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831/1674489.html"}})();尊宝娱乐 >侯府嫡女 / 最新章节列表 > 284 冰嬉

284 冰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宫里的这场大火给这个新年平添了几分悲凉之色。

    威远侯府,荣寿堂。

    老太太在听闻这个消息后,身子一软,差点便晕了过去,直把连嬷嬷吓的够呛。

    “老太太,您可别吓老奴啊。”连嬷嬷看着愣怔出神的老太太,一下子慌了神。

    老太太震了震,不由得流下了眼泪:“是我害了那个孩子啊……当初如果不是我带她入京,她便不会遇到皇上,更不会进宫的。”;老太太还记得那个时候在乡下的时候,她的生活寂寞,多亏了有个贴心的卫欣儿陪在身边。

    她将她带到入京,希望她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谁知道竟是这样的结局,如果早知道,如果早知道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带她进京的。

    “老太太,您不能这么想的,当时您也是为了欣儿姑娘好。”连嬷嬷软声的劝慰着,这一段时间威远侯府像是流年不利似的,接二连三的发生不幸的事,或许应该去庙里拜拜去去霉气。

    “老太太,夫人来了。”丫头的禀报声传来。

    门帘掀起,卷进了一阵冷风,只见柳芊芊从外头走来,身后跟着的奶嬷嬷正抱着一胖墩。

    老太太压了压眼角,问道:“可是为了欣儿的事?”

    柳芊芊点了点头,凑近老太太的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声。老太太黯淡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连连叹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我这一颗心都要揪碎了。”

    “祖母,我已经让外头挂起了白布,既然昭容娘娘去世了,这个年咱们就不过了。”皇帝在最后到底还是恢复了卫欣儿的位份,卫欣儿是威远侯出去的,他们家自是该摆出样子了,正好如今的上将乱的很,还不如就这么闭门谢客呢。

    老太太听了不由得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圣上病重,朝堂不稳,咱们能避就避。”

    小胖墩见曾祖母和母亲只顾着讲话也不理会他,一时有些不忿的“咿咿呀呀”了起来,小胖墩如今已经十一个月了,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已经会认人了。柳芊芊每天早上都会抱着小胖墩来荣寿堂给老太太请安,对于这位慈祥的曾祖母,小胖墩也是认得的,支着双手要老太太抱。

    被小胖墩这么一打岔,屋子里的严肃气氛一下子散了不少。

    老太太露出一个笑,冲着小胖墩拍了拍手道:“我们团哥儿是不是想曾祖母了啊。”

    “咿咿呀呀”便算是回应了,老太太将人抱了过来,团哥儿在她怀里欢快的蹦踧了着。

    “我们卫家的两位姑娘都是如此,以后都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老太太不由得感叹了一声。

    柳芊芊亦是一声叹息,人生的际遇谁有说的准,就连她们此时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才感叹何时能再见,不过一段的时间,她们全家便在西北重聚了。

    西北的冬天几乎都是在下雪,青鸾一时不习惯这里的冷,便整日里几乎都躲在屋子里头,安排宅子的各项工作,安排过年的各项事宜,忙忙碌碌的这一个年便也过去了。

    正月十五,元城的第一个元宵节。

    之前北戎人压境,作为西北边境的边防地区自是狠狠的紧张了一把,如今北戎人已经退兵,闻人猛和闻人啸兄弟二人因为汗位之争,吵的不可开交,显然短时间内是没有精力再进攻大夏的,元城的百姓守军也将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因而由吴刺史提出来的元城的传统活动冰嬉也提上了议程。

    因为元城冬日里大多数河流湖泊都结了厚厚的冰,在元城生活的上至权贵下至百姓都知道这个活动,后来冰嬉成为了元宵节除了赏冰灯之外的另一个传统活动。

    然今年又有那么几分不一样,为了庆贺北戎的退兵,吴刺史将这一次活动搞地格外的盛大,他甚至还跟上官绝商量,让西北的守军一同参与进来,这些守军以队为单位,选出擅长滑冰的人组成队伍进行比赛,赢的自然有嘉奖。

    就连上官绝也不得不说吴笑是一个善于钻营的人,西北军平日里大都数时间都是在辛苦的操练,难得趁着节日能够放松一下,便是麾下的几位将军都纷纷表示要亲自带队参加,上官绝自是不会扫了众人的兴致。

    青鸾给上官绝理了理衣裳,又从夏至的手上拿过披风给他穿上:“护膝可穿上了,这外头那么的冷,若是那膝盖冻坏了,将来受苦的可是你。”也不仅仅只有她不适应这里的天气,便是上官绝怕是也受不了这边的冬天,只是她还可以躲在屋子里不出去,上官绝却躲不过。

    上官绝一把抓住青鸾的手,又伸手拍了拍膝盖道:“早就穿好了,你在家里等我,晚上我让小扇子准备了冰灯,咱们就在屋子里赏灯。”

    如此大型的活动,青鸾错过了还是觉得挺可惜的,毕竟似乎元城的官宦人家都会去的,只是对于她来说这外头的风霜当真是跟刀子一般,这出去便是受罪了,还不如自己在脑海中想象一下那样的盛事。

    “行了,你快去吧。”青鸾拍了拍上官绝。

    上官绝这才转身出了门。

    冰嬉的地点便设在元城的月亮湖上,一到十二月这月亮湖的湖水便会结成冰,足有一尺多厚,要等到来年的二月这冰才会慢慢的化开。东面设了暖棚高台自是为元城的高官武将的家属准备的,西面、南面、北面是为普通百姓开放的,上官绝到的时候,那三面都已经站满了人,吴笑甚至还问他借了兵维持现场的秩序,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位八面玲珑的吴刺史还是很有经验的。

    上官绝跳下马,早有守着的兵上来牵马。

    小扇子将缰绳交给来人后,交叠着双手哈了哈气:“没想到这里还挺热闹的,这吴大人挺会来事的。”

    “他能坐稳元城刺史这个位置便不是简单的。”上官绝脸上闪过一抹轻笑,心里却是不断的骂娘,这天气可真是够冷的,好在他的阿鸾没有出来受这份苦。

    高台上吴笑等人看到上官绝的身影,都迎了下来,一番寒暄过后,才进了暖棚。

    另外一边,吴夫人对着身边的吴若水说道:“看到没有,那个在父亲身边的穿着黑色衣裳的人便是秦王世子,果然是皇家人,便是这一份的气度就是别人比不上的。”

    吴若水侧脸望过去,即便是那么一大堆的人,这一眼望过去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这位上京来的世子,那份与生俱来的贵气以及位居高位的气魄即便清高如吴若水也微微红了脸。

    吴夫人一直注意着女儿的神情,见她垂下了眼帘便知道这事成了,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灿烂。

    “看,那就是秦王世子,逼着闻人猛退兵的大英雄。”

    “哇,这秦王世子长的可真好看啊。”

    这些直白的夸赞声不绝于耳,吴若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发现声音是从几个武将的暖棚里发出来的,心底冷笑道,果然是粗鄙之人,丝毫没有姑娘家的矜持。

    “世子殿下,这冰嬉在元城由来已久……”吴笑眯着一双小眼睛,热情的为上官绝介绍着冰嬉的历史。

    上官绝面上认真的听着,心里头却是不断腹诽着,这玩意再好看有自家媳妇好看吗,与其在这里吹着冷风还不如回家睡那热乎乎大的炕抱自家媳妇来的舒爽呢。

    “吴大人,这人都到齐了,也该开始了吧。”等到吴笑说话告一段落,上官绝便开口催促道。

    “是是是,是该开始了。”吴笑的脸上端着笑,同身边的人使了个眼神,那人拿着一枚小旗子一挥,底下便开始擂起了鼓。

    那鼓敲的人心头一震,上官绝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兴致,随即便有上百个穿着一色衣衫的士兵手上举着蓝色的写着郁的旗帜,动作整齐的滑了上来。

    上官绝微微的眯了眯眼睛,这便是郁将军手下的士兵,那带队的五大三粗的汉子不就是郁将军嘛,还是有点意思的。

    吴笑见上官绝似乎来兴致便道:“这郁将军是西北长大的,自小便精通此道,这次可是放了话定要夺了魁首回去的。”

    上官绝笑了笑并为答话,那边郁将军带领着士兵变幻着队伍,将那手上的旗帜挥舞的猎猎做声,伴随着一声声整齐的吼声,整个月亮湖上的气氛都被炒热了。

    上官绝原本斜靠着的身子一下坐直了,那些人脚下踩着的是特制的冰鞋,要在这滑不溜丢的冰上行动自如便要靠着身体的平衡力,冰嬉作为西北的传统活动,几乎大部分的人都会玩,若是将这运用到战场上也不是不可以。

    那底下的士兵动作灵活,手上的动作也毫不含糊,就是不知道北戎人擅不擅长玩这个了,上官绝此时的神情在吴笑的眼里自是万分的欢喜。

    ps:第四更了,难道你们不表扬鼓励一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