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76.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76 小娘子(4000+)

276 小娘子(4000+)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官绝将上官沥拉过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带了些尴尬,如果说之前他能坦然的面对青鸾,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上劲生的一切,如今他已经清楚了整个过程,心里更多的是惭愧。

    青鸾打开食盒,里头是厨房的婆子刚刚做好的拌面,淋了香喷喷的芝麻酱,上官绝一脸讨好的说道:“阿鸾,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啊?”说着也不客气的直接挑了一碗。

    已经到了正午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也军营里的大锅饭送过来,当然也有不少像上官绝这样有妻子关爱的,送来的爱心午餐。

    青鸾知道他是个嘴上不把门的,也懒得说他,又拿了一个干净的碗,挑了一碗递给一旁的上官沥。

    “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这里还有全大嫂卤的酱牛肉,味道不错,二弟要不要尝一尝?”青鸾见上官沥一直沉默着,便笑着问道。

    她的好让上官沥的心头越发的难受了,他一脸愧疚的说道:“大嫂,对不起。”

    青鸾面色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上官沥的愧疚从何而来,道:“二弟,你是你,她们是她们,我到了石头城之后全赖你的照顾。”

    便是肖侧妃和陈氏都还谋划过上官绝的命,可是他依旧将上官沥当成了自己的弟弟,上官绝的亲属缘本就薄弱,想来他也是很珍惜这个唯一当他是亲人的弟弟,自然她也是感激他的。

    上官绝拍了拍上官沥的肩膀道:“行了,如果真觉得愧疚的话,下午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要好好陪陪你嫂子。”

    上官沥一愣,连声应道:“大哥,你去吧,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了。”

    上官绝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又回过头冲青鸾眨了眨眼睛。青鸾对他这行径很是无奈,好歹现在也是一城的将领,还以为他至少能够比原来稳重些,没想到他还是跟原来一样,偏上官沥还一副无比崇拜的样子,有什么好崇拜的啊,不过就是一个痞子。

    等到填饱了肚子,那后面收拾的工作便交给了白昼,上官绝也没用马车,直接拉着青鸾就走开了。大抵他在守军当中也不摆什么架子,两个人离开的时候,还迎来了很多善意的口哨声。

    上官绝都是厚着脸皮应了回去,反正这些人都是嫉妒她,到是青鸾一张脸火辣辣的,她以后都没脸见人了,这上官绝的脸皮依旧还是那么的厚啊。

    终于离开了那袖满戏谑的目光时,青鸾忍不住踩了上官绝一脚。

    上官绝自是知道青鸾其实是害羞了,不过他打从心底的喜欢这么逗弄青鸾,夸张的干嚎了一声,道:“阿鸾,你这一招肯定是跟全大嫂学的吧,全大哥战场上那么勇猛的一个猛将见到全大嫂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肯定有几招绝招的。”

    石头城的妇人性子泼辣,便是那些举着擀面杖追着自家相公满城跑的也不在少数,而全大嫂更是各种翘楚,全大嫂那个时候见青鸾文文弱弱的,便直接教她女人要管的住男人就是要悍,可以说完全颠覆青鸾之前所学的以夫为天的女学。

    两个人如今虽都是典型的西北人的妆扮,但是举止气质依旧少不了从小的教养,加上那不俗的相貌,走在这大街少本就引人注目,上官绝这一干嚎,更是引得大家频频侧目。

    青鸾长这么大都还没有如此丢脸过,赶紧离了上官绝两步,作出一副她不认识他的表现。

    上官绝哪会让她如愿,跟进跟了上去,粘在青鸾身边,拉长了音喊了一声:“娘子——”

    青鸾脸色红的都可以滴血了,他还可以更丢脸些。

    “娘子,你不要不理我吗。”上官绝一脸我知道错了的神情,亦步亦趋的跟在青鸾的身后。

    有那会兜生意的小贩见状,笑道:“这位小哥惹怒了小娘子,不如买份礼物讨小娘子的欢心,或许小娘子就不生气了。”

    上官绝的心情很好,笑嘻嘻的应了,拉着青鸾的手道:“娘子喜欢什么尽管挑,为夫今天刚刚发了工钱,给娘子买花戴,娘子别生气了。”

    青鸾被他死皮赖脸的无赖像弄的没有了办法,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虽说窘迫的要命,可是这一份的自在和嬉戏在上京是不曾有的。

    “娘子,你看看,喜欢什么。”上官绝还真把她来到小贩的摊位前。

    小贩赶紧发挥了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看着男人的表现便知道是个疼娘子的,只要说动了小娘子,还怕生意不成?

    其实小摊上的东西制作的都很粗糙,便是府里头的丫鬟戴的也比这个好,但是青鸾还是挑出了一支雕刻成美人图案的木簪子。上官绝连忙接了过了,顺手就别在了青鸾的发鬓,笑嘻嘻的说道:“好看,真好看,这要多少钱啊?”

    小贩对于青鸾挑中木头簪子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还是秉着不得罪的态度,笑呵呵的说道:“小娘子好眼光,这可是上好的紫檀木雕成的,你看那图案雕刻的多便宜,也是跟二位有缘,我就便宜一点卖了,八十文。”

    这大抵是上官绝买过的最便宜的东西了,从荷包里掏出一小块银子来,直接丢给了小贩,一句“不用找”了直接把小贩乐的合不拢嘴了。上官绝拉着青鸾往前走,身后还有一连串的小贩的祝福。

    “娘子,可别生气了啊,为夫的知道错了。”上官绝兴致高昂的凑在青鸾的耳边说道。

    青鸾对于他突然的人来疯很没辙,只好随着他去了。

    石头城的街并不长,但是他们这么且行且闹的回到自己的院子也已经是傍晚了,上官绝手里到是拎了不少东西,花不了多少钱,却都是西北的特色。

    这是青鸾到了石头城后第一次如此尽兴的逛街,跟着小贩讨价还价,或是直接买点吃的,边逛边吃,在这里人人都是这个样子,也不会有人来指责你这样的行为不符合一个闺秀的德容,加上还有上官绝陪着,等到回到家,青鸾白希的脸都被吹的红扑扑的,看上去很是健康。

    白昼早早的便回了家,在门口的地方等二人,见二人脸上都带着笑,手上大包小包的赶紧都接了过来。上京的来信还被她攥在了手里,可是这一刻她有些不愿意上京的那凶扰打扰到二人单纯的快乐。

    晚饭过后,白昼到底还是将东西交给了上官绝。

    信里面将上京这段日子的争斗都写的明了,便是皇上直接将陈述撤职的事也在上头了。青鸾见上官绝敛了脸上的神情,便直接挥退了伺候着的丫鬟,自己亲自端了茶水。

    虽说她很想从此以后不再理会上京的那些勾心斗角,可是按着上官绝的身份,要彻底的远离那是不可能的,那里还有他们的亲人在呢。

    “发生什么事了?”青鸾坐到上官绝的对面,见他神色微沉,便开口问道。

    “上京怕是要乱了。”上官绝手上的信下意识的捏紧了,眼里闪过了一丝痛色,他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的身体会颓败的那么快,他真的快要死了吗?

    对于上官睿,上官绝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他的童年里,上官睿是替代了父亲的角色,在所有的亲人都无视他的情况下,只有他和元后是真心照顾他的。

    即便后来他们两个把他送回了府,他也不曾怪过他们,因为他也知道对于一个皇家人来说更多的是生不由己,很多事并不是他们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后来上官睿登上了皇位,而他的纨绔之名早已经传遍了上京,上官睿虽然常常口里斥责于他,但是更多的却是纵容,那个时候他便知道当他成为了一个君王后,人生却更是不能受自己的控制了,他宠着他,却也忌惮他,所以他也从未在他面前显露过什么,依旧过他的荒唐生活。皇家之人,从来都没有什么真感情,父子、兄弟、母子全都抵不过权势。

    这是他小的时候,上官睿曾经感叹过的一句话,到了后来他有切切实实的用自己的行动给他上了一课。

    可是即便是如此不纯粹的感情,在看到他病危的消息后,他的心里依旧闷闷的难受,难受的同时,他又觉得他似乎已经被执念迷了眼睛,他的身子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还非得推着那婴儿上位,这完全是置朝廷的安危不顾。

    前朝有多少幼主上位有好结果的,更何况那个还是襁褓里的孩子,秉性什么的都还不知道又如何能成为一个君主?还有那野心勃勃的蒋家,一旦那婴孩上了位,这朝堂是姓上官的还是姓蒋的,老头子居然也同意了他的所求。

    什么狗屁的摄政王,老头子英明了一辈子,在临老的时候硬是糊涂了一把,摄政王是那么好当的吗,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人说把持朝政,将来就算那孩子长大成人了,也不会念着他的好。

    上官绝咬了咬牙道:“蒋家所图还真是不小呢,难怪他们敢这么嚣张。”青天白日的对着他的阿鸾动手,对于蒋家,这份仇他是一定要报的。

    青鸾拍了拍手道:“你先别生气了,如今咱们该怎么办?”

    “先完全接手西北的军权再说,这里是我们秦亲王府的大本营,不能这么轻易的交出去。”上官绝立时说道。

    如今的大夏内忧外患不断,唯有手中握有权力,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青鸾点点头道:“欣儿姐姐竟然被皇上打入了冷宫,这都过这么久了,我才收到消息,也不知道欣儿姐姐现在怎么样了?”皇帝都已经快死了,不管将来谁登基,对于卫欣儿这种没有任何根基的嫔妃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想想欣儿姐姐当初不得不进宫,如今却要为了这样一个男人而毁掉自己的一生,青鸾想想便觉得很是残忍。

    “阿鸾,欣儿现在在冷宫未必不是好事,便是皇后也不会特意去为难一个冷宫里失宠的美人,如今后宫正因为皇上的病情而暗潮汹涌,欣儿避开了,反而能够保全自己。”上官绝说道。

    “可是如果皇上殇了呢?”这个时候避开是好事,可是一凳帝死了,青鸾这样子的嫔妃不是殉葬便是被送到庙里出家,欣儿姐姐才十六岁,凭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青鸾的话让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冷了下来。

    沉默了片刻,青鸾才握住上官绝的手道:“上官绝,你有没有办法把欣儿姐姐带出来,我真的不想看她的一生就这么葬送了,她可以隐姓埋名的,只要离了那牢笼,她还是可以有自己的幸福的。”

    上官绝想了想才道:“你先别着急,我会传消息回去的,实在不行,便让大师兄跑一趟。”

    青鸾点了点头,凭着慕容玉桡那出神入化的功夫,要从皇宫里救出一个人来并不难,只要能救出欣儿姐姐就行了。

    “对了,上官静已经和蒋三定下了亲事,皇上既然让祖父做了摄政王,鲁国公为辅政大臣,那便是打着让双方互相肘制的念头,又怎么会让两家连在一起。”青鸾当初离开上京的时候,二房瞒着老王爷跟蒋家定下了亲事,那个时候老王爷尚且不愿意跟蒋家连在一起,这个时候应该更不会想着跟蒋家搅和在一起,虽说皇帝如今的身子不行,可是要搅和掉一桩亲事还是很容易的。

    上官绝冷笑道:“二房的心太大了,一心想要扒上蒋家这只船,也不想想他们都是姓上官的,已经是大夏朝最尊贵的人了,何必再去追寻别的,皇上已经下旨让公主下嫁给蒋三了,上官静要嫁到蒋家没戏了。”

    正如青鸾说的,皇帝不可能什么行动都没有,这不他还有两个病弱的女儿,这就用上了,上官静便是再如何也不能跟公主争夫婿吧。

    蒋家拼了命的想要跟秦亲王府搭上关系,先是打上官绝的念头,转而又看上二房,还真当他们秦亲王府是面团子,由着他们挫圆捏扁?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