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84.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81 吴家若水

281 吴家若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青鸾心里头将上官绝骂了个臭头,却没有拒绝夏至,以她现在双腿发颤的情况还真心走不了路。

    净房里,热情腾腾的大浴桶里散发着一股子淡淡的药香,夏至扶着青鸾进了浴桶后才道:“早上的时候,世子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便拎了一包草邑来,说是让奴婢加到这水里,世子可真是有心了。”

    青鸾一张脸涨的通红,的确有心了,他又不懂药理,这药定是找大夫配的,这丢脸都丢到外头去了,青鸾恨不得将头埋进水里一辈子都不钻出来。

    夏至一看青鸾的神情赶紧噤了声,貌似她帮了倒忙,世子这可不怪奴婢啊。

    泡了一刻钟的澡,身体的疲乏似去了些,青鸾才在夏至的帮助下换了干净的衣衫,这身体状况今日也不用出门了,青鸾穿了一件藕荷色的对襟小袄,下身着了一条浅粉色的百褶裙,上了临窗的大炕。

    昨夜的欢/爱几乎是耗尽了体力,这一下便饿的厉害。

    “厨房里有什么吃的?”青鸾问道。

    “包了馄饨,奴婢这就让人拿过来。”夏至连忙出去吩咐了一声,又将炕桌摆放在青鸾的跟前。

    那边早膳都还没有拿进来,上官绝却是掀帘进来了,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宝蓝色的夹袄,袖子甚至还掳到了手肘处,满身热气腾腾的样子。

    “阿鸾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上官绝看到青鸾眼睛一亮,顺手将手中的剑回鞘,走了过来。

    青鸾见他神清气爽,还有多余的精力练剑,不由得无比的怨念,瞪了他一眼,便转过了头去。

    上官绝赶紧看了一眼夏至,你主子哪里不痛快了?

    夏至耸了耸肩,我也不清楚,貌似在生您的气。

    一番眼神交流后,上官绝赶紧上了炕,打算哄媳妇。

    “阿鸾,是不是身子不适?要不然我去请大夫。”上官绝一把揽住青鸾道。

    青鸾一张脸登时红了,他不要脸,她还要脸呢,都怪他。一时气不过,便狠狠的拧了他一把,那结实的肌肉,她用尽了力气都拧不动。上官绝赶紧放松了自己的道:“阿鸾,别气别气,你再拧,这里的肉嫩。”说着将她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胳膊内侧。

    青鸾登时无语,好似满腔的怒火兜头浇上了一桶冷水,只嗤嗤的冒着白烟。

    “好了,不气了,气坏了身子我会心疼的。”上官绝发挥了自己的厚脸他也知道自己昨晚上到了后头完全失去了控制,可是这真心不怪他啊,他都憋了二十多年了,底下的人又是他心尖上的人,难免会失了理智的。

    才一回想昨夜的激/情,上官绝的身子便有些蠢蠢欲动了。

    青鸾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发现自己的腰间抵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你——”青鸾气短,心里头顿时闪过一个念头,这开了荤的处/男太可怕了。青鸾推了推上官绝,想要离他远一点,她的身子可经不起折腾了。

    上官绝挠了挠头,语气也带了几分赧然,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不经撩拨,只是抱了抱青鸾,身子便起了反应。

    “别动,别动。”

    青鸾的身子僵住,上官绝深吸气极力将这欲/念压下去,过了好一会才将这份冲动给压了下去,青鸾赶紧转到了另外一边,又冲着外头喊道:“夏至,我饿了。”

    “哎,来了。”夏至赶紧掀帘走了进来,身后的丫鬟们将食盒里的东西摆了出来。

    浓郁的香气刺激的青鸾食欲大盛,一连吃了一碗馄饨,两个蒸饺,又喝了一杯羊奶才算是填饱了肚子,上官绝一点不浪费的将青鸾吃剩下的都扫进了自己的肚子,等用完了早膳,才又赶着去书房。

    丫鬟们收拾了,青鸾才问道:“外头是不是下雪了?”

    “可不是,奴婢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就跟扯棉絮似的,才两个时辰便没过小肚腿,听他们说这西北要么不下雪,一旦下起雪来就是这样的,没完没了。”夏至趁势掀了一下门帘,青鸾望去,果然白茫茫的一片。

    “将这护膝还有手套给小扇子送过去,若是上官绝出门就让他戴上。”西北的冷当真不是他们能够忍受的了的,她还可以躲在屋子里不出去,但是上官绝就不行,他刚刚才接任这西北军,出门频繁,即便还在闹着小情绪,青鸾到底也不想上官绝被冻着了。

    护膝和手套都是熊皮做成的,也是青鸾亲手制成的,夏至捧了,笑嘻嘻的应声而去,世子和世子妃感情好自是她们这些做丫头最乐见的。

    作为元城的刺史,吴府和元帅府也算是两方的势力。

    吴笑已经在这西北十二年了,对于上官绝来说,他可以算得上是元城的一方地头蛇。

    吴府在元城的北面,同元帅府成相望之势。

    吴夫人本是江南人士,长地是小巧玲珑,温柔婉约,她也是元城贤名在外的夫人,不管在文官还是武将的夫人当中都是颇有威望的。

    “老爷,喝口茶歇一歇吧。”吴夫人捧着一盏茶端到了吴笑的跟前。

    吴笑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微微一笑,接过了茶水道:“夫人,坐吧。”

    吴夫人也不客气的在吴笑的对面坐下了,看了那一眼厩来的书信,方才道:“老爷,这新来的元帅可是秦亲王府的世子?我之前听上京的姐妹说过,这秦亲王府的世子是上京的第一纨绔,不学无术,看来这传闻亦是不可信的啊。”

    吴笑点了点头道:“夫人说的没错,这传闻确实是不可信的。当初这陈述为了打击秦亲王,拒不发病援助,大家原以为这石头城是破定了,谁知道这秦王世子硬是一招釜底抽薪,这份智慧,这份勇气,又如何会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依我看他是有大才之人才是。”

    “那老爷便该交好他才对,要知道秦亲王现在可是摄政王,皇子还在襁褓里,这摄政王便是代理皇上,以后便是圣上归天,这天下怕是都要落到秦亲王府的手里了。”吴夫人压低着声音提醒道。

    吴笑的一双眼睛眯了起来,“那么夫人有何高见?”

    “老爷,那上京传来的消息,秦王世子妃病逝,如今秦王世子妃的位置可是空的,若是我们若水能够坐上的那个位置,您便是秦王世子的老丈人了。”

    吴若水是吴夫人所出,今年十五岁,正是适婚年龄,对于吴夫人来说女儿的婚事是一件令她头疼的事情,要知道吴笑作为元城的刺史,已经是整个元城官品最高的官了,所谓高门嫁女,吴夫人自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高嫁的,可是整个元城,压根就找不出来合适的人选。这不正发愁的时候,秦王世子从天而降,先不论秦王世子能够做这个元帅多久,但就是他这个上官的姓便是价值连城了。

    而令人欣慰的是,秦王世子妃刚刚病逝,在夫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为她女儿准备好的位置,一个世子妃,即便是继的,将来回了上京也没人敢小看的。

    吴笑的眼睛几乎被脸颊上的肥肉挤成了一条缝,“不过这次世子从石头城回来,身边还带了一个女人,最好先弄清楚这个女人身份,咱们若水可不能受了委屈。”

    吴夫人很满意吴老爷对自己女儿的关心,笑道:“不过一个女人,老爷大可以放心,妾身不打扰老爷办公了。”

    吴夫人说着站起了身来,叫了一声丫鬟,那丫鬟赶忙给她披上厚厚的披风,点了照明的灯笼,出了书房。

    外头的穴越发的紧了,吴夫人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即便在这西北住了十几年了,她还是讨厌这里的冬天,那风吹在脸上简直就跟刀割似的,她每一天都要用羊奶洗脸,才能保持自己的皮肤不跟西北的这些粗妇一样粗糙。

    经过吴若水的房间的时候,吴夫人发现里头的灯还亮着,便推门进去了。

    外间的丫鬟看到吴夫人正要禀报,吴夫人却是朝她摆了摆手,脱了身上的披风,缓步走进里屋。

    吴若水的身上披了一件半旧的袄子,手上拿着一本诗集,正坐在灯下看书。

    吴夫人见状不由的露出了笑容,她的女儿便是她这半生最为得意的骄傲了,虽然生长于西北这样粗鄙的环境里,可是吴若水丝毫都没有沾染西北的风气,白希的肌肤,秀挺的琼鼻,如水般的眸子。除了这不俗的容貌,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别说是在这元城了,便是摆在上京那也是出色的才女一枚。

    吴若水像是感受到了吴夫人的目光,抬头一看,放下了手中的诗集,站了起来道:“母亲来了!”

    “我儿这么晚了还在看书,小心伤了眼睛。”吴夫人笑米米的走了过去,携着吴若水的手坐了下来。

    ps:哪里都会有人觊觎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