

    林子轩亦步亦趋的跟着长公主,微微垂着头,目光才空荡荡的袖子处掠过,神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

    摆这只断手所赐,他再没能上端敏公主的床,不过也拜这只断手所赐,他靠着自己的头脑和城府取得了端敏公主的信任,所以今天才进入了这密道。

    但是断手之仇,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上官绝,他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林子轩各种想法的时候,端敏长公主却是转进了一间密室。

    林子轩连忙收敛了心神,垂着头,眼角的余光却是打量着这间密室,像是一座小型的大殿,最上头放着一把巨大的石椅,底下却是两排椅子,已经有好些人到了。

    这些人当中,有一些林子轩是认识的,比方说刑部左侍郎,也有一些他是不认识的,但是看这样子应该都是朝中的大臣,如此机密的密室,这些明面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的大臣。

    林子轩的心思千转百回,隐隐的形成了一种令他心惊的想法,可是这个想法形成后,他的心跳又陡然间加速了起来,看这个样子,他们的谋划不是一天两天的,如果真的能成事的话,那么意味着迎接他的便是无比光明的前程。

    只是这上面的人究竟是谁呢?林子轩抬头望了一眼那还是空着的主位,老实的跟着端敏长公主在右手边的第一个位子上坐下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