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77.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77 两方反应

277 两方反应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上京,秦亲王府。

    上官柔的房间里传出一阵“乒乒乓乓”瓷器被砸的声音,随即里头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哭声。闻讯赶来的陈氏连忙赶着走了进去,原本精致的闺房已经狼藉一片,地上满是瓷器的碎片已经被撕碎了的布,正中最为显眼的是一堆红色的碎布,那是被撕碎的嫁衣。而上官静爬在美人榻上痛哭。

    陈氏的一颗心都要被揉碎了,皇上赐婚的事情便是她都始料未及的,她的静儿都已经跟蒋傲杰定下了亲事,却因为皇上的横插一脚给黄了,不是都说他快要死了吗,他怎么还不死啊,陈氏大逆不道的想着。

    “娘,我不要,我不要退婚,娘,女儿求求你,你想想办法。”上官静一抬头看到陈氏无奈心疼的目光,顿时哭的越发的凶了,从她第一眼看到那个伟岸的男子的时候,她便已经动心了,他们的亲事定下来后,她每天都觉得自己像是生活在梦中一般,那么的快活,为什么皇上要这么过分,为什么他要拿走她的幸福,那个病弱的公主有什么好的。

    陈氏哪里会不清楚上官静的心思,当初女儿有这一份心思她还是乐见其成的,毕竟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一件难得的事。

    “静儿,你别这样,你先起来。”陈氏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女儿,早知道当初她就不要那么起劲了,结果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自己还跟个小丑似的。

    上官静哪里会愿意啊,她这一生从来都是顺风顺水的,要什么有什么,而蒋傲杰是她最想得到的,她如何能愿意。

    上官静猛的抬起头来,瞪着一双泪眼问道:“娘,是不是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静儿,那是皇上啊,皇上亲自下的圣旨,如今蒋家肯让我们先退亲已经算是仁义了,咱们又如何拧得过。”陈氏一脸的无奈,其实在她看来蒋傲杰真的是一个不错的女婿人选,可是让她跟皇上争,她还真没有这个勇气。

    上官静晶亮的眸子一下黯淡了下来,随即也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一股劲来,从头上拔下簪子,抵着自己的脖子道:“如果退亲的话,我也没什么好活的了。”

    上官静似是发了狠劲,那尖锐的簪子刺进脖子里流出一道细细的血线,吓得陈氏魂都要掉了,尖叫了一声一把夺过了上官静手上的簪子,哭道:“静儿,你这是要做什么。”

    上官静面色灰败,更没有急着跟陈氏抢那簪子,只道:“娘,如果不能嫁给他,我真的不想活了,就算你今天抢了我的簪子,难道你能防的了明天,后天?”

    上官静的话让陈氏泪如雨下,她是真的觉察到了上官静的绝望,她是真的不想活了,陈氏忍不住用里的拍了她几下,又因为心疼一把将上官静揉在了怀里:“静儿,你这是在往娘的心里捅刀子啊,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孝,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

    “娘,当初难道不是你和祖母看上蒋家,才会把我推出去的,可是现在你们要弃我不顾,一个退亲的女子哪里还能有好的姻缘,我不如死了算。”上官静丝毫都没有感动,语气冰冷的说道。

    陈氏不由得一噎,一时更觉得难受。她颓然的放开了上官静,用力的捶了捶自己的胸口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这是陈氏第一次如此的歇斯底里,上官静木然的神色松动了几分,陈氏哭地越发的伤心了,再不端着那高高在上的二夫人的谱。突然,上官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心里难受啊,真的恨不得死了一般,娘,您就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吧,我知道那是皇上下的圣旨,我们家便是再厉害也不能跟皇上对着干,我知道您和祖母其实也是为难的,这都是我的命啊。”上官静若是一味的闹脾气,陈氏到还能忍受,偏说出这么灰心丧气却有懂事的话来,陈氏一时泣不成声,这几个儿女都是她亲生的,自是心肝宝贝一样疼着的,再看那白希的脖子处簪子戳过的印记,上官静是真的没打算留手,她今天是夺了她的簪子,可是明天后天呢,若是她的静儿一心求死,她又能怎么办。

    上官静说完这邪,便用力的擦了擦眼泪,她走到自己的梳妆台前,那一片是整个房间还算完整的地方。

    将自己的几个梳妆盒子都拿了过来,摆在陈氏的面前道:“这些都是女儿的首饰,这些年来,娘每年给我添的都在这里,这些便给妹妹用吧,还有那一箱子的衣衫都是新的,那左边的红木箱子里装的是之前绣的被面枕巾,妹妹的年纪虽然还小,但以后到底也是要嫁人的,这些便都给她吧。”

    上官静的性子是怎么样的,陈氏当然是很清楚,平日里有些小自私小任性,也喜欢掐尖争宠,她虽然是上官柔的姐姐,可向来都是上官柔这个妹妹让着她的,如今她却要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都给上官柔,这是要干什么,心如死灰,交代后事。

    陈氏只觉得一颗心揪成了一团,这个时候她甚至有些恨肖侧妃了,她怎么说也是上官静的亲祖母,如今自己的孙女受到这种待遇,她这个祖母难道就不该为自己的孙女讨一份公道吗。

    即便那对方是皇帝,可是他们和蒋家议亲在前,便是皇帝也不能不讲道理啊。

    “你这孩子,真正是要娘操碎了心,娘再替你想想办法吧。”陈氏长叹了一声妥协道。

    她的话让上官静的眼睛一亮,随即拉住陈氏的手道:“娘,女儿是真的喜欢蒋三公子,很喜欢很喜欢,女儿知道是争不过公主的,可是就算是做妾我也是愿意的。”

    她的话一出,陈氏又是愕然又是无奈,他们这样的人家赶着上去做妾,上官静那是真的连骄傲和自尊都不要了。

    “这话不许再说了,总之娘会想办法的,在这之前你不许在给我想些有的没的。”陈氏有些生气的说道。

    上官静听到陈氏愿意替她谋划,心里头又重新升起了希望,连忙点了点头道:“好,女儿会听话的。”

    坤宁宫。

    自从皇子出生之后,鲁国公夫人便常常进宫探望皇后。

    “媛儿,你三哥的牛脾气又犯了,一开始给他说了秦亲王府的上官静,他本就不乐意,是我好不容易压服了他的,可现在皇上一个旨意居然要尚公主,他是连圣旨都没有接,直接就负气走了,这三天更是连家都没有回。”鲁国公夫人一提起蒋傲杰,就头疼,这个儿子是她最没有自信能够控制的。

    大夏朝有规定,驸马不得参政,一旦尚了公主,蒋傲杰就必须从现在这个位置上退下来。蒋傲杰是个心高气傲的,加上又有几分才华,自是不愿意从此就这么碌碌无为的过完一生,便是鲁国公夫人的心里也为自己的幼子可惜。

    尚了公主,富贵无忧,可是这人的前途也就废了,蒋傲杰的自负和骄傲怎么能忍受到了,除了自己的前途受限外,还要跟自己的妻子的行礼,这都算什么事啊。

    皇上为了不让蒋家和秦亲王府联成一片,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蒋后面上的神情很是平静,拿着茶盏的盖子轻轻的撇了撇茶碗里的茶叶,才缓缓的开口道:“母亲应该知道,皇上会下这个旨意的原因,如果想让皇上放心,想让皇上下旨册封皇儿为太子,三哥必须娶二公主。”

    鲁国公夫人的神情一黯,自己的儿子自己心疼,但是对于鲁国公府和皇后娘娘来说,目前那襁褓里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蒋后看出了自家娘亲的心疼,语气稍稍缓了缓道:“娘,你跟三哥说只需要忍两年,两年之后,本宫定会让他从驸马的位置上解脱出来的,到时候他依旧可以建功立业,依旧可以实现自己的抱负。”

    蒋后笃定的语气让鲁国公夫人面上一怔,又听她说道:“二公主的体弱多病是满朝皆知的,这样的身体便是病死了也不意外不是吗?”

    鲁国公夫人一惊,随即已经明白过来蒋媛的意思,现在让蒋傲杰尚了公主,如此一来皇帝也能放心了,皇帝的身体活不了多久了,将来的皇帝是他们蒋家的外孙,这公主便是弄死了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也不是什么难事,公主一死,这蒋傲杰的驸马自然便不存在了,如此一来这委屈也不过几年的功夫。

    沉默了片刻,鲁国公夫人才点头应道:“娘娘放心,我不会让你三哥坏事的。”

    蒋家到了这一步,什么都压了上去,自然不能因为一个蒋三而功亏一篑。

    ps:蒋后越来越有风范了,有木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