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85.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82 打

282 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作为吴家的嫡女,吴若水是这元城身份最为尊贵的千金,自小她的身边便围了一堆以她为头的千金朋友,那些人学习她的穿衣打扮,学习她的行为举止,吴家若水可以说是元城上流社会的风向标。

    从十二岁开始,上门提亲的人便络绎不绝,当然不仅仅是吴夫人,便是吴若水也从来都看不上那些来提亲的人,不是粗鄙的只懂的打仗的粗人,便是父亲的手下,这些人又如何配得上她。

    “若水,娘刚刚同你父亲商量了一下,觉得秦王世子堪为良配,你觉得呢?”吴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素来是个有主意的,因而在挑选夫婿这一方面也从来都不瞒她。

    吴若水好看的娥眉微微拧了拧,道:“秦王世子,便是那个一己之力逼退北戎,被人传的神乎其神的人吗?”

    “正是,他是秦亲王的嫡孙,秦亲王一脉的嫡传,将来这秦亲王也定是传到他的手上。”吴夫人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说道。

    吴若水并没有立即答应,沉默了片刻道:“母亲,女儿之前曾经听人说过当初秦王世子迎娶世子妃的时候十里红妆,便是上京都没有人能比的上。”

    吴夫人冷笑道:“那又如何,便再盛大的婚礼,那女子都没有这个福分不是吗?她病逝之前在上京的名声举,便是这病逝或许也是秦亲王府不想要这么一个世子妃,我儿难道还怕压不了这样的女子。”

    吴若水的眉宇带了一丝的清高:“可是不管怎么样,女儿嫁进去便是继室。”

    吴若水是一个万分骄傲的女子,她要追究的便是尽善尽美,上官绝的身份是匹配,可是他到底是娶过亲的人,这一点便是吴若水最为犹豫的。

    吴夫人笑道:“不急不急,咱们等见过了那位世子再做打算。”虽说老爷夸那秦王世子长地一表人才,可是她们娘俩到底没有见过,等到了见了再说。

    吴若水点头道:“女儿听母亲的。”

    上京,腊月初八。

    宫里头皇帝虽然病着,但是进入了腊月,宫里头还是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年味的,当然冷宫这地方除外。

    冷宫的这地很大,不过整个看上去却十分的破旧,上官睿登基不过四年,卫欣儿便是第一个住进这宫的宫妃。进入冬天之后,这冷宫的日子便越发的难过了,大部分时间,卫欣儿都是同小青几个缩在床上,将所有保暖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盖在上头。

    屋子里只燃了一个炭盆,里头也只是些炭屑子,饶是卫欣儿心里头早有准备,可是看着身边的人跟着自己一起吃苦,心里头依旧难受的很。

    “娘娘,不好了,小桂子要被人打死了。”彩芹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当初卫欣儿被贬冷宫的时候,原琼华殿伺候的彩芹彩霞以及小桂子自愿跟着她进了冷宫,这些日子来,他们主仆几个可以说是尝尽了宫中的人情冷暖,当然患难之中见真情,卫欣儿也将这几个人当成了自己最为重要的人。

    “去看看。”卫欣儿一下子站了起来,冷宫之中被人欺负那是常态,但是她若不肯为小桂子站出来,那便真的没有人会为他说话了。

    小青亦是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拿了半旧的披风披在卫欣儿的身上,几个人跟着彩芹去了。

    事情正是发生在冷宫的门口。

    五六个太监围着小桂子,打头一个将小桂子的头死死的按在雪地里,另外几个却是哄笑着,不远处打翻的食盒里,腊八粥洒了一地。

    “我让你偷东西……”那太监一边骂着,又狠狠的踢了小桂子两脚。

    小桂子用力的昂起头来,瞪着那个踢他的太监反驳道:“谁说我偷东西了,那是厨房分给我们的。”

    “呵,真是笑话,也不看看你们是谁,冷宫里出来的臭老鼠也想喝腊八粥。”几个太监一哄而上,围着小桂子又是踹又是踢的。

    “太欺负人。”彩芹用力的跺了跺脚,眼眶却是红了。

    卫欣儿面色沉郁,冷喝道:“住手!”

    小太监们一时被这一声给吓住了,纷纷住了手,抬头一看,却是看到卫欣儿主仆们。

    几个人脸上的害怕褪了几分,那打头的皮笑肉不笑的上前道:“呦,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贤美人啊,奴才给贤美人请安。”话虽是这么说,可那语气和动作丝毫没有一丝的敬意。

    小太监的表演取悦了其他的太监,大家哄堂大笑,用一种看笑话的眼神看着卫欣儿。

    小青瞪大了眼睛,气的发颤,这段时间她们主仆几个受尽冷落,份例被扣,奚落嘲笑,可是如此赤/裸/裸的打脸还是第一次,而且对方还是什么品级都没有的最低等的小太监。

    “你们几个到底是哪个宫里的,太过分了。”彩芹一时忍不住的上前喝道。

    “呦,那这位姑姑又是哪个宫里的?”小太监睨了彩芹一眼,冷笑着道。

    “这还看不出来,冷宫里的呗。”另外一个太监凑趣道。

    两个人对话又是引来一阵哄笑。

    彩芹气的一张脸通红,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就给了那小太监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那伙太监给扇懵掉了,卫欣儿对着小青和彩霞两个道:“去捡棍子,打,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不论。”

    小青和彩霞本就憋了一股子气,两个人迅速的回转,从廊檐下捡了几根称手的棍子又迅速的转了出来。

    那边被打了一巴掌的小太监已经反应了过了,登时大怒道:“你敢打小爷,简直活腻了。”

    “给我打,冷宫里的臭老鼠打死一个少一个。”那小太监一声令下,一伙人齐齐的朝着彩芹冲了过来。

    卫欣儿一把夺过小青手上的火柴棍子,冲上去,迎头便是给了那口出狂言的小太监一棍子,这一下丝毫都不留力气,立时便将小太监的额头打出一个血窟窿来。

    所有的人都傻眼了,谁都没有想到这打的最凶的竟然是卫欣儿,再看她脸上的神情,当真闪着豁出去的狠戾,这些不过是没有品级的低等太监,本事生活在宫里的最下层,他们是敢出手打冷宫的太监宫女,可是卫欣儿怎么也是主子,他们当真不敢同她对打。

    这一记仿佛将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憋闷都挥了出去,卫欣儿的脑海里顿时想起了小时候,和村子里的孩子打架的时候,她向来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这份狠劲已经很多年未曾用了。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卫欣儿一声吼将小青和彩霞都喊醒了。

    两个人不再发呆,抡起火柴棍子便打了上来。而彩芹亦是毫不客气的寻了趁手的工具,直将那群太监打的哭爹喊娘的,最后狼狈而去。

    “好了,不要追了,去扶着小桂子。”这一番的运动,连手脚都活动开了,身上都开始冒汗了。

    彩芹和彩霞二人上前扶起了小桂子,小青哈哈笑道:“娘娘,这一下打的可痛快了,以后就这样,谁还来欺负我们,我们便打上去。”

    “对,打上去。”彩芹和彩霞异口同声的说道。

    卫欣儿笑了笑,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小桂子,心里头到底闪过一丝愧疚,如果他们不是执意要跟着她的话,也许就不会受这份苦。

    “好了,我们先进去吧。”卫欣儿说道。

    一行人进了破旧的大门,小青顺势将那大门给关住了。

    隐在树从中的慕容玉桡不由得摸了摸脑门子,真没想到,小丫头的姐姐竟然是这么彪悍的,那一记棍子砸下去,没几个月怕是好不了。

    “小桂子,你没事吧?”彩芹和彩霞扶着小桂子坐下了,小青赶紧倒了一碗水给他。

    小桂子喘了两口粗气道:“让主子担心了,小桂子没事。”说话间扯动了伤口,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卫欣儿无奈的说道:“也是我连累了你们。”

    小桂子忙道:“主子说的什么话,奴才们是自愿跟着主子的,那些小太监也不过是厨房里的,平日里压根就不会有人给他们做主,就算打了也就打了,这一下便是他们也要掂量掂量着我们是不是好欺负的。”

    说到激动的地方,小桂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又是扯到了伤口,“哎呦”了一声又坐了回去。

    “好了,你就别说话了,快坐着吧。”彩芹睨了他一眼。

    “小青,你拿了这镯子去换些伤药来,我看小桂子的伤还是需要用药的。”卫欣儿从手腕上退下一个镯子。

    “可是娘娘这是……”这是他们唯值钱的东西了,进了这冷宫,什么东西都不够,想要便必须去钻营,当然少不了打点,卫欣儿手头上仅剩的一点首饰都花的差不多了。

    “娘娘,小桂子皮糙肉厚的,这点子伤养养就好了。”小桂子当然也知道他们的困难,这个镯子还要换炭呢,要不然这冬天就真过不下去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