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81.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79 任职

279 任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虽然喜欢石头城,但是他们却没有在石头城住太久,到了十二月,朝堂的正式任命文书下来后,他们也准备从石头城搬到元城了。

    当马车停在元帅府,青鸾下车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一时怔住了。

    “姑娘,您可终于来了……”话音隐隐带着激动的哭音,夏至上前一把拉住了青鸾,抹了一把眼泪哭道,“我的好姑娘,您受苦了。”跟在夏至身后的俏儿也嘤嘤的哭了起来。

    上官绝跳下马,看着这一幕,另外一边,小扇子也凑了上来,佯装着哭道:“爷,奴才也想您。”说着便要抱住上官绝。

    上官绝满头黑线,一指抵住了他的脑门,一个眼神过去,小扇子立时恢复了正常,嬉皮笑脸的说道:“爷,完成的不错吧,你看夫人多感动啊。”

    这话到是不错,当初青鸾离京的时候安排了几个陪嫁的丫头住进了自己的别庄里,没让她们跟着。那个时候她自己都不确定能不能找到上官绝,也不愿意她们跟着自己吃苦,这一分别便是小半年,如今一见当然很是想念。

    青鸾的眼眶微微有些红,“好了好了,这外头这么冷,咱们进去再说吧。”

    夏至赶紧抹了抹眼泪笑道:“是奴婢想岔了,姑娘快进来吧。”

    夏至等人比青鸾早到了几日,几个人早已经将院子收拾的妥妥当当的,一路上有叽叽喳喳的说了些她们什么时候离京,怎么上路的话。青鸾知道这一切都是上官绝安排的后,心里头亦是暖暖的,瞥了他一眼,却见他冲她眨了眨眼睛。

    西北的冬天滴水成冰,那西北风就跟冰刀子似的,青鸾的身上穿了厚厚的大耄衣裳,外头还罩了一件熊皮做成的大斗篷,裹地严严实实的。这还是上官绝担心青鸾不适应西北的冷,特地花了大力气从猎人的手里收购来的。

    虽说西北的建筑跟上京的有很大不同,但是这元帅府还是依照着上京的建筑,因为最初造这府的便是老王爷上官淼,而在这宅子里住过的也就两任主人,一个便是秦亲王,一个便是才住了半年的陈述。

    屋子里烧了暖暖的地龙,青鸾一进到里头,夏至便上前替她解下斗篷和厚实的大耄衣裳,脱去了这厚厚的外衣后,夏至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姑娘瘦了,一定是吃了很多的苦。”

    青鸾见她这个样子忍不住打趣道:“我以前倒是不知道你就跟水做的一样,正好这西北也是缺水的地方,有你发挥的余地。”

    这一打岔,余下的丫头们都笑了起来,夏至亦是红了脸跺脚嗔道:“姑娘笑话我。”

    用了些点心,青鸾便问道:“好了,你们先来的,这里头的情况也应该打听清楚了,同我说说,我也好尽快掌握下来。”

    元城不比石头城,如今住进了这元帅府,她就必须替上官绝撑起来。

    夏至脸色一正道:“咱们住的这个院子是正院,元帅府的格局同王府差不多,不过院子没有那么多,在最后头还有一个校场。老王爷回京的时候,留了一些人看这宅子,不过后来那个陈大人来了后便将人全都换了。”

    青鸾点了点头,又听到夏至一脸气愤的说道,“奴婢都听小扇子说了,那陈大人可真是够卑鄙的,奴婢那天来的时候正好看他灰溜溜搬走的样子。”

    青鸾没见过这位陈大人,但是心里头亦是不怎么待见这个人的,当初如果不是他不愿意派兵援助,石头城的伤亡不会那么大,如果不是最后上官绝成功了,那么石头城当真是要破了,一个人为了私利不顾大局,实在是不配为官为将。

    “如今这宅子里的人并不多,有一位安叔统管着的,他是以前的老人,在老王爷身边伺候的,但是奴婢瞧着不管是丫鬟还是婆子都是不够的,这偌大的府邸要撑起来,还需再买人。”

    这头主仆几个商议着,那边书房里,上官绝亦在见客。

    这元城是西北这一带的大城,城西,城南驻扎着十万西北军。不过此次上官绝见的并不是西北军麾下的几员大将,而是这元城刺史。

    上官绝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微圆,看上去一派和善的男子,眉头微挑。因为元城的地理位置独特,历来都是设两股力量,一方统管军士,一方统管百姓,而这吴笑便是统管百姓的。

    “下官素闻秦王世子是少年英雄,石头城一役,当真是见识了,真不愧是战王的后代。”吴笑同他的名字一样,几乎每时每刻脸上都带着笑,很容易让人放下戒备之心,不过上官绝也不会以貌取人,能和老王爷和平相处,又在陈述掌着这元帅府的时候,混地如鱼得水,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是简单的。

    “吴大人怕是听错了吧,本世子向来都是纨绔不堪的,你这少年英雄怕是杜撰出来的吧。”上官绝脸上亦带了笑,开玩笑的说道。

    吴笑听到这仿若带刺的话也不生气,憨厚的嘿嘿笑了两声。

    “世子初来乍到,若是有什么用得着下官的尽管开口,下官一定义不容辞。”吴笑的这次见面本就是为了试探,石头城一战可以说是让上官绝一下子成了名。

    原本的纨绔世子摇身一变突然成了大败戎人的少年英雄,可以说各种传闻都有,有说他是忍辱负重,卧薪尝胆,还有传他突然遇到了高人指点,一下开了窍的。

    不管这些传闻怎么样,这城中好奇的人不在少数,这吴笑便是第一个来试探的人。

    聊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吴笑便告辞了。

    一直随侍左右的安叔这才有时间上来拜见。

    上官绝知道这位管家也算是老王爷的心腹,便有了敲打的意思,没有直接让他起来,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这些天辛苦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书房里的地龙烧的太热了,安叔的脑门上一下子滴下了汗水,连忙垂头道:“奴才不辛苦。”语气比刚才更加的低微了。

    上官绝轻轻的转动着茶盏的盖子,瓷器互相摩擦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分外的刺耳,好半晌他才问道:“本世子并不需要秦亲王府的奴才,如果安叔还是觉得自己是秦亲王府的奴才的话现在就可以离去,凭着你伺候了老王爷多年的旧情分,以后安享晚年不是问题。”

    安叔垂着头,一滴水珠子在他的跟前落下,那分明是他的汗水。上头坐着的是靠着一己之力策反北戎齐王,逼着北戎王退兵的人,又怎么会是那人人唾弃的上京第一纨绔呢。

    安叔立时收了原先的那份子轻视之心,应声道:“奴才只知道听命于世子殿下。”

    也不知道这份表忠心信了没有,又是沉默了好久,安叔才听到头顶的声音响起:“起来吧。”

    “谢世子。”安叔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跪的久了,膝盖都有些麻痹了,身子微微的晃动了一下,才稳住了身体。

    “安叔这么聪明,应该知道今天跟着本世子进府的人是谁吧?”上官绝盯着跟前这个瘦高的男人,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让青鸾受委屈,今天他住进了这元帅府,那么青鸾便是这元帅府的女主人,他一点都不希望有不长眼的人冲到他的面前说那些秦王世子妃已经病逝了的话语。

    安叔连忙道:“自是夫人无疑。”要知道这住的可是主院啊,他又不是傻的,如果说一开始他还想质疑一下青鸾的身份,那么被上官绝发作了一顿后,他的这个念头便完全打消了。

    上官绝笑道:“你明白就好。”

    上官绝回到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青鸾亲自上前伺候着他换了衣裳,又要去打水,却被上官绝一把拉住道:“都忙了一天了,你也怪累的,我自己去就成了。”说着便快步进了净房,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净了面洗了手,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

    偏厅里的圆桌上已经摆好了晚膳,两个人用了之后,才相携着坐了。

    “阿鸾,未来我们会在这元城住上一段时间,你说好不好?”上官绝拉着青鸾的手问道。

    “这里很好,更何况就算要回上京的话,我都还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那。”要知道她卫青鸾在上旧是个死人啊。

    上官绝眉头一皱道:“什么身份,当然是我上官绝的妻子了,阿鸾,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上官绝的妻子,唯一的。”

    青鸾微微一笑,能被他这么维护着,她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黄色的暖光下,青鸾的一双眼睛正好望过来,就好像清晨花蕊上的露珠一般清澈而又干净。

    上官绝的心微微一动,长臂一拦,便将人拦进了自己的怀里,她的长发只用一根白玉簪子挽着,上官绝一抽,那如瀑布般的乌发就散了下来,有一阵淡淡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了,上官绝只觉得心跳漏了半拍,他的阿鸾长大了,也变美了。

    ps:昨天家里发生了点事,又没法上网通知,今天还有一更,我在想要不要让我们的绝和阿鸾发生第一次,貌似等太久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